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94.全都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救命啊!”本能的反应让他颤抖着爬起来就跑,此时乔纳斯才津津有味的品尝了一块上好的陈年奶酪,只见大鼻子慌慌张张的飞奔过来,他脸色一变,骂道:“混帐东西!你又作怪!”

    乔纳斯愤怒的抄起一根木棍当头抽来,多明戈躲闪不及,被打的头破血流,脑袋里嗡嗡直响,仿佛春天蜜蜂在脑袋里面飞舞,右眼几乎看不见了,一口腥甜的血吐在草地上。

    没等乔纳斯再有所举动,那只巨型蜘蛛形态的绿级毒灵已经冲到他的面前,庞大的身躯移动起来竟然是那么灵敏,八只镰足重重的戳进泥土,威压释放开来,他们的蓝级,白级灵在这股威压下毫无反抗之力,纷纷瘫软在地上。

    “嘶嘶!”毒液从口器里流出,把那些餐布上的布丁,花生酱饼干和鹅肝腐蚀成一团黑色粘稠,它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贵族少年,六只黑色的鼓凸复眼看上去无比可怕。

    “啊!!!”乔纳斯扔下木棍,回头就跑,疯了一样的狂奔过小溪,溅起一路白亮的水花,他的身后跟着阿尔达纳和其他几个少年。

    在一一杀死那些阻挡它的低级灵之后,蜘蛛猛的收缩腹部,弹出一团团白色蛛丝,将跑出几百米外的人粘在地上,动弹不得,失去了灵的探索者,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就像当时的埃迪多一样。

    他们没有注意到,李毅不见了,这个时候恐惧和绝望占据了内心,当然不会去注意他们中间少了一个人。此时他正站在蜘蛛的背上,阿尔杰从很远的地方把这只蜘蛛引过来,然后由伊莎贝拉接手,用幻象控制住了。

    “我跑了很远的路才找到这么一只,我要求加薪!”阿尔杰正在报功,他气喘吁吁的,似乎走了很远的路。

    “首先,我不会为了你的坏运气埋单,第二,你装成走了很远的路,本身已经在耽误我的时间了,如果暗影行者都是这么完成任务的,那么我还不如让费尔德替我干这些。”李毅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伎俩。

    “阿尔杰本身就消极怠工,每次都多拿报酬,一些极其简单的事情都要付给他很多钱,哼,要是他的能力就是这样而已了,那么还不如让我办呢!”费尔德当然不会放过和阿尔杰作对的机会。

    “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阿尔杰连忙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嗯,现在,让我们的这些小朋友受受罪。”李毅指挥蜘蛛将这些倒霉的少年全部用蛛丝裹住,拖进一个干燥的岩洞里去。

    七个人并排放着,身上缠着厚厚的蛛网,这些蛛丝坚韧非常,不用刀具根本划不开。

    恐惧占据了少年们的内心,那两个少女直接痛哭起来,蜘蛛杀死猎物是很残忍的,先咬破猎物的头部或者腹部,把消化液注入,然后等皮囊里的骨骼和肌肉全部溶解成小块蛋白质,骨质,氨基酸和多肽,然后再享用,既利于吸收,又鲜美无比。

    “完了!全都完了!”阿尔达纳挣扎了几下,发现只是徒劳,而且越挣扎,身上的束缚就越紧,几乎要勒死他了,他素来镇定自若的的神情不复存在,哭丧着脸,脑袋在岩石上用力撞出血来,口角流出白沫,几欲疯狂。

    乔纳斯则在歇斯底里的骂着,甚至咬到了他的舌头,满嘴鲜血,看来咬的不轻,不只是谁连屎尿都吓的流出来,下半身整个麻木了,难闻的臭味在空气里弥漫。

    人在面对死亡的一刻,若是心智不坚,便会流露出原始的兽性,丑陋无比。

    巨型蜘蛛细碎的磨牙声像是死亡的音符,尖锐刺耳,岩壁在它刀刃般的足尖下划出火花,腹部一阵阵的收缩,显然饥饿极了,李毅皱了皱眉头,这些少年的内心太脆弱了,不过也不能让他们被蜘蛛吃掉,否则就浪费了那瓶白色粉末,他需要乔纳斯等人做一个药引子。

    多明戈很平静,也许这样的死去,比成为奴隶,或者是接受割肉的刑罚更好一点,毕竟不会背上奴隶的身份和罪名,相比之下,有体面的死去已经是他的奢求了。

    “对了!就是他!多明戈!都是你害了我们!”乔纳斯眼睛瞪的溜圆,几乎要挣脱眼眶,“是你把这个怪物引出来的!我要杀了你!”

    众人才想起来,的确是多明戈这个丑陋的大鼻子,把毒灵引过来,害了他们,本来,他们可以度过愉快的一天,回到学院交任务,然后轻轻松松的迎来欢乐的寒假,探索者比普通人强大,欲望也同样强大,花花绿绿的世界,各种各种的享受,简直和帝王一般,现在,正如阿尔达纳所说,全完了,一切都化为泡影,还要被蜘蛛残忍的吃掉,这都是多明戈造成的!

    “受害者之间开始了内杠,这些卑劣的人,当他们相对而言是强者的时候,会欺凌弱小,一旦身份转变,欺凌弱小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似乎是为了发泄似的,不过,好戏开始了,我的戏份!bingo!”李毅让蜘蛛离开,他出现在众人面前。

    谩骂声停止了,他们像看见救星一样,大声呼喊着,想要李毅解开他们的束缚。

    “你们真是麻烦,竟然被掳掠到这里来了,还要我救援你们,我可懒得干这些事情,不过,因为要和你们同行,不能浪费了那二百绿灵晶,所以还是勉为其难吧!”李毅一幅不耐烦的样子,他取出一把匕首,划开束缚着多明戈的蛛网,同时在他耳边悄声说:“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离开这里,我的交易还算数,就当是你杀死了这些人,那两百绿灵晶是你的,我还额外支付给你五百白灵晶。二,你拿着这把匕首,解救这些人,但是我要提醒你,他们认为是你带来灾祸,是你害死了他们的灵,是你让他们丑态百出,放他们出来,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选择的权利交给你了。”

    他把匕首塞在多明戈的手里,哂笑两声,离开了岩洞。

    “他怎么走了?”

    “他把匕首交给多明戈这个贱人...我是说给多明戈了,让多明戈放我们出来...”

    “什么?他干嘛不亲手救我们?”

    “人家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别抱怨了,多明戈,快救我们出来,听到没有?!”

    少年们议论纷纷,十双眼睛瞪着他,有愤怒,有不屑,有嘲讽,有憎恨,甚至有毫不掩盖的杀意,但是他们都有一种共同的隐藏的目光——乞求,对生存的渴望已经让这些人很难顾及颜面,即使是跪着也要活下来。

    多明戈心里冷笑不止,刚才还在谩骂,诅咒他,现在顿时变成了乞求,这些人,多么让人厌恶啊,他真的想立即转身离去,让他们葬身蜘蛛的胃,然后轻松的拥有那二百绿灵晶和五百白灵晶,还清债务,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他会把父母工作的那座磨坊买下来,做一个磨坊主,每天用汗水挣钱,再买几批拉磨的老马。家里的房屋也该修葺了,母亲常年收到风湿的折磨,有了那笔钱,请一个探索者很容易治好。

    但是,他皱着脸,始终狠不下心离开,或许,这就是命运吧,命运要让他遭受苦难,因为他不愿意踏着别人的鲜血前行。

    选择权交到了多明戈的手中,他生平第一次有了掌控别人生死的权利,同时也是在把握自己的命运。

    出乎意料,他平静的,再一次拒绝了李毅,弯下腰,慢慢的割开包裹着乔纳斯等人的蛛网,正如他一直坚信的,流血和仇恨并不能解决问题,人和野兽的区分只在一念的善恶。如果这次他转身离开,就再也变不回原来的自己了,而会让这样的变化成为一个开始,犹如放开了闸门的水坝。这比成为奴隶,抑或是死亡更让他痛苦和恐惧。

    “好家伙,你以为,把我们放出来,我们就会放过你吗?你害死了我们的灵,让我们在死亡中挣扎,哭泣,丑态百出,然后冷眼看我们的笑话,哼哼,你自以为装成一幅痴傻的模样就能糊弄过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把毒灵引来的目的吗?不就是想拉着我们一起去死,让我们为你这条肮脏的狗命陪葬!好啊!我就成全你,让你去死!”乔纳斯呲着牙齿,双目通红,他一步步逼近多明戈,嘴里发出野兽的咆哮声,他失去了两只蓝级灵和一只即将成为白级的灵,距离蓝级探索者也是一步之遥,可是,现在什么都没了,在家族中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更何况刚才在岩洞里丑态百出的挣扎,让他平时勇敢无畏的形象全毁了。

    “你!你!我救了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怎么知道突然会有一只毒灵出现!我,我当时太慌张了,只是想提醒你们...”多明戈想要辩解,可是对方根本不在听他说什么,而是一步步的,一步步的逼近,他只好颤抖的举起匕首自卫,往后退去。

    “嘭!”阿尔达纳从后面偷袭,用一块石头砸昏了他。

    多明戈被凉水泼醒,发现自己正在刚才的小溪边,双手被捆在树上,脑袋后面一阵阵的疼痛,血像虫子一样蠕动着流淌,他如同受难的耶稣,脚腕也被蛛丝粘住,动弹不得。

    “现在,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正常交流了,这样的交流方式从才最适合你,被捆住,任人宰割,就像一条狗!”乔纳斯手持一柄漆成红色的消防斧,狞笑着,站在他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多明戈猜到对方的意图,不停的挣扎着,脸上悲愤莫名,没想到,自己没有丧生蜘口,却要死在同伴的斧下,“这是多么残忍啊!我救了你们的命!你们却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的脸揪成一团,大声嚎叫,悲惨无比。

    “畜生,闭嘴!”阿尔达纳在他的小腹猛踹一脚,多明戈的声音顿时静止了,他痛苦的弯下腰,嘴里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脸涨的通红,嘴角流出大股的鲜血,原来突然袭来的剧痛让他咬伤了舌头。

    “在畜生大声嚎叫的时候,就要赏他沉重的一脚,这是自古的真理。”阿尔达纳脸上的表情很奇怪,阴冷无比又有一点嘲讽的意味,他刚才在岩洞里面对蜘蛛时如同杀猪般的恐惧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的确,多明戈,我知道死亡对你这个烂人并没有什么威慑力,不过,我有其他的方法对付你,听说你有一个年幼的妹妹,才十三岁,天哪,着太符合我的胃口了,我发誓我会让她爽到极点,这种事情当然要和阿尔达纳分享,否则就不愉悦了,你听说过没?一个人干一个妞,得到的乐趣只是单份的,两个人干一个妞才是多倍的快感,****那个****之后我会把她赏给手下的黑奴,平时对他们太严厉了,也让他们开开荤,哦,对了,他们下面的家伙可是比驴还大,你妹妹估计要****死了,哈哈哈哈!当然,你的老父母我也不会放过的,我会把他们发配到金矿里做一辈子的苦役!”乔纳斯用斧子拍拍他的脸说道。

    多明戈听到这句话,全身的鲜血都在这一瞬间凝固住了,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一直以来坚持的东西全部破碎了,这个世界的本来面貌,真实的人心,都清晰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出乎乔纳斯意料的是,他没有愤怒,更没有绝望和哀嚎,只是用死灰般的眼睛盯着他看,良久,才慢慢的开口,说道:“我,同意那笔交易。”

    “我给过你机会,但是你不珍惜,白白的浪费了,你当我的耐心不值钱吗?”李毅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呵呵,如果,如果你不想救我,或者我没有利用的价值,你根本不会和我这么罗嗦的,开价吧,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多明戈喘着气说道。

    “不错,变聪明了,那么,我们就来谈谈新的价码,不同的时间,是不同的价位,现在你的情况更加糟糕,价格也随之上涨。我的条件是,你把灵魂,卖给我。”李毅很喜欢自己的营造的氛围。

    “我同意,不过,怎么卖呢?有没有具体的条约?”

    “嗯,那么我来说说具体吧,灵魂是什么,它是人内在的总和,人的一切思想的结合,现在我要求你顺应我的意志活着,遵从我的逻辑,你原先遵从的逻辑体系已经被现实打碎了,那些同情,所谓的怜悯,人性本善,都是欺骗自己的鬼话,你看看这些人,他的想要对你家人做所的事,我敢说,恶魔未必能比他们做的更残忍。”

    “那么,你需要我做些什么呢?我这个废人,能帮上你的忙?”多明戈有些疑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