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56.突然其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毅是以力量著称的狂战士,所以他每一招都会选择与刑天硬拼,不过刑天的实力着实恐怖,他的力量似乎还要比李毅现在要高上一筹!

    而在此同时,李毅与司徒空也会寻找机会攻击一下对方,但是他们随时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所以一时间谁也无法得手,状况就这样一直僵持了下来。

    司徒空虽然人在战局中,但是他的心中已经有了思量:“以现在的状况要想击杀李毅已经不可能了,这个突然杀出来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强大的力量即使是我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与他分出胜负,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消耗力量,我还是先行退去的好,寻找星之石头毕竟还是主要的任务,反正以后到了学院中还有大把的机会对付他不也不急这一时半会的!”

    想到这里,司徒空已经没有了再战的意思,冲着崔健使了一个颜色,然后硬扛了刑天的一记斧劈,借助着其力道,司徒空急忙远遁而去,而与此同时,崔健也趁着罗莉失神的时候一个虚晃,顿时也随着司徒空的方向奔走而去。

    这是刑天始料不及的,他最讨厌的就是在他打得正痛快的时候他的对手居然选择遁逃,因此他一声冷哼,手中的开山斧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追杀而去!

    “想走就先留下你的脑袋吧!”刑天怒喝。

    司徒空头也不回,甩手一记百步飞剑便震飞了开山斧,然后“嗖嗖”两声便与崔健消失在丛林之中再也不见踪影。

    接回被弹回来的开山斧,虽然刑天有些不悦,但是…

    “还有一个。”刑天将目光转向了李毅,然后舔了舔嘴唇,“来吧!现在只剩下你了,让我好好的享受一下战斗的快感吧!我能感觉到你跟我是一样的人,不是吗?”

    如果是在平时,李毅不介意与刑天进行一场痛快淋漓的决斗,刑天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他与李毅一样是喜欢热血的硬碰硬的打法,而且也是一个享受战斗的疯子,不过现在却不是时候,李毅必须保留体力去寻找星之石头,时间只有三天,现在已经快大半天了,宝贵的时间可不能这样浪费掉,李毅虽然心中也有几分惋惜,因为他不能与刑天分出胜负,但是来日方长,他现在也决定先行离开。

    不过看样子,刑天并没有这么简单的放他走啊!

    但是李毅并不担心,进入二星之后再他的身上可是有着一张十分不错的逃生技能!

    淡淡的对刑天笑了笑,李毅道:“抱歉呢,虽然我也很想与你分出胜负,但是现在不是时候!”说完,只见李毅的身体突然从原地消失了,而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林美芳的身边,这其间的间隔还不足半秒!

    李毅正要搂着林美芳离开,灵魂深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莫名的悸动。

    融入李毅灵魂中的《神域》系统出现了一个从未出现过的诡异对话框。

    “狂战试炼强制开启!”

    试炼内容:什么是狂战士?如何驾驭这种力量?你需要寻找自己的答案。

    一股莫名的波动越来越强烈,这种波动和起伏,李毅在降临在这个世界后,就出现过好几次。不过每次持续的时间都非常短暂,李毅一直以为是自己心绪不宁造成,没想到居然跟这个任务有关。

    一抹猩红色的膜瓣渐渐从李毅身体中涌出,缓缓把李毅整个人包裹起来。林美芳在第一时间被猩红膜瓣弹开,李毅只能身体僵硬的望着对方那张无措的俏脸,嘴唇动了动,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发现新位面,穿梭准备启动...”

    一阵机械似得倒计时后,大片刷屏一样的数据不断从李毅脑海中略过。

    “构建虚拟灵魂和新身体,以适应新世界的规则。如果无法领悟战斗真谛,将无法回归..”

    “虚拟灵魂和身体?难道我要被取代?”

    “宿主灵魂和身体无法被取代,只是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和调整。任务期间的记忆也进行暂时的封存,任务结束后将恢复记忆。”

    “等等..我不想进行这个任务!!”

    李毅的狂喊并未得到任何的回应,一道道猩红光芒不断覆盖在了李毅身上。来到异界的记忆,甚至原本地球上的记忆全部都被封存了...

    一道道非常模糊,却又非常真实的虚拟记忆开始出现在了李毅脑海中。

    最后昏迷前,李毅只听到了一阵提示音。

    “新身体构筑完毕,虚拟灵魂刺激苏醒,模糊人格形成....”

    ...

    睁开眼睛,李毅脑海中总会有个疑惑在困扰着自己,“我是谁?”这个荒唐的念头就像马铃薯的幼芽一样,时不时从李毅脑袋里蹦出来。

    李毅是个每天领城邦孤儿救济金的可怜人,捏着那些由同样贫穷的善良人捐来的脏兮兮充满油腻的硬币——富人亮闪闪的银币只会在同样的富人手中流通,这个十二岁的孤儿总是在黄昏的街头寻觅一些廉价处理劣质粗面包的食品店。

    那些可怜的放了一整天的面包味道其实并不好,因为里面藏了磕牙的硬粒或者是烤糊了,被那些清晨倾巢而出挑选刚出炉的面包的妇人舍弃了,她们总是扭动着肥硕的臀部,粗而油腻的手腕上几根褪色的银链子叮叮当当的响着。

    身上那件长白水衫是他从别人家的衣架上“捡”来的,神庙的祭祀说这是盗窃的行为,会被无所不能天神记录下来,死后将在地狱中遭受同等的酷刑。

    不过李毅并不介意,要是死后能下地狱,也许是件好事也说不定,况且,天神靠着偷窃信仰活着,谁又给他们定罪呢?

    这些想法要是被神庙的祭祀们听见,他铁定要被麻绳捆起来倒上香油活活烧死,就像火神节裹着肥肉烤的那些鹌鹑一样,那时候,李毅的灵魂就会随着一阵香烟飞上高空,去神的国度赎罪——祭祀们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平日里李毅一直紧闭着嘴,让别人以为他是个可怜的哑巴。

    一想起鹌鹑,他仿佛听见火焰****.着橄榄油的吱吱声响和那些美妙的烟气。

    “好吧,今天来迟了一步,连一点面包屑都没了。”转过好几条街,李毅终于耷拉下和瘦小身躯不相搭调的大脑袋,丧气极了。

    他的脑袋阔大而且突兀,过分饱满的额头显得很怪异。

    长白水衫愈发凸显出他身材的笔直和瘦削,简直像一根冬天的枯枝,灰褐色的大眼睛浑浊无力,和那些机灵的同龄孩子迥然相异,这使他既不讨人喜欢又显得愚蠢,人们总是试图远离那些惹他们厌恶的东西,所以李毅愈发孤独,不招人待见。

    如果他不能在成年后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那么密斯的公民执行理事会将不会给他颁发公民身份,那么他就是个城邦的弃徒了。

    城邦是贺米尔大陆的国家级组织,贺米尔大陆有三个大城邦,依次是红岩城邦,庞贝城邦和乌瑞亚城邦,许多小城邦依附大城邦形成星系般的结构,

    密斯就是依附庞贝的众多小邦之一。

    李毅对这些国度的历史,城邦的兴衰向来不感兴趣,他常常提醒自己,自己仅仅是个十二岁的可怜孤儿,如果一天领不到救济或者像今天这样找不到廉价出售的面包,那么就要在星空下挨饿,但是过分充裕的智慧使得他不知不觉的瞎想,那些肥皂泡一样的念头不停的从脑袋里冒出来,清理它们是件完全没意义的事情——每时每刻都会冒出来。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仿佛一直如此,李毅也有自己的念想,通俗一点说就是“梦想”,他想要一间属于自己的庭院,哥特式尖顶的白色别墅

    当然也必不可少,但是除了元老院里的那些身穿推罗紫托加的为高权重之人和富贾一方的大商人外,很少有人能弄到这样的房子。

    除了以上情况,在李毅的记忆里,还有一类人能拥有这样的待遇,那就是“探索者”。

    每个城邦的人无论贩夫走卒抑或身居高位,都清楚的明白探索者的含义,就像他们通晓城邦的法典一样,灵这个字通常是和神灵联系在一起的,神,意味着不可思议,无穷伟大。灵,则代表万物智慧的总和。

    神高贵不可亵渎,灵却是切切实实触手可及的,在这个世界里,有一种存在于天空,海洋,陆地,几乎无所不在的生物——灵。

    绝大多数的灵都拥有智慧,它们独立的思考,独立的生存,并不与人类争夺活动空间,或许在那茂密的树丛或寂静的街角阴影里就住着一只灵,它们存在的状态让你看不到他们。

    能看到灵的,并且能与之交流的人类就是探索者。

    一旦某个城邦的人能够看见灵的存在,他立刻会被元老院保护,火速送到主城邦中进行专业的修习,至于修习的内容不得而知。

    虽然李毅很希望自己能拥有这样的能力,有朝一日一步登天,事实却是他从未看到过一只灵,许多次他把顺着烟囱溜进厨房大快朵颐的黑猫当成灵,他便蹲在对面的屋顶上瞪着迷糊的眼睛,一直到确认这是一只黑猫为止。

    “咕噜~”李毅的肚子很不客气的发出一声抱怨,饥饿噬咬着他的胃,也打断了了他的幻想。

    “我可不想饿着肚子睡觉,试试吧,看看有没有不厌恶我这副丑恶容貌的好心人。”他打算乞讨了,虽然这样并不光彩,但是李毅不是那种死守着尊严的家伙。

    “有多大的能力就有多大的尊严,我现在这点微不足道的尊严和饥饿的肚皮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运气很差,几乎光临了城中所有的面包店也没有遇到廉价出售的劣质面包,哪怕是黑麦做的,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面疙瘩都没有。现在他只能乞讨了。

    不管怎样,乞讨都是一件让人既不愉快的事,李毅很少乞讨,因为每伸一次手,他仅剩的那点尊严就会缩水一分,直到光溜溜的不剩一点。

    “先生,我又饿又渴,能不能...”李毅吞吞吐吐的说道,脸涨得通红,大的过分的脑袋使他活像一只吞了鹅卵石的蛤蟆。

    敲开的门立刻被粗暴的关上了,隐约听见里面传出这样的骂声:“吓人的丑八怪!”

    李毅面容僵硬的拖着步子顺着墙脚的阴影移动,脑子里嗡嗡作响,心里像是被一根尖锐的针狠狠的扎穿,他不明白,怎么可以这么直接这么残忍的侮辱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们之间又没有仇怨。

    “等我有了金钱,地位和荣耀,一定要报复这些曾经侮辱过的人!”他恨恨的想,他随即又释怀了,当他足够强大的时候,也无意于向曾经侮辱过他的弱者报复,更何况他也没有觉得能够报复别人的强大是他想要的。

    “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李毅自嘲的笑了笑,“以后还是不要想这些问题了。”

    尝试了很多次之后,他已不愿敲开下一家的门,有时候,他也很想远离这座城邦,可是别的地方未必比这里更好。

    广场的钟声已敲过十二点,在这夏秋之交的夜晚,夜空高远深邃的可怕,那颗颗的蓝色星辰,光芒寒冷彻骨。第四大街慢慢热闹起来,夜店的橘

    红色汽灯一盏盏亮起来,把来来往往的行人的影子拉的很长,这是城邦的人们夜间欢乐的场所,一杯杯堆了黑莓的醇酒弥漫着香气,衣着暴露的年轻女人风姿卓越,那些烤成金黄色的羊排,大块的西瓜和奶油布丁被一盘盘的端上来,放在欢快的年轻人中间。

    他们吃得那么漫不经心,因为对于彼此的吸引已经掩盖了食物的美味。

    “这就像金色的天堂一样啊!”李毅使劲嗅着这味道,胃却被酸液浸泡,疼痛难耐,不知不觉中踉跄着脚步走向那里。

    “嘭!”粗重的棍子在他的脊背上炸开一声闷响,伴随着一声怒喝:“滚开,你这个乞丐!”

    那是一个腰间围着黑色皮带的强壮扈从,脑袋上一根头发也没有,在颈后堆了许多层肉,看起来凶神恶煞。

    李毅还没有靠近他的天堂就被狠狠的一棍子打入地狱,脊背痛的像是要裂开,穷人往往被诬为盗贼,为人所瞧不起,因为人们惯性的认为富人无须通过盗窃来维持生活,殊不知,那些人往往偷到的更多。

    请看完十章之后再做评价,不要错过好书

    “嘭!”李毅的胡思乱想还没开始就被打断,棍子又一次落下来,他的脊背简直要被打折,皮肉被撕裂,鲜血渗透了衣服粘在木棍上。

    这些夜间的欢乐场所都有着极硬的后台,那些在这里欢快的年轻男女都是身出名门,打死一两个肮脏的乞丐似乎不算什么事,如果让李毅走进那些男女之间引起骚乱就会出大问题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