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59.认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是的,我承认。”

    “你残忍的打破了她的头,幸亏扈从营救及时,才没有性命之忧,是否有此事?”老法官的言语越发严厉,仿佛只要李毅回答“不是”,就会立刻跳起来殴打他。

    “是的,我承认。”

    听见他认罪,陪审团和法官都很满意,围观的群众却愤怒起来,纷纷大声呼喊,要惩罚这个凶恶的暴徒,这个连肯特的女儿都要袭击的暴徒简直罪无可赦,在他可怜并且瘦弱的外表下一定藏着一只凶残的恶鬼!

    “烧死他!烧死他!”人们开始有节奏的喊起来。

    “鉴于此人犯下的罪行,法庭给出的审判是:剜去双眼,永久驱逐!”

    “啪!”木槌再一次重重敲下,不等李毅有任何举动,几个狱卒就用一只麻布袋罩住他的头押了回去。

    审判结束了。

    命运对李毅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独裁的残酷即使是边角的锋芒都会致人死地,或许玛尼都不会知道会有人因为她失去双眼,这份审判报告也不会放在肯特的早餐桌上供其过目,但这庞大的制度仍然在以无情的规则运转着,是弱者的绞肉机。

    李毅只是其中的一个牺牲品而已。

    行刑是在专门的囚室里,备有医生,防止囚犯失血过多而死,但监狱毕竟不是医院,不会有声音甜美的护士帮助囚犯包扎,这些狱卒虽然不至于草管人命,但长期的工作让他们早已麻木不仁。

    李毅被推搡进囚室,首先看到的是一根沾满血迹的粗铁柱,上尖下方。下端焊在钢板铺成的地上,四维是圆弧形的岩石墙壁,给人压抑阴森的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岩石的缝隙里渗透出来,让人心都凉了。

    铁柱上端是一枚锈迹斑斑的铜环,用来固定头部,中间和底部各有两枚,最上方是一只铁漏斗,漏斗底端连着开口的牛皮口袋,这是用毒虫折磨犯人的工具,所幸他不必受到这样的刑罚。

    行刑的是一名手脚粗壮的狱卒,眉毛有点秃,脸上泛着油腻的光芒,正在调试行刑工具,手法熟练,从行刑人的角度来看十分优秀。

    工具花样繁多,比如一柄细长的弯刀可以轻松契入肋骨剖开心脏,短柄的牛舌刀是用来剔除膝盖骨的,就像牛的舌头似的,轻轻一卷,一丛茅草就捋进嘴里。还有些纯粹是为了造成肉体痛苦的刑具也有着精巧的构造,人类从来不缺乏残忍的智慧,而且特别善于折磨同类。

    剜去眼睛的工具则是一柄边缘锋利的勺子,这种勺子有很多种,大概是因为人的眼睛大小不同,狱卒用好几把勺子在李毅眼睛上比划着,看看哪一把更适合他。

    李毅忽然笑了,“拜托,又不是吃甜点,只要把它们取出来就行了。”

    “适合的刀能让你少受些罪。”狱卒认真的说,他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选中一柄勺子,在火上烤了烤。

    这时另一个狱卒手持烙铁突然在他的肩上猛地戳下去,顿时一股皮肉烧焦的恶臭扬起,剧痛袭来,李毅发出一声闷喊,与此同时,他眼前一黑,感到两股热乎乎的血流虫子般爬下脸颊。

    行刑快的出奇,人一生用来观看世界的器官在短短的一瞬就失去了。

    四周一片漆黑,黑的让人心寒,让人绝望。如同深潭。冰凉的,水一般的黑暗压迫得人喘不过气来,即使是深夜也会有微弱的亮光,那是星辰,远方的灯火传来的微弱光明,但是失明的黑暗则是纯粹的,干净的黑色。

    李毅被带回囚室,他将在那里养好伤,然后遭遇的将是无情的放逐,如果不出意外,他会死在遥远的异乡,甚至用不了很久,况且在他的肩头还有罪犯的烙印,就像人类天生嫌恶肮脏的毒虫,他几乎不可能得到好心人的救助。

    就在他盘算着今后的路该怎么走的时候,忽然,眼前黑色的世界亮起一颗微微发光的白色星辰。

    “这是什么?”李毅努力的想瞪大眼睛观察这个白色的发光体,却弄疼了伤口。

    它柔弱,形状像一块煮烂的年糕,不停的蠕动着,还伸出两只短粗的触角探索着这个世界,这简直是一个小生灵!

    他愣住了,没过多久,他又在上方的岩壁上看见一只,这只看起来更加强壮,体积也更大,通体的白光已微微发蓝,形状像一只多足虫。

    “我不是失去眼睛了吗?为什么能看见它们?”李毅疑惑的摸了摸自己脸上裹着的厚厚绷带,“这些生命体,难道就是传闻中的灵?还是我眼花了?”

    他试图与它们沟通,传闻探索者就是通过和“灵”沟通获取认可,从而缔结契约。

    在前路一片黑暗的时候,李毅竟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能够与灵沟通,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喜是悲,难道探索者只有在双目失明的时候才能感受到灵的存在?

    命运像一个顽皮的孩子般捉弄人,李毅渐渐的感受到那只幼生灵的情绪,是一种微弱的,模糊的呓语,似乎还没有高度智慧,相当于一二岁的婴儿,而那只大一点的灵则对他不理不睬,自顾自的游荡着。

    “太棒了,果然有灵这种生物,不知道什么原因,虽然失去双眼,我却成为了探索者,不过,万一他们发现我有这样可怕的潜力,一定会不惜代价除掉我,但是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去学习灵的知识,不过只要离开这里,哪怕是放逐,那么我不会有生命危险,甚至积攒力量,拥有自己的势力!”李毅仔细的思考,成为探索者的喜悦冲淡了失去双眼的忧伤,但是他清醒的意识到,此时他仍旧脆弱,他之所以能活下来的原因只是他太弱小了,弱小的不存在任何威胁。

    “本来能活下来就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了,现在我又成为了探索者,还能有什么奢求呢?虽然我对复仇并不在行,不过只要有机会,我是不会放过的。”他安心的睡去了。

    几天后,眼前的绷带被揭开,李毅摸了摸厚厚的血痂,被狱卒押送出城,由于他不是什么特别危险的犯人,看上去也并不奸诈狡猾,所有只有两个狱卒看护。

    “出了这条大路往北是克伦迪亚城邦,南面是塞雷敦河,你这个瞎子当然过不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生活吧,不要想太多,也不要怨恨,毕竟犯了罪过就该遭受惩罚,这是你的双眼,仁慈的法律将这个送还给你,希望你多做善事来弥补自己的过错,如果你还想回归西亚,那么就要做出相应的贡献。”一个狱卒说道。

    另一个则递给他一只蜡封的黄铜瓶子,里面盛着李毅的双眼。

    “除非****,否则不要再回来了!”

    李毅微笑着和他们挥手作别,浑然不像一个即将被流放的囚徒,“你们会再次见到我的。”他心里默默的想。

    身上没有一块铜币,更没有远行者必备的食物和净水,简直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他蹒跚的脚步顺着大路往北走,去克伦迪亚城邦,至于如何生活,只能乞讨罢了。

    不过令他欣喜的是,眼前黑色的世界有许多明明暗暗的光点,那些都是灵,很难想象,它们就这么与世无争的居住在人类身边,以自己的方式

    独立的生活着,感受到这生命勃发的喜悦,李毅顿时充满了希望。

    “谁也不能毁灭我!”他大声说道。

    那些散布在各处的灵有的柔弱有的略微强壮,从它们身上可以感受到一种奇特的力量,那是源于自然的野性的力量,李毅发现大多数灵都是白色的,它们都幼小而柔弱,一些略微大一些的则泛着蓝光,行动也更加敏捷,有的甚至能飞速的掠过草丛。

    “白色看来是最低级的灵体,智力也最低,几乎没有自我的意识,只靠着本能行动。而蓝色则是白色灵进化的下一阶段,已经有了普通的行动力,不过这些不知道蓝色的进阶是什么样子的。”他分析道。

    独行时会觉得路十分漫长,克伦迪亚城邦他也略有耳闻,这座城市的执政官是费尔德,据说是一个很有幽默感的胖子,在一些盛大的节日也会和城邦的居民一起欢庆,中途如果经过一个小镇那就最好不过了,就算没有,他也能通过和灵的沟通找到水源和无毒的浆果,他已经初步熟悉和灵沟通的技巧,虽然不能用言语述说,但传递善意和亲切还是能做到的。他肉体遭受的折磨也得到了它们的同情,比起这些灵,城邦里那些冷漠的居民简直像是一具具空壳。

    不知多长时间过去,也不知道是午后还是傍晚,抑或是深夜?反正他早已没有了时间的概念。

    李毅无力的倚着树坐下,他确定自己迷路了,那条大道早已走到尽头,脚下的松软泥土和石头上滑腻的青苔时不时告诉他这里是一片潮湿茂密的丛林,虽然迷失了方向,但他的心里更加宽慰,也越发有安全感,毕竟,从小到大一直伤害他的都是人类。

    随着灵的数量的增加,他距离人类聚居地就越发遥远,有时会有蓝色的灵从天空中飞过,它们有完整的类似鸟类翅膀的结构,蓝光像绸带般在身旁飘飞,美丽极了。

    他还发现,灵的体温是不同的,有的灵灼热.烫手,像一团燃烧的火焰,有的冰冷刺骨,有的虚幻的感受不到温度,它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触摸不到实体,手指轻柔的从灵体里穿过,就像伸入水中一样。

    在它们的带领下,李毅找到一丛灌木,用手摸过去,一串串珠子似的果实伴随着清甜的香味,应该是覆盆子,泠泠的水响从不远处的山崖传来,他忽然很想哭,这个遭受苦难的少年在体味过世道的凉薄之后,真正的拥有了同伴。

    他在溪边沉沉的睡去,苍白的面颊也出现了一丝血色,正不知在做什么美梦,不过这是一个难得让人放松的好时刻。

    “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快给我找第二只灵啊?我的柯西水灵还没有进入绿级呢!”丛林中传来一声疑问。

    “轰!”一只巨大的玳瑁挤开树丛钻了出来,屋子大小的龟壳上面坐着一老一少,少女长发披肩,发丝很直,像绷紧的琴弦,黑亮耀眼,眉目清秀柔和,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显出一丝坚毅。

    身旁斜倚在龟背上的老者满头白发蓬乱,晶莹剔透的如同银丝一般,长长的胡须争先恐后的拖到白色托加的下摆,赤着脚,手持一柄胡桃木雕琢而成的拐杖,拐杖顶部雕刻着一只面目扭曲的兽头,他的眼睛周围攒聚着很多皱纹,眼神却清冽明亮,完全不像一名古稀老者。

    “哼!学院的那帮老家伙整天的唠叨先把第一只灵练到C级,然后再和第二只签订契约,只不过是想让那些没有背景的学生有更多的实力寻找优秀的灵而已,你个小丫头可是我们尤安家族最有天赋的年轻人,当然要早早的选择三只变异灵才配得上你的身份。”老者用拐杖敲了敲座下的玳瑁,“我的卡西迪奥斯的资质已经接近变异灵了,但还差那么一点。”

    “您说笑了,爷爷,变异灵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寻找?就连黑泽学院的顶尖学生都不可能同时拥有三只的,而且,就算是非常优秀的探索者也难以得到它们的认可,就连庞贝城邦的帝国学院的第一天才布鲁斯在和变异火灵签订契约的时候都受到反噬,身受重伤,那还是驯养过的变异灵,野生的变异灵更加凶猛呢!”少女皱着眉头说。

    “那么如果有机会,你去不去尝试?”老者露出狐狸般的微笑,“就算你身受重伤,我的红级垂露草灵治愈你也是片刻的事情。”

    “就算红级很强,那也会好痛的!”少女吐了吐舌头。

    “你还没有见过传说中紫级灵的威压,如狱如海,根本产生不了反抗的念头,”老者眯起眼睛,好像在回忆什么,“数百年前我们家族最强盛时候也出现过紫级的灵,那是一只变异的天空龙,空中的绝对王者。”

    “真的很强吗?红级就已经非常强大了,据说大陆的顶尖学院和那些古老的大家族都有S级的灵镇守,果真是实力越强,势力就越大啊!”少女拿出一只皮水壶,拧开盖子,倒出一颗水蓝色的结晶,浓郁的水汽挥发开来,一只胖乎乎的灵从她的挎包里爬出来,通体晶莹透明,动作笨拙,伸出两只触角接住钻石般的蓝色结晶融进身体,然后满意的吞吐着水沫爬了回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