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5.来一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用金卡打开房门,他发现屋子里有崭新的生活用具,未开封的整套茶具,被褥,以及仓库后面的一个低温酒窖,里面全是十年以上的葡萄酒和香槟,厨房里还放着一箱雪茄和一箱烟草。

    “真是个迷人的好地方。”赞叹了一句,李毅洗完澡,换上睡衣,沉沉的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外面阳光明媚,秋季的阳光色泽格外浓重,像是染了落叶的颜色,天气却很凉爽,正适合去森林郊游或是出海。

    李毅想起俱乐部的事情,穿上一件灰色的格子衬衫,戴上一顶呢帽就出了门,这身装扮都是在衣柜里找到的。

    俱乐部和工会散布在城邦的各个角落,红岩城邦从元老院到众议院都是天空学院在把持的空壳,真正城邦居民都搬到了乡间居住,城里活动的大部分都是探索者,不止红岩城邦如此,其他的三大主城邦也是这样,毕竟灵力是已不属于凡间的力量。

    埃德蒙推荐给他的是一家名为“利刃”的大型俱乐部,他说这里的价钱很公道,口碑也不错,不论对雇主还是赏金猎人的身份保护都做的十分到位。

    走进这间并不大的酒吧,李毅很难相信自己来对了地方,要不是埃德蒙特别关照了这里情况,他一定会认为利刃俱乐部搬迁了。

    酒吧的名字确实叫作“利刃”,一块削平的桦木板上用黑漆歪歪扭扭的写着这两个字,由于常年的风吹日晒,字迹很难辨认清楚,两根生锈的铁丝很随意的把它吊在门上。

    酒吧松木铺成地板,上面涂了厚厚的松脂,颜色深黄,好像变质的啤酒,最里面有个曲尺形的大松木柜台,周围摆放着几张桌子,柜台后面坐着一个肥胖的老板娘,穿着紫色长裙在那里数钱,鼓鼓囊囊的胸前有一些可疑的污渍。

    未等李毅开口,肥胖的老板娘把眼一翻,开口道:“原来是个雏,年纪这么小就别凭着道听途说来这里凑热闹,赶紧滚回去喝奶吧!”她嘴上毫不留情,摆摆手就要把李毅赶出去,以为他是个听过利刃俱乐部传闻的冒失鬼,摸索到这里想要碰运气。

    “我是有推荐人的。”李毅赶忙说,这也是埃德蒙关照的事项之一。

    “哦哦,原来是老顾客带进来的新人,这就没问题了,这是任务板,你自己看吧,决定了就领个狗牌去做任务,做完带货回来和雇主见面一手拿钱一手交货。”老板娘看了埃德蒙的推荐信,顿时热情起来,甚至回过身去,从背后的柜子里拿出一瓶雪莉,给李毅倒了一杯。

    “小伙子,不来一杯?”这个半老徐娘看起来是那么的风情万种。

    “不了,谢谢,我还不会喝酒。”李毅推辞了,酒精的味道让他心头直犯恶心。任务板有厚厚一叠任务,每个任务占一行,分别是编号,任务概述和酬劳,最低的都是五百多白灵晶,最高的是最后一页的最后一条,竟然是一枚紫色灵晶!似乎是寻找到某个东西,那个名字的本身就晦涩难懂。一旦接了某个任务就领取一块号牌,也就是老板娘称为狗牌的东西,这是接任务的凭证,十分重要。

    任务大概分这么几种:一,探索未知的荒野,那些山脉纵横的深处,往往有着许多珍贵矿藏,优质的幼灵和稀有药材,拥有开发权的组织如果人手不够,就会在俱乐部发布任务,召集大量的探索者帮助开发。二,寻物,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在大陆也很稀有,比如高阶灵晶,变异灵,接近变异的优质灵,能让普通灵后天变异的神奇药材,等等。三,仇杀,悬赏人头,用财富买下仇人的首级,大多是不方便从明面上复仇或者是没有实力复仇,于是躲在暗处方便下手,另外就是些杂七杂八的任务酬劳也都不错。

    李毅翻看了半天,发现自己微弱的实力连酬劳最低的一个任务都接不来,那些开荒的群体性任务都是有等级要求的,至少是绿级探索者才有资格加入,而且对灵的要求也很苛刻,也就是说在应征的探索者里还要淘汰一批。

    扁了扁嘴,他放弃了接任务的念头,老板娘毕竟见多识广,看出了李毅的窘境,她收起任务板,毫不客气说道:“你的推荐人大概是让你见见世面,你这只连灵都没签订几只的学生狗接这些任务就是找死,先回去练上几年吧!”

    李毅满面通红,逃跑似的出了利刃酒吧,“我还是回去多练练吧!没想到这些任务的要求都那么高。”

    这件事情告一段落,探索者的世界让李毅充满斗志,他振奋又激动,想要大展身手,在图书馆度过几天空闲期之后,正式开学了。

    学院并不要求学生穿制服,李毅并没有谢绝这样的荣耀,毕竟天空学院的制服还是很漂亮的,在外也有一定的威慑力,另一方面,他沉默不想引人注目,一模一样的制服可以很好的隐藏他,一些来自各个中等势力,有一定背景的年轻学生都衣着华贵新潮,看起来非常骄傲,似乎天生凌驾于众人之上,再加上他们俊美的面容和塑过型的好身材,很容易引起花痴女生的追捧,同时他们也很有钱,这是招揽男生的好手段,就

    这样,一个个领袖似的人物诞生了。

    李毅也明白了一点为什么埃德蒙会那么想打断他们四肢的原因了。

    他沉默寡言,周围的新生和他说话,他都是心不在焉的回答,渐渐的,别人就认为他无趣而且自闭,纷纷放弃了和他交友的念头。其实李毅也没有在这些人里面寻找同伴的意向。

    这批新生有一千多个,他们将在这里经过十年的教育之后才能毕业,但如果有人成为绿级探索者便能提前毕业,毕竟金级探索者已经是大陆上的中坚力量了。

    真正的授课也是有分别的,通用课程每个学生都能免费上,但是一些课程对借读生是收费的,每门每学期二十白灵晶到一百白灵晶不等,还有些特殊的函授课程甚至要五百以上的白灵晶,这样一看,李毅的那笔钱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那些中等势力,小势力的贵族学生带着天生的优越感,他们并不缺钱,所以大部分课程都报了,而李毅则是相反的类型——他一门付费课程都没选修。

    “其实花费几百灵晶学的这些东西在图书馆里不花钱都可以看到,再学有什么意义呢?”不过这话他没有说出来,即便这样,那些能掏出灵晶的学生还是很瞧不起他,认为他是一个穷酸的乡巴佬,纷纷避而远之。

    李毅就乐了,他并不生气,这些学生幼稚的歧视比起以前乞讨的时候说受过的屈辱简直不值一提,能穿上完整的新衣服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接受教育已经让他无所奢求了。

    这节课程是入学教育,真正开课还是要在下午,李毅对这些课兴趣不大,他目前最关心的还是戈尔工钢灵,必须到手,任何人都无法阻挡,他不知不觉中,手中有了底气,行事也强硬起来。

    果然,下午教师就领着他们去培育院挑选第一只幼灵,那些贵族学生早在入学之前就已经和更好的灵契约所以对这些灵的兴趣并不大,但是他们手中有一个购买的名额。学院的这批优质灵都是半卖半送给学生的,每只只要五十白灵晶,这样低廉的价格,贵族学生也不愿浪费手里的这个空缺机会。

    幼灵大约有一千多只,被关在生态箱里,堆满了整个大厅,看起来十分壮观,火灵,水灵,风灵,刃灵,等等等等,都归类放置,李毅径直走到钢系幼灵的位置,一眼从众多钢灵里看到了那只他在图书馆确认了无数遍,把外形深刻在脑海里的戈尔工钢灵,这是一只看上去锈迹斑斑

    的钢铁小人,四肢短促,脑袋呈方尖塔形,只不过巴掌大小,浑身散发着微弱的白色灵力,看起来古朴沉重,仿佛是千年出土的文物。

    “我选择它,”李毅对一旁的教师说道,“钱从我账户上扣就行了。”

    “你确定要选择这只钢灵?你知道...”老师很惊奇李毅会做出这样冷门的选择。

    “嗯,我毕竟是个没有背景的穷学生,如果选攻击性的或者治疗性的灵,也没有能力去练好,不如练一只钢灵,以后吃饭不愁,可以谋得一份保安的工作。”李毅诚恳的说。

    “哦,原来如此,那么它属于你了。”教师同意了,正当教师准备打开生态箱取出钢灵的时候,一个傲慢的声音响起。

    “这个小东西看起来造型很特别,我要了。”

    李毅回头看去,这是一个明显来自某个势力的贵族学生,皮肤白皙,穿着一件裁剪得体的黑色袍服,举止之间带着浓重的富家气息和颐指气使的模样。

    “我给你五百白灵晶,你选别的吧,反正钢灵有很多。”这个人挥挥手,示意面前这个幸运得到了他施舍的穷学生退下。

    “还给这个穷酸五百白灵晶?天哪,真是浪费!这个穷酸还不高兴的想飞起来?”“是啊,是啊,真是幸运啊!”“你看他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是被这么一笔钱吓住了吧!”“迪曼特迪斯少爷真是出手不凡,不愧是迪米特斯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

    学生们纷纷骚动起来,李毅听见他们议论的内容简直想发笑,而这个叫做迪曼特迪斯的贵族学生对自己产生的轰动十分满意,他高傲的,微笑着欣赏戈尔工钢灵,似乎在想这件好玩物该怎么处理呢?

    “把它拿给我,怎么了?还有疑问吗?”李毅对愣在那里的教师说。

    “你...确定不接受那五百白灵晶?执意要这只钢灵?”教师很奇怪,不禁问道,他以为这样的穷学生是不会放过这笔钱的。

    “我选择它的原因还有一部分是出于对它的喜爱,就是这样,而且是我先选择的,你也同意了,这样即使是申诉到仲裁处也不会改变它属于我的事实。”李毅很有礼貌的对教师说道。

    “的确,我只是好奇问一下,不过确实是你先选择的,它属于你了。”这位教师倒是十分公正,看向李毅的目光也有了略微的不同。

    “什么?你不要钱?”迪曼特迪斯一时间都没有搞懂,他仿佛遭到了羞辱似的,凶狠的瞪着李毅,“穷鬼,你确定要这只钢灵?和我作对的下场非常不好,你已经引起我的怒火了!我劝你不要自误!”

    李毅意识到对方的愤怒,他很想和平的解决这个矛盾,一开学就惹上麻烦毕竟不太方便,所以他选择退让。

    “真抱歉,我的确很想要那五百灵晶,但是没办法,我和这只钢灵心意相通,如果这样的话我就有可能和这只钢灵进行自愿契约,它对你来说也许是个玩具,只是一时高兴,但对我来说却十分重要,我没有和你作对的意思。”李毅婉转的解释道。

    “你居然和这只钢灵心意相通?不会是你的错觉吧?”迪曼特迪斯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目光,忽然冷哼一声,“就算这样我也要定它了!你当然可以拿走这只钢灵,我不会阻拦,但是从你拿走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是敌人,和我这样力量悬殊的人作对你的后果可想而知,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他眼神严厉起来,似乎想要用这件事情确立自己的威严。

    李毅终于明白,有些人的心里并没有宽容,你对他让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面前这个人已经无知到不知敬畏的地步,真不知道是在怎样的环境中成长,简直以为自己就是神,可以擅自决定他人的命运。

    所以李毅干脆不去理他,直接拿走了戈尔工钢灵,接着就离开了培育院,回到自己的宿舍里,留下愤怒的迪曼特迪斯和一群目瞪口呆的看客。

    至于迪曼特迪斯的威胁,李毅根本不屑一顾,真正的威胁从来不会来自这些无聊的冲突。

    锁上门,他把戈尔工钢灵放在桌上观察,这只远古灵的灵压十分微弱,似乎在沉睡之中,身上的锈迹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铁锈,而是一种钢灵力形成的特殊结构,名为锈铠,能够保证自己的灵力稳定,同时腐蚀破坏外在的灵力干扰和攻击,就凭这一点,李毅就能肯定它就是传说中正面无敌的存在戈尔工的幼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