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土地公

第二百二十七章 赌对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是否曾经纵容山魈杀人,抢夺别人的猪场?”

    “没有。”

    “铁烟山一战,鬼龙教的人是被你杀了还是放了?”

    “杀了。”

    “那为何要藏头露尾?这样的事情可以堂而皇之的干,偷偷摸摸是为了什么?”老人的目光像利剑一样看着沈林。

    沈林和老人对视着,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最终决定老实回答。

    “我有一些不方便为别人知道的秘密,和我的修行有关,不想让别人看见。”

    老人眼中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问道:“是什么秘密?和你的命生者身份有关?如果我们一定要知道呢?”

    屋里的气氛陡然变的有些压抑,几个人的目光注视在沈林身上,就像是一道道火焰灼烧着他的心神,让他无处可逃。

    “对不起,我不想说。”

    “呵呵。”老人笑了笑:“年轻人,我想你没弄明白一个问题,这里是特事局。”

    沈林微微皱了皱眉头:“我没明白您的意思。”

    “特事局里没有秘密。”老人的语气平静且理所当然,仿佛冬天里砸落在地的冰渣清脆有声:“了解你的秘密,并不会害你。知道了你所擅长的,才会在任务中给予你最大的配合,你的同伴才能无所保留的对你给予信任。”

    “我们组织的存在只有一个目的,为了这个民族和国家的安全,不惜一切代价去保卫它。如果你对这个组织不够忠诚,组织是不可能留着你的,而证明忠诚的最好方法,就是袒露自己的秘密。”

    老人说完这话,如海般的眼眸看着沈林,平静的海面下,隐藏着深邃的漩涡。

    沈林沉默着,仍旧是一言不发,就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头,固执且倔强。

    六处处长玄极子冷哼一声,道:“局长,此人油盐不进,不识抬举,我看您不如把他交给我,我一定会让他把所有的秘密全部吐露出来!我们特事局不能留着这样一个人,迟早成为一颗定时炸弹。”

    胡开山看了玄极子一眼。

    玄极子话语微微一滞,张了张嘴不再说话。

    “年轻人,知道不知道你的事情有多么严重?擅杀同僚,在我们特事局就是死罪,人人得而诛之,你的事情也许情有可原,但首先你要证明,是我们特事局忠诚可靠的一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胡开山语气温和的对沈林说道。

    “我明白,但是很抱歉,我不能说。”

    玄极子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哂笑,本光法师轻诵一声佛号,胡开山微微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固执吗?”老人问道。

    “我无法证明我对特事局的忠诚,说实话,我刚加入这个组织,现在还没有归属感。”

    沈林看着老人,语气真诚:“但我热爱这个国家,我从小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在华夏文化下成长,我觉得我不需要怎么去证明我对国家的忠诚,因为那本来就是我血脉中的一部分。”

    “呵呵,空口大话谁都会说。”玄极子淡淡道。

    沈林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但我觉得,如果要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证明我的忠诚,我不想做。”

    “我不相信这个组织里的每个人都没有秘密,如果加入组织的条件就是舍弃自我,那我不认为这个组织的存在是正确的,至少……某些方面不是。”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能说。你们也有命生者,我听赵师兄说过,命生者是可以有自己秘密的。”

    “说了之后我可能会死,但对你们来说,不过是满足了一些好奇心而已。要是牺牲一个人的生命满足好奇**这件事,会让你们得到快乐,那我羞于与这个组织为伍。”

    “对不起,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都是高人,也许动根手指就能让我消失。但小人物也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假设我可以作出死亡的选择方式,那我宁愿选择抗争而死,也不愿妥协死去。”

    沈林说完这句话,面容无比坚毅,他抬起头望向窗外,不再看屋里任何一个人:“愿意怎么做,随便。”

    屋内的气氛陡然下降,就像是突然结了冰。

    江华容目瞪口呆的看着沈林,这一刻他心中就像是忽然被一道霹雳惊醒,突然领悟到了什么。

    自己一直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有着不屈的灵魂和骄傲,但却被沈林接二连三的打击,以至于现在心如死灰。

    可真正看到沈林在这些修行界前辈面前,在这些足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山巅面前毫不妥协,甚至不知天高地厚的坚持,他才忽然明白,什么是真正的不屈。

    难道……这才是强大的意志和灵魂吗?就算面对比自己强大到无法抗拒的人,也依旧不会迷失了本心?

    江华容的情绪很复杂,他既有些佩服沈林,又感到有些可惜,如此顽固的坚持,殊为不智。

    他会迎来怎样的后果?

    老人的神情有些冰冷,玄极子身上轰的一下爆发出惊天的气势,如同狂潮一般朝着沈林压了过去。

    这气势一浪高过一浪,直击人的心灵,措不及防之下,任何人都会在这样的压力下崩溃失态,跪地求饶。

    但沈林依旧稳稳的站着,没有任何畏惧的情绪。

    不是他厉害,而是今天早上经历过灵剑真人可怕的威压,玄极子的气势与之相比,还是稍弱了一些。

    许久之后,胡开山淡淡一笑,道:“好了,不要吓唬年轻人了。”

    压力瞬间消失,玄极子神情恢复了平静,虽然目光中对沈林仍有敌意,但也有了三分欣赏。

    老人轻轻一笑,抬手一指沙发,道:“坐。”

    沈林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过关了。

    刚才说的那些话,固然是他的心里话,但他其实很没底,也没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无惧。

    没有人知道,他的手心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但他赌了一把。

    一个如此泱泱大国的修行组织,掌管天下修行人,维护国家和修行界安定的特事局,如果连一点容人之量都没有,那才是邪门。

    虽然他的洞察术对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没用,他也无法揣测这些老奸巨猾的家伙们的想法,但他至少确定一点,这些人绝不可能仅仅因为自己掌握的一些秘密,就要把自己杀了。

    那样的话,特事局就不再是特事局,甚至连鬼龙教都不如。

    现在看来,自己赌对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