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土地公

第一百五十四章 奇怪的善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青色的小旗哗啦一下破碎,黑洞强劲的吸力拉扯着江华容,无情的朝着里面吸去。

    江华容脸色惊恐到近乎扭曲了,他拼尽全身的法力想要挣脱,却毫无作用。

    但就在这个时候,沈林收起了神通。

    黑洞陡然间消失,江华容浑身一软,倒在了地上。

    此时他再没有高人的风范,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见要堕入地狱,又忽然劫后余生,这大起大落让他的心境无法平静。

    古思山都吓傻了,他呆呆的看着瘫在地上的江华容,再看看面无表情的沈林,想过来却又不敢。

    沈林一把抓住山魈的胳膊,平静道:“这件事情,我会给一个交代。”

    下一刻,他发动土遁术,消失在了原地。

    几分钟之后,一脸惨状的江华容在古思山的搀扶下走了出来,等在门口的邬高飞和施蕊珠迎了上去,看见江华容的样子和古思山沮丧的表情,两人同时一愣。

    “江师兄……那山魈呢?沈,沈林师兄呢?”

    “他真是沈林?”江华容的表情无比复杂。

    “啊?是啊,出什么事了吗?”邬高飞神情有些担忧,还等着和沈林师兄求血幽莲呢,他可千万别出意外啊。

    常勇和田星剑也走了过来,看着江华容的样子,常勇心生不详之感,问道:“江专员,出什么事了?”

    江华容摇了摇头,没有理睬常勇,径直离开了。

    古思山朝着望向他的众人说道:“沈林……沈师兄说,那山魈是他收伏的,给带走了……”

    他把刚才的经历一五一十说了一遍,说完后大家面面相觑,表情各不相同。

    常勇心中暗道:这小子还说山魈跟他没关系,这下穿帮了吧?就是不知道猪场血案跟他有关吗?不会,应该不会,这小子不会做这样的事。

    邬高飞则是满脸震撼,心中后怕:太强了!连江师兄都不是对手,那天晚上沈师兄果然留手了!一定要好好和沈师兄赔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沈师兄指点成这样,他背后那位得是一位什么样的前辈高人?赵师兄还说沈师兄没有师承,是他带进门的……难道说沈师兄另有奇遇?或者说,赵师兄其实也并不知道真相?

    施蕊珠则是一副无法相信的神情:那个沈师兄看起来好年轻啊,竟然能打败江师兄?修行界年轻一辈第一人,这次该改写了吧?

    ……

    沈林把山魈送到了鬼域,让杜青看着它。山魈也是鬼妖,本就喜欢呆在阴气足的地方,到了鬼域之后,它显得十分兴奋,围着沈林连连转圈,极尽讨好。

    第二天上午,常勇通知沈林,在安青市公安局召开关于昨天山魈事件的汇报会。

    和温云岚请假之后,沈林开车来到了公安局。

    进了会议室,江华容、邬高飞、古思山和施蕊珠都在,常勇也在,赵松涛也来了。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田星剑和刑警队的几个警员。沈林感到诧异的是,人群中还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道士,面色白净,一脸温和之相,看见沈林进来,这人朝着沈林点了点头,露出一丝笑容。

    邬高飞说道:“沈师兄,这是我大师兄,道号是玉书道人。”

    玉书道人站了起来,微笑着和沈林握手:“我俗名钟玉书,沈师弟可以称呼我俗家姓氏。”

    “钟师兄你好。”沈林完全察觉不到钟玉书的心念,但隐约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没有恶意。

    这事不对啊,邬高飞的师兄来这,难道不是为了要回那葫芦法宝吗?怎么一个个都对自己充满善意?这是什么节奏?

    常勇说道:“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开会吧。受赵专员和江专员所托,由我们住持,一起来讨论一下这段时间的案子,特别是昨天的山魈事件,包括上次的猪场命案。沈林,你先说说吧,昨天为什么要打伤江专员,带走山魈?”

    沈林点点头,看了一眼赵松涛,对方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妈蛋,什么意思,希望我怼江华容吗?涛哥,你这家伙也是一肚子坏水啊。

    沈林心中腹诽了一句,道:“昨天的事情是一场误会,伤了江师兄,我先在这里道个歉。”

    江华容淡淡道:“不必。”

    “这山魈呢,的确是很早就被我收服了,一直藏在人民公园,之所以没说,我主要是考虑到上次的猪场血案,担心会有麻烦。这阵子它也没有再作恶,我本来想把它送走的,只是没想到你们一来安青就找到了它。”

    田星剑看了一眼常勇,说道:“猪场血案在社会上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上级机关和人民群众都在督促要求我们早点破案,沈专员把山魈带走,我们的工作有些被动。”

    赵松涛说道:“这种案子,就算你们抓住了山魈,原则上来说也不能公布,所以抓与不抓区别不大,具体怎么交代,怎么向公众说明,我们可以商量一个稳妥的办法。”

    江华容道:“我倒是有个问题,沈专员,你说你早就收伏了山魈,那么如何证明不是你驱使山魈杀了猪场那些人?”

    说到这里,他的眼眸中露出一丝寒气,大有沈林一言回答不好,立马就要动手的意思。

    沈林笑了笑:“如过是我做的,我根本不需要驱使山魈,也会做的干干净净,不可能让警察发现。”

    “如果是你没来得及清理干净呢?那又怎么说?”江华容咄咄逼人。

    “那依你的意思,想怎么样?”沈林双手交叉,放在了桌上。

    “很简单,你敞开灵觉让我查探一下,自然会知道你是不是在撒谎。”江华容眼中精芒一闪。

    “呵呵!”沈林笑了笑:“你想的挺美,敞开灵觉让你探查,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公报私仇?”

    “你心中有鬼!钟师兄,与我合力将此人擒下,探查他的灵觉,看看他到底有没有纵容山魈杀人!”江华容站了起来,朝着钟玉书说道。

    沈林心中微惊,这个“玉书道人”的修为他根本看不透,显然比他要强的多,不容得他不忌惮。

    玉书道人并没有动,他看了江华容一言,淡淡道:“江师弟,话没说清楚先不要动手,我看沈师弟心境坦荡,不像是在撒谎。”

    江华容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钟玉书会帮沈林说话,他有些着急的道:“这种事情,哪能只靠看心境?难道钟师兄你有更好的办法?”

    “呵呵,我不是你们特事局的人,也不会管你们的事情,让我出手拿下沈师弟,除非是我师父发话才行。”玉书道人话语温和,但言外之意是,你江华容想吩咐我,还不够资格。

    江华容的神情有些尴尬,他怔怔的站了一会儿,慢慢的坐了下去,有些尴尬的说道:“师兄误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