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7.非常奇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学院对学生管的很松,那些授课的教师有些是临时在学院修整的探索者,他们厌恶了探索者间的杀戮,就回学院接受心理疗养,顺便授课赚些生活费,有些是年老的探索者,实力下降,年轻的时候行事不干净以至于留下许多祸患,晚年被找上门来,于是躲在学院避难,顺便教授些课程。

    所以他们对学生的态度很是随意,也不管事,更没有所谓巡课的教师,李毅整天缺课也没有人记他的处分。

    第二个上钩的人让李毅有些意想不到,这是一个独腿男孩,他有着漂亮的金发和浓密的眉毛,还有宽阔的嘴唇和一个大鼻子,身材高大魁梧,可惜没有了右腿,看起来有些不协调,他用一根金属拐杖支撑着半个身体。

    “你好,我叫安德路,来迟了一天,你也是新生吗?我对你这个队友招募很感兴趣,但是我不知道你的实力如何,能让我试试吗?”他向李毅询问。

    这个金发独腿人同样也是新生,他不知由于什么原因迟到了一天,也就是说他还没有在学院的培育院选择灵,也没有看到李毅和迪曼特迪斯的冲突。李毅比较在意的是他缺失的右腿和眉宇间那股郁结不化的忧伤。

    “当然,我们可以进行一些友好的切磋,我的灵性格有些粗野,危险的攻击会让他...食欲大开...”李毅想了想,用了这个词形容费尔德。

    “这非常奇特。”他补充了一句。

    “的确很奇特,据说只有上古极其凶悍的灵才会以灵为食物,我的灵也是上古血脉,我倒是没看过他吞噬其他的灵。”安德路看见了地上的血迹,依稀可以猜测出这里不久前发生的残忍一幕。

    “介绍一下我的伙伴——狄更斯!”

    他胳膊夹住金属拐杖,左手撮在嘴前,吹出尖利的哨声,忽然,高空中突现出一个盘旋的黑影,这个黑影携着狂风向下冲来。

    当这个不明物体下降到离地百米高度的时候,李毅才看清楚了它的模样。

    “好家伙!一只荆棘鸟!”他赞叹道。荆棘鸟也是上古异种,他们在和探索者契约前会在寸草不生的荆棘地里唱着悲伤至极的歌,传闻只有理解这种深入骨髓的悲伤才能得到他们的认同,当然,和荆棘鸟签订的肯定是自愿契约。看了这个高大的男孩身上一定发生过某些事情,也许这就是他眉宇间忧伤的缘由。

    这只荆棘鸟浑身披满稀稀拉拉的灰色的羽毛,样子丑陋,有屋顶大小,脖子短粗,两只纯黑的宝石般眼睛蒙着一层光泽,尖锐的长喙宛如弯钩一般。

    这时费尔德也显出了原形,两只上古的异种遥遥对峙着,同样都是蓝色的灵力,属于空灵的荆棘鸟并不畏惧戈尔工钢灵,这就好比利刃不畏惧盾牌一样。

    “戈尔工!天哪,居然这种上古异种如今还存在,可惜很少有人认出他们,”安德路看向李毅的眼光已经不同了,“你的确有招揽我的资格。”

    “这是我的住址,我们还有一位同伴,虽然没有测试过他,但我相信他一定有这个实力,这样一个完美的三人队伍就组建完成。”李毅很高兴,他把自己的宿舍地址写在便笺上递给安德路,准备收工,至于先前那对情侣中的男孩,李毅莫名其妙的相信他有办法找上门来。不知道这直觉是否正确。

    顺利的招募到了三个伙伴,李毅又开始准备下一步的计划,先接一些学院任务相互磨合,然后再去接利刃俱乐部的高端任务。蓝级探索者和绿级探索者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绿级灵就能具现化并且六项基本素质都会产生极大的飞跃,实体化之后,灵力运转和身体结构更加稳定,综合实力提高了十倍不止。

    “只有绿级才能算得上真正的探索者,相信那两个家伙和我想的都一样,攒集灵晶,为冲击绿级做出准备,然后就是和第三只灵契约,安德路的空灵是纯粹的攻击性灵,这样他对治疗和辅助类的灵有需求,我则是缺少一只攻击性的灵,这样我们的目标就不冲突,这倒是个好消息。”李毅想道。

    他去听了一节理论课程,然后准备打道回府,准备为接下来的任务做些功课。

    “小子,站住!”在李毅走到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时,几个声音从周围响起,从树的背后,房屋的阴影里走出五六个人来,都是新生,手里拎着五花八门的工具——棒球棍,钳子,扳手等等。

    “我以为迪曼特迪斯会更有耐心的多想些花样,没想到毕竟是个无脑的蠢物,采取这种简单粗暴的劫杀方法,每天派人跟踪我,记录我的行程,然后在这个没有人的地方给我一顿教训,或许想敲破我的脑袋,呵呵,你们不觉得这样太简单了一点吗?如果这样都能给我一个教训的话,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李毅摊手冷笑道,他一直对迪曼特迪斯不以为然还是有道理的,这样粗陋的手段,和那些聚众闹事的小混混没什么区别。

    这五六个新生一下子被震慑住了,竟然第一时间没有围上来殴打李毅,为首的那个高大魁梧的青年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上!这个穷乡巴佬有什么好害怕的!这次事情办成了,迪曼特迪斯少爷一定不会亏待我们,而且以后有什么麻烦都会找我们帮忙。”他握紧了手中的扳手,满脸的横肉怪异的扭曲着,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见过血的人物。

    “啊呀!”他怪叫一声,挥起扳手向着李毅脑袋上砸去!在成为探索者前,他一直是个城邦里的痞子,没少干过围殴的活计。让他出乎意料的是,他顺利的砸开了对方的脑袋,红白之物溅了他一脸,浓郁的血腥气味弥漫在空气里。

    “奇怪?我把他的脑袋砸开了?我只是想打破他的头,没想用那么大的力气啊?算了,反正后事有少爷处理。”

    正想之间,忽然背后一凉,他难以置信的回头望去,另一个新生红着眼睛把手中的长刀猛的刺穿了他的脊背。

    此时李毅已经在自己宿舍的客厅里喝茶了,伊莎贝拉给那些人设置了一个幻境,一个自相残杀的幻境,人的意志比灵脆弱很多,所以轻而易举的就让他们疯狂的互相砍杀起来。

    “真是个无聊的人。”李毅这么评价迪曼特迪斯。

    仿佛有种预感要来客人,他便多准备了一幅茶具,虽然这个客人也许是喜欢喝咖啡的。

    果然,一刻钟后,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李毅起身去迎接他的客人。

    那个情侣组合中的男孩来了,他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眼角带着隐隐的愤怒,但不是针对李毅来的。

    “我们又见面了,我是李毅。”李毅敏锐的看出了些东西,所以没有贸然发问,只是微笑着介绍自己,他给男孩倒了一杯红茶,想了想,又拿出一袋小猫饼干拆开了递给他。

    “谢谢。”男孩看起来神经质又敏感,他哆哆嗦嗦的道了谢,喝下一杯温热的红茶后,默默的吃下一整盒的饼干,突然嚎啕大哭。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相信你,以前我们也没有见过面,但是我很想告诉你关于我的事情。”他哽咽着说。

    “我在听。”李毅回答他。

    “我是艾希亚家族的继承人狄奥尼索斯,我们家族是个新兴的小家族,家祖也只是个金级探索者,新兴的家族在领土的划分和对资源的分配方面会受到老牌家族的制约,甚至可能被打压而一蹶不振,所以家祖无奈之下和一个大家族合并,我们也成为了他们的附庸。而我作为合并的纽带,被送去当了质子,那个女孩就是大家族高层的子女,虽然地位不高,但是命令我这个人微言轻的质子还是绰绰有余的。我一开始以为她只是调皮,想作弄我,毕竟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可是,我想错了...”狄奥尼索斯把头深深的埋在膝盖间,哽咽着,语气里充满愤怒和仇恨,“她想把我当成一个私人的玩具,身体和情感全部属于她的可以活动和思考的人形玩具,当她发现我喜欢上一个女孩的时候,便认为我的精神不完全属于她了,她竟然,她竟然...啊!!!”他似乎想起什么悲惨的回忆,猛的大叫起来。

    听见这声来自心底的惨叫声李毅不禁也有些悲怆,那个自私的女孩强烈的占有欲和对其他人造成极大伤害的嫉妒都让他怒火中烧,为什么有些人天生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为什么有些人可以这样藐视别人的尊严?为什么有些人可以无情的欺凌弱小?难道他们本应该如此吗?是谁给了他们这样残忍的权利!

    这个世界上没有审判这些人的法庭,指望他们的良心受到谴责更是无稽之谈,李毅也不是那种义愤之下攘除奸凶的愤青,更没有兴趣去找这些人的麻烦,不过既然这种事情被他遇见,在他身边发生,就没有坐视不管的道理。

    “当你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你就会发现,有些让你苦恼,让你悲愤而无力的事情其实弹指就能解决,一味的哭泣没有任何作用...”李毅慢悠悠的开导他,当然,这样的安慰和激励对一个悲伤至极的人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所以他一把揪住狄奥尼索斯的衣领,大声对他说:“混帐东西!你哭有什么用?废物!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找我倾诉,然后你就得到解脱了好心安理得的做一条狗?没用的东西,滚出去!”

    “你这是在侮辱我!我不反抗的原因是顾及家族的存亡,不要以为我是个弱小可怜的人!”狄奥尼索斯一掌打掉李毅的手,“那些侮辱我,给我带来痛苦的人必定会付出代价!包括你!”

    情绪激动的他也召唤出自己的灵,只见狄奥尼索斯右手腕上的一枚羊角手镯爆发出惊人的蓝色灵压,他的灵显出了真身,这是一只羊身人模样的怪物,人的面孔羊的身躯,额前有两只犄角,微秃的脑袋垂下一绺绺灰黑色的毛发。身上长满了青苔和蕨类,甚至还有几朵蘑菇,远古的气息扑面而来,赫然是一只远古灵,似乎有着比戈尔工更加古老的历史。

    “是一只古巫一族的草灵,天哪,这种东西在上古就已经绝迹了,似乎是中古时期的强大存在,有着神秘莫测的力量!”费尔德告诉李毅,这种本该灭绝殆尽的物种竟然重现,不知道是在传递怎样一个讯息,难道远古的意志要开始复辟?这些强大的远古灵纷纷出世。

    “潘,去试试对方的实力。”狄奥尼索斯由于之前看见费尔德活食血蚋,强大到不可思议,所以不敢轻视,况且他也不是来找麻烦的。羊身人细长的眸子亮了起来,“寄生!”

    一丛妖艳的蔓藤从费尔德的身躯底下钻出,继而迅速爬满他的全身,蔓藤的根须不停的蠕动着,想要扎进他的体内,费尔德体表的那层锈铠竟然被破开了!

    “不错,竟然能破坏我的天赋锈铠,这种灵术是把草系灵力具现成能吸收对方生命的蔓藤,成为你自己的养料,不过很可惜,你的蔓藤太弱小,只能破开第一层防御,”费尔德毫不在意,“破坏锈铠恰恰是发动第二层‘刃甲’的条件。”

    忽然那些覆盖在他全身的铁锈纷纷落下,积蓄力量想往里面钻入的根须一下子没有了阻挡,一起爆发出强大的冲击力!可是第二层刃甲的反射正是等待着这样的攻击。

    “漩涡!”被刃甲反弹而向四周激射出的灵力被费尔德强行凝聚成一团,然后朝着羊身人轰去!

    “砰!”一声闷响,古巫一族的羊身人潘倒退几步,腹部被灵力团击中,受了不小的伤,这一交手便落入了下风。

    “让我吃了你吧!”费尔德欺身上前,显然对古巫一族很感兴趣,想要尝尝滋味。

    “到此为止了,”李毅打断了费尔德的食欲,“欢迎加入。”他对狄奥尼索斯说。

    然后向狄奥尼索斯伸出手,迟疑了片刻,狄奥尼索斯的手和他的手握在了一起。

    “你说的对,我的确弱小可怜,被人摆布,一直靠欺骗自己减轻痛苦,一边还要强颜欢笑的做她的玩具,不过现在不同了。”他诚恳的向李毅致谢。

    “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直接说就可以了,毕竟我们已经成为同伴,这样的事情既然被我看见就没有束手旁观的道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