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纨绔农民

正文 第909章 震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林云对上官兰兰的吼叫声仿若未闻,带着紫馨姐妹俩就直接从楼梯口走了下去。

    其实林云也不想闹得这么僵,只是上官驹的态度让他非常不爽,而他的小暴脾气说来就来,自然容忍不了上官驹的态度。

    上官驹看着林云和紫馨姐妹俩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才收回了目光,然后走到大骂林云混蛋的上官兰兰面前,轻叹道:“兰儿!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想报答他对你的救命之恩,而是他不识好歹!”

    闻言,上官兰兰逐渐平静了下来,呵呵笑道:“爷爷!你今天这么对待他,我敢肯定你将来一定会后悔!”

    今天见到林云还活着的那一刻,上官兰兰就明白了过来,为何当初那么多人就她爷爷和父亲活了下来。

    虽然她还无法确定林云真实的修为是否就是金丹后期,但她却可以百分百的肯定,是林云在暗中出手救了她父亲和爷爷。

    上官驹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并没有将上官兰兰的话放在心上。林云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的金丹后期,这个等级的人天南商会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按照他的话来说,还上不了台面。

    随后,上官驹出手帮上官兰兰解除身上的禁锢,原本他以为轻而易举就能解除,却没有想到丝毫的作用都没有起到,他刚刚所动用的真元犹如泥流入海,一点波澜都没有引起。

    “怎么回事?”上官驹皱了皱眉,一个金丹后期的下的禁锢,他竟然不能轻易解除,这样的情形他从未遇到过。

    “怎么了?”上官兰兰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

    上官驹自然没脸在自家孙女面前承认刚刚解除禁锢失败,笑了笑,便使出八成的力量试图再次解除上官兰兰身上的禁锢。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真元依旧犹如泥流入海,没有引起丝毫波澜。

    这一次,上官驹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凝重之色,他堂堂天元域排行前十的强者,动用了八成的力量竟然无法解除一个金丹后期下的禁锢,这若是说出去谁会相信?

    就算是他自己也不敢相信,只是事实就摆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我还就不信了!

    上官驹一咬牙,直接动用了十成的力量,可惜的是,依旧没有起到丝毫作用。这一次,他终于无法保持淡定了,面色就像是吃了翔般难看,双手手心不知何时布满了冷汗。

    怎么可能?他只是一个金丹后期,为何我动用了十成的力量还无法解除他下的禁锢?

    上官驹面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目光死死的盯着空荡荡的楼梯口,他脑海中突然在这时冒出了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当晚在妖兽森林救了他们父子的神秘人,可能就是他瞧不起的林云,他觉得上不了台面的人。

    “爷爷!你怎么了?”上官兰兰看到上官驹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一脸疑惑的问道。

    闻言,上官驹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撼,一脸严肃的看着上官兰兰问道:“兰儿!你可知道林云的身份背景?还有他的真实修为真的是金丹后期吗?”

    “不知道呀!”上官兰兰眨了眨眼,道:“爷爷!你还是赶紧解除我身上的禁锢吧!就这么站着,感觉好傻哦!”

    上官驹盯着上官兰兰看了一会,确认后者并没有撒谎后一脸苦涩的说道:“兰儿!林云给你下的禁锢很强,我刚刚动用全力都无法解除,只能等到禁锢自行解除了!”

    “什么?”

    上官兰兰和一旁的两个中年男子皆是一惊,脸上瞬间布满了不可置信的之色,一个金丹后期下的禁锢,一个元婴后期竟然都无法解除,林云真的会是金丹后期吗?

    看到上官兰兰三人的惊讶与不可置信,上官驹老脸一红,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躲起来,身为天元域排行前十的强者竟然无法解除一个金丹后期下的禁锢,这若是传了出去,他必定会成为整个天元域的笑柄。

    “爷爷!你真的动用全力了?”

    上官兰兰小嘴张得大大的,面色惊疑不定的看着上官驹,她实在无法相信林云只是随手下的禁锢,她的爷爷竟然动用全力了都无法解除。

    “嗯!”上官驹只感觉自己的老脸滚烫得厉害,这下丢人算是丢到家了。

    得到上官驹肯定的回复,上官兰兰和一旁的两个中年男子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让他们都有种置身于梦中的感觉,久久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上官驹毕竟是元婴后期的人,心境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看向中年男子A吩咐道:“立即去找暗堂堂主,让他立即着手调查林云的身份,最好在今天把有关于林云的身份信息都送到我面前来!”

    天南商会的暗堂,负责暗杀对手以及收集异次元空间的所有信息,一般都不会轻易动用。但是这次林云随手下的禁锢震撼了上官驹,他不得不慎重对待,动用暗堂去调查林云的身份。

    “是!”中年男子A重重的点了点头,就绕开上官兰兰向着楼梯口走去。

    中年男子A离开后,上官驹就抱起上官兰兰回了他的平时办公的房间。

    进到房间,上官驹就放下了上官兰兰,轻叹道:“兰儿!正如你之前所说,爷爷现在后悔了!你帮爷爷想个办法,怎么样才能求得林云的原谅?”

    不管林云的身份背景如何,就凭在上官兰兰身上下的禁锢他解除不了,都足以让上官驹跟林云道歉,有可能的话甚至是交好林云。

    “我哪有什么办法?”上官兰兰哼哼道。

    上官驹知道上官兰兰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不由得苦笑道:“兰儿!你难道就不担心林云因为今天的事情记恨上爷爷,也会连同你一起记恨吗?难道你就不想要他这个朋友了吗?”

    “哼!他才不会记恨上我呢!”

    这一点上,上官兰兰非常有信心,她相信林云绝对不是那种小气的人,非但不会记恨上上官驹,更不会记恨她。

    “这...好吧!”上官驹叹了叹气,不再说什么,他现在也只能等待暗堂那边调查的结果,再针对林云的身份决定如何处理。

    这家伙怎么这么厉害呢?

    上官兰兰美目中闪烁着好奇之色,她已经想好了,等身上的禁锢解除了,一定要去缠着林云刨根问底,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