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土地公

第二十二章 跟着我干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两人的动作到了最激烈的时候,连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沈林根本无法想象,平日间人模狗样的人,私下里会有如此龌龊的一面。

    虽然心中有气,也不想看。但画面实在太真实,沈林忍不住心中就升起了一股邪火。

    这股邪火是如此的真实,好像变成了一股燃烧的火焰,从沈林后腰两侧生出,然后就与进入他身体内的太阳明火之力怼上了。

    两道火焰之力就像是两位不死不休的对手,拼死的释放全部的力量去消灭对方。原本就十分痛苦的沈林,此时身体好像变成了角斗场,而他并不是台上的观众,是站在角斗场里的第三方,像个靶子一样遭受着两位猛将的轰击。

    他痛的身体都痉挛了起来,全身筛糠一般颤抖着,口里吐出了白沫。

    皮肤上的毛细血管都炸开了,赤红的一片,血仿佛要渗出来。

    “又要死了吗……我不要啊……”

    “铿!”一声锐鸣,在沈林脑海中响起。

    听到这一声,沈林心中一颤,忍不住就要热泪盈眶。

    得救了吧?

    他手上的黑曜石手链,再一次迸发出了神奇的效果。

    这一次,不是吸收多余的力量,沈林感觉到手链上有一道清流,就像是一把钢针,透过手腕传到了他的身体里面。

    这道清流进入身体,原本疯狂冲撞的两股力量,仿佛受到了牵引,或者说是被驯服了,竟然诡异的结合在了一起。

    从沈林的手臂开始,一直到他的肩膀,胸口,小腹,双腿……直到脚底,清流所到之处,两股炽热的火力迅速融合,也不再狂暴,而是渐渐安静下来。

    一直到将所有的火力相合,清流又慢慢往后退却,最终回到了手腕处,又进入了手链之中。

    沈林感觉到,这股清流也带走了一些东西,似乎是太阳明火的燥意,和自己心中邪火的邪意。

    体内的邪火仍在产生,但邪意自动被过滤,顺着手腕流淌进手链之内。太阳明火也在不断涌入,但燥意也被手链吸走。

    沈林身上的痛感消失了,融合的火力慢慢的滋养起了他的身体,修复受损的部分。

    此时那对狗男女的动作也到了尾声,最终偃旗息鼓。

    “怎么样,我厉害吧!比你男人怎么样?”男人得意洋洋的问道。

    女人神情慵懒,面色潮红,说话的声音媚劲十足:“他又不行,提他干嘛!”

    “嘿嘿,他这几天回家吗?我老婆带着孩子去娘家了,不行我就来住这。”

    女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沈林感觉到,她对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有种厌恶和欲望掺杂着的复杂情感。

    “今晚就回家,明天走,一个礼拜不回来,等他走了再说吧。”

    “好勒!”男人开始穿衣服:“我得去接孩子了,明天见啊!”

    男人在女人脸上亲了一口,沈林看的清楚,女人脸上的厌恶之色更浓了。

    ……

    随着时间的推移,沈林的灵觉终于缓缓收回,体内的邪火不再产生,太阳明火之力也渐渐停息。

    他感觉到,自己的下腹部也就是丹田之处,似乎有一股微弱的气团在缓缓旋转,极其细微但却十分清楚。

    这气团十分温暖,仔细感应,更是有一股火热之意,就像是一束轻轻燃烧的蜡烛。

    这……难道是气机动?

    这算是因祸得福了吗?

    沈林觉得全身疲惫,一点力气也没有。想到脚下房间里那个龌龊的女人,他也失去了练功的兴趣,便直接下楼回家睡觉去了。

    ……

    沈林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了那个男主角,和那个女人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颠鸾倒凤,巫山云雨,覆雨翻云,破碎虚空!一场大战,沈林“力拔山兮气盖世,大风起兮云飞扬”,那女人“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两人勤加修勉,“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直到最后“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沈林一个咕噜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的喘息着,这个梦太真实了!好可怕!

    他周身大汗淋漓,就像是刚刚洗过一个热水澡,同时,一股浓郁的臭味从全身上下,被窝里床单上散发出来。

    “又发霉了!”沈林大叫一声从床上跳下来,冲进了洗手间。

    他的身上,除了汗液之外,还有一层粘乎乎黑哒哒的脏东西,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随着水流将全身上下冲洗干净,沈林只觉得自己仿佛脱胎换骨般,无比的清爽。

    洗完澡之后,沈林将房间打扫了一番,床单和衣服再包到垃圾袋里,这一次,他没有放到楼道里,打算一会下去时直接扔垃圾箱。

    回想那个梦,沈林觉得心里十分古怪,一念及此,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又产生了那股邪火,此时正在缓缓退去……邪意被手链吸收,火力汇入了丹田之中。

    全身生机勃发,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只想发泄。沈林走到客厅里,将自己平日间锻炼的哑铃举了起来。

    “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轻了?沈林看着手里的哑铃,一脸狐疑。

    这对哑铃每只二十斤,沈林平时锻炼时虽然并不感觉吃力,但也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感觉简直就是轻若无物。

    难道……自己的身体素质变强了?

    这个念头不可抑止的在心里出现,沈林放下哑铃,一下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

    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轻轻松松一口气做了一百个,沈林脸不红气不喘,心跳都很均匀。

    他停下动作站了起来,忍不住发出一声大笑。

    “吾乃燕人张翼德是也!”

    ……

    常裳给他发了一条微信,约他今晚吃饭的事情,问他有什么想吃的,她请客。

    沈林想了想,也不知道坐在饭店里吃饭会不会违反巡城卫工作规定,琢磨再三,他给常裳回了一条微信。

    游知北:“今天天热,就路边撸串吧?麻辣串也行!”

    没过多久,常裳回信。

    绿柚子:“要求真低,是怕我没钱付账吗?”

    游知北:“我这人不好意思让姑娘请客,盛情难却,能省点是点吧!”

    绿柚子:“(笑脸),你想请客我也不会介意的。”

    沈林笑了笑,回复:“那就说定了,我请客!高全路红星国际北边对面,有一家‘老赵烧烤’不错,7点在那碰面。”

    ……

    拎着垃圾袋走出楼道,迎面一辆奥迪驶了过来。

    咦?这不是那女人的老公吗?……想到今天“看到”的画面,沈林不由觉得一阵肝痛。

    走到垃圾箱把垃圾扔了,沈林想了想,又折返了回来。

    女人的老公从车上下来,朝着沈林微微一笑:“出去啊!”

    沈林点点头,忽然上前一步,看着男人的头顶说道:“哥,你这顶帽子不错,真好看!哪买的啊?”

    “啊?”男人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没戴帽子啊?

    “呵呵,兄弟眼花了吧,我没戴帽子……是不是这发型像帽子?不好看是吗?”男人有些尴尬的问道,刚设计的发型,难道太土了?

    沈林摇摇头,一本正经的望着男人头顶:“哥,这顶帽子图案款式没得说,就是颜色不好看,太绿了……”

    说完也不理男人满脸的惊愕,转身便走。

    男人望着沈林的背影消失在道路尽头,脸上的表情从惊愕到若有所思,再慢慢到严肃。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

    走到小区门口,沈林从衣兜里拿出障眼魔镜戴上,先朝着广场走去。

    果然,没多久,沈林就感受到了那种窥探的目光,而且这一次有三道。

    他借着到商店里买烟的机会,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发现除了孙丰和吕大伟之外,还有一个新面孔,也在跟着他。

    这个人身高体壮,大概有一米八五,肩宽腰窄一脸横肉。穿着一双运动装,运动鞋,手上还带着护腕,小平头。随着隔着老远,但沈林清楚的看到了这个人的眼神,阴森、狠辣,一看就不是好人。

    “来高手了吗?”沈林心中有些忐忑,又有点兴奋。

    知道周远志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沈林就明白迟早有天会和这个家伙对上。该面对的冲突,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只是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就是那个王中华呢?

    虽然沈林的身体素质极大增强了,太阳明火拳也已经练熟,但真要和人动手,特别是这种传说练过多年的人,他还是心中没底。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沈林默念了两句,拿着烟走了出去。

    沈林没有按照既定的路线走,而是转身直接朝着这个壮硕的小平头走了过去。

    看见沈林直勾勾的走过来,不远处的吕大伟神情一阵慌乱,而马路对面的孙丰则是愣了一下,表情接着变得有些兴奋。

    小平头似乎也没料到沈林会直接过来,他的神情也有些慌,却很快便镇定了下来。

    “兄弟,跟着我干嘛呢?没事干了吗?”沈林走到小平头两米处站定,笑呵呵的问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