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唐钱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攻城之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皓月当空,月光凄冷但却无法冰冻将士们的热血,一日一夜的战争虽然让人感到疲倦,但他们知晓,攻下城池便是最后一战。

    暗卫与战斗力的将士已经与李崇义等人汇合,队伍再一次壮大,面对行动缜密,战斗有素的暗卫,契丹将士感觉到一阵无力,但让这不是最可怕的,最让他们心悸的是那一只连战甲都没有的队伍,那支队伍中不断有暗箭飞出,箭无虚发,掩护这攀城的大唐将士。

    三个身受重伤的家伙已经被李崇义下令送回营帐,李崇义身上的伤势也不轻,但是他不能退,此时这战场上有四支队伍,暗卫队长,战斗力的董斌,虎队的钱虎都再次战斗,他怎能抛弃他们回到营帐去养伤。

    钱虎抱着一根巨大的攻城木在撞击城门,他这一人的气势足矣抵得上整支队伍,虎队无需指挥战斗。

    优势已经慢慢显露,攻下城池只是时间的问题。

    当然契丹统帅也知道这个问题,命令一道道传出。

    “掩护百姓撤离城池,半个时辰之内必须撤离。”

    “弓箭手无需在登城墙送命,对方有箭法高超之人,所有弓箭手隐藏于街道两侧高点建筑内。”

    “重甲将士登城墙,剩下所有将士聚集于各个街道之中,分散击溃唐军。”

    “在派出一万将士支援另一处战场,势必擒下大唐恒山王。”

    围魏救赵,或许是他们翻盘的唯一计策,契丹主帅拔出佩剑,走出府邸,这一战宁死不退,契丹土地不容任何人染指。

    老虎与大唐将士交替撞击城门,在老虎一声怒吼中,敌城城门轰然崩塌,也就在这一瞬间,箭雨袭来,老虎迅速将巨木挡在身前,一步步撤退。至于跟在他身后的大唐将士在没有反应过时已经被射成了筛子,老虎一边撤退一边大骂敌军阴险,竟然不守城门,而是等到破城后用箭矢点杀。

    这样的计策钱虎第一次遇到,城门破了却无法进入城内,老虎气的哇哇大叫,却也无可奈何只能退出城外,甩掉巨木回到李崇义身旁口中喘着粗气,十分愤怒。

    李崇义也是微微皱眉,这的确是个麻烦,毕竟敌军并不是穷守城池,他们的兵力与物资与唐军相差无几,如果不是因为这几支特殊队伍的参战恐怕对方也不会退入城内,一时间李崇义也有些迟疑,如果集中兵力进攻城门肯定能攻入城内,但是敌城之内有多少敌军,什么诡计他都不清楚,也不敢贸然浪费将士的性命。

    突然战场中传来嘲笑声,钱虎听后更是大怒,怒不可及。

    “傻虎,不在自称虎队钱家第一了?今日让你开开眼,老子的暗卫不是你们能比拟的,暗卫列阵,进攻城门,一炷香时间为限。”

    钱虎抓过一具死尸砸向暗卫卫长,暗卫卫长弯腰躲闪,这死尸恰恰再砸在了董斌的身上,董斌是书生,直接被死尸压在身下,艰难翻身起身怒骂钱虎。

    “你不能老子的战斗力也能进入城门,别把你的无能发泄的理所当然。”

    三人谁也不服气,一边指挥战场一边大吼,李崇义直感觉脑袋一阵疼痛,怎么见面就吵,吵起来还没完没了。

    虽然在吵架,但是进攻的脚步却未停歇,暗卫将士均是一盾一矛的配置,堆成盾垒一点点想城门推进,虽然速度慢,但却有效,箭矢射在盾牌上发出叮当的脆响却无法伤及暗卫将士的性命,但契丹也不是没有办法,他们准备了工程车,撞击盾垒。

    在攻城车的撞击下,盾垒瞬间溃散,随后被弓箭点杀。

    这一幕激怒了暗卫队长,一瞬间损失了几十名暗卫他怎能不怒,再次组合盾垒,但却开口吵董斌怒骂。

    “董斌,你他娘的瞎了眼?你们对中赵方,刘秀呢,快些掩护老子的人。”

    董斌气的牙痒痒,这哪里是求人的口气,他真不想帮忙,但看在平康候的眼神,董斌很无奈的举起手,赵方,刘秀等弓箭好手将攻击方向转移到了城门处。

    盾垒再一次推进,敌方准备再次装散盾垒,只不过他们大意了,一道道箭矢顺着盾垒飞过将推攻城车的敌军射杀,一两个漏网之鱼也无法在操作工程车,暗卫的盾垒不断进入城内,长矛在缝隙刺出,一时间敌军也无法靠近,但也不是长久之计,李崇义踹了钱虎一脚。

    “该你们虎队了,本候的人与董斌的人攻击城墙,城内就交给虎队和暗卫了,给老子把城门守住。”

    已经失去了三元猛将,李崇义没有时间再去思考李承乾那边的战场,或许李崇义已经把另一处的战场忘记了。

    虎队与暗卫同时进入敌城内,但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有些慌张,城内密密麻麻的占满了敌军,无法前进半步,老虎轻声道。

    “老黑,这怎么打?”

    “用拳头打。”

    这一话出也就代表这城门战斗不会有任何诡计,只能正面硬碰硬,钱虎随意抓过一把长矛杀入战场,虎队紧随其后,守住城门,等待安东军与战斗力攻下城墙支援。但城内的敌军太多了,虎队加暗卫不过三千人,对付城内的数万敌军。

    幸好有街道,场地狭窄,敌军无法发挥人数优势。

    歇息过后的李崇义捡起地上一把军刀加入战场,攀上攻城梯,天快亮了,不能在耽搁了,不断有将士攀上城墙,一旦占领城墙将士便可以大胆的从城门进入敌城。这一战牵扯的事情太多了,谁也不能败,谁都想笑到最后,但牛见虎,程处默,秦怀玉三人提前退出这华丽的舞台。

    另一方,李承乾手中拿着宝剑怒视李恪,他感觉自己再一次被李恪耍了,剑给了,酒喝了,他以为会是正面对战,但是却没有想到是一场犹如打猎的战斗。

    聚缘凯隆是钱家第一只队伍,应该也是拥有最丰富物资的队伍,最先进的武器,带有箭袋的手弩,占据高点射杀进入射程的敌军,契丹敌军本以为他们会有箭矢用光的时候,但是已经一个多时辰了,为何他们还是这般肆无忌惮的使用箭矢。

    李恪站在山顶懒洋洋的打着哈欠。

    “大哥啊,安东我是偷偷跑来的,队伍也是偷偷带来了,我可不想父皇知道,所以正面交锋就算了,这十万箭矢足够剿灭他们了。”

    李承乾抓住李恪的衣领怒吼。

    “别说那些没用的,我在问你,长安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阿欢那炕头二字是什么意思。”

    李恪地下头,表情暗淡。

    “大哥,我不能说,我答应过钱欢,也答应过父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