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79.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真够弱小的,不要哭了,真让人心烦,这里是一点吃的,吃完就走吧,我还有事。”李毅从船舱的柜子里取出一些干面包和奶酪,放在篮子里递给玛尼。

    “没想到,才几个月不见,你就这么厉害了,那天,我们走了之后你还大喊说谢谢我们,怎么今天遇到就不理我了呢?”少女慢慢的吃下小半块面包,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李毅,样子极为幽怨。

    李毅迟疑了一下,终于不再否认,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太弱小了,认识我,不会有好下场。”这倒是实话,有资格成为他的敌人必定强大无比,因为不够阴险,不够强大,在他手中活不了多久,只有狄奥尼索斯和安德路这样的人物才有资格和他做同伴,形成强大的攻守同盟。

    “为什么!”少女几乎要哭出来了,她感到很委屈,为什么这个男孩如此冷酷,他的心一定冰凉刺骨,刚才杀了那么多人,连眼睛都不眨,爷爷让他重获光明,今天却对自己那么不屑一顾。

    “你有两个选择,第一,吃完会学院找你爷爷撒娇,第二,被我扔下去,回去找你爷爷哭诉,我不是你的保姆,对我有恩的也只是你的爷爷,事实就这样。费尔德,你照看她,吃完就请她下船。”李毅走下甲板,回到船舱里,留下玛尼在晚风中嚎啕大哭。

    “这些小女生真是多愁善感,脆弱无能,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被她想的无比复杂,差点耽搁我的旅行,这趟旅途有很多极为重要的事情要做,可要计划好了,别出问题,一年之内要回去参加柯尔特杯,到那个时候,三只灵都要晋升绿级,并且积累灵力达到绿级的顶峰,和安德路他们直接参加高阶组的比赛,初级组的奖励太少,”李毅心想,“她竟然以为我冷血无情?要是过去的我,根本不会去救她。”

    河水平缓,没有什么风,河岸静悄悄的,偶尔有一条大鱼从河中央跃起,在月光下溅起星星点点的白光,李毅借着一盏油灯的光亮看了几页书后便睡了。

    早晨,从睡眠中醒来的李毅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昨天钓的几尾石斑鱼用河水养在后舱,洗漱完可以做一些酸辣口味的鱼汤,鲜美无比。

    “李毅先生,这是您的早餐!”忽然,一个熟悉的少女声音在耳边响起,他看见玛尼穿着自己的一套深蓝色托加袍,从宽松的袖口露出半截光洁雪白的手臂,手中托着热牛奶和两个煮熟的鸡蛋。

    “费尔德!不是告诉过你,她一吃完,就把她请下船去吗?赶紧让她从我眼前消失!”李毅大怒,他很想一把掀翻这个盘子,把少女亲手煮数的鸡蛋狠狠的踩烂,但是食物是无辜的,曾饱受饥饿的他十分尊重食物,于是他窝着怒火喊费尔德的名字。

    “可是她没吃完啊!还有一小块干酪她始终不吃,那么我就不好把她赶走不是么?”费尔德懒洋洋的躺在船尾的小舢板上,伸出手捞水里的鱼虾。

    “很好,费尔德,你现在也会和我耍花样了,大概是平时我对你客气惯了,让你养成了脾气,你以后别想从我这里弄到一块灵晶,平日里好吃好喝养着你,居然还和我玩文字游戏?”李毅脸阴沉的如同六月的雷雨天气。

    “伊莎贝拉,停船!”李毅命令道,船渐渐靠了岸,“你给我已经造成许多麻烦了,你想要干什么?我有事要去忙,没时间陪你玩游戏,现在请你下船,回学院,爱干嘛干嘛!”

    “这里离学院都十几公里了,我怎么回去啊!”玛尼又委屈的哭了。

    “怎么回去你自己想办法,我受够了!”李毅从玛尼手里抢过盘子,少女以为他会直接摔在地上表示自己的愤怒,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李毅把鸡蛋剥开吃掉,又喝完牛奶,最后狠狠的把空盘子摔在地上。

    “真是个怪人,粗鲁无礼,不过他心肠不坏。”少女心想。

    “头儿,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她留下,火妖的眼睛挖下来之后用水灵力浸润一下会提高品质,我们也能赚到更多。”阿尔杰建议说道,玛尼的两只灵里面有一只是水灵中的水母。

    “嗯,说的也是,我本来想用水系的灵晶研磨成粉,然后泡成灵水浸泡,但是成本略显高昂了,虽然你很讨厌,但是还是有些用的,”李毅思考了一会儿,脸上露出笑容,他和颜悦色的对玛尼说:“欢迎加入!”

    玛尼被这一系列的变化弄得不知所措,不过她大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李毅要用到她的水灵给火妖的眼睛提高品质,总之能留下来她就很开心了。

    “先前对你一点都不客气,真抱歉,因为我这里容不下吃白饭的人,既然你对我有用处,又愿意帮助我,那么我们之间就形成了暂时的合作关系。”李毅语气的转变正如同六月的天气,雷雨大作转眼就云开雾散了。

    “你好奇怪啊!我以为,正常一个男孩遇到柔弱的女孩都会涌起怜惜和保护欲的。”玛尼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人的行为都带有目的性,有处于明面上的目的,比如我需要你的帮助,也有潜意识的目的,那些心生怜惜之类的雄性生物都是对你有着潜在性冲动,而我没有这样的冲动,我是个残缺的人,很多人类的情感在我心里找不出来。”李毅微笑着,把一锅鱼汤煮开,放上腌渍的辣椒,味道一下子就吊出来了。

    “你说的好直白,可是你为什么没有...那个...”玛尼脸红的发烫,她微微低下头,李毅发现原本蓬乱的头发被她在夜间重又梳洗的乌黑笔直。

    “我怎么知道?就像你怎么知道自己生下来就是个女性?”李毅不以为意,“我也不需要那些。”

    “可是,那样不是很可惜?这些你永远都体味不到了?”玛尼试图纠正李毅的观点。

    “那你能体味到成为一个男人的感觉吗?当然不可能,这不也很可惜吗?”在思辨方面李毅难寻对手,玛尼被辩驳的哑口无言。

    玛尼少女好奇的天性被激发出来,她很想知道李毅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可是眼前这个男孩大部分时间都在观看沿岸的风景,或者在钓鱼,脸上也总是带着客套,公关式的微笑,他心里真实的想法估计只有魔鬼和他本人知道。

    “鱼汤烧好了,味道真是鲜美。”李毅揭开锅盖,用陶瓷长勺搅动雪白的汤汁,香味便四处漫漶。

    “啊!好香啊!”玛尼晚间只吃了一点面包,这个时候肚子里像火烧似的饥饿,她瞅着那锅汤汁,楚楚可怜的看着李毅。

    “我不是个坏雇主,不过我精神上有一点洁癖,所以这锅汤不能分给你,我要独自享用它,”李毅向玛尼点点头,看见小姑娘的脸因为失望和饥饿皱成一团,他接着说道:“不过我可以再煮一锅。”

    李毅的烹饪技术虽然没有名厨那么神奇,但是也学的像模像样,另一锅汤也煮上了,玛尼便蹲在锅前,迫不及待的想象鱼在汤里渐渐变熟。

    费尔德见自己得罪了李毅,从前唾手可得的灵晶似乎有些难弄了,不免有些慌张,他有意无意的在李毅眼前晃悠,做出一些姿势,动作十分笨拙。

    “费尔德,去岸上挖些洋葱回来,记住,以后别干蠢事,等你S级的时候再耍你那些上古遗留下来的脾气!”李毅决定原谅他一次,毕竟是初犯。

    “是,头儿!”费尔德从来没有这么干劲十足过,虽然他连洋葱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秋季浣熊皮毛肥厚,李毅让阿尔杰捉了很多,把它们的皮剥下来硝制,准备做一件浣熊皮大衣,虽然船向南方开去,天气并不如何寒冷,但是玛尼看上去很不适应秋季早晚的微薄寒意,现在已经感冒了。

    多诺可城邦以雨水充足著名,果然,游艇一接近多诺可地界,天空就很少放晴过,这对玛尼是个严重的打击,她的感冒一直好不了,似乎还有加重的趋势,李毅怀疑这是风寒,需要一只治愈方面的树灵或者草灵用灵力清洗掉病菌,或者世俗的大夫用拌着糖浆的药膏也能治好,但那太慢了,李毅不想浪费时间。

    多诺可城邦的北面城墙临河而建,有专门的水道可以供船进出,李毅驾驶船通过这样一条长满青苔的古老水道进入城中,由于附近火山群中盛产火妖眼的缘故,这里集中了很多强力的绿级探索者,金级探索者已经是大陆上的中坚力量,火妖眼对于绿级探索者虽然珍贵,但还不足以让金级探索者心动。

    城中最大的一家俱乐部名字起的很贴切:火妖俱乐部,这里聚集着上百的探索者,俱乐部为这些前来捕捉火妖的探索者提供有偿的情报,抗火的药剂等等,大厅里也出售食物和酒,喧闹是这里的主题。

    李毅搀扶着因为发烧而迷迷糊糊的玛尼,走进了这家俱乐部,船被他收进空间戒指,玛尼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所以也没有发觉李毅的神奇戒指。

    工会大厅类似一个酒吧,摆放着一张张圆桌,桌面用劣质木料拼成,经常被打斗波及而损坏,每张看上去都修补过很多次,上面有许多可疑的污渍和刀刻的符号。捕捉火妖的探索者们在这里聚集,交换信息,寻找同伴或是喝酒赌钱,场面非常混乱。

    “谁有治愈类的草灵或树灵?”李毅往桌上丢下一小袋绿级灵晶,约有十多块,“我的同伴需要治疗。”

    这是很丰厚的酬劳,绿级草灵随手一个治疗灵术就能换到十多块灵晶,他以为很多人会争抢这份工作。

    大厅里忽然诡异的鸦雀无声,坐的距离李毅最近的一个中年探索者看了看这袋绿灵晶,眼睛里露出贪婪的光泽,当他看见玛尼因为生病愈发惹人怜爱的面容时,心里涌起强烈的欲念。

    虽然玛尼不是那种能让一城的男人变成野兽的美人,却也是能让很多缺乏控制力的男人铤而走险的尤物,李毅倒是忘记了这一点。

    “这个毛头小子很有钱嘛!”一个沙哑的,怪声怪气的腔调响起来,“不如让你的妞伺候大爷一个晚上,我倒是可以考虑治好她,当然,这袋酬劳我也笑纳了!哈哈哈哈!”

    李毅微微皱了皱眉头,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一个强壮的黑人青年,过度发达的肌肉将衬衫撑起,白衬衫已经被灰尘和酒渍染成灰黄,他的左肩上纹着一只肥壮的裸女,鼻孔还穿了环。三只灵和他坐在同一张桌子上,都是绿级中阶左右,其中一只长的形似一株植物,头顶开着一朵翠绿小花,正是治愈类的草灵,还有两只带着浓郁泥土气味的土灵,一只是岩石蛇,一只是地龟。在李毅的感知里,大厅里没有绿级巅峰的灵存在,都处于绿级的中下阶,而这个壮汉的灵都是绿级高阶,由于探索者界力大为王的粗浅法则,他显然是这里的头。

    “你的确有治愈类的灵。”李毅露出与年龄不相称的冷静,在那些用眼神盯着玛尼看的探索者眼中,这个男孩简直镇定的出奇,难道有所凭仗,还是无知到愚蠢的地步?他们觉得后者的可能多一点,毕竟年纪这么小的少男少女就是无知无畏的代名词。

    李毅拿起那袋绿灵晶抛给黑人探索者,“成交!”

    “你就这么把这个妞给我了?还送我一袋绿级灵晶,脑子有病吗?”黑人探索者惊奇的看了李毅一眼,接过灵晶,虽然有些疑惑,但是玛尼病痛中的美貌和匀称苗条的身躯都有种别样的诱惑,他走过来,邪笑着看着这个病重的小美人。

    大厅里的探索者虽然都期盼着享用这个小姑娘,但是畏惧黑人的实力,不和他争抢,要知道,这个黑人可是出了名的阴险,以及和外表的强壮蛮横丝毫不相称的歹毒。

    在他接近李毅,并准备伸手抓住玛尼的胳膊的时候,没有任何征兆的,从李毅身边爆起一团浓烈至极的蓝级灵力!更为让人惊惧的是,这团灵

    力虽然只是蓝级,但它的浑厚程度丝毫不弱于高阶绿级,费尔德恢复了战斗状态,在岸上被洋葱熏的头昏眼花的他非常愤怒,但是在李毅面前他不敢罗嗦,这个时候正好发泄一下。

    他的钢系灵力正常情况下是以一种特殊的结构聚集在体内,保持致密和坚固,戈尔工的这种模式是主防御的,其实他还有一种主战的模式,模式切换之后,速度也有很大的提高,虽然还是较慢,但是对敌人的伤害却倍加恐怖。

    “轰!”费尔德体内的灵力结构剧变爆发出的强大钢系灵力层层扩散开来,许多来不及离开的探索者和他们的灵被这股灵力渗入体内,整个身躯都扭曲变形,从内部晶化,顿时死于非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