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大明第一奸臣

正文 第1056章 虚实不务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一面是相公,一面是老娘,唐凤菱就在心里想,这下该怎么办?老娘病得越来越重了,商行没人打理,大坏蛋远在大明,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唐凤菱急死了,使劲喊了一句,这一喊,唐凤菱就醒了。

    房间里空荡荡的,若大的一张床,只有自己一人。

    小天宇这几天跟婆婆睡,她就穿着纱裙爬起来,看着这繁华域外下的午夜。

    叶卡捷琳堡的夜晚,热闹非凡。

    这座被世人称之为不夜之城的地方,既使在这深夜里,依然努力地展示她的美丽。

    西方的州城跟西方的女人一样豪迈,七彩斑斓的光亮,纵横交错,平添了几许夜的魅力。

    唐凤菱倒了一杯水,平静地坐在落地式琉璃窗前。脑海里全是刚才梦里的影子,醉得不省人事的大坏蛋,病床上的娘亲……

    这些稀奇古怪的画面,交织在一起,亲情,爱情,摆在唐凤菱面前是如此艰难的选择。

    三年之约,在这三年里,大坏蛋能从化州那个谜局中走出来吗?

    三年之后,自己又能否真正掌控整个商行?

    三年,一个美丽的承诺。

    唐凤菱望着夜空,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决定,不自觉的开始写笺条。

    正值中午,徐茂先就躺在后堂的小休息室里。

    “娘的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你不用担心。小乖也很好,现在娘在这里,我们比在大明还过得安逸......”

    徐茂先的心情也比较凝重,那是经过几个晚上激励的思想斗争之后,所发生的改变。

    过了一会,他才缓缓回道:“谢谢你,凤菱!你的宽容和理解,给了我很多启示,也许我做不好一个好丈夫,但绝对是一个合格的爹,看在小乖的份上,一起努力!”

    一日之后,徐茂先收到回信。

    唐凤菱些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希望娘的身体能尽快好起来,不要留下遗憾,有婆婆在,你就不用过来了,我爹已经回去了,来去匆匆。”

    唐柯在沙俄国,只留了四天,便匆匆回大明了。

    他现在的身份,哪容得他在域外如此潇洒?而且又是前妻,这身份有点尴尬。

    收了笺条,徐茂先在想,这次凤菱给自己最后的机会,一定要抓住。

    下午,范斌从縣城赶回来,跟徐茂先做了半个多时辰的呈报。

    自从兼任这个退赃账头主事以来,范斌一改以前懒散的作风,马不停蹄,跑遍了化州城下豁的所有二十四个縣城。

    从下面报上来的情况中,筛选出六十多处符合这次拨款要求的善堂地点,然后又率人,一个点一个点的筛查,记录,走访。

    经过一个多月的折腾,终于整理出了手中第一手情况,因此范斌立刻赶回知州衙给徐茂先呈报。

    再次看到范斌的时候,原本还算比较白的范斌,被太阳晒得黑乎乎的。

    听人说,为了加快公务进展,完成徐大人嘱托的任务,范斌为此还中了两回暑。

    徐茂先没有去分析这话里的真假,但是范斌黑了的确是事实。而且他们带回来的东西,都能清晰地反应了当时当地的十几情况。

    看着这些贫苦大众的生活,徐茂先有几分激动,他给范斌发了烟丝,道:“辛苦了!把呈报交给华正,让他再核对一下,明天的堂议上正式讨论这个问题,你先回去休息吧!”

    面对徐大人的关心,范斌心里很高兴,至少自己这一个月以来所有的努力没有白费。

    他主动道:“事情是我经手的,还是由我来核对,这样可以更快一些。”

    看到范斌突然变了性一样的,徐茂先觉得很满意。以前的范斌很虚浮,喜欢拍拍马屁,属于弄臣似的人物。

    但是今天范斌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从务虚到务实的转变,让徐茂先很高兴。

    既然范斌要自己抢着去,他也不阻拦。

    范斌得到徐大人的表扬,心里乐滋滋的。

    他就暗暗咬牙,今天晚上一定要将这公务落实下去,说不定徐大人一高兴,给自己提个半阶,或者等徐大人进行都司之后,把自己调出去,离开这个鬼地方,摆脱宋念堂的控制。

    下堂的时候,很多人都走了,范斌还留在后堂里整理这份,明天堂议上要用的呈报。

    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跟家里老婆打招呼,晚上要回家吃饭,于是一个笺条打过去,道:“我回来了,多煮点饭。”

    笺条刚放下,耿朔又打进来了。“范学士,听说你回来了,晚上我请客,咱跟你谈点事!”

    耿朔相约,他本来不想去,但又怕耿朔在宋州令那里说自己坏话,他只得违心地答应了,想起耿朔,范斌在心里一阵摇头,这家伙太会狐假虎威了。

    于是他又给老婆发了个笺条回去,道:“我晚上在外面吃,算了,你们自己吃。”

    他老婆骂了句有毛病,没事瞎折腾。

    范斌没理她,只是收拾了东西,赶快下堂。

    在城南一家餐馆里,范斌进去的时候,看到耿朔身边还有一个五十来岁,瘦个子中年人和两个年轻的姑娘。

    中年人看起来有些面熟,两个姑娘很年轻,穿得很普通,带着一种书卷气息。

    耿朔坐在那里,大大咧咧道:“这位是安东縣的縣丞,这两位也是縣里的两朵花,刘姑娘和黄姑娘。”

    范斌记起来了,难怪如此眼熟,原来是安东縣的縣丞,范斌刚从那里回来,耿朔这么一提,他倒是记起来了,那两个女的好像是这縣丞的什么亲戚,上次陪吃饭也是她们。

    高縣丞站起来,很礼貌地与范斌打招呼,道;“范学士,贵安,贵安!”

    两位美人也纷纷起身,一一与范斌问好。

    看到三人,既使不用说,范斌也明白了他们的来意。

    安东縣的善堂这次不达标,不达标就不能拨款,上次高縣丞也说了,请范斌帮帮忙,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红包的,当时范斌没同意,饭是吃了但红包没收。

    没想到他们居然跟到州城来了,而且还和耿朔搭上了线,这件事恐怕没这么简单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