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92.多明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哈哈,没关系,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在这片森林里独行有些不舒服,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支付给你一百绿灵晶,当然,也包括这位乔纳斯先生,想必,这样的话你们看我就会舒服多了。”李毅始终保持着礼节性的微笑,他从衣兜里取出两张面额一百绿灵晶的纸币,递给阿尔达纳。

    “一百绿灵晶!”贵族少年被李毅出手的阔绰吓住了,他每个月家族提供的花销是二十绿灵晶,这张碧绿的纸币是天空学院发行的硬通货,随便在某个天空学院的下属机构都能立刻兑换,相当于他半年的生活费,这让他一下子难以取舍起来,如果让李毅加入他们,那么自己平日里的威信会不会被损坏?他若是去了红岩城邦,当然算不了什么,但是在这里,在瓦伦蒂诺的学生里面却是绝对的王者,这迟疑当然也落入李毅的眼睛。

    “哦,你不必担心我不会指派你或者驱使你干什么事,我喜欢安静和不受打扰,你们可以不用理会我,不要和我说话,忙你们的事,就当我不存在。”李毅这句话打消了对方的迟疑。

    “行,成交!你付出一百绿灵晶,我准许你跟随我的队伍。”这笔交易就这么的成功了。

    “那你们继续玩这个耳光游戏吧!我不打扰了。”李毅扬了扬手,说道。

    那几个少年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失去了抽打大鼻子少年的兴趣,于是,这队奇怪的组合又上路了。

    “乔纳斯,你说,那个人是什么来历?他真是天空学院的学生?红岩城邦距离这里数千里之遥,他到这儿干什么?”瘦脸悄悄的和另一个贵族讨论,他们以为低下声音就可以让对方无法听见,其实李毅根本不屑于听他们说话,这一队探索者,阿尔杰弹指之间就能杀光。

    “哼,谁知道呢?不过出手这么大方,因该差不离,真嚣张啊,真想把他弄死在这里!”乔纳斯眯着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杀气。

    “别做蠢事,到时候连家族都会被波及到,你不知道那些大势力的行事,把我们这些中等势力更本不放在眼里,随意就打杀了。”

    李毅慢悠悠的吊在众人的末尾,那个大鼻子少年让他很感兴趣,为什么这个人有探索者天赋,手腕却有常干重活的痕迹,穿的破破烂烂,就算最低级的白级探索者也不会遭到这样的待遇。

    李毅的目光让大鼻子心里直发毛,他近乎野兽般的本能比那些被声色犬马迷惑住的贵族少年敏锐的多,他从前在一本书上看到关于魔鬼的叙述,书上说,最邪恶的魔头往往最有礼貌,它们有毁灭一切的力量却不去使用,而是用环环相扣的阴谋让猎物坠入深渊。如果说世间有魔鬼的话,那么这个来自天空学院的少年肯定是一个,那双让他恐惧到窒息的眼睛,太可怕了,偏偏这个恶魔的脸上还带着人畜无伤的温和微笑。

    大鼻子低下头,背上全是冷汗,他完全不知所措了,这种躲在暗处冷冷的观察,比直接殴打,侮辱他更加让他害怕,就如同被一条毒蛇盯上。

    “你好像很害怕我,我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告诉我你的名字。”李毅很疑惑,这个大鼻子为什要畏惧他这么一个陌生人,那些少年殴打他时,他也没有流露出这样的神情。

    “我叫多,多明戈。”大鼻子小心的瞥了李毅一眼,心里直哆嗦。

    “好,多明戈朋友,原来你不是哑巴,我这个人有一个癖好,遇到不理解的东西就想弄明白,你不介意我问你几个问题吧?”

    “呃!”多明戈由于惶恐,忍不住打了一个响亮的嗝,声音过于洪亮,惹得前面的乔纳斯走过来,在他的小腹狠狠的踹了一脚,这个结实有肉的贵族少年很有力气,再加上穿着登山的钉鞋,可怜的大鼻子立刻捂着肚子蹲了下去,脸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

    “你再发出奇怪的声音,我就打死你,我说的是真的,别以为我没杀过人,上次有个黑奴打碎了我心爱的杯子,把奶油泼在我的衣服上,你知道么,那件衣服是请福莱大师定做的,完全毁了,我把那个黑人吊起来,一直抽到没气儿为止,你虽然是个探索者,但是契约不了任何灵,和那些贱民没什么区别,我把你活活打死,学院也不会对我有所惩罚。”他面露凶光,脸上隐隐有杀气,看来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

    等乔纳斯离开,李毅又微笑着问大鼻子多明戈,“他说要打死你,活活打死,你知道吗?殴打致死的原因大多是软组织大面积挫伤,内部大出血,或者是脏器破裂,或者是动脉撕裂,反正非常的惨,我说这些不是想吓唬你,只是我觉得因该让你死的明白点,我是不是话有点多了?”

    “您,饶了我吧!”多明戈的脸变成了猪肝色,他实在经不起恐吓了。

    “好吧,看来你的心里承受能力不行,那么我们说点别的,比如...你为什么契约不了灵,能告诉我原因吗?如果你保持缄默的话,我不介意再出一百绿灵晶让你开口,当然,这钱是那位乔纳斯先生的中介费。”

    “我,我也不知道,我被发现有探索者天赋后,送到瓦伦蒂诺学习,我契约的第一只灵是火系的萨特雷斯种,可是,我在血契过程中失败了,这只灵并不是什么资质特别优秀的,只能算是一般——这引起了学院的疑惑,他们研究的结果是,我的灵力感知低到连垃圾资质的灵都不愿意和我契约,唉,本来没有福分成为探索者,我也不怎么失望,可是那只灵在反噬了契约之后死去了,可怜的小家伙,它是学院赞助给我的,需要五百白灵晶,可是,我出生在一个磨坊里,我父亲和母亲都是磨坊的工人,家里养了一头奶牛,房子,奶牛和一块薄田,是我家的全部财产了,学院是厚道的,让我在那里学习,并且挣回五百灵晶,如果,在毕业之前我还不了钱,那么按照法律,要么从我身上割下相同体积的肉,要么成为奴隶。”他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你虽然是个废物,倒也乐观,告诉我,你攒了多少钱了?”李毅悄悄的问他。

    “才,才四十八白灵晶。”

    “那么,你在学院还有几年毕业?”李毅忽然想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他这么问多明戈。

    “还有三年。”大鼻子的脸僵硬了一下,他的眉头攒的很紧,年纪轻轻竟然就有了鱼尾纹,双手因为干多了重活彻底毁了,过分粗大畸形的关节意味着他这辈子和绘画,音乐这些高雅的艺术无缘,不受控制颤抖双手如同晚期的帕金森患者,学院六年的生活已经过去了一半,他才攒了四十八白灵晶,这意味着,再过三年,他要么成为任人践踏的奴隶,要么被切下同等的肉去死,注意,城邦的法律规定,拖欠不还的财务要换算成黄金,多少体积的黄金就切下多少体积的肉,五百白灵晶,可以换到一仓库黄金了,也就是说,把他全身都剁成肉末都不够。

    “看来你的命运已经固定在三年后了,要么在痛苦中死去,要么,过一辈子受人驱使的生活,要么,你干脆自杀好了,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哈哈!”李毅忍不住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你...”多明戈紧闭双眼,两行泪水从眼角流出。

    “我知道,你每个日日夜夜都在恐惧,可是一觉醒来,距离那一天就又近了一步,这样残忍的,一点点的被推进无边的深渊,相比之下,那些侮辱,打骂在你看到都微不足道了,你饱受折磨,却又无可无奈和,有时候会欺骗自己,幻想如果自己的探索者天赋没有被发现,现在你也能凭借辛勤的劳作换取吃食,过着平凡人的日子,娶一个漂亮的乡下姑娘,虽然不及探索者风光,却没有什么危险,平平稳稳的过一辈子。”李毅慢慢讲述着,这是他猜测出来的,对方的内心世界。

    “呜呜...”这个面貌丑陋的少年,压抑不知的痛哭起来,他用破布缝成的袖口捂着自己的嘴,努力不让那些纨绔听见,否则又会遭到无理由的责打。

    “多明戈,说实话,我以前也是经受过苦难,所以特别理解你,也很同情你。但是,我有个原则,不无缘无故的帮助别人,凡事都有原因,况且我也很讨厌不劳而获的人,”李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强忍住笑,继续说道:“我可以帮助你,你看到那些侮辱你的人了么?我看他们也十分不顺眼,那个乔纳斯竟然对我有杀意!哼哼,你帮我杀掉这些人,不仅那两张一百绿灵晶的纸钞是你的,我还会额外支付给你五百白灵晶,至于杀人的后果,你完全没必要担心,我会和瓦伦蒂诺学院解释,是我杀了他们。唉,这些人无知又残忍,压迫弱者,多么不好,你也听到了,那个叫乔纳斯的人随意打死黑奴,草菅人命的故事,多么残忍,只是杀死这样的人你因该没有心里压力了吧?”

    “可是,可是还有其他人呢?他们是无辜的啊!”多明戈内心在挣扎,眼前这个男孩果然是个嗜血的魔鬼,开出这样诱人的条件,他的汗水已经浸透了衣衫,如果答应,他知道李毅肯定会让他顺利的杀死那几个人,并且学院不会追究,他又能拿到一大笔钱,不仅能还清债务,免于刑罚,还能成为巨富,可是,他的良心不让他这么做。

    “其他人?你都杀了一个了,收不了手啦!不把其他人杀掉的话,学院怎么相信是我杀的?”李毅咯咯的笑起来,“想要改变自己悲惨的命运,必须践踏别人的鲜血和生命,再想想他们对你的虐待,多么没有人性,把你当成一只可以随意侮辱的畜生,而且还不会反抗,你难道不想看看他们在面对死亡的恐惧和丑态?慢慢的割开他们的皮肉,让宝石一样鲜艳的血流成小溪,染红树叶和苔藓,从石阶上一级级流淌,多么有报仇的快感?你不想试试吗?你在犹豫什么?胆怯什么?”

    “难道,难道没有更好的办法?非要杀人不可吗?每个生命都是珍惜的,怎么可以这么随便的就决定别人的生死?太残酷了!”多明戈还是没有答应,他还试图说服李毅:“求求你帮助我,我会用一辈子攒这笔钱,一定能还给你的!”

    “哼!真是笑话,你怎么不开口向乔纳斯,阿尔达纳借钱?他们都是你口中珍惜的生命啊,你想要保护的生命,哈哈,是他们根本不屑于借钱给你,你的存在侮辱了他们的视野,你的言行,你的贫困,你的弱小,你丑陋的大鼻子都是这些人厌恶你的原因,他们一个都不会借钱给你,眼睁睁的看着你落入无底的深渊,你的生命在他们看来还不如一条野狗,死了也就死了,说不定还认为你这样的人就该成为奴隶,或者被绑在行刑柱子上切碎。而你却在担心他们的生命,太不可思议了,这是你的善心吗?还是你的伟大人格?不,当然不是,你只是恐惧杀戮,害怕生命的消散,这些人即使都有该死的理由你也不敢杀死他们,因为你的懦弱无能使你对于鲜血的恐惧大于对正义的信心,这是一种伪装的善良,你把对恶人的无作为认定为善良,一次次的忍耐和欺骗自己,然后在侮辱中好苟活下来,反复的侮辱让你最后一点自尊心完全丧失,你麻木了,只想着苟延残喘的活着。”李毅的话字字诛心,如同烧红的针扎在他的心里!

    “你这个恶魔,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多明戈觉得这些话太残忍了,把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内心整个翻过来放在他面前,还强迫他睁开双眼,他大声喘息着,仿佛溺水般。

    “哈,我是恶魔?这个形容很不恰当,恶魔把人引上歧途,让那些善心的人倒霉,让恶人嚣张,可是我却完全相反,你却不领情,畏惧别人的死亡,用些虚伪的感觉欺骗自己,多么愚昧?你再好好想想,我会为你创造一个完美的机会杀死他们,然后你就有了一大笔钱,有了钱,你便能带着父母去大城邦定居,娶一个探索者妻子,那么按照遗传学定律,你们的孩子必定是个探索者,这笔钱剩下来的可以让你的孩子接受教育,购买优质灵,足够他成为蓝级探索者了,这么美好的前景就在眼前,简直触手可及,只要你秉承恶人必将遭受惩罚的信念,杀死这几个冷血无知的少年,我将给予你需要的一切!”李毅很满意自己的说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