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万界神豪

正文 第0676章 让你学会尊敬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夏羽想到此不由一阵担忧,可想到雪雅毕竟是活了千年的顶级龙,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杀掉才是吧?

    而且还有老奸巨猾的校长在幕后,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糟糕吧……

    迷迷糊糊地想了一阵,夏羽才疲倦地睡去。

    早晨天刚蒙蒙亮,普林便起来收拾行装离去,他是独身前去的,不过夏羽并不为普林担心,以普林银衣灵将的水准,虽然法力被封印,但打猎对他理应是一件手到擒来的事。

    夏羽也能理解为何普林不愿带他去,带着夏羽,纯粹是个累赘,到时候别说打猎,单是时刻要注意夏羽的安全,便是极为危险的境地!

    唉,命苦!普林离去之后,夏羽也完全没了睡意,思考着怎么样才能硬抗芙伊娜的酷刑。

    为何自己遇到的女人都这么彪悍呢?夏羽暗想,或者是自己太弱了?

    不说雪雅,单是龙灵秀、君兰依依、黎梦这三个年纪和他相仿的女孩,夏羽面对她们,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如今又多了一个芙伊娜,这可是个银衣灵将的高手啊!

    女孩子武功那么好干什么,还让不让男人活了?这就像男人面对个子本身就比他们高的女人,可那些女人还要穿上高跟鞋一样,心里不愤慨才怪!

    难道真要让夏羽听普林的话,向芙伊娜认错?

    毕竟昨天的狠话已经撂下,虽然当时夏羽确实有一种破罐破摔的心理,可经过普林的点拨,夏羽已经明白要珍惜生命的道理,但若是现在向芙伊娜认错,那岂不是从今以后都无法在这个彪悍的女军人面前提起头了?

    前后思量之间,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然放亮,晨曦穿过树叶洒落下来,新的一天到来。

    当芙伊娜的脚步声在外面响起时,夏羽心一横,握拳暗自道:“既然现在连生死都无法掌握,还畏首畏尾的干什么,芙伊娜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怎么样,今天有被虐的觉悟了吗?”芙伊娜人还未出现,冷笑声便先响起。

    “难道我堂堂男子汉,还怕你个娘们不成?”夏羽毫不示弱地反击道。

    “看不起女人?”芙伊娜冷笑着推开树屋的门,“那我就要好好教你尊敬一下女人!”

    芙伊娜说着,单手一探,准确地抓住夏羽的衣领,提着夏羽出了树屋。

    夏羽虽然看到芙伊娜时已然暗自警惕,可看到芙伊娜的手朝他伸过来,还是来不及反应,便被一击拿下。

    差距太大了!夏羽暗自回想着芙伊娜擒拿他时的速度,虽然明知道对方要用那一招,可就是无法躲开,这便是战斗经验和招式的精准把握能力,夏羽短期内是不可能学会的。

    等普林晚上回来,一定要认真地向普林讨教几招,至少也要在芙伊娜手里撑几招,每次都是一招被拿下,让夏羽的自信心受到极大的打击。

    夏羽在芙伊娜的手中毫无反抗之力,便不再做无用的挣扎,就当保留一些气力,好度过这无比艰难的一天……

    “咦,你们两个小娃在这大清早的在干什么呢?普林呢?”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老李,是你啊?普林去迷雾沼泽打猎,早上刚走。”芙伊娜看到远处高壮的身影,客气地回答。

    老李?夏羽脑子一闪,这不就是普林所说的那个最牛粪的铁匠么?

    “这小子,溜得倒快!”老李大声说道,“本来我还打算叫他一起去,没想到他倒先走了!那你们小两口继续晨练,我也走了……”

    小两口?晨练?

    夏羽暗自腹诽老李的眼神,这情形和他说的也差太远了吧?

    老李身材极其高大,虽然没有特伦斯等龙象国那帮壮汉们夸张,但他近两米的身高,加上敞开的衣襟下露出的结实肌肉,还有背上一柄黑沉的大锤子,显得非常威武。

    老李从表面上看,大约四五十岁光景,不过夏羽知道他的真实年龄恐怕也很恐怖,就像你怎么也看不出来校长是个千年老妖怪一样。

    老李留着怒挺的短发,花白的络腮胡,却没有一点老态,反而满面红光,可以说是老当益壮。

    “老李,你要是在胡说,我可就不客气了!”芙伊娜浑然没有把这天下第一牛粪的铁匠放在眼里,冷哼一声说道。

    老李丝毫不以为意,爽朗地一笑,“是我的口误,你们虽然看起来比较般配,可确实不是小两口,这总行了吧?”

    “老李大哥,你什么眼神啊!我们哪里看起来般配了?你看我在她手里跟只小鸡一样,像这种彪悍的女人,我可配不上……”

    “啊!”夏羽还未说完,便被芙伊娜扭住耳朵,剧痛使夏羽不由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哈哈,你们慢慢玩吧,我还要去迷雾沼泽打猎,便不和你们闹了,有时间一起喝酒……”老李大笑着轻盈地在树梢上跳跃着离开。

    “老李大哥,初次见面,你救救我啊……”夏羽朝老李喝道。

    “年轻人,好好享受你们的怒火青春吧……”爽朗的声音传来,老李高大的身影渐渐远去。

    享受?

    夏羽不可思议地摇摇头,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比地狱还要凄惨!

    “哼,想让老李救你?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娘的名号……”芙伊娜冷笑着对夏羽说道。

    夏羽暗叹一声,看来芙伊娜的彪悍远近闻名,连老李这等壮汉都不想招惹她!

    “今天继续晾干你的阴暗心理,不过我又弄了些小玩意儿……”芙伊娜说着,掏出一团粘糊糊的土团,“这叫做阴湿蚁,最喜欢潮湿的环境,一会等你被太阳晒出汗的时候,我把它们望你身上一洒,你能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吗?”

    “哦,忘了向你介绍阴湿蚁的嗜好,它们会循着潮湿的根源,也就是你的毛孔,使劲地往你毛孔里钻,别看它们长得不起眼,但是身体却极其坚硬,钻进你毛孔里还是很容易的……”

    还未等芙伊娜说完,夏羽便觉得毛骨悚然,虽然没有见到阴湿蚁的模样,但被任何东西钻进毛孔里,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太阳渐渐升高,空气被阳光晒的暖洋洋的。

    “你运气真好,今天又是个晴天,看来注定是要你常常全身蚁行的滋味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阴湿蚁哦!”芙伊娜用手搭了个凉棚,望了望耀眼的太阳,对夏羽说道。

    夏羽一想到又要被倒挂着炙烤一天,全身便泛起一阵无力,至于阴湿蚁,罢了,还是不想为好……

    当夏羽全身开始冒汗时,被芙伊娜放在夏羽脚心处的泥团也渐渐地失去了水分,变得干裂起来。

    随着泥团的裂口越来越多,夏羽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脚心处不时地有东西开始探头探脑。

    “阴湿蚁要出来了哦……”芙伊娜在一旁充满期待地说道。

    一大股凉凉的东西落在夏羽的脚心上,宛如一团液体一样,接着夏羽便感到这股凉意飞快地顺着裤管朝下行进!

    夏羽费力地朝脚掌看去,只见一大股灰白色的密密麻麻蚁群从泥团里爬出,纷纷循着夏羽汗液兴奋地行进,眨眼间便失去了踪影!

    夏羽此时真正感觉到“全身犹如蚁行”这句话中包含的滋味,痒的让人抓狂,可偏偏又无法挠到——夏羽此时呈倒“大”字被晾在木架上,身体能动的部分很少。

    阴湿蚁进入夏羽的裤管之后,一直向下行进,眨眼间遍布夏羽的全身各处,尤其是腋窝、裆部这些阴暗潮湿的环境,简直是它们的最爱!

    阴湿蚁兴奋的在夏羽身上开派对,芙伊娜看着夏羽全身似乎都在抽搐,乐得笑意盎然。

    夏羽作为受害人,心情不说也罢,其中的滋味,若非亲身感受,说出来怕是没人相信。

    真是生不如死啊!

    阴湿蚁显然不满足于在夏羽的身体表面开派对,它们纷纷开始探究在夏羽身体中筑巢繁殖的可能性,努力地往夏羽的毛孔深处开进!

    全身蚁行显然还只是开始,现在夏羽甚至能够感觉到皮肤表层下,阴湿蚁正在热火朝天的筑巢,干的十分起劲!

    夏羽全身的肌肤都在不住地呻吟着、抽搐着、挣扎着,却只能含泪受辱,任由阴湿蚁胡作非为。

    这是极端痛苦的滋味,让人几欲一死了之的痛苦就这样纠缠了夏羽整整一天!

    一整天,夏羽甚至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浑浑噩噩、昏迷了又清醒,清醒了再次陷入昏迷,要不是冰火梦魇上一直有一股淡淡的热意滋润着夏羽,恐怕他早已坚持不下去!

    本来夏羽一直都用的是灵甲衣的银底血纹面具,昨天被诺林逼着抽血之后,夏羽也懒得再激发灵甲衣上的面具,便一直用冰火梦魇来遮挡面目。

    可是,让夏羽意外的是,他竟然在冰火梦魇上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热力!

    神识被封印之后,冰火梦魇上面的寒冰和天火也被限制了,无法在神识中为夏羽提供强大的精力支持,显然冰火梦魇的效用被限制住了。

    但当阳光炙烤冰火梦魇的时候,夏羽明显能够感觉面具赤红的一面上有微弱的热力顺着他的额头传入,虽然是极其微弱的一股热力,但却让夏羽好受了很多!

    就是这一股热力,也让夏羽几次想向芙伊娜开口认错,都又坚持了下来!

    当太阳渐沉,落日通红时,那股热力仿佛也随着阳光而消失。

    夏羽隐隐之间觉得,这一股热力并不简单,甚至他能够凭着这股热力解开神识的封印也说不定!

    只要恢复了神识,对付起芙伊娜来,便会容易许多!

    若是朝更远的地方想,一旦神识的封印开启,那么龙气的解封似乎也并非难事,到时候别说对付没有法力的芙伊娜,就是离开这里恐怕也不再是梦想!

    夏羽想着想着,不觉全然忘了还在他肌肤下筑巢的阴湿蚁,甚至连痛苦都减轻了许多。

    芙伊娜看到夏羽似乎没有了先前的痛苦,而且夏羽能够坚持一整天,也早已出乎她的意料,于是便显得有些失望,冷哼一声对夏羽道:“看不出来你还真是有骨气,明天若是弄不出一点新花样来,怕是你又要得意了……”

    芙伊娜在夏羽脚心处洒下一些非常奇怪的泥土,然后慢慢地用水将泥土弄得稀稠,阴湿蚁仿佛受到了吸引一般,纷纷放弃夏羽的肌肤,又从毛孔中钻了出来,全部汇聚在夏羽脚心处的那团泥土之上,就像是蜜蜂归巢一样,围着泥土聚成灰白的一团。

    “哼……”芙伊娜用鼻音不屑地哼了一声,随手将夏羽身上的藤条解开,任由夏羽“倒栽葱”落在地上,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夏羽脑袋狠狠地在树枝地毯上撞了一下,也从幻想中清醒过来,在地上休息良久之后,他才有力气站起身,拉着绑在树枝上的藤条,一晃三摇地慢慢从树冠顶端走向普林的树屋。

    夏羽回到树屋没多久,晕乎乎的脑袋刚觉得好受些时,普林便满载而归。

    普林放下背上的一只奇异猎兽,看了看晕乎乎的夏羽,“你也是刚回来吧?”

    夏羽无言地点头,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芙伊娜今天又怎么折腾你了?”普林一边从身上卸下大大小小的猎兽,一边好奇地问道,“看起来可不仅仅是倒挂那么简单,你的神情和憔悴,简直比被人强暴一百遍还要惨啊……”

    “不是我被人爆,是我的毛孔……”夏羽便将芙伊娜用阴湿蚁折磨他的事告诉普林,“普林大哥,你无论如何也要救小弟啊,芙伊娜简直是个疯子啊!”

    “你竟然能够承受住阴湿蚁的痛苦?”普林惊讶地看着夏羽,仿佛遇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种方法可是军队中专门逼供的手法,而且无往不利,没想到你竟能承受的了!”

    普林脸上的惊讶毫不掩饰,很显然,他对于阴湿蚁的威力一清二楚,可偏偏夏羽竟然能够承受那么强烈的折磨,这又怎么不让普林惊讶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