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77.欲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共有十二种苦难,第一个袭来的是贫困。

    四周被黑暗包裹,李毅完全沉浸到自己的内心中,他忽然感觉到一种深深的痛苦,好像处在社会最底层,不名一文,艰辛的劳作只换来难以饱腹的微薄收入,前途茫然,无力,苦恼,这些伴随着贫困的情感如同针尖轮番扎在他的心头。

    “与其这样受苦,不会去死好了,亡者的世界是永生的,我一生都没有做过什么恶事,死后该会上天堂享乐吧!那才是我最好的归宿!”李毅心里竟然产生了死亡的念头。

    神迹灌注给他的贫困情感比真实感受到的强烈百倍,在一瞬间产生了巨大的效果。

    李毅手中也应景出现了一把尖刀,刀锋锐利,寒气逼人,这是他用来结束生命的工具,只要他轻轻抹开手腕,就会在舒适的静脉放血中死去,这关考验当然也就失败了,他也会铩羽而归,留下无尽的遗憾。

    “这股强行灌注的感情很逼真,但是对于真正经历过贫困的人来说,还是太假了点,再说,富甲一方也不是我想要的。”李毅眼神恢复了清明,手中的刀也消散不见。

    接踵而来的第二个苦难是饥饿,李毅顿时感觉到腹部被抽空了般痛苦,仿佛他的胃变成一个吞噬一切的黑洞,拼命的渴望着食物,他双目赤红,疯狂的奔跑起来,忽然,眼前出现了一桌丰盛的酒宴,那里陈列着最上等的火腿,整块整块的金黄色烤鹅,精致的熏肉和大块的羊排,美味的陈年干红,但是它们都被贴上的剧毒的标识,也就是说,李毅在满足口腹之欲的同时,也踏上了死亡的道路。

    “啊...啊,能吃上这么丰盛的美味,死亡又有什么呢?难道饥饿不如死亡痛苦?”李毅的饥饿感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他抓起一条羊腿,浓烈的肉香让他仿佛置身美妙的云雾之中!颤抖着,把这带着死亡的美味向嘴里送去!仿佛有只魔鬼在驱动他的灵魂。

    “啊!”李毅突然像在梦魇中惊醒一般,大叫一声,把毒羊腿狠狠的摔在地上,“为了一点吃食,就把珍贵的生命给丢弃了,这是什么道理?我不懂!饥饿的考验就此结束,生命诚可贵,有些东西还是比不上的,不过新的情感随之而来。

    ‘虚弱’,‘无力’,李毅忽然全身都像被抽空似的,一点力气也提不上来,他感到自己渺小,只能任人践踏,他的尊严已经成了薄薄的一层,他的存在感弱到了极点,命运的潮流汹涌澎湃,无情的将他揉碎,抛起,摔在岸边的礁石上,弱小,卑微就是他拥有的一切。

    “为什么我会这样弱小,我还能做些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苟且的偷生...”李毅沮丧的半跪在地上,无计可施,好像要安于这一切,“习惯了就好了,我命中注定要这样渺小,我天生是个下等人...”

    “等等,我在说什么胡话,我的野心即使被埋在尘埃里也能放射出光芒,我在卑贱中来到人世,为什么我要带着卑贱的遗憾一直到死?力量,名望,地位,财富,都是我应得的!没有人可以阻止我得到它们!”李毅忽然挺直了腰杆,他傲然的俯视一切。

    接下来的痛苦是‘屈辱’,无法反抗的羞辱,言语的污蔑,眼神的鄙视,环境的歧视,不公,厌恶,粗暴的对待,谩骂,站在公理一方的,义正言辞的指责,他想辩驳,但嘴被人缝上,同时在肉体上也要承受着巨大的侮辱。

    “我到底犯了什么罪?要无端的遭受这样的屈辱,这是不公平的!我要申诉!”李毅在心里呐喊道,可是他面对的是一帮私心的人,充当的是替罪羔羊的角色,即使他呐喊出来,也无济于事,只是在身上和心里多增添几道伤痕而已。

    悲愤,无计可施之后便是绝望,深沉的如同死水般的绝望,似乎要让这群人随意的摆布,贴上各种标签,肆意玩弄,最后在历史的记录里留下肮脏的一笔。

    “我没有错!是你们这群肮脏的人,给我套上种种罪名!”李毅的内心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被缝住的嘴唇被他挣开,鲜血淋漓,他怒吼出这句话后,全场鸦雀无声。

    屈辱之后的痛苦是伤病,其后是寒冷,灼热,睡意,孤独,疲惫,窒息,丧亲...李毅每次在精神面临崩溃时都会在内心深处爆发出强大的意志力,无坚不摧,他发现自己是多么的脆弱,只有内心却无比强大,经过十二次的苦痛折磨之后,他的意志愈发坚固,如同钻石般明净坚硬,每一个切面都折射出璀璨的光华。

    “第三关也过了,真不错,这关的奖励是四倍于第一关的奖励,如果折算成魔鬼石的话那就是四颗,三关一共七颗,无价之宝啊,虽然这关艰险无比,有几次差点就沉沦进去了,打破了自己的信心,失败不说,这辈子都会有心障,等于废人,再也无法进步,但是坚守本心,通过了磨难,除了明面上的奖励外,内心也得到的磨砺。”过去李毅虽然智计百出,心机深沉,但过于偏激导致杀气太重,动辄流血盈野,所使的计谋都是你死我活,不给自己留后路,现在他好像成熟了一些。

    “我过去遭受苦难,诸多不公,心里充满了对别人的不信任和仇视,漠视生命,轻视道德,过于阴险冷酷,这些都不是正确的做法。”李毅反思自己的经历,有些事做的过于阴险,纯粹是发泄自己心里的不平。

    不过神迹没有给他过多思考的时间,第四关也开始了。

    第四关考验的是“智慧”。

    李毅忽然猛的挣开眼,明亮的阳光从爬满青绿色蔓藤的窗户投射在身上盖着的毛毡上,灰褐色的毛毡温暖厚实,用来抵御秋寒再合适不过了。

    身旁是一个红铜的挂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是早晨六点。

    带着微薄的睡意,李毅下了床,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睡衣,胸口处绣着一支鲜艳的紫色郁金香,领口很开,用料讲究。

    “噢,亲爱的儿子,你睡醒了,准备来餐桌吃早餐,吃完你还要去公立学院学习,当初不把你送到借宿学校的原因就是怕你瘦了。”母亲温和慈爱的喊着李毅的名字。

    “学院?”李毅听到这个词忽然有些异样的感觉,似乎有什么遗忘的回忆,但是本能和记忆告诉他,他现在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的子女,父亲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警官,母亲则是律师,他现在应该安静的,有教养的吃完早餐去公立学院学习,数学和哲学是主要的课程,他很喜欢素描,和美术教师阿留申关系很好,还有一个不愿意让家长知道的小秘密,他在学院和一个叫做艾尔莎的女孩好上了,他们甚至偷偷的亲吻对方,互相抚摸青涩的身体。

    早餐的牛奶温暖而新鲜,黄油煎蛋酥脆可口,嘴巴和胃立刻被甜蜜和热流塞的满满当当,这些幸福的感觉把他心里那些不自然的疑惑全部驱除了,好像生活本该如此。

    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想的问题特别多,比如理想,比如爱情,还有些稀奇古怪的小东西,这些想法都让他情不自禁的展颜,嘴角浮出一丝微笑。墙角用红砖砌成的花坛里落满了山茶花的叶子,但是蔷薇却依然青色,只是花都凋谢了,留下一个个光滑的椭圆形果实,很是诱人,李毅总想把它们摘下来玩耍,或者送给那个学院里的小情人,擦测里面藏了些什么秘密,最后用碎玻璃片划开,或许里面住着一只会抽雪茄的小虫,肥胖的环节状身体,柔软的像丝绸枕头一样。

    转过街角,那家杂货店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了,漆成深黄色的柜台上总是放着一盒方块糖,每块有拇指指甲盖那么大,硬硬的好像冰块一样,上面用干净透明的玻璃盖着,红色的是樱桃糖,蓝色的是蓝莓糖,紫色的是栀子花糖,虽然透过玻璃就能一览无余,但是还是有种莫名其妙的神秘感。

    今天老板娘似乎起得很早,穿着一件橘红色的宽松晨衣瘫坐在椅子上,透过镜片的下方看厚厚一叠早报,面前的三角桌上放着饼干和半杯樱桃烧酒。

    李毅跟关心的是柜台上的那盒糖,虽然几个铜币就能买许多,但是母亲总是叮嘱他不许吃甜食,这对他发育中的幼.齿有很大伤害。

    学院距离这里很近,走过一段上坡,就看见一块写着“附近学院,过往车辆减速”的木牌,雨水泡烂了接头的部分,所以老师们用铁丝把它的头固定在脖子上,感谢它为学院工作了几十年。

    坐在课堂上,他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好像遗忘了什么,那是很重要的东西——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是谁?

    “我怎么会想这些奇怪的东西,是不是青春期萌动,胡思乱想?我是李毅,在学院读书,有什么值得怀疑的?”李毅使劲把那些想法挤出脑海,这时,他的小女友艾尔莎微笑着回头看他。

    天哪,她是多么明媚动人,嘴唇红润晶莹,好像从海中升起,还带着氤氲水汽的朝霞,她的睫毛黑亮,脖子洁白的如同天鹅一般。

    “李毅,请你来回答这个问题。”数学课的教师是一位严谨的老者,他眼袋很大,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灰色呢子外套下露出蓝灰色条纹衬衫,他手执一柄红木教鞭,轻轻敲了敲黑板。

    李毅是他得意学生,向来以聪明伶俐备受关注,听他用逻辑严密的语言回答问题真是一种享受。

    下课后,李毅独自一人来到学院花园的角落,一颗粗壮的榕树挡住了他的身影,这是他和女友常常幽会的地方,四周鸟声啁啾,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幽静而安宁。

    艾尔莎穿着一件纯白的连衣裙,间缀着珍珠,而相比她的美丽,这些洁白无瑕的珍珠都显得暗淡无光。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对话简洁,却充满浓郁的化不开的情愫,两人相拥在一起,倚着榕树粗糙的树干,时间仿佛失去了流淌的方向。

    “爱是什么?”李毅心中忽然无端的涌起这个念头,“爱?我知道我爱她,这种爱带来的幸福和信任是那么的清晰,但是爱的本身却是苍白的,为什么我只是安于这种形式,却无法确认我爱她是源自本能还是发自内心?”

    李毅陷入了沉思,良久,他抬起头来,“我是谁?”

    “我是李毅,我是个孤儿,从密斯来,我的过于属于苦难,我没有爱过任何一个人,也不曾有人爱过我,所以爱在我的心里是空乏苍白的,我没有爱,这些幻境,还有心里的暗示都完美无瑕,但是幻想是出于现实的放大,我心里本身就没有爱,所以幻境也无法产生,真可惜,别了,艾尔莎。”李毅从环境中清醒过来,恢复了记忆,这样,第四关也通过了。

    “呵呵,大概只有我这样心灵残缺的人才能通过这关吧!”李毅有些悲凉的笑了,第三关和第四关都是对心灵的考较,他发现自己的内心是那么的扭曲,悲哀的是,很难把它纠正过来。

    “过去悲惨的生活把我变成一个扭曲的人,但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世界是平衡的,这个扭曲世界造就了我,我存在即是真理。”李毅忽然明白了这个道理,整个人类都扭曲了,而他只是扭曲中的一个组成。

    “这是毁灭的开始啊!”

    第五关是毅力。

    李毅周围的环境一变,他竟然身处一个漆黑的岩洞,四面都是岩壁,身旁只有一个小小的凿子,他要慢慢的凿穿几公里厚的岩层才能重见天日,按照这个样的速度,他要日夜不停的凿十几年!

    当然也可以选择放弃,那么第五关,也就是最后一关就失败了,

    他就这么挖掘着,在这种四周没有比照的环境下,时间漫长的可怕,有时候,挖掘已经变成了一种机械化的动作,他很想放弃,毕竟四关的奖励已经无比丰厚,但是他知道,如果放弃了,这将是他最大的遗憾和污点,一次逃避,他永远也解开不了这个心结。

    李毅一边挖掘,一边回想自己看过的那些书,书里深沉的智慧,想到精彩处他不禁轻声背诵起来,这样经过了一年的时间,但距离岩层被挖穿还有很长的一段路,他便思考,研究灵配合之间产生的战术,各种先机和可能发生的意外,这样又过了一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