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97.突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是另一个灵术,爪尖撕开空气,划出十道交错的锋利灵力,如同大网般罩向阿尔杰!只要被网住,绝对会切成薯条一样的小块!

    这个时候,阿尔杰简直走投无路,就在死亡降临的一刻,他打开了身体里封印住的灵力,那些积攒了比蓝级巅峰高出数百倍的灵力如同潮水般涌出,先向外爆炸,像是烟花一样,弹开了刃网之后,又重新聚缩在他的体内,阿尔杰在这个时候,竟然一举突破到了绿级!

    伤口在灵力的清洗和身体的重造中完全愈合,他的外形也大为改观,不再那么灰蒙蒙的,袍服的颜色变成漆黑,闪烁着点点锋利的刀光,像是夜间的星空,袍角被青铜色泽的花边覆盖,显得高贵典雅。

    “竟然突破了!”猞猁大惊,阿尔杰的棘手程度比它想象的更加严重,每每要杀死他的时候这个神秘的灵总有机会逃过,现在竟然借助它的压迫突破了!“是不是故意来刺杀我,以寻求突破?”想到这里,猞猁彻底发狂,这份侮辱和失去尾巴的侮辱加起来,倾尽五湖四海也洗不清!

    金色的刃系灵力爆发开来,房子整个碎裂成粉末,刃系灵力渗透到哪里,包括岩石和金属,都会纷纷开裂,被切割成碎屑,猞猁一连划出数十道弧月斩,铺天盖地的向阿尔杰倾斜而下,如同下了一场暴雨。

    可是绿级的暗影行者身形更加飘忽,躲过乱刀就像喝水一样简单,他贴着地面急速突进,忽然一个变相,消失在猞猁的左边,没有左眼视力的猞猁就像瞎子一样乱转起来。

    “嘎吱!”一声长长的尾音,阿尔杰的灵力刀刃从猞猁的侧身划过,切开毛皮后直接和骨甲接触,划出一道深痕。

    “可恶,一感知到我的灵刃割破身体,它就把骨甲收缩起来,像个蛋壳一样,根本无法造成致命的伤害!”阿尔杰觉得,对手就像个披着毛皮的乌龟,难以下手。

    “我要从它的嘴或者眼睛这样没有防护的地方下手,或者直接砍断四肢也行。”他考虑道。

    阿尔杰已经扭转了局势,不再被动挨打,而是以一种强硬的姿态反击着,他正在寻找一击必杀的机会。

    猞猁宣泄着体内的灵力,像是要发泄愤怒似的,附近百米的地面在它的无差别攻击下完全粉碎,露出底下的泥土和许多裸露的树根,可是它除了切碎了一只倒霉的鼹鼠之外,没有粘到阿尔杰的半点鲜血。

    “呼,呼!”它终于有些体力不支,过于强烈的杀意和屈辱扭曲了它的明智和敏锐的观察力,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处在下风,反而认为阿尔杰是依靠着狡诈和运气的卑鄙小人,没有和它正面抗衡的能力。

    “你是不是有点过于自信了呢?”阿尔杰轻笑一声,他想斩下对方的四肢,但是考虑到把这只猞猁的皮完整的剥下来,可以作为一件礼物送为他的头儿——李毅,然后提出加薪的要求,这太合适不过了。但是缺少四肢,按照头儿那套轻微强迫症的审美,是不会接受的。

    “让你尝试一下我新领悟的灵术,尾割。”阿尔杰从袖子里露出一截灵力凝聚成的刀刃,刀刃狭窄,略微有些弧度,呈现出动人心魄的碧绿色泽。他要发动突破绿级后天生领悟的灵术。

    猞猁双目赤红,失去尾巴的它很难控制身体的平衡,如果阿尔杰选择现在逃跑,它是绝对追不上的,因为高速移动的时候没有尾巴保持平衡,必定会摔跤,而这个让它愤怒至极的家伙还留在这里,在它看来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叮!”尖锐的金属颤音响起,阿尔杰的刀刃和猞猁的利爪硬拼了一记,竟然毫不逊色,双方都被反震的力量弹开,猞猁有些体力不支,而阿尔杰反而重新冲了过来,他进入潜行,像一道影子一样贴着地面滑到对手面前,速度快到极点,如同一条在暗涌中穿梭的剑鱼。

    一个漂亮的翻转,躲过猞猁的利爪,两人擦肩而过,阿尔杰的刀刃贴着它的光滑的毛皮划过,虽然刀刃没有接触到,但猞猁却觉得体内一阵剧痛!肺部和胸腔里面竟然凭空出现了一道刀伤!

    “尾割!”阿尔杰给他的新灵术取这个名字大有嘲讽猞猁被割掉尾巴的事,对方体内的伤口确实是这个灵术造成的。高速移动的刃系灵力凝聚而成的刀锋在掠过猞猁身边的时候在它体内引发共振,刀刃上奇异而古老的纹路便是共振产生的原因。

    这个几乎无视防御的灵术能够跳过外表的坚固防护,直接伤害内层,不过,费尔德这样全身都是钢系灵力和坚硬组织压缩而成的怪物当然无惧这样的伤害。

    肺叶的割伤让猞猁嗓口一甜,咳出大量的鲜血,它渐渐发现了自己的处境,自己已从猎人转变成了猎物,而且对方似乎很中意自己这身美丽的皮毛,直接要把皮囊里面的肌肉和脏器切碎!恐惧在无声无息的滋长着,它竟然后退了!一步步的,想要离开这个凶残的家伙,逃得远远的。

    “你想跑?尾巴不要了吗?”阿尔杰捡起地上还在蠕动的尾巴扔给猞猁,这个嘲讽太刺激猞猁的自尊了,就在它目光转移的到尾巴上的一瞬间,阿尔杰发动了凶猛的攻击!

    “嘭!”沉重的一击轰在它的喉咙上,让猞猁气息一滞,然后,刀刃轻巧的滑过它的头顶,“尾割”发动,破坏了它的大脑,猞猁沉重的摔倒在地,身体还在微微抽搐,剩下的一只右眼还在不甘心的瞪着,不过渐渐的瞳孔扩张,死的很彻底了。

    李毅不知道阿尔杰已经结束了战斗,他被倒塌的房屋溅起的灰呛了一嗓子,正在那边咳嗽,费尔德卖力的翻动倒塌的墙壁,找出一只黄铜扣带的皮箱子。

    “好样的,看看里面有什么!”他用猞猁牙齿割断皮带,打开箱子,里面装着厚厚一叠钞票,还有很多灵晶存单,在大陆上,各大组织的存单都是无记名的,也是就说,探索者互相厮杀,胜利一方能得到对方的全部财富。

    “加起来有四五百金灵晶,真是一个大数目,和这次任务的报酬相似了,这个食人族部落杀死了多少探索者啊!估计还有些实力不足的赏金猎人,想到这里发财,结果把自己的小命也送进去了。”李毅眉开眼笑,有什么比灵晶更加让人喜爱的呢?

    “哇,这么多!有没有我的份!”费尔德急忙凑过来。

    “你出力了吗?在那边战斗的是阿尔杰,解决土著是我干的,你要发挥自己的作用才行,否则说出来的话不信服。”从容的收起灵晶,阿尔杰也出现在李毅的视野中,他拖着一头水牛大小的灵,看起来就像一只大猞猁,看来这就是他刺杀的那只金级灵了。

    “欢迎回来,你看起来气色不错,突破到了绿级。”李毅很高兴于阿尔杰的突破,这是他手下唯一一只纯粹的攻击类型的灵,探索者间的战斗不是靠防守决定胜负的。

    “头儿,这只猞猁,你看看怎么样,它的皮毛是我带给你的礼物。”关心薪水问题的阿尔杰把猞猁拖到李毅面前。

    “唔,让我看看,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它的身体完好无损!尾巴和头部各有两个伤疤,让我看看...算了,我并不熟悉解剖学,”李毅吃惊的说,“对了,你怎么没有一来就提到薪酬问题?难道要给我省钱?”

    “啊,不,是这样的...”阿尔杰显得很不好意思。

    “没什么,你现在是一只绿级灵,更高的薪水也许更合适你,”李毅欣然同意,他还不忘补充了一句堵住费尔德的嘴,“费尔德,你变异了都没阿尔杰厉害,还是蓝级,以后不要和我提灵晶的问题了。”

    “我是钢灵嘛!有本事让他和我比防护能力!”他嘟囔着,嘴里发出些怪声以表示自己的愤怒。

    憋了一肚子火气的费尔德去处理猞猁了,他把猞猁的皮剥下来,然后去掉头,肚子剖开,除去内脏,那层骨甲也被丢在了一边,剩下的肉清洗干净后架在火上熏烤,他要把这只金级灵也做成肉脯。

    李毅对硝制皮革很感兴趣,他弄来些白帆胆矾,食盐之类,把皮子刮干净泡进去,准备做一件大衣,冬天看着看着就要来临了,一件地方风寒的猞猁皮大衣很温暖,是一个独行者的依靠。

    费尔德还有一段时间才能把猞猁肉脯熏烤熟,李毅开始翻看食人族酋长藏宝箱里的物件,有一个黄金烟斗被软布小心的包起来,斗柄还没有牙印,崭新的,不过他对这个不感兴趣,扔在一边。一个白银打造的罗盘,指针的底座竟然是用灵晶支撑的,罗盘的天池是用混合灵晶粉末的特殊金属铸造而成,看上去似乎是一件灵具。

    “这个罗盘不错。”李毅把玩了一阵就把白银罗盘塞进戒指里去,然后继续翻找,说实话,费尔德熏烤肉类的手艺越来越高超,香味扑鼻,估计和他拿了那么多火妖练习的结果。

    “唔,一本航海笔记,是个大副写的,这些该死的食人族,竟然吃掉了一个航海家!”李毅翻看起来。

    海外的探索者势力纷乱无比,因为海洋本身就比大陆宽阔无数倍,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海洋的尽头是何处,很多历史上知名的高阶探索者出海探索,可是一旦进入茫茫深海之中,就再也没有了踪迹,有人认为是海洋深处那些强大的海怪杀死了这些人,也有一种神话式的说法,在无尽的海洋那边是一片陷落的虚空,一旦接近大海的尽头,就会被虚空吞噬,跌入不可预知的另一个世界。

    所以如今的探索者们都在近海活动,海上那些宛如繁星的小岛便是他们生活的地方,大海无比浩瀚,蕴含着无穷的珍宝,海底的灵晶矿脉,深海中珍惜药材,以及更为诱人的高品质灵种都是探索者们梦寐以求的。

    因此在美丽的海洋上面,杀戮和争夺更加频繁,也更没有秩序,海水会洗净一切残杀,恩仇和阴谋,或许在海底有一两块带着伤痕的骨骼还在无声的叙述着什么,但是探索者的生活就像浪涛一样变化无穷,没有人会去关心。

    这个大副就是一位绿级探索者,他跟随着一位名为杰克逊的船长,每年春末夏初,他们的船都会靠岸,然后在岸上度过一个愉快的夏天。海洋围绕在贺米尔大陆的四周,大陆的外形如同船帆因此得名,海上的人把海洋分为很多块,根据其本身的特色,比如珊瑚海,红海,珍珠海,卫海等等,大副主要在一个叫做蓝海的洋流带活动。

    “女人与胆小鬼或许会死在陆地上,而大海则是埋葬勇敢者的坟墓,在那海水酣睡的宫殿里,铺满了多少奇珍异宝!真想去海面上生活一段时间,就

    像一个海盗,我可以买一条船,招揽一批水手,要一个厨师,一个气象员,两个大副,还有一批探索者手下...嗯,算了,那太张扬,不符合我的个性,或许乘着一只装满朗姆酒的小船去寻找海上的珍藏?呃,太不现实了,一个大浪就能让我去喂鱼。”李毅感叹道,他还没有见过大海,只在书籍中看过那水天一线的浩淼,金色的沙滩,深海的可怕海怪,各种各样的在海中发生的传奇故事,荒岛求生等等,不得不承认这是他的一个遗憾。

    埃庇鲁斯城邦距离海洋很近,只相隔一个城邦,李毅甚至有了去海边看看的打算,原本他想等费尔德突破绿级,阿尔杰完成变异就回到天空学院,看来这个时间要推迟了,不过距离柯尔特杯的开始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并不着急。

    蓝海就在距离这里几百公里的地方,从埃庇鲁斯城邦到杰德曼城邦,站在杰德曼的城墙上就可以眺望她神秘的蔚蓝背影。

    “这个倒霉的海上探索者,竟然死在了内陆,不知道他是怎么到这片森林里来的。”李毅觉得这个家伙在危险重重的海上没有丧命,却被一群未开化的食人族吃掉了,真是一个非常冷的笑话。

    他翻阅着这个大副的日记,大多是关于海上的生活,暗流和暴风雨,里面丰富的海洋知识和遇到的各种奇异的天气,各种暗涌和浪涛,海中小岛上的风土人情都让李毅极为入迷。

    他对海上势力的分布也有了很大的了解,无数小势力组成了一个名为海外探索者联盟的组织,有东部海域联盟,西部海域联盟,南部海域联盟和北部海域联盟,区分的非常笼统,因为在海上,你只要有一艘五十门炮的三桅帆船就能称呼自己为船长,招揽一批探索者,就可以算作一个小势力了,当然,海外探索者联盟也有神秘的核心组织,它的内部并不混乱,强大的小势力会被吸收到核心里去,成为他们的一员。这个组织也是可以和大陆上的各大学院相抗衡的大势力,许多得罪了大陆势力,在内陆混不下去的探索者都会流落海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