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科幻未来 -> 主神崛起

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捉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七级金仙,是世界位格,与天地同寿,日月同休,本源同游。

    到了这个地步,几乎已经可以代表整个世界,被迷惑的可能自然少之又少。

    但绝天仙尊是本土金仙,吴明终究是外来者,若是在黄庭世界中,以他的权限,绝天仙尊绝对没有半点弄鬼的可能,但在大周世界里面,只要绝天仙尊舍得下本钱,还是有着希望做到此事。

    只不过,瞒天过海,要的就是隐蔽。

    像吴明这样,早就心怀成见的,要看破迷雾,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罢了。

    “这是……龙气?帝气?似是前朝之物,一朝催发,玩天魔解体么?”

    仔细辨认了下之后,吴明嘴角的冷笑顿时扩大。

    大周国祚已衰,再无挽回可能,小皇帝不论被送了多少龙气,最后也只会像积薪遇火一样,一朝燃烧殆尽,最后什么也剩不下。

    绝天仙尊如此做,自然不是为了扶持大周,只是为了尽量给武雉制造麻烦罢了。

    有着这强援,如果武雉真的心急统一天下,直接北伐,那还真的有可能在里应外合之下大败亏输。

    “夫君可有发现?”

    武雉眨着眼睛,少见的流露出了小女儿姿态。

    “娥姁……你曾经跟我说过,你的心愿就是平定这乱世!那现在……你是愿意以新朝之主的身份君临天下,还是以大周臣子的身份被人诟病呢?”

    吴明平静地问了句。

    实际上,不需要怎么猜测,他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天下十九州,有能者自居之……大周国祚已衰,早已到了天命交替之时!”

    武雉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以你现在的功绩、地盘、军队,登基称帝,也足够了!”

    打下整个天下再禅让,跟现在就登极,差别还是很大。

    至少在吴明看来,后者肯定比前者要名正言顺一点,有着一种披荆斩棘创业之主的味道,而后者就有些抢人基业的别扭感觉。

    “登基称帝?”

    武雉嘴唇抿起,神情看着竟然有些刚毅:“终于走到这一步了么?”

    “虽然只有一些蛛丝马迹,但这个小朝廷的保皇派,必然在策划着一些不好的事情,八成是要鼓动北伐,再借机发难!”

    吴明随意说着:“为了预防这个,还是将他们的根基直接废掉好了!”

    这些保皇派的目的还是为了延续大周国祚,但釜底抽薪,将皇帝都废掉之后呢?

    他们自然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连最后一点大义名分都没有,自然也别想再掀起什么浪花来了。

    “嘿……一群土鸡瓦狗,还想作祟!”

    武雉听了,脸上却是浮现了毫不掩饰的杀机。

    这些阴谋诡计,在她还未察觉的前提下,或许还有那么几分可能得逞,但现在么……

    ……

    “张大人、李大人、王将军……你们都来了,很好,果然是大周的忠臣!”

    一间隐蔽的宅院内,钱忠见着几名微服前来的官员与将领,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旋即又转为肃穆:“我奉天子令,讨伐不臣,还望诸位助我!”

    说实在的,大周小朝廷只是被武雉拿来装点门面的东西,真正掌握实权的还是定王幕府里面的官员与将军,钱忠能拉来的人很少,其中掌握最大实权的也不过一个四门校尉,说白了,就是一个看门的……

    当然,人家看的门,是定州正门,手底下也有着千人,关键时刻,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钱太傅,我等敬仰你的忠心,但陛下真的要对付定王?”

    一名文官忧心忡忡地问道:“定王刚刚打下南方,声威正隆,我等此举,无异以卵击石,螳臂当车啊……”

    “糊涂!定王声威正隆,将陛下至于何处?”

    钱忠却是毫不犹豫地训斥道:“武雉乃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我这里,还有陛下的衣带诏!”

    说着,毫不犹豫地将一截明黄色的衣角取出,上面暗褐色的字体异常显眼。

    “圣旨在此,你等接是不接?”

    钱忠将衣带诏高举,眸子里面就泛出寒光。

    他早就在外面埋伏了人手,若是此时还有三心二意的墙头草,自然没二话,立即宰了,以儆效尤。

    “末将领旨!”

    一名络腮胡的将领看了看圣旨,特别是上面那枚帝皇私印,旋即毫不犹豫地跪下。

    “臣等遵旨!”

    看到这将率先投诚,其他文官立即纷纷跟进。

    “很好……王大人刚才有一点说得很对,以我们此时的实力,在定王大军班师之时,的确什么都做不了,因此现在只要做一件事!”

    钱忠嘶声道:“鼓动群臣,上请北伐!”

    有着大军镇压,这些人什么浪花都翻不起来,唯一的机会,就在武雉带领大军离开定州之时。

    “调虎离山?此计甚妙!”

    将领立即兴奋道。

    但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你们要做什么……啊!”

    甲胄之声响彻,大量的兵卒闯了进来,一个豪仆仗着自己身份,想要上前理论,却被狞笑着的精兵一刀捅进胸膛,登时气绝。

    砰!

    房门被毫不客气地撞开,一名面色阴沉的将领大步流星地走入,在钱忠等人脸上扫了扫:“好!很好!人都到齐了!”

    “大胆,这是太傅当面,你们怎可如此无礼?!”

    最私密的谋反之事被撞破,这几乎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一干文官顿时心惊胆颤,又有着一个心怀侥幸的,出列喝骂道。

    噗!

    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一截雪亮的刀锋就没入了心口。

    “奉定王命,捉拿叛逆,违抗者格杀勿论!”

    将领大声喝着:“尔等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事泄了!”

    钱忠顿时手脚冰凉,只感觉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

    此时他最担忧的还不是自己,而是深宫中的皇帝,如果自己这边泄漏,牵连过去,陛下可怎么办?

    一念至此,他眼中立即浮现出决绝之色,双手用力,就要将衣带诏毁去。

    “嘿!”

    那将领眼疾手快,一脚将钱忠踹倒在地,右手猿臂一捞,顿时就将诏书拿在手上。

    “啧啧……”

    那上面的文字与印章,顿时就令将领面色一变:“幸好没让你毁了,否则如此关键的证据,若不能呈于吾王面前,还不知道要被你们这些小人蒙蔽多久呢!”

    “逆贼!”

    钱忠目眦欲裂,猛地吐出一口血水来。

    “骂吧!尽管骂,反正你不久之后就要变成孤魂野鬼了……不,至少还有九族陪你,一路也不会寂寞才对!”

    将领冷笑数声,看向周围:“你们呢?是要束手就擒,还是垂死挣扎?”

    “拼了!”

    几名校尉心知无幸,纷纷抽出佩剑。

    “杀了!”

    将领眉头也不皱一下,直接命令道。

    数名如狼似虎的精卒立即扑上,互相组合着,挥舞出手上的精钢长刀。

    校尉军官一级的武将,纵然佩剑锋利,但又怎么可能随时穿甲?顿时就传来几声脆响,那是他们的兵刃砍在士兵盔甲上,擦出火花,而士兵们的砍刀却是毫不客气地捅进了他们身体。

    噗!

    刀刃刺入人体的声音,与血液缓缓流出的场景,顿时令在场文官各个面色发白,有的骂了一句逆贼,直接被斩杀,有的则是簌簌发抖,跪地求饶:“我们愿降!愿降!”

    钱忠见此,只觉胸口气闷难言,蓦然一口老血吐出,彻底昏死过去……

    ……

    “衣带诏?”

    没有多久,武雉手上就拿着小皇帝的血诏,脸上浮现出冷笑:“牝鸡司晨?图谋不轨?这小皇帝所说倒是证据确凿,逼得孤不得不真的做给他看看了……来人!”

    “标下在!”

    外面等候着的亲兵,自然都是一等一的精锐,并且随时愿意为武雉效死。

    “把守皇宫四门,与我去见小皇帝!”

    武雉换了一身王服,凛然说着,身上的赤龙以金丝银线织就,光华闪闪,似乎在不断游走。

    皇宫。

    姬麟看了几本书,只觉得心情烦躁,一个字都读不下去。

    到了现在,他整个人都被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充满,深深后悔自己的诏书给得太过草率了一点,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余地。

    若是太傅等人成功发动了还好,若是事有不成……那个结果他已经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可惜,事情总是向着他最不希望发生的那一面发展。

    咔嚓!咔嚓!

    整齐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大量甲胄拖地的声音。

    “陛下,大事不好!”

    乔公公屁滚尿流地跑进来禀告:“定王……定王派大军围了皇宫,自己带人进来啦!”

    啪!

    姬麟手上一抖,上好的雨花瓷杯盏就落到地上,被摔成粉碎。

    “臣,定王武雉,见过陛下!”

    两排甲士涌入,旋即就是一身戎装的武雉。

    “定王这是何意?”

    虽然心里怕的要死,但姬麟还是强打精神问道。

    “为了讨回公道!”

    “公道?”姬麟的心里一颤:“向何人?”

    “自然是向陛下了……”

    武雉随手一扔,那份衣带诏就落在地上:“不知道这份旨意,陛下如何解释?”

    看到那的确是自己的手书,姬麟不由陷入了最深沉的绝望之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