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80.好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黑人则被费尔德瞬间拧断了四肢,剩下一根身躯在地上徒劳的挣扎着,还没有死,他的命捏在费尔德手里。

    “让你的草灵把我同伴的病治好,否则我就杀了你,”李毅不耐烦的对黑人说道,“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黑人在血泊中痛苦的扭动着,他的内心已经被恐惧占据,他拼命的祈求活命,越是残忍的人就越怕死,他立刻命令草灵给玛尼治疗。

    “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非要见血才能解决,你们这些蠢物,迟早会被人杀光。”李毅带着治愈后陷入沉睡的玛尼,撂下这句话离开了这家俱乐部,走的时候没有人敢于阻拦他。

    费尔德很配合的一脚踩烂黑人探索者的头颅,耸耸肩,跟随着李毅一起离开了。

    “怎么样?我还是有点用处的!该死的洋葱,熏的我睁不开眼了!”他向李毅报功。

    “没想到你的攻击也很强力,不愧是戈尔工钢灵。”李毅淡淡的赞叹了他。

    费尔德立即眉飞色舞,他的头儿很少赞扬什么,这句话是对他极大的肯定。

    找到一间旅馆住下,李毅购买了附近山脉的地形图,用各种测量工具推断山势,这些绵延的山脉和温和的死火山都是火妖们的主场,不做好准备冒然进山必定会葬送在里面。

    就在李毅走出火妖俱乐部的时候,一个使者模样的人匆匆进入大厅后面,顺着一处隐秘的螺旋形地下楼梯拾级而下,来到深入地下千米的一处掩体中,这是个军事化的基地,灰色的甬道纵横交错,墙壁被岩系灵术加持过,土石改变了结构,变得坚固无比。

    侍者熟练的穿过迷宫般的走道,来到一扇钢制的圆拱形门前,“艾伦先生,发生了状况!”他一边喊着,一边按响了门铃。

    “轰隆隆...”铁门在震动中缓缓打开,透出一束白色明亮的灯光,地面铺着洁白的瓷砖,一股机械油脂的异味飘散出来。

    一个带着眼镜的长发青年从工作台前优雅的转身,他迈着最正统的贵族步伐走到侍者面前,用食指扶了扶镜框,问道:“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侍者把李毅大闹俱乐部的事情说了一遍,奇怪的是,他很客观的述说,力图从第三方的角度描述这件事。

    “嗯,说的很好,不过这两个孩子的小打小闹并不妨碍我的计划,但是那些捕捉火妖的探索者你要给我盯好了,别让他们发现什么,一旦有某个倒霉的家伙发觉了火山的异样,就暗中除掉他,我伟大的计划已经进行了十年,现在即将进入收尾,可千万不能出岔子!这件事成之后,你的功劳足以在肯特家族里申请一个外围成员的身份。”青年的声音悠扬动听,充满上位者的威严,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满贵族风范,似乎受过此方面专业的训练。

    “是,艾伦先生!”侍者恭敬的低下头,转身离去了。

    青年微笑着转身,面向摆满测绘表和山地模型的工作台,那里有十几位学术界有名的专家在测算或是绘制图表,十年前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从世俗界失踪,从此杳无音讯,却在此处为一个不知名的计划工作了十年。

    李毅当然没有想到火妖俱乐部的水这么深,他也没觉得自己在那里的打开杀戒算一件大事,探索者界每天都会有大量的弱者在争斗中死去,这是正常的淘汰。

    玛尼睡到半夜醒来,她看着李毅坐在桌前手持铅笔测画绘图的背影,忽然悠悠的问了一句:“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你又杀了好多人。”

    “我没想杀那么多人,都怪洋葱,熏了费尔德的眼睛,把他惹怒了,他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那些人正好倒了霉。”李毅说的是实话。

    “可是你能阻止的,为什么要牵连这么多无辜的人呢?”玛尼忽然浑身发冷,那么多刚才还在活生生说着话,喝酒赌钱的人,片刻之后就成了一地的尸体,他们的生命就这么的消散了,或许他们的父母和妻儿还在远方苦苦的盼望着他们回来,那是这些可怜人唯一的依靠,可是,就因为费尔德的愤怒,这个味不足道的理由,多少家庭残缺了,多少妻子失去丈夫,多少儿女从小没有了父亲,这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啊!

    “我不阻止的理由是他们该死,因为沉默有时候就是怯弱,怯弱的看着那个黑人犯罪,甚至心里也有想要占有你的冲动,这就是罪,有罪就该死,可能你从小在温室里成长,没有受过什么苦痛,你如果落在那个黑人手里绝对生不如死,人类这种东西我觉得越少越好,因为他们只要有了力量,就轻视道德,满足了欲望之后又会产生新的欲念,永无止境。”李毅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如果你不同意我的说法,可以就此离去,去过用想象编织出来的美好生活,没有黑暗和阴影,多好!”

    玛尼沉默了,她知道李毅说的都是对的,可是要是能用不流血的方法解决这一切该多好,为什么那些男人会像野兽一样想要得到她的身体?即使她是不情愿的,为什么如今道德沦丧到如此的地步?

    “你不需要感叹什么,这个世界不是你能左右的,继续睡吧,明早就有工作了。”李毅回过头看了玛尼一眼。

    “最后一个问题,我就睡觉了,你变强是为了什么?”玛尼赶忙问道,身子缩进被褥里,露出两只好看的眼睛。

    “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我继续弱小,那么就会遭受屈辱和痛苦,仅此而已。”

    天亮的很早,外面下起了大雾,浓密的如同沸水的蒸汽,玛尼大病初愈,身体还很虚弱,李毅向旅店老板讨要了一些补气的药,炖了一锅肉汤给她喝了,气色看着好了起来。

    他们出了城,买了一匹马车,向着山脉里进发。山里雾气渐渐稀薄,温度也有所回升,不知道是不是那些火山的缘故,松软肥厚的火山土孕育了许多橡胶树和棕榈,这个季节它们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周围的城邦居民在这里割取橡胶,贩卖到大陆各地。

    “这里分布着一百二十七座火山,大小不一,它们如同众星拱卫着最大的那座——圣安第斯火山,圣安第斯火山里居住着金级的火妖,在那里明目张胆的猎杀它们的同类绝对是找死的行为,我们只能在周围的小火山动手,而且这些火妖都是成群结队的,每群都有一百只以上,由于火妖有翅膀,形状类似鹰隼,被它们发现而围攻插翅难飞,”李毅在向玛尼说明这次猎杀行动的背景,“你只要跟着我,不要发出声音就行了。”

    “嗯,嗯,好紧张啊!”玛尼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情。

    “你的水母用温和的水系灵力清洗火妖之眼,能提升四成的品质,所以我给你的酬劳是两成,也就是每课火妖眼里都有两成你的份额,明白吗?”李毅交代说。

    “我不要报酬的,只要留在你身边就行了!”玛尼连忙摆摆手说。

    “你不要报酬,我们也就没有了雇佣关系,你就没有理由留下来了。”李毅不喜欢白拿别人的东西。

    灵巧的爬上树,李毅用望远镜观察面前这座火山的山顶,那里栖息着一群火妖,至今为止,他还没见过真正的火妖,一些对它们习性的推测都要确认一下。成年的火妖至少进入绿级,它们长着艳丽的血红色羽毛,这些羽毛已经被火焰灵力晶化,如同雕刻过的水晶,它们的腹部肥硕,长有四只布满鳞片的足,翅膀展开有五米长,钩状的喙非常锋利,能够洞穿铁石,极为凶悍。

    慢慢接近这群火妖,伊莎贝拉用幻象隐匿他们的气息,在五百米的地方,李毅停住了,到了这里还没有什么危险,因为火妖不可能在五百米外感知到他们,在一片沙棘后面,李毅让费尔德在火山灰积累而成的地面上挖了一个坑。

    “这样就行了,现在就等着贪婪的火妖上门吧!”李毅布置好一切,让精于隐匿的阿尔杰带着十多块绿级灵晶潜伏到火妖群附近,然后一块块的丢在隐蔽的岩石缝隙里,这样一直丢到李毅埋伏的沙棘。

    “它们会上钩吗?”玛尼紧张的问。

    “当然,在利益面前,再聪明的人都会被蒙蔽双眼,何况是火妖?你看着,它们是怎么自取灭亡的。”李毅胸有成竹,躲在沙棘后面,用望远镜观察着。

    果然,一只火妖发现了岩缝里的绿级灵晶,它先假装没有看见,四下张望了一会儿,确定只有它一个意外的找到这个秘密,就一个箭步跳过去,伸嘴啄食了灵晶,然后继续装作懒洋洋的散步模样到处寻找着,今天它的运气特别好,又发现一块!同样,它偷偷的占为己有,背着同伴享用美味真是太棒了,吃独食的滋味真好,它一颗颗的吃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沙棘前,虽然知道离群会有危险,但是绿级灵晶里蕴含的大量灵力使它完全把这些抛到脑后,反正离同伴只相距五百米,即使遇到危险,一声尖叫就能让它们赶来救援。

    “嗤!”从沙棘背后伸出费尔德强有力的手臂,死死的攥住火妖的脑袋,它还没来得及发出警报,阿尔杰便刺穿了它的头颅。

    “用最小的创口破坏大脑,以免血腥味太重引来火妖群,”李毅倒提着火妖的脚用力把它胃里还没来得及消化的绿灵晶倒出来,“这么短的时间,它连消化灵晶都来不及,我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

    火妖眼被取出来,玛尼让她的水母用水系灵力清洗这对宝石般的眼睛,李毅用一只贮藏了冰块的箱子保存它们。

    蹲点了一天,李毅除了收获上百颗火妖之眼,还有一麻袋去掉羽毛和内脏的火妖肉脯,它们的肉质很坚韧,蕴含着大量的火焰灵力,人类无法食用,只有费尔德这种钢牙铁胃的上古钢灵才能受用。

    “有了这些火妖肉干和大量灵晶,我准备尝试用魔鬼石进行突变,六成的概率,这要碰运气了。”费尔德感觉自己的积累已经足够,准备进行后天突变,把自身的资质拔高一大截。

    “不过你突变需要巨大的灵力改变自己身体的本质,实力也会大幅下降,估计要落到蓝级中下阶了,不过,要是突变失败,你就能凭借这股力量冲击到绿级。”李毅分析道。

    “是的,我更希望突变,而不是冲击到绿级,其实对于远古灵,变异灵这样的高级种类的灵来说,在一个阶段积累的越丰厚,冲击到下一个阶段的时候打破桎梏吸收的灵力就越多,所以一直要卡到灵力饱和为止,我的灵力现在已经饱和,具备冲击绿级的条件,不过变异真是太诱人,不得不放弃重新开始积累。”费尔德咬牙切齿的咀嚼火妖肉,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

    “你们在说什么?变异?”玛尼很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听错了。”李毅冷冷的回答,太阳将要落山,晚霞遮住了半边天空,绚丽迷人。

    马车拴在不远处的橡胶树旁,李毅等人腹中饥饿,正要回去吃一顿丰盛的晚餐。

    忽然,从马车后面转出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来,他穿着皮革缝制的外套,胸襟纹着奇异的花绣,腰间的牛皮腰带上挂着一只壶,还别着一柄小刀。

    这个人看起来四五十岁,头发略有些花白,脸上被岁月刻上许多纹路,是一个辛苦劳作换来吃食的当地采橡胶人。

    “你是谁?”李毅停住脚步,问道。

    “尊敬的探索者大人,我是在这里采橡胶为生的肖恩,”这个采橡胶者不敢因为李毅和玛尼年纪小而怠慢,恭敬的说道:“我的儿子今年十六岁,忽然有一天能感知灵的存在,请求探索者大人把他带到探索者学院里学习,求求您了!”

    说完,这个老父亲突然跪在地上,用这种方式恳求李毅。

    “荒唐!”李毅大怒,丝毫不顾在地上苦苦哀求的肖恩,径直上了马车。

    玛尼被这一系列的变化弄的措手不及,她坐在李毅身边,瞪大眼睛问道:“为什么不帮他呢?他都那么的哀求你了!”

    “收起你那无聊的同情心!普通人觉醒后只要报告给当地的城邦的元老院,城邦的高层就会火速护送到各大主城的学院进行考核,为什么偏偏要我把他的儿子送到学院?你不觉得很蹊跷吗?你的脑袋就像白纸一样。”李毅驾车向城内驶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