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三)血鸦(1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左慈没有回复萨尔的教导,也不准备回答,即使只是个游戏,他仍然感到麻烦。

    除了早前萨尔和尼克解释烈狮行会背景招摇导致仇敌之外,这个行会似乎有不少自负狂人,难免结仇过多,也难怪自己一落单就四处招人攻击了。

    感受到左慈不想聊天的气场,同行不久之后,萨尔和露蒂自然地聊起天来。

    虽是同行会的成员,但唯有行会任务时刻才会相聚,且多是数人同行的状况,少有机会私聊,相互之间其实并不十分了解。萨尔对于这个外表和内心反差强烈的前辈还是存有几分好奇的——

    “露蒂,其实我一直好奇你为什么来到这个大陆生根发展呢?——文莱难道比曼切斯特还差劲?”

    “文莱啊,很和平的地方呢,城外四处都是树木繁花,城内充满了欢歌笑语。特别是我出生的那一个被结界守护的村落,隐蔽在强大的法术之中,异族人几乎无法感知到它的存在,有着生人勿近的效果……哦,我应该没有提过——我出生在灵狐一族之领域,那个地方宁静地只剩下鸟叫虫声。习惯了隐士生活的灵狐族人或者大门不出,或者藏于深山之内修行。普通的日子里,城镇的街道都难见一个行人,唯有到了每月祭祀的日子大家才会有条不紊地向着灵狐宫奉神殿聚集,跪坐在万年不败的神面树的枝条叶荫下,只是祈祷——“拖长最后一字音,露蒂妩媚的笑了笑,”啊,出来太久了……我都快要忘记神面树散发的香味了……那地方跟曼切斯特真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啊。“

    “听起来不错,比在曼切斯特动不动就要玩命的感觉好。”萨尔撇着嘴角苦笑了一下,“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啊?”

    “或许一开始我的确有着适宜文莱的灵魂,也安享于所有的一切,直到我走出了那个世界,在时间和经历中改变。现在的我,是多么地讨厌虚伪的和平,说到底,还是激烈的对抗更适合我内心的渴望——萨尔,我们生来都非完人,我们生来都是恶人,只是我们是否选择承认这个事实而已。”露蒂侧过脸来说完此话,不自觉地瞄了左慈一眼。

    左慈对上她的视线,依然不动声色。

    刚刚的那番理论对他来说莫名的熟悉,他还记得,在第一次王者游戏失败之后养父索伦斯对他说过的那番言语——

    -

    [为什么要在救那个后排法师?吸收伤害是前排坦克的责任,而且那几个人的水平差你这么多,用你的命去做保护纯属浪费!]索伦斯少有的说了这么多话还没有动手,通常情况下,他早已一个巴掌抽到他的脸上。

    左慈表情有些僵硬,喃喃道:[我只是不忍心……]

    话还没有说完,养父的巴掌果然如期而至——[啪]的一声,脸上立刻出现了一片清晰的掌印——

    [’不忍心’这类虚伪的话以后再敢提一个字,我就打断你的腿——这不过是弱者的借口。我们生来都是恶人,只有面对自己的恶,坦诚自己的自私、贪婪、欲望,利用自己一切的本能,才能达到真正的强大。我讨厌从你的眼中看到怜悯——永远都不要让我再看到一丝的怜悯。]

    -

    “左慈,你没事吧?”身材魁伟的萨尔实际心思分外的细腻,他不经意间观察到左慈面无表情的脸色愈发僵硬,手握缰绳的双手也握的死紧,忍不住关心一句,将他的思绪召回。

    左慈回过神来淡淡看了萨尔一眼,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没事。”

    就这样走了再通向山顶的山道上行进了将近两个时辰,一行人相安无事地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门不远处。

    左慈老远就看到了那个壮观的山洞口,横面将近百米,高数十丈,洞口边缘似有钢铁封边,在阳光下反射出一边光亮。

    洞口两侧和中间都有全副武装的侍兵守卫,这些个侍卫跟雇佣军的打扮相似,待左慈一行走近,便用机械感十足的声音冲着领头的露蒂问询道:“为何前往钢铁要塞?”

    “中转。”露蒂不耐地将右手摊开伸到询问侍卫的面前。

    那个人形的侍卫转动了几下眼珠,眼睛掠过一丝蓝光,然后抬头冲着露蒂笑了笑,将身体让道一边,说道:“扫描完毕,请露蒂大人通行。”

    “进出钢铁要塞需要做身份扫描?”

    一行人走入了灯火通明的山洞入口,左慈看了一眼身后的侍卫,询问萨尔。

    “对的,火炉堡、钢铁要塞和暗影城堡这几个大城市的进出都需要进行身份验证,不过通常都只验一人的身份,而且你就是曼切斯特人,并没有地域仇恨值的问题,所以在这个大陆不要怕验。只有去到其他大陆的时候需要小心,那种情况下,只能拜托本地人带你进出了。”萨尔耐心的解释。

    “做新人其实也是蛮好的。”露蒂突然插了一句嘴,“我还记得曾经似乎有段时间对每件事都感到好奇,对这个世界的每一件事物都充满了新鲜感——你应该没有来过钢铁要塞吧,那么,你一定会对马上到来的经历感到开心的。”

    左慈很快就明白了露蒂的意思,在那条宽敞整洁的石道中行进了大概半个时辰,前方视线里的路面竟然被整齐的切断。

    左慈贴在被切断的边缘的护栏上向下看去,深不见底的内核似乎闪烁着微弱的红光,而向上看去只见通天的岩壁包的严实,并没有丝毫天光泄进。

    在他打量环境的时刻,露蒂走到了通道一侧的岩壁上大量一个时辰刻度的东西,并轻轻地说道:“差不多要到了。”

    话音落下只不到一分钟,左慈就听到一侧传来了一阵轰隆的声响,顺音看去,只见一只硕大的船舰向着这方缓缓驶来,最后停在了断崖处的面前。

    “西出口站到了!西出口站到了!——各位旅客列车已经到达西出口站,请拿好您的行李和贵重物品从列车前进方向右侧车门下车,下车时请注意列车与站台之间的间隙!”一道声音响彻四周,船舰的前部则精确地停留在了候站处断崖切面的中段,同时对应位置的护栏咔地一下向外打开。

    几个背着枪械武器地角色率先下车,一看到露蒂、萨尔和左慈身上不同部分的红狮纹身,脸部明显地出现了紧张的表情。

    无需催促,露蒂只是”咔咔“地拨弄了一下长枪的弹匣,几个人就好似兔子一般的骑着坐骑飞速地逃离了。

    露蒂妩媚地轻笑了一下,率先迈步登上了船舰。

    这是一艘上下三层的船舰,看起来有五十米长,二十米宽。室内没有座位,干净又宽敞,足以容得下左慈三人加上那五十个雇佣军团。

    三层结构里面只有底层是密封的空间,第二层左右两侧开着可开关的窗户,而第三层则是露天的露台。

    雇佣军团整齐地站在第二层的中间,趁着萨尔和露蒂与一个钢铁侍卫说话的间隙,左慈顺着楼梯来到了顶层,看着船舰平缓利落地穿梭在火山之内复杂的天然石造结构之中,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船费已经付清了。”

    在左慈站在船舰一头欣赏极速穿梭的风景之时,萨尔走到了他的身后,说道。

    “多少钱?”左慈立刻转头问他。

    “200银——船费是露蒂给的,你就不用付了,你们两个的贫富差距太大,你现在挣一金都要命,她可是工程学满级的转职角色,不差这一点。”萨尔拍拍他的肩膀,站到与之并行的位置,换了个话题——

    “怎么样?很有意思吧。钢铁要塞位于血渊火山群最大的死火山,代号血渊核的山体中心,四周有四个出入口是根据四面包围的四座子火山的通路设置。我们走的这一条路是最为简单的位于西边的子火山,被称作是血渊西,以此类推,东边的叫做血缘东,南边的叫做血缘南,北边的叫做血缘北。”

    左慈淡淡地点点头:“这名字取得挺容易记。”

    “哈哈,是啊,这世界的地名里面这算是最容易记得了,你这提醒让我又多了一个喜欢钢铁要塞的理由了——整个曼切斯特,我的确最喜欢来钢铁要塞,这里的新奇玩意儿特别的多,又属于曼切斯特最大的交通中转城市,还能看到各种有趣的旅行者,待会儿进了城你就知道了。“

    萨尔的话的确让左慈平添了几分期待,倒不是因为单纯的好奇心,而是其描述中可见这个地方是个收集信息的好去处。对于接下来准备要做的一系列事情,不管是偷书、找人、提升自己的能力……包括解答心中的疑惑,他也许都可以找到更多的线索或者答案。

    不多时,随着船舰的一个大转弯,远处的光亮越来越浓烈,耳边仿佛也听到了隐约的钟声。不用等到船舰缓行停进站口,报出到站提醒,左慈便知晓目的地就在眼前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