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9.缺少灵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太棒了,我说大人你肯定是个深藏不露的角色,果然是这样啊!”费尔德用着粗陋的手段拍李毅的马屁。

    不过是否真的实施这个计划,还要看其他两个同伴的意见,否则就是刚愎自用,不过同伴的死活,这是合作的大忌。如何说服两个同伙还是个问题,而且劫匪抢到手的货物道理上是该还给学院的。

    狄奥尼索斯和安德路又聚在李毅家的客厅里,李毅慢慢的烧开一壶上好的咖啡,一句话不说,三个人就在桌前默然相视,似乎在默契的等待咖啡煮熟。

    终于,狄奥尼索斯受不了这压抑的安静氛围了,他开口道:“嘿,哥们儿,喊我们到这里有什么吩咐,难道那个任务有了变化?”

    “啪!”李毅一拍桌子,“和任务没关系,只是想到了些问题,把你们拉过来探讨一下,毕竟闭门造车进步很小,多交流才会有成果。”

    “你每次絮絮叨叨的时候,肯定在肚子里藏了话,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吧!大家一起解决,别捂在那里臭掉!”安德路还是一如既往的老辣尖酸。

    “呵呵,”李毅干笑两声,“还是老梅了解我,说正事!”他手一挥,接着说道:“你们缺灵晶吗?”

    两个人真的沉默了,这个问题恰恰是他们当前最大的窘境,空有不同寻常的灵,但是缺少灵晶,没办法积累灵力,偶尔训练一下也要很长时间恢复,要是有充足的灵晶,一切都不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你们有理想,有抱负,有想要干掉的人和想要完成的事,但是没有灵晶,灵积累灵力的速度太慢,我们什么也干不成,那些该死的我们瞧不起的贵族学生凭借着家族的丰厚底蕴,追上来也是迟早的事。”

    “可是,到哪里弄灵晶呢?接这些任务?”安德路试探着问了一句。

    “这任务一件要四五天才能完成,一次五百白灵晶已经很多了,但是,我们的灵一天放开肚皮吃都不止这个数!我们拿什么养他们?拿我们所谓的天赋?”李毅指出了这个问题——他们入不敷出。

    “所以,这些任务我们可以接,但是要比明面上挣的更多,所谓人无横财不富,想要捞钱,就不要怕脏了手,只要事后洗干净就行。”李毅神秘的说。

    “你小子是把主意打到学院头上去了吧?”安德路眨眨眼睛,“你想干掉那帮劫匪,不仅拿他们的人头去领赏,还要把他们这么多年抢的东西据为己有?”

    “对了,就是这样,你们怎么看?是干这一票,还是坐等钱上门?我听取群众意见。”

    “抢!干嘛不抢?反正都是这帮劫匪不劳而获的东西,我们拿过来用就是。”狄奥尼索斯显然以李毅马首是瞻,

    “这什么道理嘛?这好比是学院被人偷了东西,我们杀了那个贼,拿了贼赃,这叫火并!我们本质还是贼!”安德路厉声说。

    “一针见血!”李毅拍手叫好,“要不是这个问题,我也不会把你们叫过来,要怎样才能拿到贼赃并且名正言顺?”

    “那我们悄悄去取了这笔财富就是,不让别人知道。”狄奥尼索斯建议道。

    “这是废话,我们接的任务,我们杀的劫匪,脱不了干系,迟早要被查出来,天空学院这样的顶级势力查点东西不简单吗?”李毅摆摆手,“

    要让学院知道是我们拿的,但要拿的让别人没话说。”

    “我倒是有个好主意,你们看行不行?”安德路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道:“假装重伤,我们去护送货物,有劫匪来,我们迎敌,狄奥尼索斯在交战中身受重伤,然后我们为兄弟报仇,一路追寻敌踪,在他们的老巢把他们全部围剿,缴获的战利品就理所当然的成为这小子的疗养费了,反正他有古巫灵,听说古巫一族都是药剂大师和咒术大师,把你伪装成重伤应该没有问题。”

    “可是,学院肯定也会看出来啊!”狄奥尼索斯觉得还是不行。

    “如果我们私吞了这批财富,学院一定会惩治我们,不是因为这批货对学院有多重要,而是我们没有理由吞掉它们,现在有了伤害补偿这个理由,在道理上是名正言顺的,学院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东西和我们计较。”安德路解释道。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那么这件事就算达成共识了,下面我们要好好计划一下,进行周密的算计,”李毅眼珠一转,开口道:“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吧,毕竟是我先提出这个决议的。”

    “嗯,说起推测别人的心理,精心算计我们确实不如你。”安德路承认,而狄奥尼索斯也赞同,这件事就这么的定下来。

    李毅给他们倒上咖啡,三个人默默的喝完便各自回去。

    “这是我策划的第一个活动,要把它做好了,以后同伴才会信任我,这倒是个难事,非常危险。不过有伊莎贝拉出谋划策,就轻松很多了。”李毅微笑着看向在房间里翩翩起舞的三色蔷薇瞳。

    她专门占有一个房间,里面堆满了各种奇怪的东西,比如晶莹的卵石,各种绘满色彩的小卡片,蜜饯和水晶瓶子。墙壁上也被她用彩色丙烯漆成深海的拟态环境,甚至还布置了一个热带鱼类的幻境。

    费尔德就没有这个待遇了,反正他也不喜欢呆在室内,大部分时间都蹲在院子里思考人生,即便是下雨也一样,小鸟们都以为他是一块坚没有生命的石头,纷纷停在他长满青苔的铁肩上,这是一种独特的性格。李毅听说安德路的荆棘鸟很喜欢把脑袋埋在土里等它发芽,相比较这个,费尔德还是比较正常的。

    他的大哥埃德蒙这几天都没看见,估计是在内院有事,天空学院分外院和内院,向学院内纵深,过了教学区之后有一段戒备森严的沙区,密密匝匝的铁丝网隔绝了外界,沙区后面便是学院的内院,一个在学生口中极其神秘的地方,连学院的教师都讳莫如深,那里才是学院真正的核心。说起来,李毅从进这个学院开始到现在都不知道校长是谁。

    李毅暂代了他的图书馆工作,学院当然也支付了一笔丰厚的报酬,每天三百白灵晶,估计是埃德蒙在里面帮忙才让他拥有这份差事,这下费尔德和伊莎贝拉又有的吃了。

    翌日,车队出发了,四匹枣红马拉着红木箱子,箱子有一人多高,却是极宽,外面钉着牛皮铆钉,李毅目测有三百立方的容积,里面装满了药剂。除去减震用的凝胶,也估摸有有两万支药剂,两万药剂就是两万白灵晶,也就是一千蓝灵晶,真是一笔巨款。

    “不知道劫匪们抢了多少车皮的药材。”李毅寻思。

    从红岩城邦的东门开拔,东南方向的艾克城邦是目的地,中间有很大一片的山岭和荒野,劫匪就藏在荒野深处和学院打游击,非常狡猾。

    车队除了李毅三人还有十个脚夫和一个队长,脚夫都是普通的青壮年,队长是一个名叫胡安的中年人,蓝级探索者,他骑着一匹高大的黑马,有一脸大胡子,橙黄色泽,看起来像极了一丛玉米须,看起来为人豪爽,身披一件皮袍。

    如今已是深秋,红叶飘零,天空高旷幽蓝,视野可以看到很远,树林显得稀稀落落,成片的白桦叶子都枯黄了,远方的朝辉穿过树林,落在李毅等人的身上。早晨的地面结了一层白霜,天气极冷。

    “万一不敌,就放弃货物逃跑,这帮劫匪虽然穷凶极恶,但是也畏惧天空学院,不敢下杀手。”胡安吐出一口白气,浓密的大胡子上也沾了许多冰碴,他在给这三个护送的探索者交代路上的情况。

    “听说劫匪一共有四人,每人都有一只到两只D级灵,胡安大叔,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增添人手?”李毅坐在车顶,低下头询问在一旁骑着马的车队长。

    “我推断不太可能,因为他们前几次都击败了护送的学生,轻而易举的拿到了货,多一个人没这个必要。”胡安想了想,分析道。

    “嗯,的确如此,这样我就放心了,要是多了一个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李毅送了一口气,笑着对胡安说。

    他心里却在暗自琢磨,前几次都成功了,那么这次学院提高了赏金,对方肯定会增添人手,为了防止有比之前更强的探索者在护送队伍里,至少多了一个劫匪,更有可能的是多了两个,五个劫匪冲击车队,一个在暗中偷袭,这是一种推断,不排除其他情况。看来会有一场恶战,当然也会有一些很有趣的事情会发生,不过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临行前,李毅和同伴们说了自己的计划,他们都牢牢的记下来,蓄势待发。

    “天真冷!”李毅裹紧了身上的浣熊皮大衣,看起来毛茸茸的,再搭配上他微眯的眼神和大额头,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他从怀中取出一袋咖啡豆和一瓶威士忌,“要是有火就好了!”

    “杜尔特威士忌,这酒不错!”胡安看见威士忌瓶子上的标签,眼馋的说。

    “哦?这个牌子很好吗?学院发的,我平常不怎么喝酒,准备用它驱寒。”李毅小心的把酒瓶放回怀中。

    “驱寒?尝尝我自家酿造的苹果酒吧!九月份下窑,刚开启的,发酵的很好。”胡安取下腰间的皮壶递给李毅。

    “果酒?那太棒了,我和你换吧,反正我不喜欢喝什么威士忌,果酒正适合我,小的时候爷爷在屋前酿了很多葡萄酒,有时也会酿苹果酒,现在我身在异地,难得能喝到家乡的味道。”李毅感慨的说,他重又从怀里拿出威士忌给了胡安。

    “哈哈,我倒是更喜欢威士忌,特别是这种上了年份的,简直是绝佳的美味啊!”胡安食指大动,但骑在马上,不方便喝酒,他也没随身携带开瓶器什么的,只好眼馋的看着,把酒瓶拿在手里仔细端详。

    “对了,我们的行程安排是什么?途中经不经过埃尔德萨城邦?”李毅仰躺在车顶,和胡安随意的聊天,他的两个同伴则策马在车队末尾戒严。

    “我们这次的路线是先到凡尔赛,然后拐弯去埃尔德萨,最后到艾克,任务就完成了,这帮劫匪非常狡猾,每次都能清楚的沿着我们出行的痕迹找到我们,这次希望别碰上。”胡安担忧的说。

    “我在埃尔德萨有个亲戚,如果这次能去那里,就能顺路探望他啦!”李毅拍手道。

    “那可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啊!”

    “嗯嗯,你说这劫匪为什么每次都能清楚的知道你要走的路径?难道他们有一种很特殊的跟踪手段,或者说用某种东西监视到我们?”李毅想了想,皱着眉头问。

    “这不太可能吧,毕竟大家都是探索者,有监视类的灵靠近都有察觉的。”胡安否定了李毅的推断。

    “也是,不过那是什么东西?”李毅手一指,距离车队不过五六米处的空间模糊了一下,一枚眼球形状的灵露出了身形!

    与此同时,狄奥尼索斯的草灵羊身人潘瞬间发动了灵术,“寄生!”他和李毅配合的天衣无缝。

    一丛诡异妖艳的荆棘裹住了这只灵的身体,它连挣扎都没有来得及就迅速萎缩,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荆棘在它的尸体上开出一朵四瓣蓝花,羊身人潘晃晃悠悠的走过去,伸出嘴把花朵嚼食了,这朵花吸收了眼球状灵的所有精气,营养丰富。

    “你们!”胡安惊道,他强行压抑住自己的震惊,把后半句话深深的咽进喉咙。

    “哦!”李毅鼓掌叫好,“是一只侦查类的幻灵,有很强大的隐匿能力,连我的感知都骗过去了,对了,胡安大叔,你刚才想说什么的?”

    “咳,我是说你怎么发现它的,好高的灵力亲和!”

    “其实我没有感知出来,只是它太骚了一点,设置了一个小范围的杂草幻境也就罢了,它还变出一只蝼蛄,这种天气,蝼蛄都冬眠了。”李毅解释道。

    胡安的脸抽搐了一下,“这样的细节都被你发现了...”

    “没办法呀,劫匪凶悍,我们不能没有对策。”他愉快的就着一些烤饼畅饮金黄的苹果酒,一边观赏远景,太阳升起来了。

    金色的阳光温暖清澈,微微驱散了清晨的严寒,感受到阳光的勃发,那些结上一层薄冰的溪流渐渐解冻,红嘴的小鸟在溪边的沙石上磨喙,一切都充满了生命的张力。

    临近中午的时候,天气才稍稍温暖起来,太阳看起来稀薄无力,发散着微弱的白光,和天空几乎融为一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