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57.海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位扈从似乎不满足于赶走面前这个脑袋大的出奇的乞丐,他狞笑着,玩乐似的用木棍戳戳李毅,瞄准他的大脑袋,举起沉重的家伙就要给李毅沉重的一记,有些人遇见弱小时就会无端的有了欺凌的冲动,仿佛是冲着那一股快感而去的。

    背后的橘黄色灯光把他的背影拉成鬼怪般的长条,手臂上的筋肉有力的收缩着,这一下要是打中了,李毅的脑袋准得变成浆糊不可。

    李毅察觉到了背后那个高大身影的残忍意图,巨大的恐惧驱使他挣扎着爬动,不过这徒劳的挣扎不过给凶徒添加了小小的反抗的乐趣。

    “嗨,哥们儿,住手。”就在扈从即将抡起粗木棍像是用曲球棍打马球一样抽烂李毅的脑袋的时候,一个笑意盎然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这个扈从感觉到一只纤细冰凉的手搭在自己的后肩上,顿时,他半个强健的身躯都凉了,脑子里的兽性顿时消散一空,继而被巨大的恐惧充满。

    在窒息般的死亡阴影中苟且存活下来的李毅茫然挣开眼睛,心里一片茫然。

    “你还站在这里,是有什么话对我说吗?还是说,你想要给我的脑袋上来上这么一棍?毕竟我也是乞丐。”这个声音又响起了,并且笑意更浓。

    “不,不,‘大表哥’,我...”这个黑色皮肤,小山般的壮汉不住的颤抖起来,甚至不敢回望他身后那个看似单薄瘦削的身影。

    “我会把这个少年带走,希望没有打搅你的工作,你看,我又多管闲事了,真抱歉。不过,下次要是我再看见你这么残忍的对待我的乞丐朋友们,我们之间的故事就会很漫长了。”

    “是,是!”扈从胡乱的吐出这几个字,忙不迭的走开了,背后已然一层莹莹的冷汗。

    “好了,少年,我记得你叫李毅,呵呵,早熟的小家伙。”那个人蹲下来,棕色的麻布长袍里透出一股好闻的皂角清香。

    “谢谢...”李毅从干裂的嘴唇里吐出这句话,背部的疼痛像是要把他的身体撕开,腹部以下一下都麻木了,他知道面前这个人的身份,城邦里的乞丐都叫他“大表哥”,并以其为首。因为城邦里不管是有着高贵姓氏的世家还是暴富的生意人都不愿意招惹他,尽管他或许连二十岁都没有,不过招惹他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死去,一些天衣无缝的巧合就是这些人上天堂的原因。

    “运气不错,虽然挨了两下,但是脊椎没被打断真是万幸。”大表哥从衣兜里掏出一颗褐色的浆果塞进李毅的口中,“嚼碎咽下去,可以止痛。”

    没等李毅有什么举动,他便转身走了,一边哼着轻快的歌,那股皂角的香味却留了下来。

    李毅皱了皱眉头,咬开浆果,一股腥辣的汁液流进胃部,像是一道火线向下烧去。舌头和嘴唇都麻木了,不过背部的剧痛减轻了不少,勉强可以支起身躯活动。

    “大表哥...”他心里默念这个名字,平时见到这个天生一张笑脸的家伙总觉得莫名的恐惧,仿佛他藏着什么可怕的手段。所以向来是敬而远之。

    没想到今天被他救了一命,李毅带着一身伤痕回到自己睡觉的地方,那是一间废弃砖厂的大水泥管子,里面被他擦拭的很干净,铺了厚厚的毯子,两头用茅草编成的席子裹起来,甚至还有一只棕色毛绒玩具熊充当枕头,真是个好地方。

    “但愿天亮之后会有好运气。”抱着自己都知道不切实际的念头,他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脊背的伤口依然有阵痛传来,更要命的是,止痛药的药效已消失,血肉粘在衣服上,黑色的血块凝结在衣服上显得格外刺目。

    “哦,不!”李毅看着自制的粗糙日晷,已经接近中午了,每天的救济金发到八点左右就会终止,不过昨日的钱没有用掉,运气还不算太坏,只不过要挨饿到晚,那时候面包店就会很不情愿的挂出他们的廉价面包,看着来购买面包的乞丐脸上流露出的心痛就像这些乞丐在活生生的偷他们的东西。

    比起饥饿,李毅更担心的是他背后伤口可能感染,溃烂会是致命的病因,而他虽然痛苦,但是并不想死。

    “可恶!”他很生气,本来他的生活简单而平静,靠着救济金和廉价的面包,他虽然常常饿肚子,不过早已习惯,但是现在浑身是伤,得不到医治就会有死亡的危险,一旦病重的无法行动,就连救济金也不能去领了,在饥饿,病痛和绝望中死去已经成为预料之中的事情。

    “不过这难不倒我,我还是有办法的。”李毅的存活能力强大的可怕,他走向砖厂后面的泥地,哪里种着土豆和蔓青,当然也有萝卜,有了这些,他就以做出一锅寡味的汤。

    这是他所有的储藏,吃完这锅汤,地里的蔬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出来。

    极度饥饿的时候,再难吃的东西也会留下美妙的回忆。

    城邦西面海滩上长着许多金苜草,这些枝茎肥大的苦涩植物向来只有沙蟹会光顾,它们有着不错的消炎效果,李毅恰巧知道这个生僻的药方。

    “如果有一块烟熏火腿,这锅汤会变得美妙无比。”李毅惋惜的说,他用一根粗柄铅勺搅动锅里的蔬菜,火苗欢乐的舔着锅底,不时发出噼啪的木头烧裂声。

    吃下萝卜和甘蓝,他变得有力气了,喝下热汤,连背上的疼痛也减轻了许多。

    在走出砖厂的时候,李毅在想,为什么“大表哥”会救他,同情心这种东西他从没见过有什么人有过,或许有富有些傻瓜富有同情,但是直觉告诉他,大表哥绝不可能有这种东西。

    “算了,他能从我这个一文不名的穷乞丐这里得到什么?我本来就一无所有。”摇了摇头,李毅决定不再想这个问题,生活还是简单点好,一些复杂的事不是他这个连温饱都不能解决的乞丐能操心的。

    对于那个几乎要将他打死的扈从,说真的,李毅愤怒的想要杀死他,但一想起对方制服的胸口别着一枚黑色双枝刺蔷薇徽章,他立刻胆怯了,那是元老院独裁官肯特家族的扈从标志,这个家族包揽了一半以上的元老席位,与这个庞然大物相抗争的后果就是干净利落的死亡。

    李毅很怕死,的确很怕死,他害怕很多东西,死亡,饥饿,寒冷,等等等等。

    既然要去海边,钓一条鱼充当晚餐也是不错的选择,但李毅也很害怕鱼类,滑腻的鳞片让他很不舒服,怪异的鱼头和鱼眼睛都是恐惧的来源,据说没条鱼的腹内都居住着一个淹死的灵魂,把鱼烹调成美味的汤汁的时候,这些灵魂会不会融化到汤里?就像那些喝咖啡的人们把方糖溶解在咖啡或者茶里一样。

    总之,李毅拒绝了鱼肉,也省去了剔卡的麻烦。

    漫无目的游荡很消耗体力,他可不想腹内的汤汁被早早的消化了,在城邦的公共图书馆消磨一下午的时间最好不过了,街道上的行人并不多,几天前的法院告示上说在今天会空开审理一个骗子,这个骗子自称是思想家,宣传邪恶的阶级理论。

    李毅总觉得用邪恶这个词形容阶级理论是不恰当的,而且理论并没有什么对与错,城中大半的人都去观看这个骗子的可耻下场,或许是绞刑——思想犯们判的罪往往都很重,剩下的大多是妇女和孩子,偶尔有富家子弟的马车驶过长条麻石铺就的宽阔大道,扬起一阵尘土。

    公共图书馆又大又宽阔,阴暗而静谧,是个睡觉的理想场所,不过这座图书馆的管理员很不近人情,遇到有睡觉的直接轰出去,当然喧闹的家伙也会受到同样的下场。

    这个叫布里的管理员又老又瘸,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眼神却锐利的可怕,仿佛一眼能把人的灵魂看出体外!他在自己的断腿处接了一根金属短棍,每天都擦拭的很亮,听说是年轻的时候被鲨鱼咬掉的。

    说起来很奇怪,李毅倒是不畏惧这样的锐利眼神,因为他的心里没有什么好遮掩的。图书管里的书他都很喜欢,那些谈历史,政治的书除外,里面很多东西都是编造的。

    伤口清理完之后,李毅用自制的药汁涂抹消炎,水白长衫被他裁成布条包扎伤口,换上破旧的灰色托加,这是他最后一件衣服了。

    感觉到了火辣的疼痛逐渐被清凉舒适代替,李毅的心情越发好起来,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而干瘪的面颊也有了一丝红润。

    沉重的书籍拿在手中给李毅一种真实存在的感觉,他平日里在街上游荡的时候总觉得心里空空如野,一拿起书来,空旷立刻神奇般的被填满了,那些知识厚重,坚实,就像上好的木料,纹理优美,木质细密。

    来这里看书的人很少,一般的城邦人都有着自己的工作,他们的子女也视继承父业为正途,而这些“正途”在父辈那里会得到完整的传授,图书馆中繁复乏味的知识令他们厌烦。

    名门的子弟需要通过阅读提高修养,但是他们家中祖传的珍藏往往比图书馆还要多,并且他们也不屑于和普通市民一起看书,这就造成了公共图书馆作用十分鸡肋,毕竟在这里还没有靠研究学问混饭吃的职业。

    李毅安静的坐在那些樟木制成的巨大书架的阴影里看书,几乎和阴影融为一体,书中的智慧是唯一能让他微笑的东西,他不明白,经传文艺,为什么在这里不受人待见,据说其他城邦都有专门的学院来钻研这些问题。

    “可能和独裁官的执政理念有关吧!他不喜欢艺术和科学。”说起独裁官,李毅努力的搜索记忆,他好像还没有见过这位传奇的人物,街角常见到他的半身塑像,是个眉目深邃的老者,蜷曲贲张的发梢好像雄狮一样。

    除此之外,李毅知道他很会享受,肯特最大的女儿和他最小的老婆年纪相当。

    “哦,对了,我记得非议独裁官是有罪的,毕竟是独裁官嘛!不过像我这样随便想想因该不算是非议吧。”他合上书,闭目沉思了片刻,透过墙壁上的落地大窗可以看见外面一颗翠绿的橄榄树沐浴在夕阳的金辉中,这个时间,那些廉价的面包都该摆上出售的篮子里了,虽然又冷又硬,但对于饥饿的人来说却是美味。他匆匆将书放回原处,走出图书馆的时候,他看见老头在那张沉黑色的矮桌上睡着了,神态安详,大衣落在身旁的地上,于是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帮他重新盖好。

    走出图书馆,不知为什么,街道上空旷的可怕,一个人也没有,往常这个时候正是城邦居民收工回家,热热闹闹,熙熙攘攘,可现在除了街角的几片落叶,就是砖缝里的螽斯在细细的叫着,四周寂静无声。

    晚霞金红耀眼,从西边的天宇一直垂到深蓝色的海平线下,好像神女披散秀发在海水中洗濯,白色砖石结构的房屋在夕阳中零次栉比的拉出斜影。

    顺着自己熟悉的路径向那些设有面包店的街道走去,李毅心里愈发奇怪,居民们都到哪里去了?每家的大门都紧闭着,这难道是...

    一个名词跳入他的大脑——“街道紧急管制”,当发生重大的事件时,城卫军会强行限制街道的通行,而城卫军直接对独裁官肯特负责,也就是说,虽然李毅很不情愿,但是这次遇上了不小的麻烦。

    “我还是回图书馆看书吧,晚餐的面包...管它呢!”他心里长叹一声,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忽然,地面响起了沉闷的震动声,好像地震一般,李毅回身望去,一个庞然大物一下子闯入了他的视野!

    “这是...海象!”

    海象是除了鲸鱼在深海中最大的动物,比起陆地的大象庞大了不知几多倍,深蓝色布满褶皱的厚皮几乎刀枪不入,鼻子短小呈壶形,喷出的高压水炮能轻易冲垮一座民居。

    海象是不会进入内陆的,除非有人将它捕获并且驯养成出行的坐骑,而这些能够捕获强大海象的人只有一种身份——探索者。海象并不是灵,只是一种天生强壮孔武的异兽,但在压制性的力量面前也只能屈服。

    李毅面前这只海象简直大的可怕,街边的商铺才堪堪抵到它的膝盖,六只柱子般粗壮的巨腿带着潮湿的海浪气味,一丈宽的蹼足用来充当房顶绰绰有余。

    海象突起的前额上,垂下一块暗红色的绸缎,这种来自东方的珍贵布料上绣着一副纹章——金色的三叶草,周围伴生着两枝黑色刺蔷薇,白色背景以血红十字为底纹。这是正是独裁官肯特家族嫡系成员的标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