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71.一个不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嘎吱!”一声尖利的响声炸开,盾与盾的相撞也揭开了帷幕,费尔德的三维盾在接触到舍生泥盾的时候在强大的压力下炸开,分散成一个个小的三维盾颗粒,形成了一道冲击波。第二层三维盾立刻顶了上去,后面还有最后的第三层。

    但是第一层的爆炸就让两只土灵粉身碎骨,第二层三维盾用特殊的结构吸收了爆炸的冲击力,里面的荆棘鸟一点也没有受伤。

    他只觉得好像一个白色的大烟花在眼前炸开,然后就是轻松的切割,火灵和电灵首先被他的双翼撕裂,体内灵力不受控制的四溅开来,伴随着内脏和身体碎片喷射出去。

    被劲风扫到的劫匪也皮开肉绽,有的当场死亡,一片地狱般的景象。

    在最后的抵抗被粉碎后,劫匪们便溃不成军,他们没有想到会遭受这么残酷的打击,

    “这次学院的人是想把我们赶尽杀绝啊!各自逃生吧!”首领见事已至此,不得不命令劫匪们仓皇逃窜。

    “头儿,为什么他们要屠戮我们?我们又没有杀他们的人,每次只是把货物抢走而已啊!”另一个劫匪不忿的问道。

    “活捉比杀死更难,除非实力的绝对压制,否则不可能抓到我们的,但是这些人一点都不心怀仁慈,上天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首领双目赤红,看着死去的弟兄,咬牙切齿的说,“胡安兄弟估计早已遭到他们的毒手了,赶快跑吧!”

    李毅在黑暗之中观察战局,那些断肢残臂和鲜血虽然让他感到害怕,但是计划一经制定中途改变就会出大问题,所以不管发生什么,都要按原计划执行。

    “一个不留!”他下达了这样的指令。

    “会不会太残忍了?这些人毕竟只犯了抢劫罪,并不该死啊?”狄奥尼索斯向安德路询问。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没有什么对错或者是怜悯,只有周密无情的计划和辛苦的付出才能获得回报,至于在这计划中的其他人,死亡还是活着都由计划决定,有时候弱小就是一种罪过,你想要的那种理想式救赎和宽容真是可笑,你被这世道怜悯过吗?我的右腿永远的失去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原因吗?那么我就告诉你,我原先是一个大家族的子嗣,地位不高,但生活也很不错,吃喝不愁,后来,我凭借自己的实力在家族大比上赢得了这只荆棘鸟,原本他是被另一个家族高级成员的儿子内定的,于是那个高级成员迁怒于我,找了些小借口把我驱逐出家族,还废去了我的右腿,你知道为什么你的羊身人潘治不好我的腿?因为伤口处被一只红级毒灵使用了灵术,要让我永远的做一个残废!”安德路脸上无悲无喜,缓缓的说道。

    “我明白了。”狄奥尼索斯重重的点了点头,不过他还不知道,安德路说服他也是李毅计划的一部分,李毅可不希望因为这种问题使同伴之间产生隔阂。

    崩盘之后便是一边倒的屠戮,费尔德已经杀进河谷,庞大的身躯一路碾压,血肉横飞,那些中了羊身人潘的灵术“寄生”的劫匪跑不了多远便被蔓藤吸干了气血,干尸般的粉碎了,他们的灵自顾不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主人死亡,自己也随着血契灰飞烟灭。

    站在河谷前,李毅微笑着对两个伙伴说:“伙计们,是收获的时候了,辛苦劳作下的收获是多么喜人的一件事啊!就像一个幸苦半年,站在金色地头的农民期盼秋收的喜悦!”

    狄奥尼索斯看着一地的血肉狼藉,虽然是心智坚毅之辈,却也皱着眉头,十分不舒服,过度的杀戮极大的刺激了他内心的柔软之处。

    “有些事情其实非常残忍,但是你必须去做,否则,你永远翻不了身,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李毅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你大可以选择退出我们,我不会阻拦的,你想要的仁慈我给不了你!你可以在别人哪里试试。”

    “我再也不需要仁慈了,请相信我,我有资格做你们的同伴!”狄奥尼索斯的目光忽然坚定起来,竟然亲自去搜索尸体,他明白,不这么做,永远不能摆脱那个把他当成玩具的女人,永远平息不了自己的仇恨,相比较这个,死一点人,流一点血又算得了什么?

    “哈哈,这就对了,你在对敌人仁慈的一刹那,对方就会把尖刀捅进你的胸膛,只有死人才没有危险。”安德路笑道。

    整整齐齐的五具尸体,李毅上前搜了他们的身,他要找出这帮劫匪的巢穴,果然,在首领的衣兜里发现了埋藏赃物的地图。

    “看看,这些家伙把抢来的药材全埋藏在地图上这里的密林中,有个石堆做记号,现在我们分三路,我继续押送这批货物去艾克城邦交接,安德路你用荆棘鸟来回搬运赃物,在城里租一个仓库,把货存起来。而狄奥尼索斯你装成重伤,带着劫匪的尸体回学院领赏。”李毅把地图递给安德路。

    “没问题。”两个人点头答应。

    李毅指挥幸存的脚夫挖出原先埋藏的货物,装上马车,继续向艾克城邦行驶。这次计划意外的成功,收获很大,但是货还是要送过去的,三人暂时分别了。

    在密斯的时候,曾几何时,能吃饱就是一种幸福了,像这样带着大车队在乡间采风在那个时候想都想不到,李毅决定由他来押送车队的目的是为了在外面看看,呆着一个地方很久让他无所适从,这种新生的情感促使他走向远方。

    凡尔赛城邦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李毅从书中了解到,这里以白色为尊贵的颜色,并不是通常的紫色,城邦人尤其钟爱运动,经常有大型的赛事举行。他们清晨来到凡尔赛,找到一家大型客栈住下,马拴在槽里,货物进仓,由于昨晚受惊过度,李毅专门给脚夫买来肉和酒,让他们吃饱喝足后睡上一觉压惊,这些世俗的金银他倒是不缺。

    躺下来小憩了片刻,精神抖擞的李毅就********出了客栈,城里一点灵力波动都感受不到,毕竟这里只是个小城邦,探索者是不会跑到这里来闲逛的。

    身上天空学院的校服不是每个城邦居民都认识,但那些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人不会不知道,李毅很喜欢这种实力带来的尊敬,没有饥饿,寒冷的生活还缺少什么呢?他总是觉得不满足,因为本该获得的更多,而现在只实现了温饱,想要获得更多就只能当一个猎人,从猎物身上获取利益,劫匪是他的第一个猎物,成功之后,当即获得巨大的财富。

    “其实我天生最强大的不是灵力亲和度,而是精密的计算和对猎物心理的把握,我会低调的,沉默的盯着猎物,在对方最虚弱的一刻扑上去,杀死他们,榨取甘美的财富,等我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可以进行大范围的围猎,三面包抄,网开一面,以显我的仁慈...”李毅坐在一家餐厅的楼上,品味当地的美食,这里的人也有吃虫子的习惯,螽斯和青虫比较常见,淋上蜜.汁烤的金黄,即便这样他也没有对虫子的食欲。

    上等的羊排和鲜嫩的酸笋,蔬菜制成的奇特风味的汤汁,柔软的面食——李毅吃完午餐,忽然感觉到远方传来大片的灵力波动!他的感知范围是五百米,而普通探索者的感知范围只有一二百米。

    “是一群探索者,为首的是一个绿级,跟着三个接近绿级的蓝级探索者,很强大的阵容!”李毅评价道。

    “他们来这里什么目的?一,路过。二,寻仇。三,这里有我不知道的秘密,但是他们知道。路过?不像,他们一进城,没有直接找旅店或者餐厅,而是四下观望,似乎在确认有没有其他探索者。仇杀更不可能,他们脸上没有杀意,那么就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了。”他推测。

    这群探索者走近了,但是依旧没有察觉李毅的存在。

    伊莎贝拉对于灵力的屏蔽比以前更加熟练自如了,当对方三人踏进李毅所在的这家餐厅的时候,他几乎要笑出声来,竟然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下层的大众餐厅由于人多过于嘈杂,这三个探索者走向二楼,这样就和李毅碰面,但他们依旧看不见坐在靠窗位置的李毅,伊莎贝拉布置了一个小范围的幻境,让对方以为这里空无一人,其实这三个探索者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会事先埋伏着一个探索者,这个巧合完美的隐蔽了李毅。

    “革洛肯,你确定这里有一个红级探索者的古墓穴?”一个光头壮汉粗声粗气的向为首的绿级探索者询问,这个壮汉筋肉发达的过分,身躯健硕的和小牛犊一样,过度膨胀的肩部像两个充满气的球。

    为首的绿级探索者却和他完全相反,身材瘦削,一双狭长的眸子充满算计,手臂和腰都又细又长,这个叫做革洛肯的中年男子回答道:“当然,骗你们有什么好处?安德鲁,你不要问这种没大脑的问题,我们三人组创立已经五年了,我什么时候哄骗过你们?”

    “哼!”安德鲁冷哼一声,“我虽然不聪明,但也不傻,你每次都偷偷的多分战利品,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快到绿级?”

    “你不要胡说!”瘦子猛的一拍桌子,显得很愤怒:“我成为绿级探索者是凭借自己的努力,你要是不服、嫉妒,来打一场?”

    “好了,好了,我们在一起都合作五年了,安德鲁你也一直没找到确凿的证据指证他贪墨战利品,况且你要是不一味的唆酒,把时间多花在训练灵上面,早就是绿级探索者了。”三人组合中的最后一人显然充当调和剂的作用。

    安德鲁瞪着眼睛嘟囔几句,终于消停了,李毅一直端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动不动,他看出,这个组合充满了不信任甚至怀疑,积怨很深,这样倒是利于他行事。

    从那个叫做革洛肯的首领嘴里听到的一星半点的信息已经让李毅把他们当成了猎物,古墓,而且是A级强者的古墓,要知道,灵每一阶段都会自行领悟一种灵术,这些灵术有辅助的,有加状态的,有攻击的,灵术初始都是入门级,进过艰苦卓绝的训练才能达到精通级和大师级,而宗师级则要靠天生的绝对领悟能力,普通资质的灵一辈子都触摸不到这个领域。

    灵的资质越到高级阶段差距越明显,当然,资质低下的灵也达不到高级阶段,像这个革洛肯,中年才堪堪达到绿级,他的灵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再行突破。

    当灵突破金色的B级到达红色的A级时,他们领悟到的那个天赋灵术初始就是大师级,如果资质更好一点,运气也足够充裕,能突破A级晋升传说中的S级,那么领悟到的灵术就是宗师级的。

    这里要说的是,灵死亡之后,他的大师级以上的灵术会在头部凝聚成一枚记忆化石,别的灵融合这枚化石就可以得到这种灵术。

    这个古墓里有记忆化石的概率非常之大,因为长眠着一个红级探索者。

    深吸一口气,李毅半眯着眼睛仔细听他们的谈话,相比较红级探索者的古墓,那群劫匪抢到的东西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的垃圾,不过这次要想吞掉古墓,要比解决劫匪更加困难。况且事发突然,他只能在不长的时间内想好计划,而且他一个人面对绿级探索者搭配两个蓝级探索者的组合正面交锋没有任何胜算。

    “唉,要是费尔德和伊莎贝拉晋升C级,直接把他们抓住逼问就行了,还是实力不够啊!”李毅在心里感叹道,殊不知他才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这样的算计绝对是妖孽般的存在。

    “这个消息是我提供的,按照我们的惯例,获得的东西我可以占四成,这个你们没有异议吧?”革洛肯斜睨了壮汉一眼。

    “这倒没什么,毕竟是你弄到的消息。”安德鲁点头同意,而另外一个不知名的探索者看样子是和革洛肯同枝理气,也不反对。

    “你们来看!”他掏出一张羊皮地图,是凡尔赛城邦的地形图,“这里是城邦的西面城墙,距离城墙外围三百米处有一座黑色的石山,就是这里。”

    李毅视力很好,毕竟是A级草灵治好的眼睛,一眼看出在地图的左边城墙图形的左侧有一处烙铁的痕迹,斜斜的打了一个叉。

    “这位红级强者的坟墓就藏在这座黑石山里,按照上古的风俗和殡葬习惯,他们应该在石山顶部挖出一个水缸大小的洞,然后从这个洞开始把山腹掏空,然后将死者葬进去,最后用一根大石柱从开始的掘孔插至底部,最后岩系灵密封封住山顶,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小山一样。”革洛肯一点点的说出这个秘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