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科幻未来 -> 主神崛起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改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气运百川归海,人才纷纷来投,果然有着大兴之象!”

    傍晚,回到行宫王府所在,吴明登高望远,查看气象,不由幽幽一叹。【零↑九△小↓說△網

    心知这不仅是战略选择正确,更是因为获得了某位存在的暗中资助,这才一路顺风顺水。

    好在不论对方谋划如何,他现在抢先晋升金仙,就已经赢了半子,至少不论面对什么情况都有着自保余力。

    进可攻,退可守,就可从容破局。

    回想起之前找到曾玉,将徐复三人之事随意提及的情况,对方显然也早有听闻,接连称赞吴明有识人之明。

    只是那种眉飞色舞,可不是找到几名贤才的欣喜。

    吴明大概也清楚,这是曾玉谋划灵州,此时接近大功告成,而产生的狂喜。

    他向武雉建议,取灵州、编练流民军,伺机窥视徐州陪都,进而打着进京勤王的名号,挟天子以令诸侯,获得极大的战略优势。

    现在武雉入灵州,果然一路势如破竹,到了如今只剩下丁保与马蒙两路诸侯还在抵抗,不过也如秋后之蝉一般,俨然快成昨日黄花。

    眼见大计即将成功,他又如何不兴奋激动?

    ‘只是如果曾玉知道,自己所做作为,甚至整个灵州的演变,都只是别人棋盘上的一个变化,又不知道应该是什么表情?’

    吴明嘴角带起一丝微妙的弧度。

    进位金仙,获得世界位格之后,他现在光是本身实力就与天帝、绝天仙尊同等,再站在他们的角度,看天下争龙这盘棋,很多情况都是豁然开朗。

    “灵州之事,是天帝布局,若给绝天仙尊知晓,必然会前来阻挠……”

    吴明倒是相当佩服天帝默运阴阳,逆转乾坤的手段,这龙气增益,徐徐变化,恰似春雨,润物细无声一般。

    不过再怎么样,到了此时,也是要图穷匕见了。

    “娥姁气运一变再变,错非绝天仙尊是个瞎子,否则便应该察觉了……还有天帝,要想真正按照他的思路下棋,就必须先来与我通气!也不知会是哪个先找来……”

    吴明摸了摸下巴。

    如果这两个本世界的大佬,蓦然发现竟然还有第三位金仙的存在,还正好卡在了他们的生死劫眼上,脸上的表情想必都会十分之精彩有趣。

    “到了现在,也是该见见他们了……”

    ……

    入夜。

    吴明正在与武雉一同用膳,一个火凤卫就匆匆跑了进来:“王上,前线道法传信,十万火急!”

    “十万火急?”

    武雉微微一笑,瞥了吴明一眼:“想必夫君那位家将已经打下金鹏关,前来邀功呢?”

    只是这毕竟调笑,她也知道吴铁虎此时来信,恐怕情况不是太好,当即脸色肃穆,徐徐展开公文,秀眉顿时蹙起。

    吴明上前,立即就看到了‘首战不利’,‘主帅负伤’等字眼,心里也是一动。

    “丁保兵微将寡,吴铁虎以我新锐之军,却贪功冒进,以致中伏……真是……”

    武雉看了旁边的吴明一眼,当即忍住不说。

    “嗯,此人的确应该敲打一下,不过临阵换将也是大忌,等到这次攻伐金鹏关之后再说吧……”

    吴铁虎的能耐他十分清楚,去进攻一个行将就木的丁保,简直是狮子搏兔,没道理如此。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着其它外力介入!

    ‘正好,趁着这次机会,两个都一起打了招呼吧!’

    听着吴明这话,武雉顿时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他,知道夫君八成又隐藏了什么。

    不过她终究是聪明的女人,没有多问,反而在席间加倍温柔起来。

    ……

    酒足饭饱之后,外面已是夜深,一轮银月如钩,洒落光辉,周围则是一点点的繁星,还有一条灿烂银河。

    “吴铁虎乃是擎羊星命,天生的战场大将,当然,此时的他,最多一个星辰副命,距离真正的星辰真命还相差甚远!”

    吴明仰望星辰,目光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大周世界中,每逢乱世,都有将星落下,各争天命。

    只是星辰真命唯一,其它的星辰副命、显现本命、星光绕体的星命者,都必须奋勇争先,吞噬同类,集合气运,方可突破,最终大成。

    吴铁虎经过吴明提点,又官路恒通,此时大概是星辰副命的境界,虽然看似与真命只有一步之遥,实际上却是天差地远。

    “既然兵败失利,气运实力都是不足,那便补上一点!”

    吴明看着天空,双手划动着奇异的仪轨。

    嗡嗡!

    天上群星仿佛一下收敛了光芒,唯有一颗星辰浮现出来,带着耀眼的光辉,赫然是吴铁虎的本命——擎羊星!

    “天命我改,星辰归位,疾!”

    吴明向着擎羊星一指,号令星辰,擎羊星一震,星光一阵散乱,又一下凝聚起来,只是运行的轨迹似乎有了细微的变化。

    一令之下,星辰改易,真命转移!

    如此大的变故,整个大周世界的天仙都是若有所觉,更逃不脱两大金仙的注意。

    若是以前,吴明断然不会如此,现在却是凛然无惧了。

    ……

    “这是……”

    外州,某处高峰草庐当中,一名葛衣鹤发、面色红润的老者忽然抬头,看着与之前似乎一般无二的天空,眼中满是凝重之色:“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原本天下大乱,真龙不出,就已经是一片混乱,此时天命再改,到底是凶是吉?”

    被吴明坑了的占星师、方士之流远不止一个。

    不知道多少望气士抬头仰望之时,都是诧异非常,甚至直接被反噬重伤。

    天命就仿佛一条浩荡大河,此时吴明轻轻拨动了其中一条支流,虽然只是擎羊星的归属这样不大不小的改变,但也给原本就混乱的天命带来了巨大的变数,对于诸多占星师而言,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

    而对于那些原本擎羊星命的武将来说,这就更是天塌地陷一般的大事。

    ……

    乾州。

    一间富丽堂皇的节度使府之内。

    “啊!”

    书房中灯影摇曳,忽然传来一声惊呼。

    “大帅,出了何事?”

    诸多亲兵立即涌入,警惕地封锁着四面,稍有不对手中的弓弩就要飞射出去。

    “本……本镇突然间心痛如绞!”

    那节度使中年人模样,体形健壮,想必也是一员战场上的猛将,这时却是面色惨白,仿佛大病了一场一般。

    “快去传医官!”

    底下人立即忙开,没有多久,专门的医师就匆匆赶到,为大帅诊脉过后,面色一变:“大帅气血两亏,外邪入体,最近可是受了重伤,精血大损?”

    “哪来的事?”

    旁边的亲卫顿时怒瞪了他一眼:“有我们守卫,最近又没有大战,大帅哪里受的伤?”

    “我唐突了!”

    医师连连告罪,又开了一剂温补之药,温言道:“大帅没有大碍,只是需好好调养,以前旧伤颇多,这时痼疾复发,不可怠慢了……”

    “这是老成之言,我赏你十两银子,下去吧!”

    大帅此时神智依然清醒,第一反应就是有人要暗害自己,但细查身上,又回忆之前经历,再听医生解释,又将这个可能放了下去,念及自己年青之时,为了搏一个出身,每遇战事都是身先士卒,不避刀箭,身披数十创仍不下火线,心里就渐渐有了明悟。

    这种战场老卒,百战余生,浑身是伤,旧疾复发,纵是一下死了,也不怎么奇怪。

    他能善终至此,已经算是大有福缘了。

    只是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一般。

    到了第二日,节度使府**养的一位望气士就偷偷携带金银逃走,令这个节度使很是气馁了一阵。

    ……

    古州。

    演武场上,一名青年武将被打倒在地,摔了一个难看的狗啃泥。

    “哈哈……这便是洪山镇最杰出的武将?”

    击败他的武将大笑:“我看也不外如是么?”

    校场之外,两名镇帅一人喜形于色,一人却是面色难看。

    “小杨将军发挥失利,也是人之常情,不过你欠我的赌账,可不能赖了!”

    喜形于色的镇帅向旁边的大帅说道。

    “你放心,我是何人,会赖你这点?”

    这镇帅一翻白眼,心里却是暗自发狠:“这小杨号称枪神将,向来勇猛无敌,今日难道是故意的?”

    殊不知这时场上的青年武将,起身之后也是失魂落魄,蹒跚着离开了校场,从此就隐姓埋名,再也找不到痕迹了。

    ……

    金鹏关前。

    一蓬璀璨的星力径直落下,投入军营当中,一间大帐篷内,躺在病榻上的吴铁虎骤然起身,撕开身上的纱布,只见那几道伤口已经结痂,浑身精力充沛至极,畅快不已,不由仰天长啸起来。

    天空之中,诸多星辰隐没,唯有擎羊星大放光明,似乎在与其呼应,凶星灼灼,光华更是非同小可。

    旁边荒山之上,一名老道正在望气,见到此景,立即被吓得从石头上摔了下来:“这是……星辰真命?为何此人会在这时突破?难道真是天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