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96.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杀意这种东西无形无质,只是一种特殊的脑电波引发的一种激素,或许是激素的分泌让对方感知,或许是电波的共振在敌人脑海里引发反应,很神奇,人往往会感受到它们的存在,那些经常游离于生死之间的人对此格外敏感。

    选择的弱点是对方的动脉,一旦刺穿,从睡梦中激醒的猞猁便会猛的反击,这个时候便会加剧流血的速度,形成扇形的喷射血泉,即使它能及时止血,战斗能力也会大减。

    已经很接近了,猞猁身上的绒毛清晰可见,这个时候,发动‘刺’殊为不妥,因为灵术爆发的前的波动足以让对方醒过来并作出防护的措施。

    慢慢的举起刀刃,一道寒光掠过它的喉咙,鲜血飙射!可是阿尔杰反而速退!他在划开表皮的一瞬间感觉不对,这只金级刃灵在皮肤下面竟然密布着方块形骨甲,平时分散开来保持动作的敏捷,身体收缩则拼成一块整体,坚不可摧!

    “嗤!”刚才阿尔杰站立的地方出现五道裂痕,岩石被整齐的切开,笔直的裂纹一直延伸到屋子外面!切口腾起烟尘,这是爪子在地面划过,将岩石粉碎产生的。

    阿尔杰甚至没有看见对方是怎样出手的,不过一旦被扫中,下场可想而知,那层骨甲他也很头痛,普通力道的根本不能透过,而表皮的伤口在灵的自我治愈下瞬间就能愈合。

    猞猁被激怒了,它在屋子高速移动,带起道道残影,阿尔杰凭借风的流向判断对方行动的方向,一个突然的急停变向,躲过一击,猞猁尖啸一声,白森森的牙齿咔嚓咔嚓的磨动,幽蓝的眼睛盯着阿尔杰的身躯,它的速度远大于阿尔杰,却被对方一次次的躲过攻击,这让猞猁很是恼火,加上刚才的刺杀,已经形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我的速度没有它快,逃跑是不现实的,对方比我高出两个等级,潜行根本逃不过它的感知,而且潜行会大大降低我的速度。”阿尔杰心想,他突然急转,又躲掉了猞猁的一次扑杀。

    局面僵持住了,猞猁也在思考,怎么样才能将这个麻烦的敌人除掉,它感觉到,如果不彻底杀死这个歹毒的对手,下一次的刺杀将更加猛烈而且不可抵御,就如同得罪了一条睚眦必报的毒蛇,要将其彻底杀死才能睡个安稳的觉。它没有去想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怨,有时候,麻烦会无缘无故的找上门,反正现在,只能有一个活下来。

    猞猁慢慢的兜着圈子,一边观察对方,一边寻找出手的时机,这个对手浑身笼罩在灰色的灵力长袍里,行动飘忽不定,如同幽灵一般,怎么也判断不出他即将运动的方向,而它自己的攻击却屡次落空,虽然对手不强大,甚至远不如它,但是这样的表现让它无法轻视。

    强大的金级灵力在身体里鼓动,猞猁要释放灵术了,普通的攻击已经无法有效的伤害阿尔杰,他想要尽早的让这个难缠的对手消失。

    “弦月斩!”猞猁拱起腰,闪电般扑向阿尔杰,虽然它的身形受到的空气阻力很小,但还是被对方敏锐的察觉出了气流的变化,经验丰富的阿尔杰侧身让过这一击,不过,猞猁可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它的腰如同蛇一般诡异的扭曲过来,在腰腹力量的带动下,前爪挥出一道金色的灵力刀刃!

    “刷!”刀刃呈月牙形,扁平而薄,无声无息的切开空气,速度极快,瞬间就到了阿尔杰面前!

    “可惜了,速度很快,但范围太小。”阿尔杰跳舞般翻转身体,这道灵术贴着袖子飘过去了,墙壁轰然倒塌,月牙形的灵力刀刃不知道飙射到哪里去了。

    猞猁眼睛里闪烁着狡诈的光芒,它又一次扑向阿尔杰,一道弦月斩挥出。

    “又来这一招,没用的。”阿尔杰依旧翻身躲闪,可是,就在斩击靠近的瞬间,这道金色弧光忽然分散成五道!

    “锵!”阿尔杰躲闪不及,同样挥出一刀,他的灵力刀刃在质量上远不及对方,只稍微抵挡了一下,就破碎了,他的胸前被割开一道深痕!鲜血随着灵力的鼓荡溅射出去,他竟然受伤了!

    猞猁眼中出现了玩味的笑容,猎物和它实力差距过大,那些小伎俩已经救不了他了。

    另一边,李毅百无聊赖,阿尔杰的战斗他是不会去打搅的,死了也是他自己的运气,反正一直都是拿钱办事,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及和伊莎贝拉还有费尔德的。

    “真无聊啊,不知道要打多久,不过看样子一时也结束不了,我们去看看土著部落里有什么宝贝,听说那些土著吃掉了不少探索者,他们的遗物我就笑纳了,虽然发死人财不太厚道,反正天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这些探索者抢来的,想想,还是费尔德说的对,出了城邦,就是赤裸裸的丛林世界,不抢怎么生活啊!”李毅乘坐蜘蛛马车,进入一片死寂的土著聚居地。

    多明戈清早已经回去了,李毅写了封信给他,让他到了红岩城邦去天空学院找安德路或者狄奥尼索斯,顺便给玛尼捎个话。

    一路上寂静无声,偶尔有土著养的狗凶恶的冲他嚎叫两声,来到聚餐的广场,这里依旧飘散着血腥味和肉香,乔纳斯和阿尔达纳,已经不知道在那个碗里沾满酱料被啃了一半。这真是一个非常的冷的笑话。

    走到倒在黄金铸成的交椅旁的酋长面前,李毅踢了踢他的脸,这个胖子死的很痛苦,汗水浸湿了地面,老巫医的药真的很管用,这次回去得再订购一批。

    “这是什么?”李毅从食人族酋长的脖子上扯下一条项链,项链纯银的底座上有一枚牙齿,颜色赤红,呈刀刃形,两边锋利无比,一边被磨出锯齿,散发着强大的灵力。

    “应该他们供养的那只金级灵脱落下的利齿,不错,我可以用这个当匕首用。”李毅把这东西放进空间戒指,准备回去洗干净再用,这并非洁癖,实在是那头猪一样的酋长又脏又臭,脖子上攒了很多污垢,扔些种子上去估计能发芽。

    “他们的仓库在那里,钥匙在酋长的腰上,嗯,我买毒药的钱说不定能回本。”李毅用手纸包了钥匙,走到仓库那边,打开了坚固的金属大门。

    推开门一股湿气扑面而来,还有难闻的霉味,里面确实有些遇难者的遗物,都是些衣服和裤子,然后就是些粗陋的兵器,那些在潮湿天气里放了很久的衣物都生出一寸多长的霉,这让李毅果断放弃了翻找的念头。

    “可恶,这样看来,东西应该被酋长弄走了,这些蠢猪一样的首领一定会把它们藏在床下面的箱子里。”李毅耸耸肩,转身向酋长寝室走去。

    阿尔杰受了不轻的伤,所幸只是单纯的刀伤,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伤口很快就不流血了,这样过上一段时间便能愈合,不过猞猁是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接下来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就证明了这一点。

    高速的剧烈运动让阿尔杰很被动,伤口频频在闪躲中扯开,鲜血大量的流失,动作也迟钝了许多,他的头开始一阵一阵的发昏,这是失血过多的表现。

    猞猁见阿尔杰渐渐不支,顿时发挥了猫科动物戏弄猎物的习性,它并不急于杀死猎物,而是要玩弄他,让他在死亡的恐惧中挣扎,随后充满的绝望的被它吃掉,这种扭曲的心理在常常充当猎人的角色中很普遍。

    支持了一会儿,阿尔杰终于流血过多倒在地上,鲜血慢慢的在地面上洇湿一片,他喘着气,费力的挣扎着,仿佛要死掉一样。

    猞猁来到他的面前,侧着脸,嘲讽的看着他,似乎在嘲笑他的愚蠢,挑衅它的家伙必定要付出代价。它伸出锋利的爪子按在阿尔杰的身上,又抬起来踢了踢他,可是阿尔杰像个死尸般没有动静,猞猁拨弄一阵就厌倦了,它低下头,张开血盆大口,要咬开阿尔杰的脖子,品尝猎物甘甜的鲜血。

    这时,躺在地上的阿尔杰突然爆发出强大的灵力,没等对方有所反应,“刺”发动了,一点尖锐的灵力旋转着成型,猞猁顿时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它发出一声刺耳的叫声,躬身向后跃起,一道尖锐至极的灵力贴着它的脸划过,从下颚到眉毛留下一条深深的伤口,左眼被切成两半!鲜血染红了半片面孔。

    这回,猞猁真正的愤怒了,它浑身的毛根根竖起,看起来身体涨大了一倍,然后猛的收缩,全部贴着体表,如同丝绸般光滑,那些花纹随着皮毛的变化也随之改变,炫目非常。

    阿尔杰流血跌倒只是个假象,那种程度的伤口,流了一些血,还不会影响他的行动,这些都是装出来给猞猁看的,降低对方的戒心,认为自己已经穷途末路了,然后在它精神松懈的一瞬间发动了攻击!可惜没有奏效,猞猁的身体柔韧的像个妖怪,往后弹跳的速度丝毫不亚于冲锋,不过,击伤了它的左眼,这样阿尔杰压力减轻不少。

    狡猾的阿尔杰故意往左边和猞猁绕圈,卡着对方的视野,猞猁的灵术弦月斩也骗不到阿尔杰了,他每次都早早的后撤,然后等五道刀刃分散再从中间穿过去,局面一下子又僵持了。

    不过,这么拖下去,胜者肯定是猞猁,阿尔杰的血总有流光的时候。

    “这个大猫靠着尾巴在冲锋的时候保持平衡,我必须切掉它的尾巴,这样它的扑击就会出现很大程度的偏移,行动也会受到影响。”阿尔杰并没有坐以待毙,他敏锐的找到了另一个反败为胜的关键,而且,猞猁的尾巴里并没有骨甲,割掉的难度相对简单。

    阿尔杰发动了潜行,他埋在墙角的阴影里,如同一团雾气。

    猞猁心里冷笑,它虽然看不清楚,但是毕竟是金级的灵,感知非常灵敏,阿尔杰身上那股冰冷的气息暴露了目标。这次,它也略施一计,装作找不到阿尔杰的踪迹,不时的低声咆哮着,四下张望,然后慢慢的踱到他的身边,突然伸出前爪,挥出一道弧月斩!

    李毅正推开酋长的卧室房门,这座砖石结构的房屋沿用古代的圆顶,看上去像一个顶部浑圆的罐头,忽然五道锋利的灵力刀刃贴着地面飙射过来,锐利的灵力震荡让他汗毛直竖!

    费尔德抢先一步挡在他面前,三道三维盾层层叠加,“轰!”的一声,他的面前炸开一团金色光芒,无数高度凝聚的灵力碎屑四处溅射,而这座屋子先被弧月斩切蛋糕一般切碎,然后又被三维盾的反向爆炸打成了筛子,终于经受不住,轰然倒塌,在李毅面前扬起大片的尘土。

    “天哪!”李毅被四散的灵力乱流冲飞,摔出几米开外,他爬起来,掸掉身上的灰,嘟囔着:“打的真激烈啊,金级的灵太生猛了,距离这里起码一千米,威力丝毫不减,速度快的我都没反应过来!”

    高度凝聚的灵力刀刃在靠近他五百米的感知范围的时候竟然没有让他察觉出来,速度太快以至于到了面前才反应过来,幸亏有费尔德在身边。

    “探索者的本身真是脆弱,我得弄一点厉害的武器防身才行。”李毅有了这个想法。

    猞猁不知道它差点把阿尔杰的探索者给干掉,它没看到鲜血大量溅出,心里正疑惑,走近看时,阿尔杰忽然从左边发动了突击!

    锋利的刀刃从猞猁的身侧擦着皮毛划过,不过这不是阿尔杰的目标,他转移到对方的后方,灵力聚合而成的匕首便切下了猞猁的尾巴!

    “嗷!”猞猁发出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叫,它彻底疯狂了!它全身最敏感的就是那条尾巴,上面充满神经和生物感应器,不仅在运动的时候要保持平衡,感知灵力甚至地形和湿度都要用到,况且,尾巴被割断的屈辱大于疼痛。

    它扬起后腿,尖锐的爪尖划开了阿尔杰的腹部,一直剖开左胸!这下是重伤,阿尔杰浑身染血,喘息也越来越重,视野都模糊了。

    猞猁舔舔爪子上鲜血,表情十分奇怪,它想要立即杀死阿尔杰,却在迟疑,这样直截了当的死亡显然太便宜对方了,但要慢慢玩弄死他,自己却已经付出了代价,它愤怒的想发疯!

    “来吧,今天只能有一个活着从这里走去出。”阿尔杰倒是显得十分平静,再重的伤也不能阻碍他的行动。

    猞猁终于下定了决心,它要把阿尔杰分尸,把他整个吞下去,这样才能消除心头之恨!

    “喀吱——!”尖利的爪子在地面擦出一道刺耳的声音,猞猁全身的肌肉在灵力的鼓动中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它猛的扑向猎物,在空中的时候交叉双爪!“网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