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土地公

第二百二十二章 怎么这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终于,天空中的北斗七星光芒大作,七道剑芒缓缓的聚合在一起,组成了一把十余丈长的大剑,凌空对着白虎一剑而落!

    嗷!

    白虎发出最后一声愤怒而不甘的吼叫,庞大的身体一分为二,缓缓消失。

    白玉匕和白玉印台回到了胡修歌身前,悬浮护住,那颗被他吐出的珠子变得无比暗淡,回到了他的嘴中。

    此时的胡修歌简直没有了人样。

    身上到处是凄厉的伤口,鲜血流了满身好像变成了血人,但他的眼睛依旧明亮,就像是天上的星辰。

    边元良和江华容松了一口气,两人的神情也有些萎靡。

    “你能在北斗七星剑之下撑这么久,已经足够获得我们的尊敬,退下吧,念在你是玄牝宗的人,我们饶了你的性命。”边元良上前一步,好整以暇的说道。

    胡修歌冷笑一声,吐了口血,血沫没有坠落,而是砸在云端,摔的粉碎,就像是他狠厉的性情。

    “有种的就杀了老子,老子不需要你们这样的败类尊敬!”

    边元良脸色一冷,寒声道:“你真以为我们不敢杀你?真要一心求死吗?”

    胡修歌一伸手,把白玉匕拿在了手里,道:“老子说过的话,从来都没有反悔过!有种再来!”

    边元良微微闭眼,叹息道:“自寻死路,天也不能救你。”

    “如此,上路吧!”话音落下,他手中铁扇呼啸着飞来,犀利的风刃汇聚成一条线,直切向胡修歌的咽喉。

    胡修歌冷笑着,一动也不动,他已经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要不是身上的白如意法器自发托他飞在半空,此时他已经掉了下去。

    风刃到了胡修歌颈前,胡修歌瞪大眼睛看着,忽然爆喝一声道:“还他妈没行吗?老子马上要死了!虽说认了你当兄弟,可我们还没有喝酒啊!”

    一道烈焰从胡修歌身后绕了过来,轻轻的挡在了他的身前,和那风刃对击在一起。

    噗的一声,就像是烧焦了一块破布,风刃瞬间被湮灭,接着火焰余势未消,烧在了扇子上,只是一眨眼,就把扇面烧出了一个洞。

    边元良脸色微变,急忙把铁扇收回,如临大敌的看着前方。

    沈林的身影慢慢从胡修歌身后绕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谢了。”

    胡修歌嘿嘿一笑,两眼一闭,直接晕了过去。

    白如意托着他,就像是一尊睡仙,横卧在云端之上。

    黑执事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沈林此时气势尽展,一股五境一转的气势释放出来,就像是绵绵的海潮,压迫着边元良和江华容的心脏。

    他们震惊的感到,四面八方都被沈林的灵觉锁定,仿佛整个空间都被限制住了。

    这是什么样的一转?灵觉还能强大到这种程度?

    江华容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中的蟠龙剑,下一刻,他惊叫一声,蟠龙剑竟然脱手而出,飞向沈林,被他轻轻抓在了手中。

    剑身剧烈的轰鸣着,发出不甘的鸣响,蟠龙剑上的灵引奋力挣扎,与沈林的灵觉对抗。

    但此时的沈林,灵觉非但已经物化,而且因为黑执事近乎源源不绝的法力补充和滋养,他的灵觉物化程度,已经强大到无视法器灵引,直接拘禁的地步!

    看到这一幕,江华容的脸色变了,变得十分绝望。

    边元良眼中露出一丝畏惧之色,眼珠转了一转,忽然干笑道:“沈科长,沈师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突破成功了,真是可喜可贺!既然是这样,你不如跟我们一起回特事局,把这件事说清楚吧?误会,都是误会哈哈。”

    江华容震惊的扭头看向边元良,仿佛从来不认识他。

    沈林望着边元良,目光中有一丝怜悯之色。

    “你这样的人,竟然也能混进特事局,竟然也能有今日的修为成就。”沈林摇了摇头。

    “沈科长是好心,你的事情肯定会有麻烦,不如让我做个见证,我可以以修为立誓,一定帮你说清楚,解决麻烦!你看可好?”边元良好像没听见沈林的嘲讽,满脸微笑,只是笑的有些勉强。

    沈林饶有兴趣的看着边元良,问道:“我倒是好奇了,你打算怎么帮我说清楚?”

    边元良额头上渗出了一丝冷汗,强笑道:“沈师弟发现了鬼龙教的传教机构在害人,出手阻止,鬼龙教唤出邪魔,沈师弟不得不动手……这个沈师弟是散修么,没学过隐匿身形的幻术,被看到了也情有可原……”

    看着沈林越来越冰冷的眼神,边元良急道:“不不,要不这样,就说斗法的另有其人,已经被沈师弟拿下了,我可以作证!江师弟也可以,是不是江师弟?”一边说着,边元良急急忙忙朝着江华容使了个眼色。

    江华容看着边元良,眼神中透着深深的不屑和鄙视,淡淡道:“要杀就杀,死在邪魔手里,也算是卫道!我不会撒谎的!”

    边元良神情有些尴尬和焦急,他说道:“你怎么如此不识抬举,这件事还没定性!沈师弟是白老亲自任命的!白老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引入邪魔?”

    江华容张开嘴,震惊的看着边元良:“那你之前说的话是为什么?”

    边元良连连冲着江华容挤眼,旁边沈林淡淡道:“他之前的话,只是为了鼓动你杀了我。”

    江华容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神情变得十分颓败。

    “沈科长,原来我是如此容易受人蛊惑,修行至今,就在这一刻我才明白,我的心境有失,有大问题,继续这么下去,就算我修为日深,也迟早会出大问题。”

    他露出一丝落寞之色,道:“动手吧,我无话可说。”

    沈林看着江华容,沉默许久之后,他说道:“我不杀你。”

    他抬起手指着边元良,道:“但是这个人,今天一定要死。”

    边元良脸色大变,后退了一步,额头上青筋暴起,忽然怒声道:“你说杀我就能杀吗?逼急了我们同归于尽!我是特事局的人,我是金丹门的人!杀了我,你会被整个金丹门追杀!你根本不知道金丹门的底蕴!你这个无知的……”

    唰!

    一道寒芒从沈林身上出现,仿佛穿过了时间,出现的同时,下一刻就已经飞到了边元良的身后。

    噗!

    一道血柱从边元良脖颈处冲天而起,边元良目瞪口呆的看着沈林,他根本没有察觉到对方怎么出手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怎么……这么快?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