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三)血鸦(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说到这个,我就想起了第一次在火炉堡的雷电堂内听奉神士绘声绘色地讲述那段纷战的历史。“萨尔接过话来,用沉重的声调述说,”由安布罗斯、德古拉和影逐率领的三方军团与基恩国王泰拉斯率领的数十万大军,于熔浆河道的关键一战被称为熔火战役,无数生灵葬身熔浆河内,被岩浆激流中隐含的烈焰高温化为灰烬。三方部族军团折损过半,基恩军团更是几乎全军覆没,战士们的血流入红色的河道中,将鲜艳的河色暗淡……染成了暗红的死亡之色……”

    “熔火战役?熔火……”一向关注于细节的左慈抓捕到了一个敏感名词,不禁打断了萨尔的话,问道,“你们听说过《熔火集》这本书吗?”

    “《熔火集》?这个书名第一次听说。”尼克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我也从没听谁提起过……不过,我倒是听会长马库斯聊过关于战争书籍的事情,以我的猜想,这本书有可能是记述了熔火战役各综细节的’战争集’。”萨尔蓝色的光球眼转了两圈,“因为会长是藏书阁的守护使之一,每天都需要根据御前首相艾伯特的吩咐往返藏书阁取书还书,偶尔还需要陪首相在藏书阁内读书、看批文,所以他对于世界中的各种珍奇书籍十分了解,知识也是广博。那一次,我正好咨询会长一个寻找古迹的任务,其内容线索跟三方部族内战时期的一场战役有关。他便说会帮我去战争书籍中查找一下,并告诉了我每一场战役结束之后,安布罗斯国王都会命书官将详细过程记载成册……这么猜想下来,所谓的《熔火集》很有可能是记载着熔火战役过程的书册了吧?“

    [《熔火集》真的只是一本单纯的记载战争的书册吗?]左慈带着一丝怀疑地点了点头。

    “新人,你要是真对书籍感兴趣,那真得跑去火炉堡见见咱们的会长大人马库斯。”尼克语句里透着自豪的情感,“他可真是一个博学的能人,分外地受到御前首相艾伯特的器重。听说,是首相大人亲自完成了马库斯会长的转职仪式,将他纳入了学士会,引入了内阁。你要知道,御前首相大人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整个曼切斯特大陆,除了安布罗斯国王之外,谁人不诚服于他强大的权力?会长大人既受到首相大人的器重,这整个曼切斯特大陆有谁敢与我们烈狮行会做对,就等于与内阁王权作对!”

    “是啊,御前首相艾伯特从三方混战时期就开始辅佐安布罗斯国王,据说是七先知之一亚拉丝的关门弟子,如今军团内大多先进的军备和人造法术都是由他亲自辅佐国王研制。相传艾伯特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并有通灵异术、可观未来,于熔火战役中担当总统帅,不仅排兵布阵还深入前线杀敌血战,从此一战成名。此战之后,他深受国王信任,不久后就被任命为御前首相,成为了国王之手。”萨尔再次喝干碗中的酒,补充道,“也是因为有他,才有了今天曼切斯特部族一统大陆的局面。”

    “熔火战役之后,内战并没有停息,曼切斯特部族是通过武力征服了钢铁部族和暗影部族?所以,几族之间的矛盾千年延续下来,表面和平,实际却是问题重重,是吗?”左慈说出自己的猜想。

    “不、不,真正让这个大陆回归统一的原因靠的是艾伯特首相大人的政治游说,而引发这个和平契约的契机确实是熔火战役。”尼克立刻推翻了他的假想,“据说,在战役起初的三天三夜,基恩占有绝对的优势,熔浆河整个防线摇摆在崩溃的边缘,艾伯特代表国王安布罗及整个曼切斯特部族,向德古拉及影逐提出了一个条件,如果他们用计赢得此战,那么钢铁部族和暗影部族必须承认以曼切斯特部族为核心的统治力,两位国王封号为领主,虽保有现在一切的土地和子民,但要让熔血大陆实现真正的统一。”

    说到这里,萨尔不觉笑了一下,插嘴道:“呵呵,或许德古拉和影逐并不相信在如此劣势之下还能反败为胜吧……就在领土即将被基恩侵占的情况下,他们当然宁可选择曼切斯特部族的条件,所以草草地答应了艾伯特的要求。结果么,就如历史所传颂的那样,在曼切斯特军团的带领下,这个大陆的子民取得了熔火战役的胜利。虽然,事后,德古拉和影逐十分后悔当时情势紧急之下做出的承诺,但在艾伯特不断地政治游说之后,最终还是履行了诺言,虽然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中间充满了故事——新人,这下你明白了首相艾伯特大人的能力,也明白你站了一方多么有力的队伍了吧?”

    左慈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平静表情,淡淡地问:“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何一路过来会有那么多的人对于烈狮行会心存不满,见我是烈狮行会成员便举刀就杀?按道理讲,他们不应该心存敬仰,友善相待才对啊?”

    “哪个世界都有刁民,你不用在意。”萨尔活眼撇了左慈一下,拿起酒碗喝下一大口,继续说道,“行会之间本来也有竞争,相互看不顺眼是很正常的事情。每个月行会都有根据功绩下发资源,我们背靠内阁拿到的好处自然多,难免惹人眼红。等到我们烈狮行会一统江湖之后,就没有那么多烦心的人和事了。目前,要的就是兄弟齐心,将行会壮大就是了——当然,你要分外留心不同行会的角色,甚至是未挂靠任何行会的角色,毕竟树大招风,烈狮行会的称谓容易招人嫉恨,切记切记。”

    “此外,在钢铁部族和暗影部族的领域内行动,要特别小心遇到德古拉手下的钢铁侍卫和影逐圈养的暗黑行者,他们都是领主手下特.赦的组织和军团,与残忍的血鸦并无二致,只是一个看钱见利行事,另外的多了领域势力撑腰而已。你现在已经来到了钢铁要塞附近,或许会遇到钢铁侍卫,如在安全区域大多没事,如在野外遇到则能避就避,他们对于烈狮行会的成员也是敏感,毕竟我们会长任职内阁,还是学士会成员……刚刚也有说道,虽然一国,但是部族之间相处方式独立,仍有种族认同的问题。”尼克补充。

    “说了这么多,你也不用怕,要是遇到危险可以通过行会玉牌向会长大人求救,他会派遣离你最近的同伴前来搭救。入了会,我们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以后谁欺负你就等同于欺负我们烈狮行会所有人,也算是与内阁对抗,自是杀无赦的。”萨尔将真假两眼的视线都落于左慈之脸,安慰。

    “懂了。”左慈喝下萨尔刚刚给自己倒满的一碗酒,站起身来,“感谢两位指教,明天还有计划,我先睡了。”

    “时辰还早,再喝两碗吧?”尼克举起酒碗挽留。

    “不了,比起你们,我需要更专注于成长,才不至于给行会同伴增添麻烦。”说着,左慈转身走向楼梯口。

    走到一半,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迎着萨尔及尼克的回视说道:“另外,除了是个新人,我叫左慈。”

    话毕,他坚定地背过身去,向着二楼客房走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