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科幻未来 -> 主神崛起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真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乱世有星降。

    一颗大星的力量往往会分散至数十人甚至上百人身上,形成星命者。

    而要从星光绕体、显现本命、一路晋升到星辰副命、乃至最后只有一个的星辰真命,过程往往血腥非常,势必要击杀其它竞争者,将星力归于一身。

    此乃星命者必须经历的血腥道路。

    但现在,吴明却是直接剥夺了其它擎羊星命武将的格局与气运,悍然牵引本星,加持在吴铁虎身上,相当于人工造了一个‘擎羊真命’出来。

    天发杀机,才可移星易宿,现在吴明如此,却是人力胜天!做到了老天爷才能做到的事情。

    如此改易,纵然天仙要出手,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麻烦至极,更会有着后患之类。

    但吴明做来,却是举重若轻,明眼人一看便知,非金仙大能不可为!

    此时一改动命数,天帝与绝天仙尊两位大能不可能没有察觉,这便是打了招呼了。

    “来人,将洪铸带来!”

    吴铁虎伤势尽愈,双目中放出精光,先是命人取来酒肉,一边吃食一边处理公务,这次痊愈,令他觉得不仅自身精力充沛至极,更是耳聪目明,任何繁杂的事务处理起来都是得心应手,好比那些后勤账目,任何将军看了都要头疼无比,此时他看来却是一目了然。

    这时脑海中灵机一动,当即喝道。

    旁边两个亲兵躬身下去,没有多久,一名青衣文士就进来,躬身拜下:“见过将军,得见将军无恙,小人便是折寿十年,也甘愿了……”

    他看起来才二十岁不到,相貌英俊,此时潸然泪下,显然动情至极。

    “好……洪铸,你很好!”

    吴铁虎却是咬牙切齿:“你为我重金征辟的幕僚,却专门出毒计害我,之前我冒然进击,就是出自你的谏言,你还有何话可说?”

    他双目竖起,一股凛然的杀气就是落下。

    洪铸心里一惊,只觉今天的吴铁虎与平日大不相同,甚至被他眼睛一盯,自己就蓦然心里一凉,生出被看透之感。

    此时无法,只能强辩道:“将军,小人出计有误,您纵然以军法杀我,也是心甘,但若说故意陷害,那纯粹是无稽之谈,在将军重伤期间,小人可是日夜祈求八主之神,恨不得以身代偿啊……”

    “如此说来,还是本将错怪你了!可惜……”

    吴铁虎摇了摇头:“带上来……”

    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形被押上,洪铸一见乃是自己的书童,顿时面如死灰。

    知道这将早已怀疑他,将自己请来的同时,还将书童一并拿了,严加拷问,他所做之事虽然没有什么把柄,但行迹可疑,种种怪异,却是瞒不过自己书童的,大刑之下,更是不要指望对方会为自己保守秘密。

    不由惨然一笑:“吴将军,事已至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你是丁保之人?”

    吴铁虎瞪着眼睛,脸上有了杀气。

    “非也……只是我与将军有着私仇,我本名并非洪铸,而是杨文,还有一弟杨武,你可有印象?”

    看着两边亲兵过来,杨文坦然受缚,又冷笑问着。

    “杨武?那个大言书生?”

    吴铁虎一怔,面前立即浮现出一个慷慨陈词青年狂生的形象来。

    “嘿嘿……他之前仗着几分心术,就敢来撩拨于我,如何,给他的礼物还满意否?”

    吴铁虎又仔细打量着面前的杨文:“你们兄弟两个,还当真是一点都不像,也不知尔母当年,呵呵……”

    “混账!”

    杨文怒发冲冠:“恶贼,我只恨这次没能彻底杀了你,你害我弟投河自尽,如此罪孽,终要算个清楚……”

    “死了?”

    吴铁虎冷笑数声:“他自寻死路,与我又有何干?”

    却是清楚,那个杨武之所以寻死,倒还真与自己有着一点关系。

    他跟随武雉,做到将军,自然家大业大,一批附庸投靠而来,需要买业置地,安顿宗族。

    虽然此时武雉政治清明,巧取豪夺不太可能,但若说没有优待,也是骗鬼,再加上他行伍出身,作风一向霸道,便惹下一些官非。

    这时,那个叫杨武的书生便出头了。

    他能言善辩,故意将事情闹大,到了公堂之上,将吴铁虎辩驳得体无完肤,甚至传到了吴明耳朵当中。

    到了最后,吴铁虎自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他也是个阴狠的,表面上认栽,暗地里却直接雇了一个亡命徒,将杨武拦住,直接划伤了脸,留下了记认。

    这可就相当要命了。

    此时不论是举荐,又或者武雉推行的考举,最后士人要做官,前提条件就是五官端正,有着官仪。

    脸上带疤,第一关就过不去,不仅绝了仕途,甚至还要受到歧视,无法跻身进主流社会,相当于一辈子都毁了。

    这家只是寒门,杨武纵然申诉也是无望,毕竟他还是一个草民,未经考举,没有官身,纵然告到官府,也只是轻伤,最多将行凶者囚禁数月,加上几十杖,亡命徒与滚刀肉又怎么会怕这个?

    因此申诉无门,又知道一生希望尽毁,想不开之下,便投了河!

    若是吴明知道这事,也必然叹息一声,锋芒毕露,终非好事。

    就好像前世穿越历史小说的主人公,连秀才都未考上,便四处强出头,怼天怼地,纵然开着金手指,无往不利,却不知晓在当时的社会规则之下,对付一介白衣,随便雇个泼皮无赖,直接打断右手,或者划破面容,都是绝户计!

    当时伤了,只是斗殴,打断个童生都不是的读书人的手,根本不算什么事。

    但脸上中彩,又或者右手留下残疾,就彻底绝了进仕可能,穿越者若不懂韬光养晦,每每身先士卒,唯恐事情不大,早晚招致怨恨。

    不等现在报复,难道乖乖看着对方科举,一路秀才、举人往上,最后反过来清算么?

    吴铁虎显然也懂这个道理,见到那杨武天资聪颖,说不得还真能成事,当即就下了毒手,彻底断了对方日后进仕的可能。

    纵然大周正值乱世,也是一个看脸的社会。

    破相的青年书生,没有大名望在身,又非什么绝世之才,在其它诸侯那里更是没有丝毫出头的可能。

    “所以,你来报复,为弟复仇?”

    吴铁虎眼睛微眯:“将他押下去,来日斩了祭旗。”

    等到杨文被压下之后,立即又密令周围心腹亲兵:“营帐内消息保密,你等监视此人的帐篷,看看还有谁前去联络!”

    此人要报复他合情合理,但能设下如此庞大陷阱,不说对面,就是本身军营中也必然有着内鬼配合。

    这事当然要查,一查到底!

    吴铁虎心里已经隐约有了几个嫌疑名单,此时就是要用杨文来引蛇出洞,有杀错,无放过!

    他微微眯眼,瞳孔中似乎闪过寒光……

    ……

    时间略微前推。

    相柳城,定王行宫当中。

    “大功告成……”

    吴明看着浩瀚的星空,以及那颗闪烁光芒的擎羊星,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我逆转天命,让吴铁虎成为擎羊星主,至少面对他本身的人劫,没有丝毫问题……其它外劫,在没有看清楚我底细之前,诸多大能也根本不敢动手,此战结果已无疑虑,区区一个丁保,再无回天之力……”

    “只是……”

    他略微泛起一点忧色:“千锤百炼出真金,我将吴铁虎本应经历的考验尽数抹消,直接令他成就星辰真命,纵然一时气运大涨,但也少了心性的一层磨练,并且劫气积累,未来恐怕还有着劫难,也不知对他而言是福是祸了。”

    这个家奴的本命他也看过,能到星辰副命,沙场为将,战无不胜,就已经是借了他的运势,本身的命格却并不算十分突出。

    如今一下觉醒真命,揠苗助长,未来发展会如何,还实在是一件不好说之事。

    “星辰真命乃大福缘、大气运,非根基深厚者不能承担,否则或许会运大压命……不过武将早死横死,也是平常,将军百战亡,真论起来,若不逆天改命,或许他这次就要折在丁保军下了……”

    此时,院落之内草木幽深,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吴明径直走到花园中心,在一个凉亭中坐了,又高声道:“来人!”

    “老爷有何吩咐?”

    两名侍女上前,声音柔婉,面容娇媚。

    “如此明月,岂能无酒?”

    吴明微微一笑,让侍女取来一坛佳酿,又要了两个杯子。

    看到她们不解的脸色,摆摆手道:“我要招待客人,不需你们伺候了,下去吧!”

    “诺!”

    两名侍女明眸中露出失望之色,退了下去。

    整个花园中一下安静下来。

    吴明静静为自己倒满一杯,略微抿了一口。

    “这酒只是人间陈酿,不及天庭仙酿,却也有几分红尘之乐,贵客既来,可愿饮上一杯?”

    他举杯,向某处敬道。

    “固所愿尔!”

    一个清清如玉的声音传来,旋即一名青年就自月色下缓缓走出,虽然只是穿着常服,但一种极致的尊贵之气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