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三)血鸦(1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弹掉身上的灰尘,左慈左右看看,期望看到矿场的灯火,期望这个墓地的位置不要离矿场旅店太远,不然,他就不得不使用回城石了。本来,他还打算着把这冷却时间足足需要一天一夜的回城石用在明天周边练级不小心跑太远的情况,或者是冲进怪物堆巢穴里太深又懒得再一路打出来的时刻。

    转到身后的方向,矿场的灯火如愿在远处的高坡出现,除此之外,左慈有些惊讶地看到了加里和狄安娜两个人气势汹汹地领着一帮行会的同伴朝着坟地的位置奔跑过来。

    还未走近,加里就冲着左慈大喊:“盗贼新人!你这是被谁干了啊?!——难道是在钢铁要塞周边游荡的那几个钢铁族人吗?”

    左慈没有回答,对于这个大陆的信息,他脑中存储的知识并不是那么全面,不能百分百确定,加里所说钢铁族人确是对自己行凶的那两个。

    这时,这帮同行会的角色们已经行进至他的面前,狄安娜朝着左慈得意地笑笑,半安慰的说:“我们知道是谁杀了你,不就是熔钻矿场旅那两只钢铁族的家伙么?当我们到达旅店的时候,这两个不怕死的东西也冲着最早跨进旅店的我发动了攻击,可是,他们没料到我们有这么多人在后面支援,人稍齐全一些,只两三下就做掉了他们。哎,只可惜你没有跟我们一路同行,不然不至于遇害。”

    “他们俩人已经死了?那你过来坟地是为了守尸吗?”左慈虽然心里已有了答案,还是忍不住向狄安娜确认一遍。

    “当然了,我们烈狮行会有仇必报、血债血偿,天下第一大行会哪里忍得了被这些无知小卒欺到头上!普通的报复估计难以让他们记得住,还是多杀几次,多跑几次罗生门,加深加深记性才好。”狄安娜说着忍不住哼笑了一声。

    加里立刻出声补充:“我们行会就是树大招风,老是遇到无知者挑衅。由于马库斯会长前段时间让我们休养生息、避开冲突,专心提高个人能力,才让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们产生了烈狮行会软弱好欺的错觉。如今行会内骨干全都茁壮起来,会长对于争斗已经没有了明言限制,我们也不必避嫌,见到敌对的势力要杀就杀地彻底,要踩就踩到地狱!”

    听完此话,左慈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向着矿场的方向起步开走。

    “等一下!”狄安娜叫住了他,“新人,如果想要报仇,可以留下来等。我们可以留他们最后一刀,让你亲手结果,以报刚刚辱杀你的仇恨。”

    “不用了。”就快要走到墓地边缘的左慈侧过脸来,冷冷地说,“我确实会亲手结果了他们,但不是在以多欺少的情况下。”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继续行路了。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继续行路。他能感觉的同行会那帮人盯着他背影或在窃窃私语,这道道视线在行进很久之后都没有消失……

    花了半个时辰跑回旅店,一跨进门,左慈就看到尼克和萨尔正坐在靠门口最近的一台桌子上喝酒聊天,看到他的到来,尼克立刻挥手招呼了下,开口道:“盗贼新人,又见面了,过来喝一杯吧?”

    左慈本没有兴趣,哪知萨尔却在此时去掉了眼罩,露出一洞机械框结的眼窝,中心安置着一只闪烁着蓝光的电光球,看起来十分咋眼。

    左慈不自觉瞄了一眼,立刻被萨尔抓住了他隐藏的好奇,招呼道:“没见过太多钢铁部族的角色是吧?过来坐坐,我们跟你讲讲曼切斯特大陆的格局,免得四处碰壁,分不清是敌是友。”

    这话听起来有理,有效的情报没有拒绝的理由,左慈总算转过了身体,走到他们的桌前,坐了下来。

    “老板!来一壶冰酒,来一份腌狼肉做下酒菜,再加一只碗!”萨尔向老板挥挥手,然后将脸转向左慈,说道,“我们都是从低等级一路过来的,经历的成长历程有不少相似的部分,自然是理解你现在刚走出新手村闯荡的的茫然心情。作为咱们行会稀有的盗贼资源,我们可很是期待你的成长。这个世界有不少隐秘的地方,需要盗贼高超的开锁技能才能解封,还有不少谜题需要盗贼偷盗的特殊物品揭秘,所以,我们愿意分享我们的知识,也乐于解答你提出的任何问题。”

    既然萨尔友善地将话语主动权交予自己,左慈便毫不客气开始发问:“你们说的钢铁部族是个什么样的种族?”

    “要解释这个问题,就要先从曼切斯特大陆的格局说起。”萨尔笑了笑,将难题交给了尼克,“尼克,说到政治格局这个复杂的话题,还是你比我所知的更多,更能讲清吧?”

    尼克苦笑一下,接过问题,开始讲述:“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创世的故事?说的是这个世界刚刚成型的时代,七位先知唤醒了三神,斩杀掉罗生门入口的七颅恶龙,让灵魂得以反复重生的故事。之后,七位先知各自拿着从七颅恶龙七个脑袋中取出的龙珠圣石分散到了各地,而三个神灵也分散到了三个大陆,成为了世界的三个守护神。自此每个大陆都有自己的奉神文化,曼切斯特大陆对于雷神的崇敬更是尤其……“

    “七先知斩龙的创始故事,有在血鸦村听杂货铺的老板讲过。”趁着尼克停顿思索的间隙,左慈淡淡地插了一句。

    “嗯,创世的故事人尽皆知,容易说清。可曼切斯特大陆的历史故事却大多在各个分寨城堡碎片式地流传,需要将各方信息拼凑,才能得知整个大陆的发展历程,前因后果。因为信息庞大,我未必说的精确,你就听着作为参考,更多的细节还是需要自己去发掘。”尼克说着喝了一口酒,继续他的故事——

    “七先知斩龙之后,曼切斯特大陆本不叫曼切斯特,而叫做熔血大陆。那时候的大陆有着多达上百个种族,这些子民多来自于基恩的各处,以人族为主。因为种族太多,各司为王,大陆陷入了长达万年的分割混战局面,胜者为王、以暴制暴的理念从那时候开始便渗入了此地人民的血脉。长达万年的割据战,据说是在雷神的干预下,终于出现了清晰的脉络——安布罗斯.火萨,作为基恩王朝曾经的一名博学的武官,因为滥用职权研发奇怪的武器被基恩国王宣判有罪,被流放至熔血大陆,意在让他于战火中自生自灭。哪知他不久便通过自己高超的战斗技巧和博学的武器知识,让曼切斯特部族的首领诚服于他,最终让位于他,此后,曼切斯特部族的强大一发不可收拾,在逐渐收复了几十个小部族之后,大陆陷入了以安布罗斯为首的曼切斯特部族,铁面领主德古拉为首的钢铁部族,以及幽冥王主影逐为首的暗影部族,三方割据的局面,好几千年来都分不出高下,直到来自基恩的强敌入侵,这个大陆才迎来了新的转机……”

    左慈听得着迷,萨尔给自己倒满的酒碗滴酒未粘,腌狼肉也被萨尔一人吃的七七八八,尼克看到忍不住一笑,便招呼老板再来一份下酒菜、一壶好酒,并端起酒碗与左慈的相碰,并一口饮尽。

    随之,尼克继续讲述未尽的故事:“基恩的强袭让内战不断的熔血大陆各族显得有些不堪一击。传说那时的基恩比此时的更强,对于古老力量的熟练操纵使得能人辈出,古法咒术的无比强大打得各部族落花流水,最后在雷神的指引下,三方不得不坐下来握手言和,共同抗敌,虽然这让依然无法保证战局的胜利。这时候,安布罗斯、德古拉和影逐都一致地在神谕的指引下,开始了最新型武器的研制,在不断的战争和试验中,终于变为了现在所见的这个世界——影逐通过某种邪能的力量,让民众得以用生命的代价换取黑暗的超高战力,培养了一大批暗影使徒;德古拉,学会了让机械赋予生命,制造了一批钢铁军团;而安布罗斯除了掌握最精良的枪械炮击、船舰工程的制造工艺,还研究出了人造魔法的新能量方式,并全民征兵,有效培训,更善谋略,最终还是由他控制了局面,将基恩军团赶出了大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