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95.杀戮艺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哈哈,果然变聪明的了呢!你知道吗?经历苦难的人,他们的意志会如同钢铸,你有成为强者的潜力,不要以为天生感知底下,就没有成为高阶探索者的可能,你既然已经进入门内,来到了探索者的世界,这就意味着你不是一个普通人了,一次契约失败了,再来一次,十次,二十次,如此简单,况且,后天的锻炼也能提高灵力亲和度,既然有成长的空间,那就更加无所谓了,不要被一时的惨痛失败蒙蔽住双眼,你要记住,人从来都是自己决定自己的道路,只有自己才能毁灭自己,别人,包括整个世界,都没有这个权利,”李毅似乎有了高谈阔论的兴趣,他比划着,“比如我,我的灵力亲和天生就是百分之九十以上,但是,半年前,我还是一个乞丐,因为有个小家伙从我出生就屏蔽了我对于灵的感知,我也没有抱怨什么,但是既然我是一个探索者,我就不想再过那种肮脏卑贱的生活了。”

    “原来是这样,是我局限了,过去,我的眼光是多么狭窄啊,以至于错失了大好的光阴,不过,接受了你的思想,我感觉出我变得不一样了,更加强大了。”多明戈说道,眼神不再浑浊,变得坚定起来。

    他睁开眼睛,发现一切都静止了,乔纳斯举起漆红的斧子,眼睛里的杀意冻结在这一刻,周围冷漠的旁观者,他们竟然对于残杀有一种扭曲的快感,哪怕是围观。

    “太完美了,这些扭曲的人性,凝固在一瞬间,真相是一幅立体的艺术品!”多明戈赞叹道,他仔细的观摩这些雕塑,皱着眉头,仿佛在侧耳倾听似的。

    “有没有感觉很接近人性?这只是人性阴暗一面的小小折射,如果深入挖掘,天哪,你会崩溃的,谁都不愿意接近腐败和恶臭,一些人,不敢审视自己的内心,只是表面光鲜而已,里面已经烂的不像样了。”李毅在他同意交易的一刹那,让伊莎贝拉用幻术凝固了这些人的思维,幻灵控制人类比

    控制灵方便的多,不知道对他们的大脑有没有损害,这不在考虑范围。

    “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些人?我放在溪水里的白色粉末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吧!”多明戈跟在李毅后面,自从打破了内心的桎梏,他开始有了自己的判断。

    “记住,不要多问,自己去想,我说出来还有什么意思?再优秀的计谋如果明确的描述一遍都会让人感到无趣的,只有自己去深入探索,猜测,推断出正确的结果才有发现的乐趣。”李毅觉得,是时候上路了,改变了多明戈,他就开始厌烦和这个家伙说话,省得又找到他的什么毛病,这也是他的一贯作风,喜新厌旧。

    蜘蛛毒灵被李毅收为坐骑,八只足支撑起身体,足足有十米高,能轻松翻越各种地形,如履平地,由于毒灵的背部全是尖锐有毒的钢毛,所以特别的用一个木架做车厢,蜘蛛马车便上路了。少年们被伊莎贝拉控制了心智,茫然的跟随在后面,多明戈则是他们的牧者。

    “多明戈,约定好的二百绿灵晶和五百白灵晶已经给了你,你回去的时候还清债务,然后接你的家人去红岩城邦居住吧,你在这里难免有些麻烦,到了那边,一切都会重新开始,对了,或许你该去好好学学心理学,以免再看错人。”李毅坐在蜘蛛马车里,非常惬意,他从车窗探出头,对下面的多明戈说道。

    “明白!新的生命对我来讲陌生又新鲜,好就没有感受到这么自由的空气了,你说的对,软弱无能就会遭人践踏,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如此,是人心的变化污染了世界啊!”多明戈感叹道。

    多明戈的事情告一段落,李毅现在要关心的就是阿尔杰的突破,如果是有计谋的,摸清敌人的习性和弱点,挑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阿尔杰能做掉一只金级低阶的灵,但是,那样难度太度,没有什么效果,所以要让他在并不擅长作战的白天,面对一只未知的金级低阶灵,这样才满足条件。

    “喂,阿尔杰,你难道不觉得这样提前预定好一场在战斗中的突破太模式化了,太虚假了吗?没有那种精神上的刺激,你怎么进阶的了?”费尔德直接坐在蜘蛛背上,这种程度的刺对他来讲,柔软的像草一样。

    “唔?有什么假不假的,关键还是依靠自己的内心,你说的那种意外式的突破无非的是精神上受到巨大刺激,导致体内的荷尔蒙和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然后产生超出自己力量的行为,当然,那是人类体内的东西,用于灵也大差不离。所以我的祖先把这个过程改变成人为的定量式突破,多么伟大的举动,这样既避免了危险,又能轻易的寻找到目标。”

    “你总是把自己的祖先说成神一样的存在,还不都是些鬼鬼祟祟连环杀人犯!”费尔德故意一口唾沫吐出很远。

    正在调整状态,测试身体各个部分机能的阿尔杰大为光火,考虑到费尔德天生的神经质和即将来临的大战,他还是忍住了,暗影行者这点的忍耐力还是

    有的。

    到了夜晚,蜘蛛马车已经行驶到佛朗索山脉深处,这里海拔很低,气候温暖,大片的阔叶植被覆盖了颗粒状的红色土壤,按照瓦伦蒂诺学院附属工会提供的详细资料,食人族就居住在这里的密林中,他们的习性和具体情况还需要探查,资料上并没有详细说明。

    阿尔杰勘察完地形后,李毅来到远处的山腰上,用望远镜观察部落里的一举一动,这次,他特别定制了一幅精度极高的天文望远镜,平时放在空间戒指里,现在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

    “唔,我看见他们部落的图腾了,是一只眼睛里钻出蛇的骷髅,真没创意,整个食人族聚居地占地五公顷左右,不包括牧场和烟田。里面一共有一,二,三,四,五...三百五十个食人族,包括孩子,和女人。”李毅一边观测,一边用笔飞速的记载。

    现在正是土著们享用晚餐的时候,一堆浑身近乎****的强壮男人在火堆前怪异的扭动着,唱着雄浑高亢的歌,身上画满了白色黄色的花纹,这个部落的习俗,花纹越多,地位越高,女人和孩子明显是弱势群体,身上往往只涂着一两道白色纹路,听说他们在收成不好的时候也会吃自己的族人,当然是花纹多的吃花纹少的。虽然原始而且血腥,但毕竟这样也能一代代繁衍下来,许多不吃人的种族都在饥荒中灭绝了。人类之所以能存在而且发展,都是在困境中互相吞噬的结果,不管环境有多么恶劣,只要人多,那么就不愁食物,现在的城邦人不过是把吃人的过程变的文雅,富豪盘剥穷人的脂膏而已。

    “真恶心,人这么肮脏的东西怎么吃得下去?”李毅纳闷不已,他看见土著长条形的餐桌上放着许多煮烂的狒狒,猴子之类的灵长类动物,剖开的猴脑和连着黑毛的半片猴子身躯,土著没有办法去除这些黑毛,只能连着一起煮熟。

    “他们看来吃人吃上瘾了,今天没捉到人,就拿猴子猩猩代替,真恶心啊!”李毅撇撇嘴,移开了视线,现在万事俱备,静等天亮。

    在蜘蛛马车里睡了一夜,李毅晚上似乎着了凉,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的,他对多明戈说:“把这些人送到土著那里去,给他们来一顿大礼,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大礼,暗地里还有小礼相送,可惜今天不是圣诞节,否则你可以装成圣诞老人。”

    “阿尔杰,你去把这瓶红色粉末融进土著平时用的油脂里,嗯,全倒进去。”土著的那只金级灵一直养在东边的仓库式建筑中,外面放满了涂成五彩的骨骼雕塑和兽头,仿佛在供奉邪神似的,这个仓库距离中央的聚餐广场很远,倒不必担心阿尔杰暴露行踪。

    新鲜的食材珍贵无比,连那个浑身描满花纹的肥胖酋长都惊动了,他的特供是人在油锅里滚过的新鲜大脑,据说这样可以长寿,整个食人族部落笼罩在欢乐的海洋中,这却是乔纳斯等人的噩梦,在浑浑噩噩的被食人族抓住后,幻象渐渐消散,面前残酷的现实让他们后悔当时为什么没被蜘蛛咬死。

    然后就进入李毅的节奏了,土著们把混有红色药物的油脂用来烹调这些含有白色粉末的人肉,剧毒在半个钟头后爆发,无一幸免。

    “哦,真惨,我给了他们机会,只要他们哪怕有一点怜悯之心,不去吃那些肉,但是这帮穷凶极恶的土著,连骨头都敲碎了,为了吃到那些鲜美的骨髓,于是,都死了,”李毅有些幸灾乐祸的用望远镜看着,忽然他回过头问多明戈,“你想到了什么?”

    “人只要不和这些披着人皮的恶魔同流合污,就不会受到神的惩罚。”他想了想,说道。

    “嗯,确实是这样,其实神只关心他们的供奉,而我更加关心利益,在实现获取利益的同时,当然要做些公益事业回报社会,比如杀光这些土著。”李毅摊摊手说道,他的戏份已经演完,该轮到阿尔杰了。

    阿尔杰来到土著供奉的那只金级灵的仓库前,绕过那些奇异的祭坛和骨头标本,沿着墙角的阴暗潜行过去。

    “呼——”“呼——”仓库式建筑里传出悠长的喘息声,金属制的大门被震动得嗡嗡作响,如同有两重型机车碾过地面,庞大的灵压在鼓胀和收缩间反复着,透射出无与伦比的威慑力。

    李毅无声无息的在墙壁上切开一个洞,那只金级灵的外形落入眼中——这是一只有着流线型身躯的刃灵,形似猞猁,体长三米到四米,身上布满棕色皮毛和豹纹,耳朵尖而长,顺着后背,在耳根处延伸出两枚柔软的骨刀,薄而长,也如同毛发一样紧贴后背,四肢强健有力,爪尖锋利,后尾岔开三棱状的骨刺,隐隐闪烁着寒光,看上去极为凶残,它奔跑起的速度瞬间达到一个可怕的数值,很少有猎物能够逃脱。

    “自然进化到食物链巅峰的产物,不过可惜了,你的外形只是为了捕食和生存而进化的,而我,则是纯粹的杀戮工具,这是我存在的唯一意义,上天赋予我的使命。”阿尔杰竟然露出惋惜之情,面前这只灵在丛林里捕捉猎物,适应复杂的地形,长途跋涉,突袭猎物,阿尔杰都比不上,但是要说起用最小的代价造成最大的伤害,阻截对方的行动,在逆境中反杀,这些却不是这只猞猁模样的灵的长处。

    猞猁正在午睡,随着鼻孔的一张一翕,粗重的气流卷起地面上的尘土,可以看见它后背不时隆起的肌肉,如同活物般涌动,身体柔韧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

    阿尔杰的体型和李毅差不多,很罕见的人形刃灵,披着灵力编制的灰色长袍,这和费尔德的锈铠一样,都是天生的防护,灰袍有隐藏灵压的效果,在光学角度看也有一定的扭曲光线的能力。谁也不知道那灰袍底下是什么样的怪物,他的双手也藏在袖子里,握着灵力凝聚成的匕首。暗影行者不用金属匕首或者骨刃,因为在刺入对方要害的一瞬间可以凭借近距离的观察和感知调整刀刃的形状,以达到最好的效果。

    “很多上古灵族都灭绝了,因为他们没有找到延续的信念,虽然一时强大无比,但都是顺应时代的产物,而我们暗影行者,包括戈尔工钢灵一族都有世代坚守的东西,所以即使岁月流逝,大洋枯萎,大地陷落,新旧交替,也不会被淘汰。”他心里毫无波澜,整个身体仿佛化为一颗灰尘,一点也不起眼,灰扑扑的,没有丝毫光华。

    依靠灵力悬浮着,顺着风的流向接近猞猁,这头凶猛的畜生虽然睡熟,但只要一惊醒,便会毫不犹豫的爆发出极为强大的攻击,像是一颗炸弹。李毅如同走在钢丝绳上,不过他看起来驾轻就熟,为了隐藏杀意,他特意自我催眠,只是接近猞猁,并不要它的命,这些都是暗影行者代代相传的杀戮艺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