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84.大师级幻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方已经溃不成军,是该结束这场闹剧的时候了。”李毅很满意这个结果,一切都按照他设计的剧情发展,现在,是该让他们见识一下他这位幕后的剧作者,这就是他一直以来的乐趣——丰收的喜悦。

    森林里雾气弥漫,已经接近清晨,一线曙光即将从地平线上升起,天空已有了一层薄薄的灰白,秋凉刺骨,枯叶在雾气的滋润下蒙上一层潮湿。

    帕米尔看见从树林里走出一个少年,这个少年戴着一顶灰色的鸭舌帽,从帽檐下露出稀疏的刘海,最让他印象深刻是少年的那双眼睛——黑色的,冰冷的目光让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噤。

    “你,你是谁!”帕米尔退后一步,大声问道,似乎是在给自己壮胆,虽然眼前这个少看起来才十二三岁,但他却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仿佛自己在面对一个极为可怕的存在,这是出于直觉的畏惧。

    每当在收网的一刹那,李毅总是会表现出自己狰狞的一面,他温和的回答道:“我们已经见过面了,在那封信里,我就是布拉斯?埃顿,当然,这是个虚构的名字,不过关于我身份的信息,你只需要知道这么多就够了。”

    “你,你是布拉斯?埃顿!”帕米尔忽然醒悟过来,为什么他会执刀刺死叔叔,还不是因为受到羊皮袋里那份信的蛊惑?还不是因为叔叔认为这是一个陷阱而训斥了他?原来,这真的是一个阴谋,一个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他们自相残杀的阴谋!

    “你这个恶魔!”帕米尔双目血红,他把一切都弄明白了,自己被这个藏在幕后的魔鬼诱惑,犯下了大错,现在说什么都已经为时已晚,只有除掉这个魔鬼为自己的叔叔报仇!

    “很好,你比我想象中更加冲动,自私而且残忍,巨大的利益能让你舍弃一切,不择手段,不要怀疑,这个灭绝人性的怪物就是你,帕米尔,是你亲手杀掉了你的叔叔!”李毅微笑着和帕米尔讲述着,仿佛是老友之间的谈心,他要用言语使对方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我要杀了你!”帕米尔咆哮着冲向李毅,手里的尖刀还沾着他叔叔的血迹,那些刺耳的话简直让他痛不欲生,他在被自己的良心折磨的体无完肤。

    “噗!”刀刃划过,李毅的身体却像雾气般消散了,这只是一个幻象,伊莎贝拉用阿克琉斯洞察之瞳释放的,大师级的幻象。

    埃索丽叶因为过度恐惧,丢下帕米尔,带着自己的两只灵逃跑了,阿尔杰已经尾随而去,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解决掉那三个猎物。

    “出来啊!你在哪儿?你这个胆小鬼,躲在阴暗里害人的魔鬼!出来啊!你怎么不敢出来啊!”帕米尔嘶声力竭的吼叫着,手中的尖刀胡乱在空气里挥舞,仿佛害死他叔叔的仇人布拉斯?埃顿就在附近。

    “你有没有注意到,在你把尖刀捅进你叔叔胸膛的时候,他的眼神,那种痛苦,责怪,惊讶,却没有怨恨和恐惧,他一直信任你,以为你虽然年少冲动,但不会做出那种畜生中也少见的杀亲行为,你一直以为是我诱惑了你,其实冷血才是你的本性啊!这才是真实的你,不要再拒绝他了!”李毅的话在空气里朦朦胧胧的飘荡着,一个个幻象凭空出现,都是帕米尔将刀捅进叔叔的胸口,艾尔德雷悲伤,责备的看着他,还有深深的遗憾,留恋世间的美好,那只银色鳄鱼幼灵是永远也不能亲手送给他的侄子了。这是世界上最爱他的人,却被他亲手杀死了。

    “啊!!!你不要说了!”帕米尔泪流满面,他疯狂的挥舞着手臂,打散那一个个幻象,可是更多的幻象冒了出来,全是平时叔叔对自己的体贴和关心,可是自己却以为这太平常无奇而忽略过去。

    最后,在悲痛和自责中,帕米尔把刀猛的捅进自己的喉咙,身躯顿时一僵,然后直挺挺的倒下去,他终于解脱了。

    他契约的两只灵也随之消散成灰,而不远处也传来埃索丽叶的惨叫声,区区两只绿级灵,在阿尔杰手中脆弱的像是刚出生的小鸡一般。

    “可悲的人啊,如果不是你心中潜藏着残忍和自私,又怎么会被我利用?”李毅冷笑着走到帕米尔的尸体前,踢开他的双手,从他的怀里取出那个羊皮袋子,清点了红级灵晶和魔鬼石,重新放进自己的空间戒指里。

    树林里留下了三具尸体,这个世界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这样的事——昨天的猎人变成今天的猎物,失败者只能变成冰冷的尸体。

    回到山谷里,费尔德已经完成了变异,他的身躯缩小了一倍,相当于成年男子的身形,那些铁锈仍然像雀斑一样覆盖他的全身,只是隐隐从钢皮下面透出金色的流纹,显得古老而高贵。

    “我的力量全没了!天哪,还不如我刚出生的时候!”费尔德觉得自己虚弱无比,突变榨干了他积累的能量,还烧掉了三十多颗金色灵晶。他现在只有蓝级低阶的实力了,差点没掉下白级。

    “你怎么变的这么弱小了?”李毅皱起眉头看着费尔德,“太让我失望了,本来就又懒又蠢,现在连实力都大减,我是不是该克扣你的薪水然后给阿尔杰增加酬劳呢?”

    “这是必须的!费尔德已经没用了,现在还要靠我维持局面。”阿尔杰当然不会和费尔德客气。

    “千万不要!”费尔德拼命的嚎叫起来,“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一定恢复实力!”

    李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半个月的时间,我还是可以等的,现在你们在山谷里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一个水潭。”

    之前艾尔德雷叔侄在谈话中说到他们夜间来此的目的,山谷里的一处寒潭,可以提高火妖之眼五成的品质!这太夸张了,李毅很是疑惑,普通的水灵力浸润,能让火妖之眼的火焰灵力驱除掉硫磺等杂质,同时使得其中精纯的火焰灵力不流失,从而提高品质,而他们口中所说的寒潭却能提高五成的品质,而且是水灵力浸润过之后再提高五成,等于凭空多了一半。

    “这多出来的一半是哪里来的?”李毅猜想着,同时也感叹外面世界的神奇,呆在学院里果然进步缓慢。

    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天气越发寒冷起来,李毅裹紧了大衣,他忽然想起来,玛尼那个小姑娘昨晚受了惊吓,今天不会又开始发烧了吧?一锅热汤可以驱除寒意,等探索过寒潭就回去照顾她。

    “真是个麻烦...不过,她比这些人善良的多。”在说到“人”这个字的时候,李毅心里无端的涌起深深的厌恶和杀意。

    “找到了!”费尔德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所以格外卖力,一改原先的懒散和不可一世,他扒开沙土,东嗅西嗅,居然让他在一块巨石后面找到一条干涸的暗渠,这道暗渠明显是人工开凿出来的,四四方方,如同标准的军事掩体。

    李毅点燃火把,率先走进暗渠之中,走过十米之后,一股潮湿的寒气扑面而来,眼前也豁然开朗,这是一个很大的天然溶洞,钟乳石从顶部垂下,有的甚至和水中突起的部分连为一体,寒潭呈圆形,直径十多米,水质清冽,入手冰冷。

    “这里的水一定通往什么寒冷的地方,要么就是水底有能够制冷的东西,阿尔杰,你潜下去看看,不过要小心,很可能是一头强大的冰系灵。”李毅蹲在岸边,用手试了试潭水,果然冰凉刺骨。

    阿尔杰潜入水中,过了很久,他才浮出水面,伊莎贝拉把他的所见用幻象表现出来给李毅看:

    出乎意料的是,寒潭的底部没有任何东西,也没有鱼类和水藻,完全是一潭死水,在潭底附近有另一个暗渠,阿尔杰钻进这个暗渠向前游去,水越发寒冷,不过这寒冷是相对于普通人类而言,阿尔杰可是实力接近绿级巅峰的灵,完全可以适应各种恶劣环境。

    夜视的能力让阿尔杰如鱼得水,他潜行了几千米,这道暗渠弯弯曲曲,似乎没有尽头,是一道天然的裂缝,不过奇怪的是,地底有很多巨大的奇异金属块,有的横穿过暗渠,金属块截面边长四五米,呈长条形,长度不知,它们和岩石融合在一起,看上去古老无比,镌刻着一个个上古文字,虽然表面被一层氧化物覆盖,却没有大的锈蚀痕迹,不知道是什么金属铸就,能这样经得起时间的洗濯。

    阿尔杰的所见由伊莎贝拉用幻象在李毅的面前展现出来,那些横曳在地下的巨型金属块有什么作用?这个寒潭又是怎么样形成的?李毅忽然觉得这里的火山群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似乎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阿尔杰在顺着地下河潜行了数千米之后,终于走到了尽头,可惜的是,前方已经被岩石堵住了,可以确认的是,寒气正是从这些岩石后面传出来的。

    金属块上的古字已经模糊不清,李毅隐隐能辨认出‘月圆之夜’这几个字,现在是月初,距离月圆之夜还有半个月,不过这些铭文并不具体到哪一个月圆之夜,这就值得深究了。

    “是怎样的力量才能把这些巨大的金属深埋于岩层之中?上古的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火山,金属,寒潭,火妖,这些看似没有任何的关系的东西里面一定有着我不知道的联系!”李毅离开了寒潭,坐上马车回到旅店。

    天空灰蒙蒙的,旅店的门口被雨水打湿,泥泞一片,又冷又湿的天气自然十分不好受,这才是早晨四五点的样子,旅店里的侍者还没有起床点燃大厅里的暖炉,李毅把马车停在后面的栅栏下。

    玛尼睡的很沉,屋子里的火炉烧的正旺,李毅走进来,把被雨淋湿的外套脱下,挂在火上烤着,喝了一杯咖啡,他便去自己的床上睡了,在外面睡的却没有在学院安稳,一般需要四个钟头才能满足休息的需要。

    在七八点的时候,李毅稳稳当当的醒过来,起床梳洗之后,他换上一件厚实的皮袍,浣熊皮衣已经托裁缝店做好,早上送过来在楼下的前台寄存着,玛尼还没有醒,李毅便去前台取了毛茸茸的皮衣盖在她的身上。

    不知为什么,看着玛尼熟睡中的安详面孔,李毅也觉得无比平静,没有阴谋和陷阱,没有纷争和算计,多么美好!他也很喜欢干净的世界,就像玛尼心里想象的那样,童话般的世界,即便是坏人也能被正义感化。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现实残酷而污浊,只有在杀戮中成长才能免遭厄运,用鲜血才能捍卫自己的尊严,弱者的声音无人听闻,因为人们已然高高在上,可以主宰别人的生死。

    李毅享用了热腾腾的早茶就开始了地形的测算,今天阴雨天气,火妖都躲在洞穴里,所以捕猎要暂停一天。

    “据我推断,这些火山都是相互连通的,因为每座火山里岩浆的液面都在同一个水平线上,那么地底一定有一个处于底层之间的岩浆湖,湖底有泉眼通向地心的岩浆层,但是在这片处于火焰上的山地里,怎么会有一个冰冷无比的寒潭存在?阿尔杰在地下潜行数千米都是冰凉刺骨的岩石,难道,是某个神奇的东西在镇压火山,冷却岩浆让它们不至于喷发出来?那么巨型金属的作用又是什么?”李毅发现自己的想象能力真是差劲,模糊的抓住了什么,却始终不能推断出真实情况。

    “李毅,你昨晚出去了?”玛尼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她看上去好了很多,脸被屋子里的热气蒸的通红。

    “出去给费尔德变异,杀了一些人,找到了一个奇怪的水潭——你看起来气色不错,要来一点清淡的肉汤和面食吗?”李毅回头给了玛尼一个微笑,一个真正的微笑,不同于那些算计猎物时的,或者是杀死猎物后清点收获的微笑。

    “啊?变异?天哪!是真的吗?”玛尼瞪大了眼睛问道:“你有魔鬼石?”

    “嗯,不多,不过足够两只灵变异了,我还有一只先天变异的灵。”李毅没有什么炫耀的意思,只是他觉得玛尼不会泄露他的秘密,偶尔满足一下她的好奇心还是很不错的。

    “哇!好厉害呀,放心,我不会到处乱说的。”玛尼吐了吐舌头,开心的笑了。

    “厉害?”李毅自嘲的笑了笑,“勉强能自保而已。”

    “可是你在年轻一代可以算的上第一天才了,学院历史上的天才没有一个比得过你的。”玛尼似乎很不满足于面前这个男孩的低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