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土地公

第二百零五章 鬼爷爷饶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有胆子大的村民拿起一块石头,对着这个小孩扔了过去,在众目睽睽之下,石头穿过了小孩的身体,砸在了地上。

    这一下,村民们更害怕了,然而还没等他们作出反应,小孩忽然张开嘴,发出哇的一声惨叫。

    这叫声根本不像人类发出的声音,仿佛穿过了一切屏障,直接响在了每个人的心底。同时,一种无比的恐怖、害怕、愤恨和绝望的情绪,在每个人的心头滋生,让他们情不自禁的浑身颤抖,只觉得全身泛起了鸡皮疙瘩,透心凉。

    下一刻,老树岭上忽然响起了一阵氤氲的鬼声。

    那是无数人在哭泣的声音,说不清是男是女,也听不真切,好像远在天边,又像近在眼前。

    漆黑的夜里,忽然微微有些发亮。

    一个个影影绰绰的身形,从四面八方慢慢的飘了过来。

    “啊……好惨……”“还我的命来……”“是谁在骚扰我的沉眠……”

    各种飘渺的,虚幻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那些身影看着极慢,却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近前。

    村民们仿佛置身于十八层地狱,眼前所见,到处是缺了胳膊的,少了大腿的,还有脑袋捧在手里的,白色的黑色的身影。

    他们眼神茫然,张着双手,朝着村民们慢慢靠近。

    “啊啊!!!”村民们再也坚持不住,人群一下子炸了窝,有人踢倒了铁锅,有人摔了跟头,还有人一脚踩空撞在了别人身上,妇女们抱起孩子,男人们背着老人,屁滚尿流的朝着山下跑去。

    那是唯一的路,也是这些鬼魂们没有出现的地方。

    声嘶力竭的喊叫声在山路上回荡着,不时有人摔倒,也顾不上疼痛,接着爬起来继续狂奔。他们没有人注意到,每当有人摔倒,而后面的人跟在后面要踩到的时候,就会有一阵无形的风,托着后面的人移开位置,不会踩到地上的人。

    那些鬼魂们却并没有就此放过村民的意思,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身后,发出各种凄厉的声音,追赶着。

    孩子们号啕大哭,吓的全身哆嗦,妇女们脸色苍白,似乎随时都要失去奔跑的力气,但她们却紧紧的抱住孩子,咬紧牙关,只是拼命的往山下跑。

    每个人的体力在这一刻似乎都是无限的,速度快到惊人,偌大的老树岭,一眨眼的功夫就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就连狗都跑光了。

    沈林和杜啸川站在山顶上,看着这些狂奔的人,杜啸川忍不住笑道:“沈总这招真绝,这比什么人做工作都强啊,这些人以后肯定不会再来了。”

    沈林轻轻一笑,道:“不一定,他们肯定还会来。”

    “哦?”杜啸川看了沈林一眼,说不上为什么,他感觉这位老大最近这段时间,似乎性情发生了变化,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最开始的时候,杜啸川只是感慨于这位沈总运气好,实力惊人。但最近这些天,他却感觉到,似乎这位老大的心思,变得更深沉,更……成熟了?

    是饕餮魂种的原因吗?还是……

    村民们跑回了村子,各自冲进自己的家,紧紧的关上门,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

    他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男人到处找能防身的家什,铁锹、棍子、菜刀,女人则安抚着孩子,一边浑身哆嗦着,看着自家男人在忙活。

    “鬼,真的是鬼,孩他爸,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看见了,鬼叫个毛!”男人手里拿着一把刀,狠了狠心到了院子里,把自家养的狗一刀宰了,接了一大盆子狗血,端进了屋里。

    “鬼不会追过来吧?世上真的有鬼,真的有鬼!”妇女的声音带着哭腔,惊慌失措的看着窗外的院子。

    男人的脸色也发白,只是端着手里的狗血,紧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终于,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半个小时之后,村子渐渐安静了下来。

    受了惊吓的孩子们已经沉沉睡去,有胆子大的从家里出来,到了邻居家,议论起刚才的惊魂一幕。

    此时,在村子里的变电站旁,杜青和李希觉站在这,看着村子里的万家灯火,脸上露出一丝恶作剧般的笑意。

    “文判官,是不是差不多了,我们该动手了吧?”李希觉问道。

    杜青说道:“好,动手!按照大人的吩咐,给他们一个不眠之夜!”

    下一刻,杜青发出一道法力,穿过墙壁击在了高压线上,伴着一阵电花响,变电站里的电击发出剧烈的轰鸣,然后噼噼啪啪一阵响,烧焦了。

    整个村子里的电,瞬间停了。万家灯火在一瞬间,变成了一片漆黑。

    短暂的静默后,整个村子爆发出了一阵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啊!!鬼鬼!你别过来!再过来我泼你狗血了!!”男人手里端着狗血不断后退,在他的面前,一个断了脖子的身影狞笑着看着他,伸出黑漆漆没有一丝血色的手臂,朝着他的脖子抓来。

    男人大叫一声,把手里的狗血泼了出去,但狗血只是从这身影上洒了过去,泼在了地上,没有任何作用。

    这身影发出高亢的尖啸声,朝着男人扑了过来。

    “鬼大人饶命,鬼爷爷我不敢了!冤有头债有主,你我素不相识,求爷爷绕过我们一家吧!”男人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连连冲着面前的身影磕头,嚎哭着求饶。

    他身后的女人抱着被吓的已经哭不出来的孩子,也跪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短暂的安静,身影似乎停住了。男人悄悄抬起头来,看见鬼影一动也不动的样子,吓得又低下头,继续说道:“鬼爷爷,您饶了我们,我们一定天天给你烧纸上香,供奉您!”

    过了一会儿,一个飘飘渺渺不像是在人间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树岭是贵人之地,有人建设度假山庄,供奉土地爷爷道场,是一场大功德,可以护佑你们平安,尔等凡夫俗子却不懂事,去打扰土地爷爷清静。”

    男人哆嗦了一下,急忙道:“我们错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土地爷爷罚你们去老树岭担沙挑土,为他建立道场出力,等道场建成之日,必将护佑你们平安,保佑你们风调雨顺,若有不从,我必来索命!”

    “一定去一定去!我明天就去工地,帮忙给土地爷爷道场出力,请鬼爷爷开恩!”男人磕头如捣蒜。

    一阵风吹过,屋门忽然大开,然后就恢复了寂静。

    过了很久,男人才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发现鬼影已经不见了。

    他一下瘫坐在地上,忽然感觉到裤裆里湿漉漉的。

    同样的一幕,在整个老树岭村各家各户上演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