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三)血鸦(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黑衣人无奈地微微扬了下眉毛,从怀里掏出一枚雕刻着鬓毛如火的狮子图案的玉牌,出示在左慈的面前两秒,然后压着火气开始阐述:“那么,趁着这个机会听我把话说完吧——我代表的是曼切斯特第一大的行会,烈狮行会,前来进行招募。虽然是以曼切斯特作为根基创建的行会,但是我们在这个世界各个大陆上都有自己的势力,如果加入我们的话,相信对你来说只有好处……”

    不等他说完,左慈就一脸平静的打断:“我现在不准备加入任何组织。”

    “为何?”黑衣人的眉头深皱了一下。

    “我有自己的计划,也有自己需要去到的地方。”作为一个天生的独行侠个性,除非是一见如故的志同道合,否则左慈真的不情愿与人同行。

    “你去哪里都无所谓的!我刚刚也说过了,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你都有机会遇到我们公会的人,大家可以相互提供帮助——要知道,我们可是一个人数超过500的大公会啊!”

    “既然已经有超过500的人数,也就不会在乎差我这一个角色吧。”

    “你不明白,在马库斯会长的带领下,我们决心要整合整个曼切斯特的所有有潜力的成员,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行会,一同进退,共渡难关!相信我,没有什么是我们齐心协力不能达成的,只要你加入了我们烈狮公会,一定会让你感觉到不一样的人生!”

    [马库斯?]对于黑衣人那番传销式的说辞完全无感,左慈只觉得这个名字特别耳熟,刚陷入思考便又被黑衣人打断,继续他不依不饶的劝说:“最近世道不好,新人越来越少,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血鸦村中活跃的盗贼了,要知道,我可是组织安插在这里主要负责招募成员的。前几日见你忙着跑任务练级,便没上前打扰,看着你一步步成长起来,想想也是时候谈谈行会招募的事了。”

    [是因为撞上了绿狼公会的招募人员,所以被打乱了计划,才决定今天找他谈话的吧。]左慈猜想——确实赶得巧,今天不说,恐怕就没有机会了,因为他明天一早就要离开此地。

    看到这个黑衣人这副不罢休的模样,左慈决定不再浪费口舌,而是换个婉转的方式摆脱他的不依不饶,便说:“你给我一天的时间考虑,我明晚这个时辰在旅馆答复你。”

    既然不是直接的拒绝,黑衣人便也找不到强求的理由,沉默了一秒,回答:“好吧,我们明天见,我叫旗,你叫什么?”

    “明天告诉你。”

    丢下这句,左慈不再多说,转身向着二楼客房区走去。

    上楼进房,倒头就睡,待四个时辰之后,左慈醒来之时,天色还在夜色浓郁之中。懒得浪费时间在早饭,他向旅馆老板买了两块面包便顶着夜色踏上了旅程。

    碍于黑衣人旗的蹲点习惯,左慈刻意选择了从村子西边的出口走,虽然这个路线需要绕过一个怪物游荡的灌木林才能回到沿海通往港口的路线,但是却可以经过一个培养鸵鸟的鸟房。鸵鸟是曼切斯特大陆非常流行的一种代步坐骑,也是加快他行程进展的必备之物。所以,没错,向西走,是最好的线路选择。

    出了西面村口,左慈并没有打算乖乖沿着主道行进,而是选择穿过野区,走直线捷径,因为这个选择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虽然等级不高,但是左慈对于技能的使用、搭配和转换可说是天赋般的精通,凭借着盗贼天生的技能优势,他不断的发动潜行接近目标猎物,然后一记凿击跟着接下来发动的绞杀,果断解决战斗。天生的超强观察力加上熟练的技能释放,左慈一路无伤地顺利穿行与灌木丛野区之中。

    行路的顺利本该让他心情放松,可是左慈却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身后总有视线随行,可转头左右观察,却什么也没有发现。直到即将通过野区之时,背后的那道视线越发强烈,仿佛就在身侧一边,他凭着直觉转头一看,似见一道黑影晃过,待他定神再左右看看,却再没什么确凿的危险之物了。

    深思也是无用,感觉危险,选择离开是非之地才是上策,左慈立刻发动腿力,全速跑出了灌木丛野区。

    来到鸟屋,身上存着500大银傍身的左慈,花了50银学习了初级骑术,花了100银购买了一只羽翅全黑的成年鸵鸟,按照他的计划向着朝北方向的海岸奔去。

    此时,自左慈醒来又过了将近一个时辰,天上的星星越来越少,他知道天色马上就要微亮起来了。向北延伸的主道出现在了视野,穿过此道,再向前穿行一里便是海岸,直到这一刻,还是一切顺利如愿,直到——

    远处似有七八个成群结队的身影出现在通向村北的主道上,他们的坐骑各式,打扮也是华丽,虽离地较远,但也足够看得出等级都不低。

    绕路行进是左慈的第一个想法,他丝毫不关心这些过客的身份,只想着按照原定的计划行进,然而事情却没有他想到那样简单——一个微转身,两个熟悉的身影竟然已经无声无息地近在咫尺了……

    “小东西,又遇到你了。”修罗站在鬼狸的身后,用那不男不女的声气说道。

    而鬼狸则有一次站在他的面前,这一次是他的鸵鸟面前,仰着脑袋,滑稽地盯着他,喉咙里发出一阵咕噜的声响。

    左慈一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就想起之前动弹不得的经历,想要别开眼睛,努力不受鬼狸的红瞳蛊惑,可是为时已晚,他又一次感到被电网缠身一般的动弹不得。

    “不想死就待在这里,他们可是我们的任务物品呢。”鬼狸冲着他童稚地嘀咕一声,然后便跟着修罗的脚步向着那群行路的人群走去。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其实左慈并没有看到。

    因为被定住的身体包括脑袋让视线无法有效地转移,他只得无奈地看着天空渐渐亮起。随着阳光的一点点到来,他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可以活动的状态。

    身体解冻之后,左慈反射条件地转头将视线投向早前行路的那帮人,那他们却相人间蒸发一般的消失不见了。

    左慈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喃喃自语一句:“人呢?”

    “都死了。”——空旷之中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换做是谁都会吓一大跳,好在左慈性格天生淡定,只是反应极快地转过头去,看向出声之处,随即,一个脸色白到吓人的剑客出现在了他的视线。

    这个剑客看起来大约二十七八,身型瘦地犹如纸片,一身全黑的和服样打扮,腰间别着一把日本长刀。他的脸色极其苍白,衬着那双无神的黑眸和那头乌黑长发披肩,看起来特别像是从墓地爬出的死人。

    左慈警觉地向后退了两步,不禁开口问:“你是谁?”

    “我只是个过路人,跟你一样。”黑衣剑客努力挤出一抹勉强的笑容,“你没有看到刚刚的那场屠杀吧?真残忍啊。”

    “你认识那些被杀的人?”

    “不认识呢,那些都是烈狮行会的人吧?……我可是独行侠,习惯走自己的路,不受任何牵制,不归属任何管制。这一点,也跟你一样。”说完,剑客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那笑意莫名地瘆人,左慈的手臂上不觉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感觉到此人的危险,左慈本想就此结束话题,各奔东西。哪知,这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剑客,却自顾自地跳上了他的鸵鸟,坐到了他的身后,厚颜无耻地要求:“大家有缘相识,不如你送我一段路吧?”

    左慈皱了下眉:“我在赶路,未必顺路。”

    “那这样正好,因为我还没有想好要去的目的地,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说着,剑客又露出了那一脸瘆人的笑容。

    如果他没有跳上坐骑,左慈一定丢下此人,能跑多快就跑多快,可现在的事实是,奇怪且厚颜无耻的剑客已经跳上了他这般顺风车,现在要赶人确实有点说不过去。而且,左慈莫名地感受到他能力的强大,那是一种让20级小盗贼感受起来仿若无边的强大。

    最近几日天天被怪人缠上,对于左慈这种天生讨厌麻烦人事的性格来说真是有够受的,他有些认命地转头看前,摸了摸鸵鸟脖子上的右侧铃铛,朝着海岸线的方向奔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