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土地公

第六十七章 石桥异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圆通,你师父让你游历红尘,有没有说过具体让你干什么?”

    “师父说,入世观红尘,以定心观世间诸般姻缘际会,看五色、五音、五味之欲,觉‘色、受、想、行、识’五蕴之妙,悟得‘诸空非空,非空非有、即空即有’之根本,便以可回山了。”

    “……”

    沈林咳嗽了一声:“我的意思是说,你打算去哪?怎么生活?”

    圆通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施主……对了,还未请教施主怎么称呼?”

    “我姓沈,叫沈林。”

    “沈施主,小僧今日受了你的恩惠,便是缘法起处。师兄来的时候跟我说,若遇到善知识为小僧解除烦忧,就是小僧修行的机缘……小僧有个请求,能不能请沈施主暂时收留小僧?小僧想办法筹措到那种叫‘钱’的东西,还给沈施主之后,再自行离开。”

    沈林心中大喜,表情却有些为难:“这个事不是不行,不过按照人间的规矩,你可不能白吃白喝啊。”

    “这个自然,小僧可以为施主种菜种粮,也可日日为施主念经祈愿。”

    “别别!”沈林摆摆手:“圆通啊,来到了红尘,就得按照红尘的规则办事。我不需要你种菜种粮食,也没地方去种,我就算雇你了,雇你懂不懂?就是你给我干活,我给你钱,就算是你还我的钱了,明白吗?”

    “明白了,只是不知道需要小僧做什么?若是有违佛法戒律,小僧是不能做的。”

    沈林一拍巴掌:“得了!绝不让你违背佛法戒律,只是让你帮我降妖除魔,捍卫人间正道,这个不违背你的修行吧?”

    圆通眨了眨眼睛,好像有点高兴:“小僧愿意!小僧学的就是除魔手段,正好需要历练,若是做这个,也正好是一场大功德。”

    “圆通,你的修为是什么境界?”

    “佛法修行不以神通境界论高低,若以实力评判,小僧刚入三境。”

    斗者!三境斗者啊!沈林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想了想说道:“你饿了吗?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

    圆通指了指地上的牛:“这个怎么办?沈施主真的要把它弄回去?这肉若是吃了,凡人生病,对于你我来说,于修行有损。”

    沈林摇了摇头:“我当然没打算要,可我如果不要,村民们一定拿回去吃了,到时候生病的就是他们。”

    圆通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道理?小僧已经明说了此肉不可食。”

    沈林笑了:“红尘间的道道,你慢慢学吧。”

    说着一挥手,阴气迅速聚拢,转眼间的功夫,牛尸就变成了尘土。

    “阿弥陀佛!”圆通合十道:“沈施主手段好神奇,小僧今日方知天下万法各有其妙。”

    “小手段而已,走吧。”

    ……

    沈林带着圆通就近找了个饭馆,点了几个素菜,要了两碗米饭。结果没想到圆通吃完之后还说没饱,又一连吃了七大碗,再加三个素菜,盘碟都吃的干干净净。

    沈林看着他瘦瘦的身材,忍不住撇了撇嘴,这胃是通往黑洞吗?

    圆通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世俗的饭菜实在太香了,下山前师兄嘱咐过我,不要迷恋口腹之欲,小僧还以为师兄多虑了,现在看来,实在是有远见。”

    沈林哈哈一笑:“吃点好的不算迷恋口腹之欲,你也不要太执着,不然就着相了。”

    圆通肃然起敬:“沈施主乐善好施,菩萨心肠,说话又暗含佛理,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学佛之才!我看施主与我佛有缘,何不投入佛门?小僧可以传授施主秘法,为施主受戒。”

    “别别别!”沈林连忙拒绝:“我就是个俗人,这事可别再提。我说圆通啊,你那会说那牛是被魔障附身,这是怎么回事?”

    圆通神情严肃了起来:“小僧落地之后,远远的看见那个村子上空有魔气升腾,似有妖魔作祟,所以才过去查看,没想到就碰到了魔气附身于牛,要残害那个小女孩,所以才不得不出手。据小僧看来,那村中有邪魔盘踞,若是不尽快除去,村民们迟早必受邪魔所害。”

    沈林挑了挑眉:“邪魔?什么样的邪魔?”

    “小僧看不真切,需要到魔头盘踞之地才能清楚。不过据小僧看来,此魔为‘杀魔’,专以挑唆凡人心中杀机恨意,互相残杀,然后它借机吞食人死后的怨念、恨意和恐惧心念,提升自己的修行。此魔头盘踞一天,这村中恐怕容易出命案。”

    听到这里,沈林忽然心中一动,转头问店老板:“老板,南边那个村是什么地方啊?”

    老板答应了一声:“石桥啊。”

    “哦,谢谢。”

    沈林脸色沉了下来。

    这几天,安青出了好几起凶杀案,是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微信朋友圈也有人在转,沈林也大概看过。

    这几起凶杀案,碰巧全都出在石桥村。

    第一起是一周前,两户邻居因为摆放秸秆的问题发生了口角,本来是一件小事,当时也没发生大的冲突,随便说了两句也就完事了。

    结果没想到,其中一户的父子俩去下地干活的时候,邻居想了想心中不爽,竟然拿了一把匕首,直接到了田间,二话没说就把两父子捅死了。而且捅的位置都是颈动脉,一刀割断,干净利落。

    当时人们还在讨论,说这人是不是杀猪的,手法怎么这么专业?

    当时这人杀死了父子俩,就站在地头报警,说自己杀人了,让他们来一下。

    警察当时好言稳住了他的情绪,刑警队马上出动,直到把他拷上警车的时候,这人好像才回过神来,呼天喊地,号啕大哭。

    第二起是三天前,是因为一家人吵架,父子俩竟然合伙把儿媳妇和小舅子给杀了,据说也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没想到酿成了恶果。

    沈林当时还没在意,只是觉得悲哀,什么样的事情不能好好谈,非要作出这种一失足千古恨的结果,现在看来,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沈林又想起来,好像去年石桥也有一起凶案,具体记不清了,加上今天的牛,这就是四出了啊。

    看来,这事得好好管一管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