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87.月潮之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伊莎贝拉的幻象已经做得滴水不漏了,大师级的幻象能笼罩很大一片范围,现在火妖便身处其中,这个幻象和真实场景有很大一部分是重叠的,比如地下的土石,那些树和蕨类植物,但有些是虚假的,比如在远处又出现的李毅的身影。

    “这个混蛋,竟然让我出了这么一个大洋相!还没碰到它就被打飞,吃了一嘴泥。”费尔德从灌木里爬起来,眼神极为凶残。

    “现在虽然我方没有任何手段能从正面和金色级别的火妖抗衡,不过,它迟早耗尽灵力,有伊莎贝拉的幻境,它想跑都跑不了。”李毅并不着急,阿尔杰也开始行动了。

    火妖瞪着血红的眼睛四下张望着,时不时突然回头,由于视野中没有了敌人的踪迹,这让它很担心,它明白自己面对的是卑鄙的人类,他们什么下作的手段都施展的出来。无时无刻存在的精神干扰让它头痛欲裂,自己身处在这个幻境中无法出去,不管如何奋力奔跑都会回到原地,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在这里耗尽最后一滴血。

    想到这里,火妖不禁有些穷途末路的感觉,它悲伤的咆哮一声,就在它对自己丧失信心,感觉到死亡的威胁的一刹那,嗅觉极为灵敏的阿尔杰抓住这一机会,突然出手!

    强大无比的刺杀能力,在出手的一瞬间才爆发出惊天的杀意!

    “刺!”锐利的刃系灵力突破了火妖左下腹的一个旧伤,然后一路挺进,破开层层火焰灵力的阻截,冲向胸膛里那个热腾腾的器官!要是被一下刺穿的话,锋利的刃系灵力便会把这个脆弱柔软的肉.团切的支离破碎。

    火妖在绝境中悲惨的吼叫一声,体内大量火焰灵力迅速凝聚,这样猛烈迅速的调集灵力使得身体多处裂开,一些伤势变得更加严重,不过顾不得那么多了,一道暗红色的灵力晶壁挡在了心脏前,筑成最后一道防线。

    “轰!”晶壁破碎的同时,刃系灵力也炸开,将它的胸膛几乎切成碎末。

    火妖展现出极其凶悍的一面,它忍痛扑向暴露身形的阿尔杰,爪尖狠狠的扎在三维盾上!

    “咔!”三维盾直接炸开,伊莎贝拉加持在他身上的幻甲扭曲了对方的神智,所以火妖的利爪虽然切开了三维盾,但是只擦过阿尔杰的袍边,一击不中,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幻境和暗影行者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这时,厚颜无耻的费尔德从后面扑了过来,死死的勒住火妖的脖子,他要血洗刚才的耻辱,所以现在正以一种极其丑陋的姿态抱住火妖,想要让对方窒息而死。

    身受重伤的火妖对付费尔德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它猛烈的轰击费尔德的防护,可是一层层的三维盾破碎之后不但产生强大的反震力量,新的三维盾又迅速成形,胸口破开的窟窿里不断有破碎的内脏伴随鲜血涌出,它的气息也渐渐虚弱下来。

    “吼!”在一声声愤怒、憎恨和悲伤掺杂的吼声中,火妖慢慢的停止了呼吸。

    李毅走到这个躺在地上比他都高大的金级火妖面前,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猎物,有一种成就感。

    “多么强大的灵啊,没想到却死在我们的围攻之中,两枚火妖之眼,价值六十金级灵晶,相当于我蹲点猎杀那些绿级火妖好几天的收获了!”李毅感叹一声,正走到火妖面前准备将它制成肉脯,眼睛取出来出售,他忽然那停住了动作,五百米处,有个人进入了他的感知,正向这里赶过来。

    “哼!估计是打斗产生的灵力波动引来了别的探索者,想要乘着我这边疲劳的时候抢夺火妖,这也太明目张胆了一点,真是找死!”李毅眼神阴冷下来,一直以来都是他躲在暗处算计别人,现在居然要被别人乘虚而入,这种感觉很不好。

    就在李毅猎杀了一只金色级别的火妖后,一个探索者竟然想要动手抢夺,虽然很想杀死对方或者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但是既然对方敢于这么做,一定有着很强的实力,轻视对手可不是他习惯,而且费尔德他们大战之后消耗很大的体力,接连战斗很是不利。

    挥手将火妖收进空间戒指,李毅摆上一张小桌,两张椅子,桌上热热的泡上一壶咖啡,旁置饼干,仿佛是在等待一位相识多年的老友,布置好这一切后,他便静待对方的到来。

    不多久,一个探头探脑的人影出现在树林外,来者看上去三四十岁,蓄着络腮胡子,赭色的髭须紧贴着面颊,尖端修剪的很整齐,如同獠牙般翘起,每一根胡须都保养的很好,他的脸部也显得丰腴肥胖看上去很有成熟男性的风范,似乎是一个花丛老手。

    他身穿灰色的呢绒上衣,灯笼裤,带着一条黑色的领结,眼角的鱼尾纹叠起很多层,看上去又老又荒唐,不过从他眼角不时流露出的寒光可以看出,这家伙绝对不是表面上那样——像一个花哨的嬉皮士。

    “哦?”这个人来到李毅面前,皱着眉头打量这个男孩——看起来温和又大方,似乎人畜无伤,但是就在刚才,他察觉到这里的大战,隐隐约约的推断出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探索者在捕捉落单的金级火妖,原本他心想,对方既然和金级火妖拼杀,必定实力大减,但是当他赶到这里,却发现这个男孩摆好桌子,放着咖啡,似乎在等待什么,根本没有大战的痕迹,更别提那只金级的火妖了。

    “你是谁?”他问李毅。

    “你又是谁?坐下来喝一杯吧,喝完之后,我们再尝一尝这些小猫饼干,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如何?”李毅微笑着向他示意。

    “哈哈,我叫埃迪多,很高兴见到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小男孩?”中年人脸上的疑惑表情忽然消散一空,他露出笑容,用温和的语气和李毅交谈。

    “我是天空学院的迪曼特迪斯,见到你真荣幸,像你这样强大的探索者,契约的三只灵应该全是绿级巅峰了吧?”李毅从容的喝完咖啡,“请坐,不用客气,难得在这片静谧的森林里遇见其他探索者,我想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我当然不会和你客气,能猎杀金级火妖的探索者,这么年轻的天才,呵呵,原来是天空学院的尖子学生,迪曼特迪斯,我记住你了!”埃迪多眼睛无意间透出一丝冷笑,“提前察觉到我的存在,然后布置好桌子和咖啡,让我产生疑惑,一来争取时间让你的灵尽快恢复战斗力,二来也好算计我,降低我的戒心,还什么小猫饼干,我看你的胃口怕是不止这么点吧?”

    埃迪多竟然在迟疑了片刻后便察觉了李毅的意图,在他的身边,一团团强大的灵压涌出,三只灵在他四周呈犄角之阵站立,为首的是一只浑身满是烂泥,恶臭无比的腐烂泥人,岩灵中的异类,从层层叠叠的泥浆皮肤下露出六只苍白的眼睛,身体上竟然还插着许多树枝和黑色的烂木头。

    左边的是一只通体碧绿的大型昆虫,形似蟑螂,甲壳上布满血红的纹路,腹部连着三根尖锐的尾器,透过半透明的甲壳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内脏在不停的蠕动着,密密匝匝的毒牙从嘴里蔓延出来,宛如绞肉机一般,这是一只绿级巅峰的毒灵。

    最后的一只则是挥舞着蔓藤的植物,身上密密麻麻挂着许多植物瘤,看来是一个主治疗的草灵。

    “这个组合...”李毅面色也有些凝重,岩灵的防护,草灵的治疗,毒灵主攻击,和这样的组合打消耗战非常不利,非常恶心。

    “说实话,我很不希望和你一决生死,我们就此收手好吗?迪曼特迪斯先生,未来的强大探索者,我身上也没什么你需要的,你看,我一个野路子的探索者,无非想占些便宜,现在知道了你的强大,贪婪的念头一扫而空呢!”埃迪多忽然对李毅说。

    “是吗?你想求和?”李毅眯着眼睛看着埃迪多,“可是,我在捕杀金级火妖的时候,你闯过来想打我猎物的注意,说不定还想杀死我,然后见我不好惹就萌生退意,你以为,我这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是不是太简单了一点?或者说你还以为我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李毅并不想善罢甘休,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又被欺上门来,哪里有放过对方的道理?

    “呵呵,战斗正合我意,小探索者,不得不说,你是个心狠手辣之辈,你是我见到的天才中最像探索者的了。”埃迪多的话大有深意,一般年轻的天才探索者都多少有些自大,轻视同级的对手,殊不知灵术之间的配合,战局的把握,对敌方的估测和洞察力都是影响胜利的要素,许多天才就这么在有意无意的自大之中丧生于年老经验丰富的探索者,每个能在探索者界生存下来的老探索者都不可小觑。

    “过奖了,你是个很好的对手,杀死你既可以得到你的财富,又能锻炼我的灵,一举两得。”李毅不想在言辞上和对方客套,今天必定要将这个奸猾的中年人击杀在此处,他的威严不容冒犯,过去在密斯的时候,他弱小的可怜,尊严这种东西和实力成正比,现在他实力强大,尊严也越发沉重起来,敢于冒犯的人也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伊莎贝拉的幻境展开,将这片林地笼罩住,在埃迪多的视野里,李毅身形扭曲了一下便失去踪迹,他的三只灵还出现。

    “看来这个叫迪曼特迪斯的小子有一只优秀的幻灵,其余两只不知,不过至少有一只攻击类的灵,据我推断,他杀死金级火妖,现在却能毫不犹豫的和我交战,肯定没有收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和损失,三只灵的战力依旧,看来这只攻击类的灵擅长偷袭,配合幻灵的强大幻境,击杀了金级灵,真是狡猾的组合,哈哈,不过遇上我算你倒霉!”埃迪多竟然把李毅的实力擦测了个七七八八。

    “毒雾,毒甲!岩石屏障!”埃迪多一连下了三个命令,毒灵立刻蠕动尾部的毒囊,释放出一股恶臭的剧毒气息,弥漫的碧绿烟雾竟然将幻境都占据了,李毅只能被迫撤出幻境。

    一层绿油油的毒系灵力组成的鳞片状铠甲覆盖了三只灵的全身,这层剧毒甲胄受到攻击时不仅会反射一部分伤害,还能使对手染上剧毒,阴险无比,而埃迪多的灵都被毒灵种过疫苗,所以这些剧毒非但对他们没有伤害,还能补充他们的灵力,甚至治疗伤势。

    “不好,我现在完全陷入被动,对面的治疗和守护能力非常强,阿尔杰一旦攻击就会受到剧毒的持续伤害,有了这样的防护很难一击必杀,我也没有后续的治疗手段...”李毅想了想,说道:“那么你就呆在这里吧,我懒得和你耗下去了!”

    被毒雾和毒甲外加岩石组成的屏障包围的埃迪多半天没看见李毅攻击,心里有些疑惑:“那个小子是不是看拿我没办法就离开了?不行,这个家伙歹毒阴险,肯定躲在某个角落里观察我的动静,像一条毒蛇一般,等我离开这些保护的时候对我发动猛烈的攻击,要取我的性命!”他打消了离开的念头,继续等待下去。

    过了许久,天色渐渐暗淡下来,远方的天际也浮现出星辰的微光,城中亮起玩家灯火,他计算了一下,已经过了八个钟头,估计这个时候那个迪曼特迪斯肯定离开了,毕竟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在这里守这么久。

    “真是扫兴,和这个疯子在这里耗了这么长时间,午饭都没吃,现在都到晚间了,我要去好好的喝一杯!”他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还是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恐惧在心头徘徊,三只灵护卫着他一直向城邦里走去。

    这样提心吊胆的走到城门口,他四处看看,确定李毅早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这才喃喃的骂着,向着城中最大的一间餐厅走去。

    就在这时,路边的灯火一盏盏熄灭,四周顿时漆黑一片!接着大地响起可怕的震动声,如同一台打桩机在敲击地面,那是费尔德的冲锋,李毅正面还是要靠费尔德冲散对对面的阵型。

    “他竟然...还盯着我!”埃迪多觉得浑身的血都凉了大半!

    李毅的耐心真是可怕无比,他静静的在那里等待了八个钟头,从上午一直等到天黑,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可以一直等到月潮之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