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土地公

第二百零六章 坦克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整个老树岭村的村民们集合起来,除了要照顾家的妇女,孩子和行动不便的老人,所有的青壮劳力,几乎全部来到了工地。

    工人们已经被杜啸川重新叫回来,看到这些村民又来了,他们十分紧张,忍不住跑出了老远。

    “别跑别跑!我们是来帮忙的!”当先一个村民热情的打着招呼,笑呵呵说道。

    “对对,我们是来帮你们的,你们看!”有村民亮了亮手里的工具,满脸的微笑。

    工人们惊疑不定,工头壮着胆子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真是来帮忙的?”

    “是的,是的,如假包换,有什么活你就吩咐啊大哥。”

    工头捏了捏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在做梦,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啊?”

    有村民神秘的笑了笑,小声说道:“你们建设的这个度假山庄,选的可是宝地啊!”

    “啥?”工头一脸懵逼。

    “这里是土地爷爷的道场,建成之后,会护佑我们风调雨顺发大财!所以我们来帮忙了。”

    “土地爷爷?什么情况?”工头完全听不明白了。

    村民们的表情有些尴尬,总不能说昨晚被鬼吓了,所以今天来这帮忙吧?就在这个时候,杜啸川走了出来,对工头说道:“让他们干吧,正好绿化准备开始了,挖沟整路都行,你给安排一下。”

    工头有些发愣,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行吧,有这么多人帮忙,进度应该会快很多。”

    他转过头去看着村民们:“你们跟我来吧,我安排一下,那个谁,通知一下厨房,多做点饭。”

    “不用不用!”村民们连忙摆手,笑道:“给土地爷爷建道场,哪能吃你们的饭,我自己回去吃,回去吃。”

    工头看着这些村民们,满脸都是莫名其妙,他想了想,道:“行吧,你们愿意。”

    把村民们领着进了工地,把活安排好以后,工头悄悄找了一个年纪大点的工人,问道:“老陈,你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帮人这是怎么了?”

    老陈的表情有些神秘,他趴到工头耳边小声说道:“我刚才问了,他们说……”

    “真的?闹鬼?土地爷爷?”听完老陈的话,工头的表情就像是看见了外星人,他琢磨了一会儿,悄声道:“你说是真的吗?”

    老陈道:“这种事,十之八九啊!要不全村人能这样吗?前两天那可是跟疯了一样要我们停工啊。”

    “有道理!”工头琢磨了一下,道:“我得去买点香烛纸钱,供奉一下土地爷爷啊。”

    老陈掏了掏衣兜,拿出钱道:“那你帮我带一份。”

    “我给你带就是了,不用拿钱。”

    “那不行,这得是自己买的才算心诚!”老陈坚持。

    工头笑了笑:“好吧,你说的也有道理。”

    工头回来之后,就在工地的正前方,摆上香烛纸钱,还买了一只烧鸡和半边猪头,恭恭敬敬的磕头供奉。

    老陈也跟在他旁边,一边磕着头一边心中念叨,请土地爷爷保佑自己家人平安,孩子好好上学,自己今天能多赚点钱……

    工头和老陈的动作,顿时提醒了村民们,不了解内情的工人也过来询问,不多时,大家都知道了土地爷爷的事情。

    到了下午,村民们吃完饭再来的时候,各家各户都带着香烛纸钱和供奉吃食,就在工地之前,工头敬奉的位置,磕头祷祝。

    站在山岭上看着这一切的沈林,就在这时候收到了神霄的提示。

    “你得到了村民们的供奉,获得香火值两百点。”

    意外之喜,土地庙还没有盖起来,就有香火入账了。

    沈林正琢磨着,是不是先把庙盖好,就建在这些人供奉的那个位置?忽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常裳打来的。

    上次常勇说常裳心情不好,要自己开导开导她,自己正想找个时间呢,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接起电话,沈林刚要说话,就听常裳在那头抽泣。

    “常裳?怎么了?哭什么啊?想我想的吗?”沈林开了个玩笑。

    常裳带着哭腔说道:“大叔,坦克不见了。”

    沈林脸色微微一变:“怎么会?什么时候的事?”

    “好几天了,我一直想找你,爸爸说你工作忙顾不上,可我实在等不了了。”

    “你别着急,坦克这狗东西很有本事,不会随便丢的,也许只是离家出去玩几天?”

    “都一星期了,它从来没有出去这么久过。”

    沈林眉头皱了起来,想了一会儿问道:“它离开前有什么征兆吗?”

    “没有,就是晚上自己出去了,然后就一直没回来,要是找不到怎么办啊,要是被人吃了怎么办……”常裳越说越激动,哭了起来。

    沈林发动洞察术,寻找坦克的位置,但在整个安青,都感受不到它的踪迹。

    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它不在安青,要么它已经遭遇不测了。

    这事奇怪啊,坦克是一只狗妖,按说除非是修行人,普通人根本不可能伤到它,遇害的可能性很低。可要是离开了,它为什么不跟常裳打招呼不告而别?

    “坦克离开之前,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就是不太爱吃饭,总想出去玩,跟我旅游回来之后就这样了。”

    “旅游?”沈林眉梢一挑:“你带它出去旅游了?去的哪?”

    常裳愣了一下,沈林的话似乎提醒了她,她惊声道:“我知道了!它一定被那臭道士偷走了!”

    “什么臭道士?你说明白点。”

    “我前几天跟朋友一起去了云空山玩,怕坦克孤单就带着它一起去了。山上有一家道观,我和朋友们在里面拍照的时候就把坦克放下了,等我照完之后,坦克就不见了。”

    “然后呢?”

    “我们在道观里找了找,然后发现在后院里,一个道士正抱着坦克鬼鬼祟祟的往里屋走,被我们拦下了。”

    “抱着坦克?”沈林有些奇怪:“它能让别人抱?”

    “当时我也奇怪,现在想想不对,坦克当时在它怀里哆嗦,很害怕的样子!那个道士肯定是个有本事的人,和你一样!”

    “他说什么了吗?”

    “我说这条狗是我的,他说是他捡的,我朋友揪着他不让他走,他没办法,就说这条狗很特殊,我养着会给我带来灾祸,愿意帮我化解,还说出钱买坦克。”

    “看来他看出了坦克的异常。”

    “是的,后来我不同意,他就只好还给我了,可我看他的表情,显然是不甘心的样子!大叔,你说是不是他来把坦克偷走了?”

    “这个也有可能,你们怎么回来的?他知道你住哪吗?”

    “后来有个小道士找我们,说和我们有缘,要送给我们每人一件礼物,让我们把地址留下,说寄给我们……可到现在也没收到什么礼物,坦克还丢了!”

    沈林叹了口气,看来十之八九,坦克的失踪跟这些道士脱不了关系。

    “那道观叫什么名字?”

    “云寿观”。(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