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6.第二只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过怎么和它签订自愿契约呢?在培育院所说的那什么“心意相通”当然是扯淡,事实上他试图和戈尔工交流,可是发出的讯息却石沉大海,甚至他一度怀疑这只远古灵是不是已经死去,只剩下徒有灵力的空壳?不过学院事先应该监测过它的活性,死去的幼灵是不可能搬到培育院的,再说,埃德蒙也检查过。

    “那就让伊莎贝拉试试吧!”自从签订契约之后,三色蔷薇瞳伊莎贝拉和李毅的交流越来越频繁,幼灵最需要的是纯净的灵力,普通充当货币的灵晶蕴含的灵力驳杂,不适合吸收,学院餐厅里的食物蕴含灵力,那些灵力虽然纯粹,但是又太稀薄了,伊莎贝拉天生是D级灵,要想到达C级,最基础的条件就是大量纯净的灵晶。

    空气里游离的灵力根本满足不了灵的需求,这也是让李毅头痛的事情,那些贵族学生有着大把的提纯过的灵晶用来修炼,实力自然突飞猛进。

    “怪不得埃德蒙大哥说在学院里没什么变强的途径,这里的环境太简单了,没什么发展的余地,我要想变强还是要到外面去,那些名山大川,幽谷深海都会有灵力集中的涡流,最适合灵的训练,不过当下还是先和戈尔工钢灵签订契约。”

    伊莎贝拉晃动着柔软的触角,她正在端详戈尔工,天生的上位血统让她看起来高贵而妖艳,戈尔工的远古血脉在这点上是对等的,也就是说伊莎贝拉有着和它平等交流的地位。这些变异灵或者是远古灵都对普通的灵不屑一顾。

    看见戈尔工渐渐有了回应,李毅不禁一阵欣喜。

    伊莎贝拉邀请戈尔工成为她的同伴,戈尔工表示,现在的环境很不适合他的生长,他想封印自己,等到环境接近上古时代再出世,源于古老的记忆传承告诉他如今的世界会使他孱弱无力。

    狡猾的伊莎贝拉立刻回应,告诉他在上古的时代戈尔工钢灵成长的确得天独厚,那样太轻松,太简单,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在逆境中成长为顶级的灵才真正值得赞扬,而且现在的时代,甚至很少有人知道戈尔工钢灵的威名,让那些杂鱼占了上风。

    李毅终于知道三色蔷薇瞳为什么是幻灵中的王者了,伊莎贝拉从年龄来看只是灵中的孩子,却满腹心机,这份算计的本领是与生俱来,更别提语言上的技巧了。

    戈尔工钢灵果然愤怒了,怪不得那些探索者把他和一群资质低下的灵混在一起,怪不得别人对他不屑一顾,原来这些可恶的探索者只是把他当成一个鸡肋的钢灵!只有李毅看出他的特别,发现了他的潜力,伊莎贝拉特别指出这一点。

    “咔嚓咔嚓!”戈尔工激动的关节直响。

    于是,李毅的第二只灵也有了。

    戈尔工的名字叫做费尔德,是一个好战主义者,他打开了自己的灵力封印,竟然天生就是D级,散发着蓝色的灵压。

    三只灵都达到蓝级的探索者就可以获得蓝级探索者徽章,之前劫杀李毅的哈利就是蓝级,如果现在他和李毅战斗,绝对凶多吉少。

    契约之后,戈尔工的体型一下子增长到成年马匹那么大,看起来像一块粗陋的人形黑铁塔,浑身依旧锈迹斑斑,手脚如同柱子般滚圆,胸口突出一块V字形的浮雕,那些厚厚的铁锈下面隐隐可以看到奇异古老的纹路。

    灵没进一次阶,都会开启一种能力,这些能力被称为“灵术”,E级灵有一种天赋灵术,而D级就有两种,探索者的战斗就是在灵力的对抗和灵术的搭配上展开的,除此之外,后天也可以学习灵术,不过困难无比,灵术根据训练程度不同也会有区别,分为入门级,精通级,大师级和宗师级。

    伊莎贝拉觉醒的两种能力依次是幻像和干扰,费尔德觉醒的则是三维盾和漩涡。幻像通过操控对手的精神,伪造一个影像,入门级的幻像只能变幻很小的空间,一旦探索者环顾四周,很容易看出破绽,而宗师级的幻想则可以控制大块的区域,曾经有一只S级幻灵控制了一个城邦所有人的感知长达一年!数万人整年都生活在虚假的影像里。

    干扰是模糊探索者或者灵的五感,同样,入门的干扰可以造成攻击的偏移,宗师级的干扰直接剥夺五感,非常可怕。三维盾就是给友方单位套上一个钢灵力凝结的立体盾,漩涡是扭曲吸引对手攻击的力场。

    伊莎贝拉和费尔德都是D级灵,各觉醒了两个灵术。

    “可是,完全没有攻击的手段,自保倒是不错,”李毅有些发愁,“埃德蒙建议我去认识些同伴,我虽然出色,但是集体的力量更强。”

    说起同伴,他不得不想到刚刚遭遇的经历,这些幼稚的家伙当然没有资格做他的同伴,不过一千多名新生,像他这样深藏不露的人肯定有很多,找几个强壮的搭个伙,固定下来,以后团体行动,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

    “这倒是个好主意!”李毅决定直接招揽,首先,那些贵族学生们肯定不屑于和他结伴,贵族学生的追捧者们当然也看不起他,特别是他得罪了迪曼特迪斯之后,经历过这样的事,能看出他的不同寻常之处的人肯定也非凡了得。

    拿着一块招聘的牌子他干脆的站在了校门口,这个举动也使他成了新生们的笑柄,经常有新生对他指指点点,嘲笑他的无知,土气,怎么可能有人会和他结成同伴关系?这个乡巴佬头脑里像是装了浆糊,以为什么事都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对于那些嘲笑他的,奚落他的学生,李毅都报以和善的微笑,这样一来,别人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只是在背后指指戳戳。

    出乎他意料的是,下午就有人上钩了,一来还是两个。

    这是一对情侣,这个年纪的情侣倒是很少见,男的看起来非常斯文,身材匀称,是一个天生的小白脸,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穿着一件裁剪绝对是大师级工艺的黑色西装。

    女的有一头漂亮的橘红色头发,在脑后高高的扎起,黄色的外套下面是一条宽大的橙色百褶裙,再下面是一双灰绒皮靴。

    “你有什么本事?站在这里找同伴,是想当队长喽?”女的扬声问道。

    “是否担任队长我无所谓,你们有足够的实力和潜力才能进队,否则我不会接受,”李毅并不着急,他取出一张便笺准备记录,“不是谁都

    可以加入,你们要拿出诚意和让我动心的本事。”

    “你!凭什么你要看我们的实力,我们就给你看啊!你为什么不显露自己的能力呢?”女的大声嚷嚷起来。

    “呵呵,”李毅嘲讽的笑了,“两位如果真心想加入,是不会这样的,我这里不欢迎你们,请回吧!”他决定试试这对情侣的底,虽然这个组合是以那个橘红色女子为首,但是他更看重那个男的。

    “你怎么这么说话?”女孩被呛的满面通红,好像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既然你想看看我们的实力,那么大可一试!”

    李毅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他一直以为,说话强硬的人实力也一定不弱,不过实力的差距的相对的,瞎子的国度里,独眼龙就是国王。

    她手腕上原先并不引人注意的一根细细红线忽然蠕动起来,原来是一条小蛇!李毅立刻认出,这是毒灵中的血蚋一族,血蚋天生速度极快,

    神经毒液在进入血液后短短五秒就会扩散至全身,再加上毒系灵力有着天然的破甲和侵蚀性,综合实力非常强劲。

    “嘶嘶!”血蚋感受到主人的愤怒,顿时对李毅充满了敌意,扬起上半身,微微的吐着信子,蓄势待发。

    灵在非战斗状态可以缩小体型,比如思迪的金丝猴。这只血蚋进入战斗状态之后身体膨胀到手臂粗细,浑身一粒粒的血色鳞片有节奏的掀动着,如同赤红色的海浪在翻涌,两颗漆黑的毒牙闪烁着陶瓷般的光泽,简直和魔鬼一样。

    “嗯,不错的血蚋,速度和灵敏的资质怕是达到永恒了吧!不过力量和韧性还差一点,耐久只是一般。”李毅随口评价道,灵的资质有六项——速度,力量,耐久,灵敏,韧性,至少有五项资质达到永恒才能变异,变异之后便是六项大圆满。

    “你倒是很会观察,我的心兰血蚋已经具备后天变异的基础了,只要得到变异水晶他就能冲击圆满。”橘色头发的女孩骄傲的说,这只血蚋让

    她有了跻身高级探索者的资本。

    “资质确实不错,不过还是太普通了。”李毅失望的说道,他手指上的一枚锈迹斑斑的黑色铁戒脱落下来,戈尔工钢灵费尔德狞笑着显出了巨大的身躯。

    可是出场并没有起到震慑的效果。

    “这就是你选的那只钢灵?真难为你了,我倒是不觉得它有什么特别之处。”女孩不屑看了一眼戈尔工,“这个蠢笨的东西能保护什么?你以为凭借一只钢灵就有了傲视别人的资本?可笑之极,刚才竟然说那些话来侮辱我,怪不得连迪曼特迪斯你也不放在眼里,原来是自大到无视一切的地步,既然你耍了我,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我可不像迪曼特迪斯那么好脾气。心兰,咬死他!”

    女孩草芥人命的语气和那股杀机都让李毅厌恶到极点,原先李毅没有展露实力的时候她还怀着试探的心理,一看对方实力弱小就立刻显出真面目,要践踏弱小者的尊严,甚至残酷的杀戮。

    “是吗?费尔德,你看,现在没有人了解戈尔工的威名了,她把你当成一个废物,你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李毅悄声告诉费尔德,言语中挑唆的意味显而易见。

    “目光短浅的探索者真让人厌烦!”费尔德牙齿咬的咯咯直响,“一条小蛇,上古时代这种食物链的底层现在竟然也嘲笑戈尔工的威严?漩涡!”

    一个蓝色的灵力涡流在他的手中凭空产生,这只血蚋还没有来得及扑向李毅就被不可抗拒的强大的磁场吸到戈尔工的手中,它徒劳的挣扎着,利齿撕咬着费尔德的手臂,可惜连那些表层的铁锈都没有破坏,反而弄伤了自己。

    费尔德捉住血蚋,做出了一个恐怖的举动,他直接把血蚋放进口中,大口咀嚼起来!李毅的表情顿时精彩无比,原来灵还是可以互相吞噬的。

    “啊!”女孩发出一声惨叫,血蚋的痛苦清晰的传到她的脑海里,那种被咀嚼的滋味,简直让她生不如死,这是强迫契约的另一个坏处,灵受

    到的痛苦也会在探索者的精神里同现,虽然只是很少一部分,但对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痛苦的探索者来说真如地狱般。

    “真难吃,养分少的可怜,传承记忆里上古血蚋很好吃,去掉头和内脏就可以生吃了,鸡肉味,嘎嘣脆。”费尔德抛开剩下半截的血蚋,嘴角滴滴答答的流下许多鲜血。

    “我们走!”一直在旁边默默观看的男孩拉开他的女友,临走之前给了李毅一个充满笑意的眼神,仿佛在说:“我还会来的。”

    李毅也笑了,看来这一对情侣的关系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起码这个男孩在女孩受到痛苦的袭击的时候只表现出一点虚假的关切,他们的关系似乎是以一种非自愿的扭曲的状态存在的。

    刚才那一幕,来来往往的学生一个都没有发觉,在他们的眼睛里,李毅这个乡巴佬还微笑的站在那里等着不切实际的同伴,这都是伊莎贝拉的功劳,她制造出一个个的幻想,蒙骗了周围的人,否则费尔德生吃灵的行为一定会引起骚动。

    “你真是太残暴了,那条血蚋,你竟然吃掉一半,不知道死没死,蚯蚓截去一半还能存活,不知道蛇是不是也是如此。你给我添了个大麻烦!

    那个女人肯定会来找我算账,你知道的,女人全是睚眦必报的性格,”李毅对费尔德说,“不过你既然能通过吞噬高阶灵成长,那岂不是很省钱?不需要喂你纯净的灵晶了,自己出去找些野食。”

    费尔德立刻表示灵很难消化,如果有灵晶食用最好不过,当然,还有很多更适合吸收的药材,那些天材地宝,反正来着不拒。

    李毅明白了,这厮就是一吃货。

    很难解释短短半个月时间,李毅就从一个依靠救济活下去的孤儿成长为一名深藏不露的探索者,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以为是做梦一样,他现在需要的是慢慢积累,丰富自己的底蕴,等待某一时刻的爆发,跃升到更高的层次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