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70.弱肉强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哈哈,胡安大叔,你看这天空多么高远啊,好像和天堂之隔了薄薄一层似的,看来今天死去的灵魂能轻易上到天堂里去呢!”李毅忽然笑了,对胡安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胡安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面色有些僵硬。

    “我们杀了他们的灵,呵呵,这只幻灵一定很重要吧?他们一定又慌又急,因为不知道这里的情况,行动也会犹豫不决,唉,真是可悲啊,你也看到我的实力了,这次我们就是要让他们上天堂,去那个没有疾苦的地方享乐,省得到处乱抢!”李毅继续说道:“大叔啊,这次事情完了之后回去,我再请你喝威士忌,反正这种酒是金色学生卡特供的,想喝多少就喝多少,不醉不休!”他拍手称快。

    “金色...学生卡?”胡安终于震惊了,“怎么可能?金色权限?”

    “哦?这个有什么讲究吗?”李毅从包里取出学生卡,递给胡安,“你自己看看。”

    “不用了,真的是金色学生卡,不过,你怎么拥有它的呢?”胡安脸色已经变了。

    “这个很简单啊,我身上一定有学院值得用金色学生卡拉拢的地方,不是吗?比如说刚才,那只倒霉的侦查幻灵。”李毅摊了摊手。

    “的确是这样。”胡安点点头。

    “你看起来气色很不好,是哪里不舒服吗?”李毅关切的问道。

    “不,不是,人年纪大了就会这样。”胡安解释道,他的额头已经蒙了一层汗水。

    车队行驶到一片密林里的时候,胡安停下来,告诉众人准备吃午饭。

    脚夫们都饿的厉害了,纷纷依靠着马车,从怀里掏出饭团大嚼起来,而李毅则亲切的拉住胡安,和其他两个同伴坐在篝火前面。

    “看看我带了什么好东西!”李毅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些调味瓶,大块的奶酪疙瘩,一块墨鱼子,还有熏火腿。

    “天哪,你什么东西都放怀里!”狄奥尼索斯吃惊的说,“我只带了些干牛肉。”

    他们三人在火上支起木架,再凳上一只平底锅,把黄油烧热,细细的煎那些牛肉和切片的墨鱼子。

    “这是开瓶器,大叔,我看你眼馋那威士忌好久了。”李毅又取出一只开瓶的螺丝,抛给胡安,“干一杯!”

    他在杯子里倒满苹果酒,而胡安却看起食欲不佳,勉强喝了半杯威士忌,吃了些煎牛肉便停下来了。

    “我去解手,肚子不知道为什么痛的厉害,估计早晨的时候着了凉,你们继续吧,不好意思,打扰你的兴致了。”胡安一脸痛苦的离席。

    他走进密林深处,不时回头望望,看有没有人跟过来,最后在一棵粗壮的桐树后面停下来,不过他并没有解决他所说的腹痛,却拍拍口袋,一只白色松鼠跳了出来,他取出一张纸条,在上面写了些什么,让松鼠衔着,吩咐几句,它便一跳一跳的跑向远方。

    “哦!好可爱的松鼠,它是一只树灵吧!”忽然李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转出来,微笑着说,这声音在胡安的耳边响起却好像是恶魔的呓语。

    胡安的脸色唰的变了,不过他看见松鼠已经跑向远方,于是松了一口气,语气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你想干什么?不是告诉你我要解手?那只是一只普通的松鼠,不是什么树灵,你一定看错了,好了,我肚子十分不舒服,你可以离开了。”他

    一脸不快的说。

    “我不管你想掩饰什么,不过那只树灵跑不了多远的。”李毅一幅掌控全局的模样,果然,天空传来荆棘鸟的尖利叫声。

    接着胡安面色涌上一片不正常的红晕,“你们竟然残忍的杀了他!”自己的灵死去的心里感应让他非常愤怒。

    “这就是弱肉强食啊,弱小的灵只能给强大的灵充当食物,我同伴的那只荆棘鸟对这类地面上的鼠类可是很有食欲,然后,你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就真相大白了,该不会是写给远方姘头的情书吧?看来,你是和劫匪一伙的喽!”李毅步步紧逼。

    “如果你们三个人都在,我一定会束手就擒,不过只有你在这里,还拦不住我!”胡安咬牙切齿的说道:“李毅,我记住你了,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

    他的身下的泥土忽然翻涌起来,一只体型庞大的巨兽从地下钻了上来,胡安翻身坐上这只以地面速度著称的地龙土灵,飞速向远方逃窜。

    李毅微笑的看着他离开,并没有阻拦。但包括两个同伴都不知道,他在那瓶威士忌里下了毒,半个钟头后就会发作,没有痛苦。

    “他的灵魂应该很安详的上天堂了吧!”他抬头仰望蔚蓝的晴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些劫匪在他的计划里必须全部死去,否则学院向他们追回赃物不免要调查,这样一来就不太方便了。

    他回去继续坐在火堆旁,狄奥尼索斯和安德路依然在那里吃喝谈笑,荆棘鸟盘旋了一阵,回来的时候一幅心满意足的样子。

    李毅把剩下的威士忌全倒在火堆里,火焰烧的更旺了。

    “那个胡安果然是他们的内应,否则劫匪怎么可能这么清楚的知道车队的行程,李毅你猜对了。”安德路奇异的看了他一眼,“我其实也这么猜想,不过,没有确凿的事实怕自己冤枉好人,为什么你那么确定呢?难道看出了什么?”

    “我开始也只是推测,后来,我发现了那只一只跟踪我们的玩意儿,我故意没有刚发现就灭杀它,后来我观察到胡安的眼珠总是往那只幻灵的方向撇,这样就足够确定了。”李毅如同一只捕获猎物的蜘蛛,心满意足的炫耀自己发现猎物的经过。

    “你还真是个天才,当初选择加入你的队伍真是我迄今为止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了!”狄奥尼索斯感喟道。

    “这次的行动只是个练手,学院的任务本来就没有什么大的危险性,以后在那些工会,俱乐部接的任务都凶险无比,可不能大意啊!”三人享用完午餐,把篝火扑灭。

    车队继续踏上行程,只是少了一个人,而车队长也换成了李毅。

    手里是一张羊皮地图,按照这批劫匪的习惯,不会让护送进行到第二天,看来天一暗,他们就会有所行动,李毅计算了下行程,到晚上他们刚好要到色雷斯河谷,在那片狭窄的滩涂上必定有劫匪的埋伏,既然这样,那么不如将计就计。

    脚夫们向来把探索者当作神灵,对李毅的命令执行的一丝不苟,他们把车厢打开,搬出里面的药材,在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埋起来,又在小溪里取水,灌满车厢代替药材,这样车的吃重就和原来差不多了。

    一切忙完之后,李毅让三个年纪较小的脚夫换上自己和狄奥尼索斯、安德路的衣服,装扮成他们的样子,衣服用灵力事先处理过,所以很难区别他们是不是探索者。

    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他们三人则远远的吊在车队后面,李毅超强的感知能力能笼罩方圆五百米的距离,倒不怕被先手。

    看着李毅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同伴们也不知不觉的沉着起来,虽然知道劫匪的实力强过他们,但是丝毫不慌张,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强大的一方必定胜利的道理。

    晚间十分,天色昏暗,前面的河谷里一片寂静,而在李毅的感知里,这帮劫匪和灵身上散发出的灵力却好像夜空中的启明星一样亮。

    “不急,先吃晚饭,吃完再和他们打。”他挥挥手,车队停了下来。

    火光一片片升起来了,诱人的香味向河谷方向飘去,劫匪只看见车队停下,生火做饭,由于火光不亮,看不见具体的情景,李毅倒不怕他们看出端倪。

    三个人谈笑风生的吃完晚餐,一点也不像一场恶战的前奏。反正就算不敌,逃走回去取了那批药品,换个方向避开劫匪也能到目的地,完成任务,只是少了一笔横财。

    “各自小心,倒时候听我指挥,问题不大。”李毅看看时机已到,指挥车队前行。

    幽暗的河谷静谧阴森,里面藏着莫名的危险,车队缓缓前行,当车尾也没入黑暗之中的时候,一声尖利的哨响!

    黑暗中人影浮动,滩涂上鹅卵石突然像煮沸的热水般翻涌起来,两只泥浆土龟一左一右从地下钻出,“地缚!”

    无数泥沙组成的大手在灵力的驱动下捆住车队和那些脚夫,一只浑身燃烧着暗红色火焰的火灵在黑暗中亮了起来,劫匪们已经用不着隐藏了。

    火灵如同火把般将河谷照的如同白昼,劫匪带着黑色面罩来检查战利品,对方没有丝毫的抵抗让他们感到很意外。

    五名劫匪,其中以一个身材格外高大的为首,“头儿,他们全是些脚夫,都是普通人,探索者一个都没有!”

    一个身材矮小,看上去很是机灵的劫匪低声告诉他们的首领。

    “什么?快看看货!”首领惊疑不定,“哈维的侦查幻灵也被他们杀了,这伙人来着不善,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把货拱手相让。”

    五个人不管那些跪伏在地面瑟瑟发抖的脚夫,来到车厢前,两只笨拙有力的土灵爬过来,用蛮力颁开钉的死死的木板,里面的水便一下子涌出来,正浇在两只土龟的身上,连那只火灵也尖叫着被泼上了许多。

    “不好,中计了!”看见被大量的水泼满全身的三只灵,首领脸色一变,土灵和火灵都受到水的克制,特别是这水里还含着大量的水灵力。

    李毅在河谷外暗喜,他特别的在水里放了许多水系蓝灵晶粉末,买这些灵晶花了他很大一笔钱,这几天在图书馆的酬劳几乎全丢在里面了。

    “上!”李毅看看左右,取出一面小红旗,挥舞了几下。

    他们三个人分散在河谷外面,李毅通过旗语指挥战局。

    荆棘鸟尖叫着从天空中扑下,发动了他的第一个灵术,“俯冲!”右边的安德路先发制人,看见李毅的号令后果断出击。

    费尔德也显露出庞大的身形,带着远古气息的蓝色灵压冲天而起,“三维盾!”

    几片三角形的透明结晶罩住了荆棘鸟的身躯,这些盾牌有着奇异的减震纹理,都是纯粹的钢系灵力组合而成,古朴而坚固。

    荆棘鸟凭借着三维盾的保护,以极大的速度从高空中俯冲下来,过去在使用这一灵术的时候都不能全力施展,怕控制不好摔破脑袋,现在没有后顾之忧了。

    蓝色灵力在它的双翼上渐渐凝聚成刀刃般的锋芒,接着,第二个灵术“切割!”也成形了。

    对面一共五只灵,两只土灵和一只火灵已经被水淋湿,战力大大减少,还有一只隐藏的幻灵和一只电灵,被伊莎贝拉压制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全力击杀!”李毅发动了总攻的号令,伊莎贝拉的幻境控制住这两只幻灵和电灵,再丢了一个精神干扰让那只火灵丢失了目标。

    这时,狄奥尼索斯的羊身人潘也从左边发动了攻击,一个箭头形的突击阵线便产生了。

    “寄生”这个灵术除了吸取对方的生命,还能束缚住敌人,当它以范围形技能释放的时候,吸取的能力减弱,缠绕的力量增大。

    一时间,对方所有的灵包括探索者都被牢牢的束缚在地上,灵只是行动被束缚,而探索者就遭了殃,这些蔓藤死死的勒进肉里,尖刺戳进皮肉,真是痛不欲生,他们的生命力也在迅速流失。

    不给他们一点思考的时间,携带着恐怖冲击力的荆棘鸟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双翼凝集的风刃在高速移动中连钢铁都能切开。

    “泥浆缠绕!”两只土灵是受到制约最少的,这时候承担了保护队友的重任,无数泥土组成的触手从土里伸出,缠向荆棘鸟,可是一碰到锋利的风刃便四分五裂。

    “舍生泥盾!”土灵的主人终于悲愤的大叫一声,让土灵发动了天赋灵术。蓝色的灵力从它们体内溢出,一个个古老的符文迅速在龟壳上亮起,在它们的甲壳上竟然镌刻着一个天然的灵术,这是伴随着它们出生就被赋予的保护的使命。

    两只土灵身体横躺,龟壳朝向荆棘鸟,忽然灵力爆炸般喷出,在体前形成高速旋转的灵力盾牌,妄图以血肉之躯抵挡他从高空俯冲下来.经过层层加成的力量。

    荆棘鸟怪叫一声,想要避开它们的坚盾,但是速度太快,躲避不及,他体内的古老血性也被激发出来,于是两眼通红的一头撞上去!

    看到这一幕,费尔德非常的欢乐,他一直想显示自己的三维盾有多么坚固,好让那几个家伙刮目相看,于是又叠加了几层在荆棘鸟的身上,自己也大步向河谷内冲去,准备近身肉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