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土地公

第五十三章 都是咎由自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晚上12点,猪场的小屋里,熄着灯,五六个人围成一圈坐着。小煤炉里幽暗的火光,勉强能看清一张圆桌,桌子上一整根吃剩的猪腿,残羹剩碟七八盘,满地的啤酒瓶。

    “三哥,你也别多想了,事就按照咱们说的办!要是那人今晚上来了,就说明他早谋划好了,就要夺你的猪场,要是他不来,你就痛痛快快把猪场卖给他!”一个和房东长相有七八分相似,年纪有三十多岁的男人醉醺醺的说道。

    “还想个屁!肯定是那个姓沈的捣的鬼,他不是说他朋友的爸跟着‘师父’,我看啊,这皮猴子精就是他弄来的!”一个额角上有刀疤的青年,叼着根烟恶狠狠的说道。

    沈林的前房东李德才的神情有些紧张,迟疑的道:“那如果他真有这么大本事,那皮猴子精我们也对付不了啊……”

    “怎么对付不了!”刀疤青年伸手一摸,从腰里掏出一样东西,狠狠的拍在了桌上:“别管皮猴子精还是狐狸精,管教它有来无回!”

    几个人借着昏暗的火光,仔细看了半天才看清楚桌上的东西,顿时吓了一跳。

    手枪。

    李德才脸都白了,在昏暗的屋子里看不出来,但声音已经开始颤抖:“这位……兄弟,这玩意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四哥的哥就是我哥,三哥您放心,不管今晚上谁打你猪的主意,我都拿这玩意崩了他!”

    “别别……别……快,快收起来。”李德才看向他的四弟,哆嗦着道:“小四啊,打皮猴子精可以,别,别打人啊!”

    老四冲着刀疤青年说道:“拿起来,我三哥胆小,别吓着他!”

    刀疤青年嘿嘿笑着把枪收起来,这时候坐在上首,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个中年人说道:“照老三的说法,那个沈林要谋夺这猪场是肯定的了。按说他要是放出皮猴子精闹事,无非就是想压价,可老三给了那么高一个虚假,对方都没讲价,这里面就有问题了。”

    李德才一精神,看着阴影中的这个人问道:“二哥,你的意思是?”

    “我听说那些会请神上身,跟着师父的人,都会看风水,查宝藏。是不是你这猪场下面有什么宝贝让人家瞄上了,所以设套来对付你?五十万买你这个猪场?一半还差不多!对方傻啊?这里面肯定有事。”

    “说的也是……我还真没想到这个……”

    “这样,我琢磨着对方也未必一个人来,咱们这么几个人,还真不一定能压住事。小四,你再把你朋友们叫几个过来,这件事了了,我请客答谢兄弟们!”

    “二哥这话说的,三哥的事还用你请客嘛!我不是亲兄弟吗?”老四笑着说道。

    ……

    此时,就在小屋不远处,一座猪棚下的阴影里,沈林站在那里,散开了灵觉,屋里每个人说的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人性险恶,此时此刻,沈林才真正的对这个词有了深刻的认识。

    他原本只是想来抓住水魅说的那个流落在外的精怪。对李德才的猪棚起了兴趣,是因为他觉得这里环境不错,可以作为自己的鬼怪属下平时休憩的地方。

    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热切,竟然让李德才产生了误会。这本来没什么,他的出现实在有些太巧,签合同交订金又太过痛快,难道让人猜疑也正常。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李德才并不是直接了当的拒绝或是指出这一点,反而有了另外的打算。

    以洞察术窥探李德才的内心,他的想法是认定自己今晚会来偷猪,所以才会强烈要求他把干活的伙计支开。而他交了人来,就是想当场抓住自己,顺便吞下那十万块钱。

    李德才是个坏人吗?租他房子的时候,沈林的确感觉到他有些算计,但也没有其他出格的事,想不到这个时候,他竟然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别说屋子里的人有手枪,从那监控视频上看,就算他们有冲锋枪,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那皮猴子精。

    准确的说,那玩意叫“山魈”,是孤魂野鬼附着在野猴身上,经年日久魂魄和肉身合一,以猴子之身,鬼物之魄,行妖物之修。这家伙具有三种事物的特点,敏捷、力大、能蛊惑人心,还有强悍的肉身。而且据水魅所说,这只山魈已经是筑基境的修为,就连它都不是对手。

    沈林的心中涌上了一股悲哀的情绪,工作的时候见过一些人性的贪婪,但却并没有直面过人性的险恶,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真的目睹到这些的发生,他心里说不有所触动是不可能的。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就像是一大片的树叶在地上拖行,又像是草丛中有什么动物在耸动,正朝着这边慢慢飘来。

    沈林开启了安全卫生的防护程序补丁,整个人迅速隐入到黑暗之中,屏住呼吸收起灵觉,一动不动的望向南边方向。

    一团黑气轻缓的朝着这边飘了过来,在那黑气之中,一个金黄色的矮小身影飘摇着,看上去十分诡异。

    这身影擦着沈林过去,并没有发现他。升级到了防护程序2.0补丁后,2境以内的生灵都无法窥探到他,包括凡人在内,所以就算李德才他们出来,也看不见沈林。

    就在这个时候,山脚下亮起了灯光,有一辆面包车缓缓的开了上来。

    那黑气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但没用多久,它就大模大样的飘进了猪圈里。

    刹那间,猪圈里沸腾了,惊天动地的猪叫声在暗夜里传出老远,屋里顿了一下,接着是一阵手忙脚乱的动静,有酒瓶子被踢倒,还有凳子乱响……一群人从屋里窜了出来,当先一个正是手里拿着枪的刀疤男。

    面包车刚好开到门口,车上下来五六个人,有人和刀疤男打招呼:“卫东,你跑什么呢?”

    “快!进猪棚!有人偷猪!”刀疤男当先冲向猪棚,这五六个人一听,各自从车上拿下了钢管砍刀,跟着冲了进去。

    李德才弟兄三个还有另外几个人在后面,手里拿着板凳,酒瓶,也跟了上去。

    沈林静静的看着,并没有阻拦。

    不论发生什么,都是咎由自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