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仓库到大明

正文 第1720章 憨傻的宋老实,挑衅的郭贵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被朱高炽骂走了,可方醒却没有任何意见,只觉得愧疚。

    回到家中,他就找来了黄钟议事。

    “……我担心陛下有疾,若是京城混乱,到时候家眷就会成为那些人的目标,可军中没有我这等带着家眷出征的,我想不去,可……”

    方醒的话有些混乱,黄钟想了想才理顺,他讶然道:“伯爷,您这是……陛下没杀您真是宽宏了。”

    ——陛下,你要死了,我想带着家人一起出征,这样就算是你死后京城混乱,起码我的家眷无事。

    不提勋戚出征不许带家眷的规矩,就上面的意思就足以让朱高炽杀人,而旁人都只能说一声杀得好!

    方醒点头,苦笑道:“和大明比起来,我更想先保护好自己的亲人。若是拿大明和家人让我选择,我肯定会选择家人,但我愿意为大明去战死……”

    这话还是有些混乱,黄钟摇摇头,觉得方醒和自己的价值观有差异。

    “若是需要,在下愿意举家为大明去死……”

    方醒想起了明末时那些举家为大明殉葬的人,摇头道:“我不行,若是真到了那一步,我大抵就是把家人送走,然后自己……”

    黄钟不想和方醒去争辩这个,从方醒的过往来看,他曾经为了朱瞻基和朱棣几度赴险,证明他不是个贪生怕死之人,只是对家人看的太重。

    “伯爷,家中……英国公那里应当能庇护吧。”

    方醒摇摇头,“我从不愿意把家人的安危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张辅首先是张家的大家长和大明的英国公,其次才是方醒的大舅子。

    这一点弄不清楚的话,那死了都是白死。

    “那黑刺呢?”

    “黑刺是可靠,可到了那时,黑刺怕是……自顾不暇了。”

    等京城混乱后,黑刺在没有人拿主意的情况下,本能的反应大概就是屯兵不动,等待朱瞻基的指示。

    而那些人自然会去探寻这支不露面的军队的归属,然后弄不好就是围杀。而后那里会变得比方家庄更危险。

    “那……”黄钟皱眉道:“那要不到时候在下观察着局势,一旦有变,在下马上带着府中人去通州,在那里坐船前去金陵,应该能和太子碰上。”

    “很危险!”

    方醒想了想,说道:“肯定有人会盯着方家庄,一旦你带人出庄,随后从此到通州就会是血肉之路。他们恨我入骨,若是能拿住我的家眷,就算是我从兴和赶回来,就算是我能控制局面,可家人呢?当他们用我的家人来威胁时,我能怎么办?”

    “我不想去兴和,可陛下点将,我若是不去,那就是对国不忠……”

    “若是别的事,我今日硬顶也不去,可……”

    黄钟看到方醒煎熬,就说道:“伯爷放心好了,到时候在下去和黑刺借人,实在是不行,就去找沈阳。”

    “沈阳要保护太子妃和端端。”

    室内静默。

    到局势变化时,黄钟再带方家人出逃,那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太显眼了。一旦有人铤而走险,必然会半路拦截。

    若是不走,那会被围攻。

    “若是规模小我不怕,我有足够的手段让留下来的家丁们守住方家庄,可就怕大啊!”

    黄钟点点头,正准备说话时,外面却传来了辛老七的声音。

    “老爷,梁中来了。”

    方醒霍然起身,然后闭眼说道:“我今日……冲撞了陛下,若是被责罚也是活该,不要惊动内院。”

    说皇帝要死了,不说是皇帝,普通人也得和你拼命。

    方醒一路到了前厅,看到只是梁中和两个太监,就拱手道:“可是陛下有旨意吗?”

    梁中看向方醒的眼神不善,说道:“陛下说了,年后你的家人都去探亲吧。”

    “陛下……”

    瞬间内疚就让方醒的眼睛红了,梁中的面色稍霁,说道:“你该谢宋老实……”

    ……

    “若是让你在大明和家人中选,你选谁?”

    “陛下,肯定是家人。”

    “为何?你的家人卖了你,你不恨他们吗?”

    “陛下,奴婢……奴婢想娘了……”

    鹅毛大雪下,一个内侍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涕泪横流…..

    朱高炽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酸,说道:“给他钱钞,让他……罢了,怕是又要被重新卖一回。接了他娘来,呆几天,给些肉粮钱钞再回去。”

    回过头,朱高炽大步回去,身体摇摇晃晃的,吓的两个专职太监赶紧跟上扶着。

    “去传朕的话,年后让方醒一家子去探亲,不管什么亲,自己去!”

    “父皇……”

    婉婉穿着一身红色的棉袄在朱高炽的眼中有些模糊,他站定后,等婉婉到了身前就埋怨道:“下雪了还敢乱跑,小心摔跤。”

    婉婉笑的欢喜,“父皇,晚些咱们去堆雪人吧。”

    “好。”

    朱高炽只觉得心头柔软,他伸手拂去婉婉帽子顶上的雪,心中却突然一动。

    人皆有怜子之心,爱极了就会不舍,不安心……

    “方醒爱家人啊!”

    朱高炽性子一起,就叫了子女们一起来,大家先在暖阁里喝姜汤,然后外面的雪也渐渐的厚起来了,朱高炽就带着子女们出去堆雪人。

    ……

    朱高炽没让人帮忙,只是让子女们拿了工具扫雪,然后叫男孩子堆雪。

    书院放假了,朱瞻墉也回到了宫中,作为嫡子中的老大,他奋力的挥舞铲子,堆砌着,那力气看呆了那些弟弟妹妹们。

    朱高炽干了一会儿就被赶来的皇后叫人扶到了边上。

    边上架了大伞,还有炭火和大氅。

    朱高炽喝了口茶,看到朱瞻墉的动作很熟练,就不经意的问道:“瞻墉回宫后如何?”

    皇后已经看到了小心翼翼从左边过来的郭贵妃,就说道:“长大许多,不惹事,就是不肯让人服侍。”

    朱高炽点头道:“听说书院里都是自己收拾自己的,衣服也是自己洗,这倒是好事,免得教出了一帮子除去读书,什么都不知道的书生,于国于民无半点益处。”

    “陛下……”

    朱高炽转头,就看到了穿着一身淡粉,近似于素色的郭贵妃。

    峨眉微扫,眼如秋水,红唇轻启,妩媚自现。

    朱高炽尴尬的道:“来了……”

    郭贵妃没有对皇后行礼,而是先埋怨道:“陛下,这天寒地冻的,您就不该出来,小心伤风了。”

    朱高炽看看冷冰冰的看着孩子们的皇后,说道:“朕这里有炭火热茶,无事。”

    郭贵妃恍惚才察觉自己遗忘了行礼,急忙就福身,说道:“娘娘这边近,该劝着陛下才是。”

    皇后的眼中闪过厉色,打个哈哈道:“本宫今日倒是忘了,让你挂记着,实在是不该。”

    “哪里,娘娘管着宫中,臣妾虽说挂着贵妃的头衔,却时常偷懒,哎!都怪臣妾的身子不争气啊!”

    皇后在后宫堪称是强硬派,作为贵妃,郭氏是有沾手宫务的权利,可她却从不沾手,这个就值得玩味了。

    皇后冷冷的道:“你若是愿意,明日本宫就歇着。”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朱高炽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处置。

    郭氏也是他潜邸的老人,还为他生了三个儿子,颇得朱高炽的喜爱。

    而张氏却是皇后,名正言顺的后宫老大。

    这两位经常明争暗斗,原因就在于郭氏的贵妃封号上。

    贵妃就是皇后之下第一人,若是出现什么差池,那就是皇后预备役。

    至于皇贵妃,那得等朱瞻基上位后,为了自己的小孙妹妹弄的封号,目标直指胡善祥。

    郭贵妃脉脉含情的看着皇帝,这便是示威。

    你有权利,可我有皇帝的喜爱,谁赢谁输还未可知呢!

    皇后只是默默的看着孩子们在堆雪人,眼中的厉色却一闪而过。

    朱瞻墉杵着铲子在歇息,看到这一幕后就过来,皱眉道:“母后为何不去取暖?”

    郭贵妃闻言才发现皇后的火盆被自己占据了,急忙退后。

    皇后唇角微翘,朱瞻墉却皱眉看着郭贵妃说道:“今日乃是帝后之乐,旁人哪能插足?莫不是有的……”

    “住口!”

    皇后一声断喝,然后柳眉倒竖的说道:“你且去看着弟弟妹妹们,少掺和大人的事。”

    那边的孩子们都被惊了一下,纷纷看向这边。

    朱瞻墉拱手道:“儿臣已经大了,若是大哥在此,今日怕是要……”

    朱瞻基以前就给过郭贵妃没脸,今日若是他在,郭贵妃大抵也不敢来。

    朱高炽有些不渝的盯着朱瞻墉,皇后已经抢先了:“你的性子越发的和外面一样了,还不快去!”

    朱高炽听到这话更是不乐,什么叫做外面?不就是说郭贵妃这等人,若是在外面的百姓家,大抵是要被正房夫人收拾吗?

    朱瞻墉躬身道:“是,母后。只是儿臣听闻……”

    “去吧!”

    朱瞻墉在书院里那么久,见识早非吴下阿蒙,回宫后也曾假些外面的故事来讥讽人。

    朱瞻墉单手拎起铲子回去,看到婉婉有些郁郁,就说道:“你想太多了,自己好好的玩。”

    宫中的争斗太常见,如朱高炽的后宫这般算是太平了。

    “方醒……”

    来谢恩的方醒就看到了这个有些诡异的场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