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三)血鸦(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左慈闻言默默地收起行会玉牌至背包,头部扭回的时候余光瞄到了左手臂上的红色纹身,那图案描绘出的是一只鬓毛如火般的狮子在咆哮,他不禁开口问道:“如果我退出行会的话,这个纹身还会存在吗?”

    “当然不会了,如果退出行会的话,纹身和玉牌都会消失的……不过,刚刚加入就询问关于退出的事宜,是不是不大吉利啊。”狄安娜一边回答,一边不自觉地挑了挑眉头。

    这时,一道清脆的男孩声从酒桌那边传来——“尼克、狄安娜,快点儿过来,大家开始商量猎杀血鸦的事儿了,赶紧过来开会!”

    左慈闻声投去视线,便见一个看起来大约十二三岁的男孩身影,他顶着一头浅灰色的蓬头短发,眼睛、鼻头都小小的,脸上大片的雀斑。他那一身的装备以钢铁制的为主,最为瞩目的是他的右手,那一整只手臂都是钢铁做成,尺骨、桡骨、腕骨、手骨、指骨,全部闪烁着嚯嚯的寒光,却灵活的好似天生的血肉一般,先是向着尼克和狄安娜招手,然后灵巧地操作着水杯送到主人的唇边。

    “加里,别叫了!这就来了。”狄安娜回复了一句,回头对上左慈上下打量加里的眼神,便邀请道:“新人,要不你也跟我们一起过去坐坐,认识一下咱们行会的厉害角色,涨涨见识也好。”

    左慈不作回答,但还是跟着两人的脚步,走去了聚众开会的餐区,对于他来讲,这是一个绝好的收集信息的机会,没有拒绝的道理。

    三人走到加里所在的那一桌前,整个餐区早已没有了可以坐下的位置,都只得站在桌面一侧旁听大家的议论。关于血鸦的话题是从一个独眼的壮硕角色开始的——

    “这次狩猎的任务很简单,是获取一张血鸦的骷髅面具。从目前已知的信息中可知,血鸦的组织成员主要分为两种形态,一种带着骷髅面具,能力比较接近战士,另外一种带着动物的面具,技能则以法术为主,更像是法师。虽然我们此次猎取的目标是带着骷髅面具的血鸦,不过他们通常两个一组一同出行,保持着骷髅面具和动物面具的搭配,所以要做好面对两个强力角色的心理准备。”

    “萨尔,血鸦出没的位置已经查到了吗?”加里用他清脆的声线发问。

    “查到了。”独眼大汉用一阵浑厚的声音回答,“最近几日咱们行会的人都有在村口附近遭遇血鸦的袭击……其实,当初在公会收到这项史诗级任务的时候也有提到,不知为何,近日来,血鸦们开始以烈狮公会的成员为目标,在红海海岸一带进行狩猎,以至于行会内出现如今的这项反猎杀任务——所以按照道理说来,只要以我们的身份在落日后游荡,就会将目标们引出来的。我看这样吧,大家约定于戌时在旅店门口集合,我们一起出发去村口游走,等待血鸦们的袭击如何?”

    在一阵彼伏不齐的回答称好的声音中,加里哼笑了一声,说道:“呵呵,看来这是一场猎人与猎人的游戏啊!~希望最后猎人不要变为了猎物就好。”

    他的双关语并没有引起众人的附和,大家都只是若无其事地笑笑,很快就散去各桌吃饭、喝酒,各聊各天去了。

    既然集合只是短暂的几句就散了会,左慈立刻转身向着旅店老板迈步过去,想要继续自己想要清卖背包物品的想法,哪知这次又被旗给叫住了正着,他呼唤了几次“左慈”的名字,然后快步拦下了他的路。

    “还有什么事?”左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问。

    “既然大家已经成为了同一个大家庭的成员,自然希望能够提供你必要的帮助,能够扶持你快速成长,特别你又是稀有的盗贼职业——我们整个行会有566个成员,却只有5个盗贼,你是第6个,可见这个职业的稀有……所以,我只是想问问你接下来的打算,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地方。”旗脸上挂着勉强的笑意,耐心地说道。

    左慈沉默了三秒,回答:“打算在鸦血村留过今夜,观摩行会集体猎杀血鸦的现场,然后明天一早出发去火炉堡。”

    “观摩猎杀血鸦……”听到这个旗明显撇了一下嘴,“我劝你还是别去,毕竟你身上已经打上了烈狮行会的烙印,在血鸦眼里等同于猎物,而且等级这么低,只怕是根本看不清情况就死翘翘了吧。”

    “死掉了再从墓地爬回来就是了,这个我不怕。”左慈面不改色地回答。

    旗不禁轻轻叹了口气,转移个话题:“你要去火炉堡我倒是十分支持,毕竟行会的大本营在那里,会长马库斯也坐阵在内阁,你去朝见一下总是好的。此外,火炉堡内有很多身怀绝技的能人,包括盗贼训练师,你可以前去磨练一下开锁和偷窃的技能,后面在许多的任务中都是用得到的,只是……”

    “只是?”

    “只是,前往火炉堡这一路路途遥远,仅凭你一人我怕是困难重重,在想着要不要趁着行会能人汇集的机会,找个人领路,捎你前去,省时省力。”说着,旗就摸着下巴思考起来。

    看到他想了好几秒都没得出答案,左慈淡然地说道:“如果碰上顺路的我不介意同行,如果没有,也不要紧,我习惯了一个人行路。”说完,他便绕过了旗的身体,终于得以走到旅店老板的身前,开始贩卖早上打到的战利品。

    余下的白日时刻过得很快。

    并不是刻意为了避开村内成群的行会成员,但也没有去跟他们攀附关系的兴趣。左慈跑到周边怪物等级最高的一片灌木林打了整整一个白天的怪,清理了两次软皮背包,等到他装满一整袋的东西回到旅店进行第三次清理的时候,天色已经降暗了下来,

    早前旅店餐区萨尔的集合约定看来大家都有遵守,戌时过了不多时,旅店门口已经熙熙攘攘站满了几十个角色,大家纷纷一脸轻松地跟身边的同伴聊着天,完全没有是要去挑战一件难度很高之任务的紧张感。

    向旅店老板贩卖完了背包里的“垃圾”,左慈转身准备迈步前去门口跟着大部队集合,便瞄见旅店老板一脸无奈地深深叹了口气,并喃喃说道——“哎,你们这帮人就是说不明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多么可怕的对手,非得一个两个一群群地前去送死……”

    早就对于旅店老板千篇一律的关于血鸦的说辞感到麻木,左慈毫不犹豫地继续跨步前进而去。

    又过了一刻钟后,特意前来猎杀血鸦的烈狮公会成员总算全部集合了起来,包括今天早上被袭击的那一行七人。他们义愤填膺地述说着早上被袭的事件,但是待尼克细问屠杀的过程,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说得清来——他们全部都看到了带着妖魔化狸猫面具的鬼狸,然后……然后便是莫名的死去了。

    听完了描述,行会其他的人只是一味嘲笑他们太过掉以轻心,却没有一个被这番对话中所隐藏的危险所震惊。

    但,左慈却在听完之后全身冒起了一阵冷汗。他亲历过两次与鬼狸的对峙,真正见识了他那莫名厉害的定身法术。本来以为那个法术作用于自己如此有效,是因为自己等级低下……没想到,即使是面对等级60以上的角色,他那神奇的法术也能发挥自如,作用不小。

    [如果不能克制掉鬼狸的定身法术,确实难打,就像旅馆老板所言那般,根本就是送死而已啊。]——左慈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地开口提示道:“我见过两次血鸦,动物面具的法师具有定人不动的能力,我建议……”

    “你见过?——你被血鸦杀过两次吗?新人。”不等左慈说完,加里就高昂起声音,出声打断。

    “他们定住了我,但是没有杀我。”左慈如实回答。

    此话立刻引来了几声嘲笑。

    “真没想到血鸦还有这么心慈手软的时候,看来等级低下也是有优势的——连怪物都不屑杀你。不用大惊小怪,你是新人,那种精英怪物随便抬下手都能定住你,不过我们可是不同的。”加里咯咯笑了几声,抬起自己钢铁制的右手,一秒变形之后将其转换成为了一把KG散弹枪的形态,说道,“怕死就躲远一点,这个任务只属于60级以上的人,等级太低只会拖后腿,你就好好地在旅店呆着吧。”

    左慈面无表情地瞄了他一眼,沉默了起来。

    站在他身后的尼克立刻出声打了个圆场,对左慈说:“这个任务确实危险,你还是呆在旅馆避免与我们同行,结束之后我回来给你讲讲过程,分享经验——其实不用太担心,做史诗级任务么,死个一两次也是正常的。我们队里已经带好了支援型的职业,可以复活,实在不行就从墓地爬回来么,没什么大不了。”

    [是啊,反正可以从墓地爬回来的么。]这话左慈自己也说过,[这个游戏里暂时还没有遇到灵魂死亡的事故,有什么好怕呢?]

    或许是因为在进入游戏之前,听巴窿提过这个游戏有着灵魂死亡、彻底沉睡的可能性。这让左慈对于死亡这件事之忌惮比其他人沉重,逞强的话会讲,但潜意识里还是会让他总是隐隐地感到不安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