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三)血鸦(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门进入二楼的房间,矿场作业的扰人声响果然还是能够清晰听见……

    [幸好这只是游戏场景而已,不然谁能受得了在这样闹人的环境里安眠?]左慈这样想着,走到窗前,向窗外的风景看去。

    从他的房间看出去,不仅能够依靠所处高位地势的优势看到一整个矿洞的外轮廓,还能看到矿洞可视部分的内岩壁之上那些密密麻麻交织复杂的钢筋结构,和依附于此上下运动着的载人电梯箱。从这个角度看下去,矿场深处散发出的红色水晶余光在从地底闪耀,好似有一团烈火在矿洞的核心深处燃烧跃动。

    而就在这时,左慈再一次感受到了强烈的视线,就如同从鸦血村开始就从未甩开的那种直视。

    他凭着直觉将脸向右侧转去,这一次,没有扑空,他清晰地看到了一个一身黑袍的角色站在半坡的一颗枯树上,似乎正看着自己。

    为什么说似乎?因为那人的脸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但确确实实是对着自己的方向……

    脑中几乎是立刻显现了一段早前在鸦血村里听NP提起的关于血鸦首领的传说——[血鸦们的首领叫奈特,只有他的脸上盖着一张全黑的面具,没有图案……]

    [难道这就是奈特?]左慈面无表情地回视于他,半饷,俩人都站在原位一动不动。

    就这样对视了大概足有10分钟,左慈嘴里默默地吐出一句:“无聊。”……终于转身走向自己的床铺,倒头就睡。

    第二天,醒来已是辰时过半,可是走下楼去依然空无一人,想来是昨天烈狮行会的同伴们又辛苦了半晚才得以入睡,此刻还未起来。

    不过早饭吃到一半,便陆陆续续地看到人员下楼,不多时就坐满了整个旅店的一楼大厅。

    尼克和萨尔是最早一批下楼的成员,经过昨天的和谐攀谈,他们与左慈之间的气氛熟络提升几分。于是,在看到盗贼时候,两人选择走到他所在的桌台坐下。

    尼克点好了食物,浅笑着询问盗贼:“左慈,今天跟我们一起走吗?大部队正准备前往钢铁要塞——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旗有提过你是打算前往钢铁要塞的吧?”

    “是要去钢铁要塞,不过不是今天,不必同行了。我打算在周边做下任务,提高一下等级。“左慈说着,用右手大拇指指了指任务墙上的一挂牛皮纸告示。

    ”在这里练级?有人跟你搭吗?”萨尔今晨又带好了眼罩,用单眼珠瞄了他一眼,“这里可不是新手村了,四处都是危险,这个世界当独行侠可是很难存活的,除了像索伦斯那样的异类。就算是出了名的狂暴枪手赛茜莉娅也有个治疗系的特斯拉偶尔与之搭档行事,你现在这个弱小的阶段最好还是找个辅助类型的同伴与你搭档才好办事啊。”

    [搭档?]他不是不喜欢与人配合,否则何来现实本源世界那成就满满地KK战队?但确实更喜欢独行,所以即使是在团队配合至关重要的MOBA游戏中也最是擅长前排输入角色,可不喜欢让人抢太多人头。

    [只不过是个角色扮演类游戏而已,有何可怕,而且不是常有怪人伴左右?]左慈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粥,脑子里不禁飘过了黑衣剑客“无名氏”那张阴气十足的白脸……

    “没关系,目前还能应付。”左慈淡淡地回应。

    “那如果又遇到昨晚那两个钢铁部族的角色怎么办?昨晚我们行会的那些血性汉子可是守尸反复杀了他们三次,万一他们仇杀你,还死守你尸体怎么办?”尼克又问。

    “他们总不会全天死守的,好歹也需要吃饭、睡觉。”左慈保持着一贯的淡然,喝掉了碗里的最后一口粥,然后起身走到贴满任务牛皮纸的墙壁,开始一边研究内容一边合着昨晚从坟地跑回来路途中揭掉的地图,开始研究路线。

    有选择地揭掉了20个任务牛皮纸,左慈准备出发打怪练级的时候,烈狮行会一行也基本整装待发。

    大家聚集在一块儿聊地无非是打架,除了炫耀昨晚的快意恩仇,站在左慈不远的几个人聊着血鸦……这让盗贼的脑子里突然飘过了昨晚在窗外与自己对视的那个黑面黑袍的黑衣人身影。

    尼克和萨尔昨夜十足友善地讲述让左慈心生了几分好感,于是在离开之前,他还是走到了萨尔的面前,面无表情地小声说道:“我昨晚好像看到了一个黑面血鸦站在旅馆外的枯树上,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传说中的血鸦首领奈特。”

    这话说完,烈狮行会的同伴们立刻响起一阵骚动,原来大家对于“血鸦”相关的信息是如此敏感……

    “难道那帮杀手追到了这里?”尼克皱着眉头走了过来,右手摸着下巴似在思考。

    萨尔的脸色此时也显惨白,看来与修罗和鬼狸一战造成的心理阴影不轻,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那帮无耻的刺客应该还不至于在光天化日下行凶,我们加快步伐在天黑前赶到钢铁要塞应该就会没事。”话毕,整个室内立刻响起了一片附和之声。

    烈狮行会成员们不再耽误地迅速整装出行,左慈正好也要出门,便骑着鸵鸟跟他们一同走出了通进矿场的山道,随即,团队将顺着主道向血渊火山群内挺进,而左慈则准备从周边的野区开始自己的练级之旅。

    在分道扬镳之前,左慈对走在身侧的萨尔说了一句:“如果再遇到带着动物面具的鬼狸,试着闭上眼睛等他使过绝招之后再睁眼——上次在鸦血村旅店,我本来也想说这句。”

    话毕,他便毫不犹豫地转向计划的方向,让陆行鸵鸟狂奔而去。

    第一天在矿场附近做任务练级并没有遇到萨尔和尼克所担心的,被高等角色骚扰的问题。或许是因为所去的野区等级在25级至35级上下,不具备高等级角色探索的价值,且左慈相当注意寻找遮蔽物隐藏自己的行踪所致,但是整个打怪练级的过程仍然分外辛苦。

    比自己高等5级的怪物打起来已经相当吃力,不仅不能在战斗中出现任何闪失,更需要靠着药品不断地为自己补充血量、增加灵力,那就更不用说高出5级到10级的怪物,每场战斗结束都需要休息好久作为恢复。此外,万万不可犯的错误是,在野区招怪的时候错吸引了多数……

    好在,致命的错误一次没犯,虽然打得疲累,左慈还是顺利地升了4级,并在夜色降临后第四次背着满背包的战利品回到了旅店。

    一跨入旅店大门,他十分惊讶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正坐在老位子上喝酒吃肉,并且跟昨晚一样,萨尔脱下了一侧的眼罩。

    “左慈,来喝一杯吧?”看到盗贼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盯着他,萨尔苦笑着举起酒碗示意。

    “我以为你已经去到钢铁要塞了。”盗贼淡淡地说。

    “本来确是这样的计划。”萨尔叹了口气,将酒碗中的酒一饮而尽,砰地一下将酒碗狠放在桌上,“可是,我们居然在途中真的遇到了那帮无耻的血鸦!”

    “血鸦?”左慈微皱了下眉头,走到酒桌前坐下。他的兴趣被全然地勾起,只因为’血鸦’两字,便追问,“发生了什么事?”

    萨尔又叹了口气:“就如你今早提醒的那样,血鸦的首领奈特带着一众乌鸦出现了,就在我们走进仙烟山道。我没有看清他们有多少人,因为仙烟山道本来就缭绕着遮眼的火山灰烟,让人视线模糊,但我确定这一次有好多的血鸦,非常多的血鸦……哎,还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就全军覆没了。”

    “大家都死了?”左慈微皱的眉头一直没有放下。

    “是的,死了两次,看来血鸦是有意阻扰我们前行。第二次之后,大家在坟地讨论了计划,最后决定分开两路,一小路继续原路前进,看看血鸦们打算要持续屠杀到几时,另外一路绕过这座火山,从更险的另一座死火山口穿过去。至于我,已经跟会长大人求救通话,不多时他就会派遣得力的军团支援,所以我才会留在矿场旅店等到支援到达,带着他们去围剿血鸦的骚扰。”萨尔一边说着,一边招呼旅店老板过来,指指酒碗,示意替左慈加碗。

    “为什么血鸦会处处与烈狮行会作对?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盗贼心里很是疑惑——[这不应该是个中立的势力吗?]

    “那只是一帮杀手而已,干得无非是些拿钱做事的勾当,不过想要他们出现如此偏向严重的行为定是有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并且与烈狮行会存在不共戴天的仇恨……”萨尔解释。

    “你确定这一切只是那个出钱雇佣的人跟烈狮行会之间有仇?”左慈反射条件的追问。

    萨尔沉默了一下,喃喃:“如要深究,要牵扯的便是国事政治了……”

    “是啊,昨晚还是你们告诉我说烈狮行会授命于内阁,会长听命于权倾一世的御前首相艾伯特,这么大的后台还能被人虐成这样?不能想象那个出钱指示血鸦组织的神秘人物该是何等的牛逼啊。”左慈嘲讽地笑笑,给老板刚刚端上的空碗中盛满了酒水。对于今天的局面感受到了相当的有趣,今晚他有了强烈的喝酒的兴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