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土地公

第五章 闹鬼的公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沈林并不确定巡城卫的工作是不是能随便坐下来聊天打屁,他摸了摸坦克的脑袋,摇了摇头道:“算了,我再去转转,回头有机会再聊。”

    “好吧,一会我也回家了。”常裳拽过围着沈林转悠的坦克,“我天天都在这,来找我玩啊。”

    “好!”沈林痛快的答应了一声,又看了人畜无害的坦克一眼,站起身来:“拜拜。”

    ……

    和常裳告别,沈林朝着广场北侧人少处走去,刚走出没多远,安全卫士便发来一条提示消息。

    “寻找到一境灵妖一只,奖励功德值1点,是否上报?”

    原来是这样……沈林大概有数了,就算是不进行降妖除魔的行为,只要寻找到也可以增加功德值,那么如果上报的话,可能功德值会更多吧。

    这可能就是天界的一种另类的“人口普查”?

    上报还是不上报呢?沈林看了看手里的半罐可乐,犹豫了一会儿,在神霄上点了“否”。

    谁知道上报后会对那小妖有什么后果,吃人家嘴软,还是别拿人家当小白鼠了。

    沈林拿着神霄在广场上转了一圈,又往北到湖边走了走,却再也没有发现红色光点亮起,看来常裳的坦克的确是有特异之处。不过那只泰迪看起来也并有太多异于常狗的地方,这妖类的划分,到底是怎么一个原理?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间已经到了午夜12点。

    沈林转遍了整个北区,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小县城的深夜,并没有太过丰富的夜生活,街上已经没人了,偶尔有几辆出租车经过。

    路灯也灭了下来,只有零星的灯光和天上暗淡的月亮,勉强照着街道。

    沈林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心里有点发毛。

    这个时间点,会不会各种奇怪的东西就出来了?巡城卫整夜的工作时间,难道说自己要转悠一晚上才成?

    路口的红绿灯灭了,只有黄灯一闪一闪着。沈林拿着手里的神霄,站在路边陷入沉思。

    到底是回家睡觉,还是继续转呢?这真是个两难的问题啊……

    忽然,沈林眼睛一亮,露出惊讶的表情。

    在马路对面,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常裳。

    小姑娘背着背包,旁边跟着那只小坦克,正不紧不慢的走着。

    常裳走的方向背对沈林,并没有看到他。

    沈林心中有些讶异,不是说一会就回家吗?怎么这么晚还在街上?难道说……

    他终于开始正视今晚的“遭遇”,也许那只狗,真的有问题啊……不,这个小姑娘也有问题。

    沈林悄悄的过了马路,走到了路边的树丛阴影里,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常裳的后面。

    天河安全卫士上三个光点,一绿一红一白,保持着稳定的距离,闪动着。

    常裳一直没有回头,只是朝前走着。沈林慢慢跟在后面,穿过了一条街,又过了一个路口。渐渐的,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看出了一个问题。

    常裳其实是在漫无目的的乱走。

    准确的说,她并不能决定前行的方向,真正做主的,是那只叫坦克的小狗。

    这只狗东嗅嗅,西闻闻,始终走在常裳身前一米开外,它往拿走,常裳就跟在后面往哪走。

    怎么看这个小姑娘也不是要回家,纯粹就是在半夜遛狗。

    太诡异了。

    一人一狗越走越偏僻,渐渐来到了西府路中心处。

    沈林远远跟在后面,看着常裳和小狗打算进去的地方,心里咯噔一下。

    西府路中心处西对面,有一座废弃的人民公园,建于上世纪70年代。是那个年代安青市唯一的儿童游乐场所,承载了安青市70和80后许多人的儿时回忆。

    这座公园刚建起来的时候显得颇有些“新潮”,那时候安青市还是一个小县城,整个主城区还没有现在的北区大。公园里的游乐设施却非常齐全,有碰碰车,旋转木马,太空飞船,升降滑梯等许多电动游乐设备。尽管设备的规模和技术跟现在没法比,但在那个年代,却已经足够潮流和先进了。

    除此之外,还有人工修建的地宫探险,迷宫等设施,园里甚至还有一架退役下来的三叉戟战机。

    听沈林妈妈说,就连他们在工作之余,也会愿意时常去人民公园里玩一玩,虽然门票价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便宜,而且所有的设施还要单独收费。

    后来这座公园莫名的就荒废了,反正沈林小时候从没去过,他只有在上初中的时候偷偷进去看过,那架飞机仍旧摆在那里。

    这座公园的面积并不算小,里面的绿化和建造结构也很不错,作为市民散步和健身的场所也完全没有问题,沈林不明白为什么就荒废了。

    直到几年前一次同学聚会,一位父亲曾是公园工作人员的同学说起,沈林才知道荒废的原因。

    那是93年的一个夏天,放暑假的孩子跟着父母去玩,有一个小男孩在迷宫里走失了。也许他是想和家长开个玩笑,也许是别的原因,总之就是直到闭园的时候,这个孩子也没从迷宫里出来。

    孩子的妈妈那天正好遇到一个熟人,两人聊了很久,也没注意到孩子在迷宫里没出来。直到她察觉到不对劲进去找的时候,却发现孩子根本没在里面。

    这位妈妈还以为孩子自己出去玩去了,也没有太在意。但她找遍整个园区也没有找到孩子的时候,真的慌了。

    那个时候人贩子远没有现在猖獗,但也并不是没有。心慌的妈妈找到园区寻求帮助,工作人员也很重视,发动所有人一起寻找,并通过园区广播和大喇叭喊话,却始终没有找到这个孩子的踪影。

    后来孩子妈妈报警,警察来到之后彻查了公园,仍旧没有找到孩子。他们得出唯一可能的结论,就是孩子已经离开了公园。

    那个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监控网络,要调查孩子去哪了绝不容易,在警察的安抚下,孩子妈妈和亲属们最终同意先回家,第二天再继续找。

    事情到了这一步,孩子父母和家属们内心中其实已经认定,这孩子多半是被拐走了。但在第二天,事情的发展却超出了他们预料。

    早上公园开门后,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在太空飞船上看到了这个孩子。

    孩子坐在飞船里,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工作人员很激动,急忙上去呼喊这个孩子,却发现根本唤不醒。

    有个老工作人员上前一试鼻息,又摸了摸孩子脉搏,摇了摇头说孩子已经没了。

    其他人并不相信,因为怎么看这个孩子都像是睡着了,他们赶紧报了警,又打电话给医院和孩子父母。等到所有人都到了之后,医生也到了。

    最后医务人员确认,孩子已经死亡,拉回医院抢救了一番,也并没有出现奇迹。

    这件事情的古怪之处在于,当时医生宣告孩子死亡,但孩子身上仍有温度。直到抢救无效第二天之后,孩子的身体才开始变得僵硬冰冷。

    警察一直无法破获孩子离奇死亡的原因,因为孩子身上没有任何外伤,也没有内伤。更没有中毒和窒息等任何迹象,后来法医也证实了这一点。

    为了怕影响不好,这件事情并没有对外公布,孩子父母得到了一笔赔偿,也并没有再追究。

    但后来怪事就接二连三的出。

    有孩子在地宫失踪,第二天在旋转木马上看到了尸体,也是坐在上面,好像睡着了一般,身体没有任何异常。

    有孩子去上厕所,却再也没出来,第二天在升降滑梯上发现了尸体。

    陆陆续续大半年的时间,离奇在公园里出事的儿童就有五个。

    这件事情把当时的安青县政府搞的很被动,出动了大量警力要查清这件事,甚至派警察连夜在公园值守。

    但不知道为什么,某一天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也没有人再查,公园也不再对外营业,正式荒废了。

    因为某些原因,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人并不多,了解内情的人也被严令不得对外声张,这件事情也就慢慢的被安青人所遗忘。

    当时同学说这件事的时候,沈林对此嗤之以鼻,认为他在宣扬迷信思想,并以自己初中溜进去看飞机举例,说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但沈林现在回想起来,那位同学当时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白痴。

    眼看着常裳跟着坦克走进公园,沈林不禁犹豫了。

    人的情绪会受到环境的影响,之前拿到神霄,到探查到坦克是妖怪,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沈林并没有害怕的感觉,甚至觉得有些兴奋,一切都有种不真实的科幻感。

    但此时在黑漆漆的大街上,借着神霄微弱的灯光,看着公园破旧古老的正门,里面影影绰绰的大树,沈林心中涌上了不可抑止的恐惧感。

    这常裳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半夜领着一条狗来到这里?她不害怕吗?

    她知不知道自己的狗是妖怪?或者说,她就是一个老妖?不,不对,神霄扫描她是人类,应该不会出错。

    怎么办,怎么办呢……?

    沈林站在公园门口,正门因为年久失修,早已破开一个缺口,当年沈林就是从这个缺口进去的,现在他不禁为自己那时候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行为感到后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