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科幻未来 -> 主神崛起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保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京阳城。

    早朝之时,百官沉默不语,气氛凝重至极点。

    武定肃穆而立,又瞥了眼曾玉,这位丞相大人此时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沉吟不语的模样。

    他自然知道此人大才,多受母皇倚重,但略微蹙起的眉头,显然也是有着大事烦心。

    ‘西南夷叛乱,原本只是小事……但北疆、东海相继出现不稳,这些化外蛮夷,究竟是何时串联在一起的?’

    作为太子,武定自然远比他人知道得多,也知晓得更快,心里疑惑非常。

    “圣人到!”

    正思索间,伴随着一个太监的公鸭嗓声音,群臣都是一个激灵。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纵然武定,在家为子,但在这大殿之上,照样还是臣格,不得不跟着跪了下去,山呼万岁。

    “众卿免礼平身!”

    武雉穿着九凤皇袍,头顶冠冕,略施粉黛,掩去越发年轻的面容,显得雍容万端,缓缓在龙椅上坐了,又一摆手,声音响彻整殿。

    “谢陛下!”

    在这位以女子之身,却平推天下,更传闻覆灭过一尊天仙的女帝面前,群臣大气都不敢多喘,再三拜谢,才缓缓起身。

    武定与曾玉的位置极为靠前,这时自然可以看到在武雉的龙椅边上,还有一张椅子,平行而尊,却是空空荡荡,这是武雉执意为了吴明准备,之前为推行下去,还很是斥责了一批老顽固。

    “原本朕念在大武初定,百姓需要休养生息,更何况西南夷人,若开化归附,也是我天朝子民,方才给一线生机,想不到那些土司番王,竟丧心病狂以至此!”

    武雉直接冷笑开口,异常直接,令下方文武仿佛又见到了昔日那个乾纲独断,霸道果决无比的藩镇之主。

    “今有谁愿意为朕分忧,灭了此獠!”

    她冰冷说着,下方众臣却是立即感觉背后发凉,心里都浮现出一个念头:‘看来圣人也是暗愤良久,准备彻底解决此问题了!’

    “愿为陛下效死!”

    话音一落,右边一排武将纷纷出来表态,更是有些摩拳擦掌。

    都是一起打天下出来的老将,论兵事还真没有一个害怕的,反而有些跃跃欲试。

    “陈敬宗!”

    武雉凤目一扫,似有些满意,最后却从文官中点了一人。

    “陛下!”

    这陈敬宗乃是兵家圣者,用兵如神,在武雉起家初期屡立战功,后来为了侄子铺路,才转作文职,但此时在军中影响力也是惊人无比。

    当然,此时他年事已高,只想着做过这任兵部尚书之后就安安心心乞骸骨养老,以武雉的大方,赐封与荣养是少不了的,也是大大光宗耀祖了。

    但面对武雉,陈敬宗感觉自己又一下变成了半点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只是短短一句,额头就有冷汗浮现。

    ‘天威不测!’

    武定看着这幕,却是心里喃喃着:“母皇修为,当真越发深不可测了,单单点了个名,一位兵部尚书,一品大员,外加兵家圣者,竟然变得如此……”

    他非常清楚,这不仅是皇位的威慑,更是武雉本身的武道加成。

    “爱卿觉得,以何人为将,方才妥当?”

    武雉幽幽问着。

    “陛下乾坤尽在掌握,微臣愚见,不及万一……”

    陈敬宗深吸口气:“在朝诸将,皆可平乱,只是西南地处偏僻,易守难攻,若要收复县城,当需大军两万,民夫十万,若要犁庭扫穴,一举解决那些土司番部,则是非大军十万,民夫五十万不可!”

    这论断,就比林飞冲更加老辣,某些观点又不谋而合,令武定暗中点头。

    “嘶……”

    只是诸多文臣武将听了,却有些倒吸凉气。

    大军五万十万,那根本不算什么,但征发数十万民夫?恐怕整个大武都要伤筋动骨,稍不注意,就要大损国本。

    “自古精兵良将易得,而运筹后勤,条理无误者难得啊……”

    武雉抿了抿嘴唇,叹息一句,语气又略微加重:“只是陈卿,似乎还未说到底意欲保举何人?”

    “臣愚昧,张厅、鲍果、陈顺成三人,皆可为大将,总督军事!”

    陈敬宗叩首拜倒。

    “果然内举不避亲!”

    武雉微微一笑。

    “陛下,臣有本奏!”

    这时,一名文臣却是突然越众而出,叩首拜道。

    “嗯?礼部侍郎吴越?”

    武定瞥了眼这文官,一下就认了出来:“此人无缘无故,插什么手,令人好生费解?”

    只是接下来对方说的话,就更加令他坐不住了。

    只听吴越大声道:“张厅、鲍果将军皆是朝廷大将,陈顺成将军更不必说,杀鸡焉用宰牛刀?对付此等蛮夷,只需我朝廷天兵一至,必然俯首称臣……臣保举太子府校尉林飞冲担任主将!必能旗开得胜!”

    “太子?!”

    一刹那间,武定只感觉诸多怀疑不定的目光射来,在自己与吴越身上徘徊。

    但天地良心,这个吴越根本就不是他的人!

    只不过,即使不是他的人,此时吴越的出场,却仿佛吹响了冲锋号一般,从文官阵营中,齐刷刷出来十几人,都是跪下:“臣等附议。”

    “你们……”

    武定眼中红光一闪,勉强忍住了,再看曾玉,只见这位丞相望着下方跪倒的文臣,甚至还有不断加入的武将,脸上闪过一缕忧色。

    ‘真是……真是……’

    他心里之愤慨,当真难以言喻。

    知晓这次吴越出马,不少人当成自己的意思,‘太子派’闻风而动,而他们动了,一些墙头草接着跟进,最要命的是,鱼龙混杂中,自己根本分辨不出到底谁忠谁奸。

    更何况,武定还不了解武雉的性子么?下臣此举,形同逼宫,绝对会令其暗怒不快,到时候必然将怒火撒在自己头上。

    毕竟,纵然他解释说这不是自己的意思,又有哪个信?

    而皇帝看到太子一呼百应,又会是什么反应?

    “太子你是何看法?”

    感受到武雉的目光落下,武定深吸口气,出列道:“儿臣……儿臣以为,林飞冲纵然有着能力,但位卑职低,恐难以任事……”

    “既然才具颇佳,器量便是有了……”

    不料武雉手一挥:“并且此人履历朕也看过,并非毫无根基,位卑职低?自有朝廷加之,录朕旨意,命林飞冲为权破夷将军,赐予王命旗牌,率大军一万,地方征调民夫十万,前往西南平乱!”

    纵然只是一个杂号将军,并且还加了一个‘权’,也就是临时的意思,但这火线提拔,还是让不少老将眼中都浮现出羡慕之色。

    毕竟,自鼎立新朝,立下规矩一来,这破格提拔,可是少之又少了。

    “儿臣遵旨!”

    武定听了,却是神色怔怔,也说不出自己心里是啥滋味。

    毕竟,武雉如此不按常理出牌,令他的思绪越发混沌起来。

    ……

    下朝之后。

    原本见着曾玉车架,武定还想上前问策一二,但看了看宫廷周围执金吾锐利的目光,又是忍了,一路回到太子府中。

    “卑职参见太子殿下!”

    林飞冲被找来,听了消息之后,脸上难掩兴奋之色。

    “嗯……其它的话孤也不多说了,这是你的机会,成了,一飞冲天!若是败了……”

    武定靠在软椅上,小口喝着酸梅汤,又揉着眉心,脸上浮现出一丝疲倦。

    “请太子殿下放心,卑职纵然拼了命,也要为殿下挣得面子!”

    林飞冲大声道。

    “你是我太子府出去的人,我自然也想你好……只是,万事小心!”

    武定苦笑了下,再三叮嘱道。

    实际上,他已经是太子之尊,荣宠已极,纵然这次林飞冲大胜了,又对他有什么好处?

    反而是兵凶战危,一旦失利,遭到攻讦,自己也难免成为附带,至少一个‘识人之明’的评价是跑不了的。

    一个国之储君,被扣上识人不明的帽子,会有什么下场?

    至少武定就很不想要这么一大笔负面政治资产。

    “卑职晓得了!”

    林飞冲面色严肃,显然也是听到了其中关键。

    “嗯,你先出去吧,让张翰林进来!”

    武定挥了挥手,打发走林飞冲,又接见了张翰林,突然睁开眼睛,静室内仿佛有着一道电芒闪过,眼睛里面更是带着杀气:“礼部侍郎吴越,给孤好好查查这个人,记住了,要一查到底!”

    “遵命!”

    张翰林自然知晓事情严重性,肃穆回答。

    ……

    “大事已成!”

    就在武定为此烦心不已的时候,一间密室之内,几个道人暗暗汇聚,脸上带着喜色。

    “那个吴越,没有问题?”

    “当然!”

    另外一名道人回答,脸上带着得意之色:“因为他根本不是我们的人!甚至自诩为太子殿下的忠臣呢,只是有些愚蠢,看不清形势,我略微让人暗示几句,再旁敲侧击地影响,顿时就令他以为太子要巩固地位,必须立下军功……哈哈……鱼儿就上钩了!”

    “大善!”

    “天衣无缝!”

    几名道人纷纷抚须微笑:“不留痕迹,纵然事败,也查不到我们头上,如此忠臣,就看太子殿下如何处置了……哈哈……反正若是贫道手底下有着这样人,必然早早一个掌心雷打死,省得误事的,只是人心呐……哈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