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83.我应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是一个红级探索者,曾经称霸大陆的存在,有一天我老了,我的灵也都进入衰竭期,能力下降,那些过去积累的仇恨一个人在世间行走,要想有尊严的活着,必定要践踏别人的尊严,要想自己活命,就不能顾及别人的死活,要想有所获取,就不能跟在别人后面捡些残羹冷炙,于是那些无能,卑贱的,在我强大的时候不敢挑战我的尊严的人,伙结在一起,如同一群鬣狗,想要把我这头雄狮杀死,吃我的血肉。

    我很愤怒,发誓要给他们一个教训,于是又是血腥和杀戮...抱着和他们同归于尽的心态,即使我战死在他们面前,也不能垂首乞怜,这是人的尊严,不可忽视,是我们一切的存在建立的基础。

    这个袋子里是我全部的财富了,我把他们留给有缘人,最好是一个年轻人,和我当年一样,无所畏惧,没有任何牵挂,阻挡我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有了这笔财富,就能买到一只后天接近变异的灵,然后用魔鬼石冲击变异,一举成为大陆顶尖的存在。

    我从小在杀戮中成长,不管是至亲还是朋友,只要对我不义,我当然不会让他活过第二天,因为他们首先不把我当成亲人,在利益面前,他们情愿出卖我——如果有机会的话。对于年老后力量衰竭我也有所预见,那是每个强者的悲剧,你要想避免就得提前建立庞大的势力,但本身也会被其束缚。

    很抱歉你们听我这个将要赴死的老者罗嗦半天,最后想说的是,年轻人,挣脱束缚和锁链吧!去实现你们的野心!人的梦想,时代的潮流,强大的力量,都在不远的未来!

    布拉斯?埃顿

    “好家伙!这个红级探索者留下来这些宝物,我们平分吧!”帕米尔看了这些煽动性的文字,内心激动,简直要飞起来了,那些激励的话语,野心!梦想!是多么的近啊!只要他按照信笺上说的去做,立刻就能拥有一只变异的灵!正好他的第三只灵死亡,这只变异灵可以填补这个缺口!可以预见,最多十年,这只变异灵就能进阶到金级!金级!曾几何时这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现在几乎唾手可得!

    “平分?开什么玩笑,这是我捡到的,而且,你太年轻,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危险,这很可能是一个阴谋,你们都注意四周,小心敌袭!”艾尔德雷的话如同一盆冰冷刺骨的水浇在帕米尔的心里!

    “可是...可是不是我们一起捡到的吗?而且你的年纪都这么大了,已经过了巅峰的时期,这些东西给我用正合适啊!我...”帕米尔双目赤红,他急切的辩解道。

    “哼!”艾尔德雷不屑一顾的冷哼一声,把羊皮袋塞进怀里,“我不是告诉你,这很可能是个陷阱了吗?这个世道是多么的黑暗你懂吗?你就是太年轻,太简单,什么事情都想当然,你以为这么好的运气能从天而降,然后你一下子跨入大陆顶尖探索者的行列?别做梦了,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我看过很多想你一样的年轻人因为贪心和欲念丧失了生命,你父亲是我的至交,我很不希望你步这些年轻人的后尘。”

    帕米尔一下子愣在那里,他心里什么都听不进去,他觉得,那只羊皮袋子就是他的未来!是他的一切!是他改变自己命运的根本!是他将要崛起,名扬大陆的凭证!但是这个已经步入老年的叔叔,竟然以一些荒唐的理由占有了它!什么阴谋?什么陷阱?什么多少年轻人死在诱惑和欲望中,见鬼去吧!我们三个穷酸的绿级探索者,值得别人用这么昂贵奢侈的,传说中的珍贵宝物设下陷阱?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这个蹩脚的理由真是恶心!

    “我把他们留给有缘人,最好是一个年轻人,和我当年一样,无所畏惧,没有任何牵挂,阻挡我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我从小在杀戮中成长,不管是至亲还是朋友,只要对我不义,我当然不会让他活过第二天,因为他们首先不把我当成亲人,在利益面前,他们情愿出卖我——如果有机会的话...”羊皮纸上的那些话简直像是魔鬼的呓语,在帕米尔的耳边环绕,蛊惑他,让他做出一件残忍可怕的事情...

    “叔叔...既然你这样对待我,那么,就不要怪我了...”帕米尔心里的想法让他自己都打了个冷战。

    走在前面的艾尔德雷皱着眉头,警惕的四处观望,他担心这是一个陷阱,可是那些红色灵晶,魔鬼石都是真的,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这让他十分恐惧,成为探索者这么多年,经历过很多腥风血雨,在许多阴谋中充当主角或者配角,那些经验让他感觉出不对,他从这封信里嗅出了冰冷的杀意,一些阴谋和血的味道。

    那个自称是布拉斯?埃顿的探索者他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或许是他孤陋寡闻,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你蒙骗不了我这个经验丰富的老头,要是你有足够的实力的话,早就在正面把我们统统杀死,躲在暗处的卑鄙小人,不要让老艾尔发现你的踪迹,我会像揪出一条蛇一样把你从潮湿的洞穴里揪出来,剥掉你的皮...”艾尔德雷目光坚定起来,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这场阴谋最终会在他的警惕下以闹剧的形式收尾。只是,他没有注意到,紧跟在身后的帕米尔双手攥紧,手心全是冷汗,他的眼睛赤红,如同盯着猎物的狼。

    “老家伙,我忍你很久了!”帕米尔一声怒喝,他的那只高阶绿级的电灵突然发动了电磁屏障!

    电磁屏障是一种防守性的灵术,瞬发,没有出手的前摇,用电光组成一道致密的密封罩子,电系灵力产生的磁场还可以扭曲对这个屏障施加的灵术。

    电磁屏障形成一个钟形的蓝色光罩,将叔侄两人关在一起,而其他的灵以及埃索丽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间不知所措。

    “是敌袭吗?这是干什么?”艾尔德雷吃惊的问道。

    “我要讨回我的东西...那是我应得的...啊!!!!”帕米尔先是喃喃的呓语,而后突然大叫一声,脸都因此扭曲了,他拔出一柄雪亮的钩状尖刀,一下子捅进他叔叔的胸膛!

    “喀...喀...”艾尔德雷眼睛睁的很大,渐渐暗淡的目光里有一丝困惑,为什么...

    他的嘴里吐出大量的血沫,脸上也泛起死灰般的颜色,眼看着没有出气了。

    这个一生在外冒险,经历过无数风雨的老探索者,没有死在仇杀之中,却让自己的亲侄子给谋杀了,他或许在临死前不久还想着自己年老后的隐居生活,在海边开一间旅馆,买一条旧船,翻新之后带着他的顾客们去海上钓鱼...

    “哈哈,哈哈!”帕米尔被温热的鲜血溅了一脸,却笑出声来,那些财富,他的野望,即将实现了!叔叔死了,被他杀死了,除去了这个老奸巨猾的东西,自己身上的束缚烟消云散,他自由了!

    光罩外,艾尔德雷契约的三只灵也在他死亡的一瞬间发出一声悲鸣,相继消散,埃索丽叶隐约猜到了那层蓝光下发生的惨剧,震惊至极的她双手报怀,颤抖着自言自语:“他一定是疯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帕米尔半跪在地上,神经质的哆嗦着,眼前的叔叔双眼圆睁,似乎在斥责他,骂他是个没有良心的畜生,“是你自找的!!!谁叫你又老又贪婪!!!索取剥削我那些年!!!现在又想夺取我的未来!!!你该死啊!!!”他歇斯底里的喊叫起来。

    “快,快!看看东西少没少!”帕米尔拉开老者的衣襟,从他的怀里掏出那只羊皮袋子,打开一颗颗检查里面的珍宝,痴迷的看着,吻它们,仿佛那就是他的全部,他使劲抽搐了一下,把这些宝物全部塞在怀里。

    “哈哈,都是我的了!”他慌慌张张的四下观望,忽然想起,这老家伙这些年应该积累了不少财富,那些东西不可能随身携带,那么他藏到哪里去了呢?或许老家伙的私人物品里有记载,年纪大了记性都不太好,总要记在什么东西上面。

    “这是...”帕米尔在翻动尸体的时候,一本巴掌大小的书册掉了下来,上面用漂亮的字体写着‘日记’,“或许这里面有...”

    他带着期冀翻开了日记,扉页上写着: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掳掠人的,必被掳掠;

    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

    圣徒的耐心和信心就是在此。

    这是启示录上的一段话,帕米尔哪有心情去管这些哲理,他一心想着的是叔叔死去后留下的大笔遗产,想象一下,这几年他们不断的捕猎火妖,用寒潭浸泡一夜后能增长五成的品质,而叔叔艾尔德雷占有了七成!

    这本日记是从捕捉火妖开始记录的,开始无非是一些小事,后面也都是无关紧要的天气之类的,还有一些人生感悟,对身处苦难的人怜悯和救赎,他翻开最后一页,看到那篇昨天的日记:

    亲爱的日记

    我的侄子帕米尔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了,你知道吗?再过一个月就是他的二十二岁生日,当初从他父亲把他领过来的时候,他才十七八岁,一个毛头小子,现在还是不成熟,总是爱冲动,年轻人不能娇惯,我只分给他三成的收获,这对他而言已经很多了,足够日常灵的训练,过多的财富会让他成沉迷于酒精,性和迷幻剂,甚至是赌博,一年前,他的灵意外死去了一只,那次我很内疚,是我的计划失误,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决定把毕生的积蓄拿出来给他买一只上等的灵,那些学院的东西卖的很贵,但是绝对值。

    我看中一只标价二十万绿灵晶的银色鳄鱼一族的岩灵,攻击很强,防御也很惊人,这只幼灵的价格稍微贵了些,但说实话我很满意,我在外面走南闯北,赚了些小钱,始终没有大的出息,所有的积蓄加起来还差那么一点,我付完首付之后就慢慢的分期付款,不过很快了,等这批火妖之眼卖出去,我就能去把那个小家伙领回来,等帕米尔生日那天送给他,天哪,到时候他一定高兴坏了。

    我的侄子总是让我想起他父亲年轻时的样子,一样冲动,崇尚力量,我知道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希望以后能超过我,乃至成为大陆顶尖的存在。

    晚安

    帕米尔彻底呆住了,他的脸如同在岸边脱水而死的鱼,没有一点血色。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这都是假的!我不相信!!!”他痛苦的抱着头,泪水从眼睛里大股大股的涌出,“这不是真的...”

    李毅在远处用望远镜看着,一切都和他推断一样,有时候,无意识间积累的矛盾和不信任会酿成残忍的罪行,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推动力和一个周密的计划,他对于人心的把握就像一个猎人熟悉猎物的习性。

    他有一双比阿克琉斯洞察之瞳还要可怕的双眼,可以预见多年之后,玛尼的爷爷会为当年治好目盲的李毅而深深自责,他亲手释放了一个恶魔。

    “很好,这些猎物现在变得微不足道了,让我来猜测一下,这个好小伙会不会因为过于内疚而自杀?哈哈,真没想到现实在我的剧本上增添了绚丽的一笔,他的叔叔竟然为他付出那么多,那样的爱他,他却亲手杀死这个世间对他最好的人,这世界上一切的巧合都胜过魔术。”李毅越发沉着,观察着猎物的动静,,他就像变成蛇的撒旦,除了致命的毒液,还有蛊惑人心的言辞。

    帕米尔的精神已经因为过度震惊陷入崩溃的边缘,偏偏这个时候埃索丽叶在他耳边哭喊着:“天哪!你杀了你的叔叔!哦,不!你看看你干了些什么?多么残忍啊!”

    “闭嘴!你这个贱女人!不是你每天和我抱怨叔叔分给我们的报酬太少?就是你逼我杀他的!你这个歹毒的****!”他怒上心头,残酷的现实让他无法接受,于是自责和悲痛转移到他情人的身上。

    “原来这是心理学上所说的‘拒绝’,不愿意接受某个事实,精神产生扭曲后转移到其他地方。”李毅分析道。

    帕米尔竟然拔出插在他叔叔胸膛上的刀,一步步逼近埃索丽叶,嘴里喃喃自语:“都是害死了我的叔叔,就是你这个贱人...”

    “不!”埃索丽叶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你一定是疯了,别过来...”她一边后退,一边带着哭腔哀求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