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科幻未来 -> 主神崛起

第四百三十五章 琐事(7600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平安六年。

    大周世界,定州、楚凤郡、云平县,吴家坞堡之中。

    时至初夏,天气中略带暑热,吴明从竹床上起身,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走出精舍。

    “少爷醒了?”

    恭候的侍女,就见得一名二十左右的青年漫步踏出,穿着单薄的纱衣,面如冠玉,眸子中带着温润之色,嘴角噙着一丝笑容,充满了平易近人之意,令人一见之下就不由生出好感。

    “嗯……”

    吴明慵懒地接过毛巾,擦了擦脸:“今日可有什么事来?”

    “有呢!少爷日前种下的那株‘金郁香蔻’,已经有了三个骨朵呢……”

    “夫人又送了一批珍馐与古玩过来,还有少爷上次吩咐的三十方美玉,也找着了,听闻还是从凤血山开出的极品,价值连城……”

    两个侍女巧笑嫣然,一见可喜,乃是武家自小培养,不仅眉目如画,体态风***擅一整套伺候人的功夫,更是有着一点修为在身,一人练武,一人修道,关键时刻还能护卫主家,非常难得,外界万金难求。

    不过吴明自然是毫不客气地取用了,并且还给起名为侍琴、侍画,算是提拔为自己的贴身丫鬟,倒让其它侍女很是吃醋羡慕了良久。

    “还有……就是之前吴管家,并吴将军也前来求见过一次,不过少爷正在闭关,我们姐妹不敢打扰……”

    侍画给吴明取来折扇、香囊,旁边的侍琴则是整理着吴明的发髻,吐气如兰,轻轻说着。

    “哦?可知是何事?”

    所谓的闭关云云,自然是之前去收拾幻灵世界。

    那时候,精舍之内都被吴明布置下法界,别说这两个侍女不敢打扰,就算想强闯,也是有心无力的。

    “应该是夫人大胜之事吧?”

    侍画说着,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重,显然也是为武雉而高兴。

    毕竟,若是武雉能一统定州,她们这些丫鬟婢女的地位,也肯定能随之水涨船高的。

    “婢子倒是听闻,因为夫人大胜,定州许多世家已经暗中派人输诚,节度使府门前车水马龙,水泄不通,一些世家恐怕也想来走少爷的门路呢!”

    侍琴抿唇一笑:“毕竟夫人还是得听少爷的嘛!”

    “你这个小灵精,这么快就奉承起新主人,忘记旧家了?”

    吴明哈哈一笑,在侍琴小巧玲珑的鼻子上刮了刮。

    “少爷……奴婢两个,生是少爷与夫人的人,死是夫人与少爷的鬼,跟其它人都再无关系呢!”

    作为大宅从小培训出来的侍女,对于这个自然十分敏感,立即叫屈着表忠心。

    “罢了……我去花园一行,顺便叫吴管家过来!”

    吴明披上外袍,负手来到花园当中。

    “定州形势,若无外力,已经毫无可虑,连带着整个节度使府,与我这里的气数,都是随之大盛呢……”

    他眼里精光闪烁,特别是见到自己外运之中,都多了一股强盛的金青之气后,不由很是有些无语。

    定州乃大周十九州之一,此时各州大乱,朝廷有心无力之下,的确再没有什么能阻挡武雉一统脚步的了。

    “定州七郡、楚凤、南凤是娥的大本营,平山郡齐麟也已经归降,定原郡被攻下,这就七分中已经占据了四分,州牧虽然坐拥日南、朱武、九德三郡,但势力已衰,之前大将张文振率三万州兵,尚且被娥逼退,再主动出击也没有可能……”

    “因此州牧徐淳也似乎看清了形势,还要为娥上表请得册封,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娥恐怕都已经不需要这层大义名分了……”

    吴明默默沉吟着,又来到一片花圃前停下。

    绿草如茵的中心,一株金郁香蔻摇曳多姿,更有一股清香四溢。

    “不愧是灵种,可惜纵然多方收集,娥这等世俗势力,比起那些真正的千年世家,万年大派,洞天福地,底蕴上还是要差了一些……”

    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想着。

    地仙自生福地,吴明的黄庭福地不仅乃是避劫圣境,同时由于汲取了主神空间之力,其地气之浓郁,也是所有福地之冠,不培养一些灵花灵草,乃至仙禽异兽,实在太可惜了一点。

    “不过这灵种之事,还是要徐徐图之……要想一蹴而就,除非直接洗劫什么洞天福地的宝库……”

    正在思索的时候,一名体相富态的管家已经进来,啪得一下跪在地上:“老奴见过大少!”

    “起来吧!”

    吴明看着自己这个家养的狗腿子。

    说实话,这吴管家之前帮助纨绔子着实做了不少孽,不过唯一的优点就是忠心,这就顶得上一切。

    此时,吴明不怎么管事,吴管家的地位与权势自然也是水涨船高,随着待人接物圈子的不断提升,竟然也有了那么一丝雍容之态。

    当然,在吴明面前,还是一副狗腿子的模样。

    ‘嗯……这就是从普通乡下豪族的狗腿子,向公卿朱紫的老牌管家过渡么?’

    吴明随口问道:“前来云平县的世家,很多么?”

    “数不胜数……”

    吴管家明显也是练出来了:“老奴一一打发了,幸好有少爷虎威镇着,他们也不敢闹事,留下的拜帖也已经分门别类,大多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唯有两家需要注意,一家是洛水谢家,上次少爷大婚,他们同样来庆贺的,还有林家,乃是书香门第,在定州文坛上的名望甚至还要超过谢家一筹的……”

    “谢家?”

    吴明面上的表情有些奇异:“使者是哪位?”

    “谢家大执事谢弈,不过上次那位谢灵儿姑娘也在其内……”

    吴管家眼观鼻、鼻观心,似毫无所觉地回答道,心里却是默道:‘这谢家果然是个知情识趣的,来送羊入虎口了……’

    “那就这谢家,还有林家,抽个时间,见一见吧!”

    对于吴明来说,这实在是一件很无所谓的事情,不过恰好可以当作业余的一点调剂,倒是当真不错。

    只是忽然间,一种隐约的预感,就浮现出来:‘嗯?好胆子,这是有人在算计我?嘿嘿……’

    ……

    与此同时,云平县,李家大宅之内。

    这李家也是县中大户,关系网遍布全郡,很是有些名声。

    当然,在谢家与林家这等州级的庞然大物之前,却是根本算不得什么。

    这两家人出来,自然不可能住客栈,作为地头蛇的李家就将家宅都出借大半,还得一路鞍前马后的服侍,唯恐有着什么招待不周之处。

    在李家后宅,有着一个花园,园中有着一个小亭,修建在池塘之中,水波如碧,内有金鲤洄游,乃是盛夏一个上好的避暑所在。

    此时,亭子之内,端坐着两人,面前是袅袅白烟升腾的香炉,还有一副玉质围棋。

    两人对弈,一人中年模样,穿着青衫,神态悠闲,乃是谢家谢弈。

    还有一人,似乎只有二三十模样,唇红齿白,剑眉星目,卖相颇为不俗,有着一股少年老成之气,纵然面对谢弈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一局既罢,谢弈苦笑着放下棋子:“世侄棋力不俗,下次对弈,恐怕要饶我一二子,老夫才敢下场的……”

    “世叔谬赞了,林夕有着多少斤两,还是自己清楚的……”

    青年林夕微微一笑,慢慢收拾着棋子,一片淡然之色。

    谢弈看得,却是目中精光一闪,思绪飞快转动起来:‘胜不骄,败不馁!久闻林家这一代子弟中,就以这林夕为冠,想不到居然将他派来了……当真是下了血本!’

    他想了想,继续道:“世侄文采风流,纵然白身,节度使府也必然会勘验录用,何必来此,受这怠慢之气呢?”

    林夕摇了摇象牙白玉扇子,同样反问:“谢家世代公侯,尊贵至极,同样何必来此?不都是为了那人么?”

    “哈哈……这是英雄所见略同!”

    谢弈缓缓点头,面色转为凝重:“武镇天之骄女,巾帼不让须眉,能让此女折节下嫁,必是非常之人!我在此地,也曾多方打探,但你知道打探到了什么?唉……那吴家子之前行径,简直是……不堪入目!倒是其姐,很是天资惊人,日后说不得在道业上还能有一番成就的!”

    纵然这些世家情报网再怎么无孔不入,也不可能查到吴明前世去。

    因此,这之前十几年,查到的尽是那纨绔子欺男霸女的恶劣行经,令所有调查者都是一头雾水。

    纵然自污,也没有这样的啊!并且,武雉为何会下嫁此人,更是一个天大的谜团了。

    “世家风流,少年心性,自古如此!”

    林夕不以为然:“不必太过求全责备……倒是只要确认此人对武镇大有影响力,便是足够了!甚至,这对夫妻究竟以谁为主,也不是不可试探的!”

    “你准备如何做?切记莫要给林家惹祸!”谢弈沉声道。

    “无妨……”

    林夕哈哈一笑:“小侄这次备了美姬二十名,预备当作礼物送给吴君,就看其敢不敢收了,哈哈……”

    “这……倒还真是个办法……”

    谢弈有些啼笑皆非,忘了这林夕同样也是世家子心性,说不得正好与那吴家子臭味相投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