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二)暗涌(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事以至此,晴空再无别的选择,便任凭瓦妮莎拉着自己的手,走到作蹋前坐下,细细地道来接下来关于她的每一步安排……

    计划说清,立刻行动了起来。

    按照王女的示意,侍女们跑到帐外,大声呼喝:“殿下的洗澡水准备好了没有?今天怎么这么慢?!”

    不一会儿,两个侍卫抬着一桶足以装下五六个人的洗澡盆走了进来,放在屋子的中心,屏风之外。待侍卫离开之后,躲藏在作蹋后面的晴空爬了出来,被侍女们推到澡盆的面前,只见里面装满了清澈的温水,其上还飘着不少芳香的五色花瓣。

    “一定要洗吗?”看到澡盆一圈站着四个侍女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晴空只觉毛刺在身,坐立难安。

    “多利一族通常喜水,每晚沐浴再就寝是我的习惯。虽是演戏,也要要演好全套,不然,谁知道在什么环节就会露出马脚?你还是赶紧洗吧。”

    在王女的催促下,晴空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脱衣洗澡。即使是虚拟的世界和身体,她仍然感觉无比难堪,于是乎,在澡盆里面泡了不到五分钟就匆匆地爬了出来。

    早前身上穿戴的粗布衣衫、平民装备已被侍女们不知道收到了哪里,晴空按照计划穿上了王女那身华贵且性感的蓝色长袍,随后坐到镜前开始梳妆。侍女们将她的留海拨开,勾出几缕长发编出几根细辫绕着弧线盘住飘散的长发,以此将耳朵的部位严实地遮盖起来,再描画上了深蓝色的眼线和银色的唇蜜,她已然与瓦妮莎王女看起来无异。

    待装扮完成,晴空回头一看,公主也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衣短袍,头上戴着一顶尖顶长披的遮帽,且脸上带着一面透明的纱布面罩。经身旁的侍女解释,原来这是军中医女的打扮,也是唯一一种能够遮住发色和脸庞的职业装扮。

    随后,瓦妮莎走到澡盆木桶一旁,眼瞧着四位侍女们共同使力,将装满水的澡盆的上半部分向一侧扭去半圈,然后将其端了起来——原来,澡盆的下半部分被设计成一个空心的空间,足以藏进一个人。

    王女毫不犹豫地躺了进去,四个侍女随即将木桶的上半部分放会原位,扭个严实。

    作为接应的侍卫早已在帐门口两侧等待,听到侍女们的召唤,便进屋来将澡盆抬了出去,瓦妮莎公主就此成功转移到了帐外,留下晴空和四个侍女,等待着下一步的到来。

    [在您出去之后,我该怎么做?]

    [等。]

    [等?]

    [对,接下来,你只要躺在作蹋上佯装睡觉,该来的自然会来的——等,便是了。]

    平躺在作蹋上的晴空脑子里反复着瓦妮莎的交代,喉咙里含着味道苦涩的麝香药片,手里捏着一瓶据说使力就碎的玻璃瓶,这些都是王女离开之后,侍女给她的物品。

    [当刺客出现,立刻将玻璃瓶捏碎,将瓶中的液体撒在他的身上,你的任务就算达成了,明白?]瓦妮莎和侍女各自提醒了一次晴空今晚替身任务的核心要点,导致她在内心不断想象着各种情况的假设演练,而假想过程中最未知难测的事是——不知道何时出现的刺客,和他们不知如何出现的方式——

    她想象,或许刺客们会划开帐篷的某个方位,破布而入,或从天而降;也有可能设法引起火灾或者暴动,以此转移侍卫和侍女们注意力,再趁乱进行刺杀?……

    所有的这些猜想都让晴空绷紧了神经,不断扫视着整个帐营内的空间,以防某个充满了杀意的阴影映射在棕绿色的帐布之上……

    时间在越发安静的世界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晴空紧绷的脑线开始稍微地松懈了下来。含在喉咙肿的麝香药片已经被完全的吸收殆尽,虽然不知道这个药片究竟有何功效作用,总之这个东西导致她口舌发干、头脑发胀,便想着爬起来找口水喝。

    [你的声线与我不同,所以,在假扮我时千万不要出声。]这是瓦妮莎早前的又一个提醒,所以嘛,不能出声招呼侍女伺候帮忙,那就自己爬起来拿吧。

    晴空侧了下身,正准备双脚落地站起,耳边突然疑似听到了一阵“嗡嗡”的响动……她猛然警觉地抬起头来,四下看去,却分不清声响的来源。而站在帐营门口的四个侍女似乎不为所动,看来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动?

    晴空这时已然从作蹋之上坐了起来,她走到放置在靠墙一侧的木制桌台旁,拿起了一杯侍女早前准备的盛满泉水的水杯,一干而净。水从喉咙中流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可就在此同时,她的耳边又一次传来了一阵“嗡嗡”的声响。

    放下水杯,她微皱起眉头来四下张望,随即对上一名侍女回视的眼神时。她刚想开口询问,对方就竖起了食指放在嘴边,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晴空只得躺回原位,寻思着是不是由于过于紧张导致了某种幻听。

    平躺在席,试图静心地深呼吸,一次、两次……十次,可是……让她疑惑地是,那个时断时续的“嗡嗡”声响却似乎越来越近了。眼神扫射四周,并无任何异动,一时之间她也想不出什么样的摩擦会发出这样类似拉磨一般的声响,最奇怪的是,门口的几个侍女从始至终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所以,只有她一人能听到?为什么……

    晴空直直地盯着帐营的天顶,软木排布均匀地撑起整个空间,发散出漂亮的伞内形,将视觉聚焦于一处,将平衡归结于一点,房间的原点……

    [原点……]晴空的脑神经直觉先于其他的一切感知,将整个听力的重心都放在了房间的正中心——那道奇怪的声响果然越来越剧烈起来,声音加强的速度几乎就在几秒之间——就在晴空终于领会到声音来源的一瞬间,一个强壮的手臂破地而出,轻易地将阻隔的作蹋击成粉碎,并一把搂死住晴空的脖子,直直地将她往地底拖去!

    晴空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惊地脑中一片空白,但反抗却是自然而然的条件反射,她几乎是毫秒之间就抬起双手试图掰开勒住她脖颈的巨手,顺力地,本来握在她手心之中的那一只玻璃瓶子随即拍碎在巨手的手臂之上,一股深红色的液体立刻流了到了刺客的身上,当然晴空的身上也没能少染。

    [当刺客出现,立刻将玻璃瓶捏碎,将瓶中的液体撒在他的身上,你的任务就算达成了,明白?]——深红色的液体含着一股刺鼻的腥味,让晴空不觉忆起了早前公主对自己的交代。这让被勒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且已被拖入了无尽黑暗地道的女孩,内心泛起了一丝希望……

    那阵轰隆的声响,自然是惊动了室内的侍女和门外的侍卫,整个营地都沸腾了起来,可是晴空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状况,她的眼前只见一片漆黑,手臂、腿脚、身体不断被石块摩擦着飞速移动,疼痛搅拌着窒息的感觉,那是濒死的感觉……就在她认定今晚这一波刺客的袭击又要将自己送去黑白灰色世界中所见的骸骨通道之时,一阵滑腻的触感从脚底猛然地窜起起来,滑过身体、滑过手臂、滑过脸颊,伴随着“嘶嘶”的声响,她的身体终于停止了被拖走的节奏,然后她听到身后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惨叫,久久不停……

    在黑暗中被释放了将近十秒,晴空终于回过神来要逃跑。虽然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她还是明白只要沿着反方向爬行恐怕就是出口了,于是,她在狭窄的通道中一厘厘地向脚尖的方向挪去。

    挪了不到几分钟,她立刻感受到了一层层石屑正在掉落于脸上,想必是有人在地面敲击凿孔所致。于此同时,她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那是侍女之一的声音——

    “晴空!晴空!!听到回答我,你离洞口远吗?!”

    “我……我在这里,我能听到你的声音,应该不远!”

    晴空回应着,立刻得到了答复——“我们的人爬进来救你了,别怕!”

    不多时,她果然看到了一道火光渐渐亮起,定是爬入的侍卫带进的灯火,女孩的内心终于稍稍地缓下了焦虑。

    灰头土脸地被侍卫连拖带拉救出了洞穴,晴空刚一露面,一个侍女就为她披上了一个崭新的厚绒毛毯,并唤来了医女为其简单地处理起皮外伤。

    看了一圈,并未见到公主,晴空有些担心,便问:“公主殿下还好吗?”

    “公主殿下应该正在等着审问犯人,暂且无恙。”伺候一旁的侍女回答。

    “啊?刺客抓到了吗?!”晴空有些意外,在她的记忆里虽然自己幸运地未被拖走,但是刺客理应可以从深邃无底的黑暗地道中逃脱吧?

    仿佛读懂了她的疑惑,侍女笑着回答:“肯定能抓到的,不然那个刺客也是必死无疑,只要你成功的将赤海星胆汁晒在他的身上——那是水怨毒蛇无法抵抗的味道,只要沾染上这个味道的物体,它们就会情不自禁起牢牢将其咬住、绑死,并且沉浸在神秘气味之中听不进任何使唤。”

    [原来如此……]晴空终于懂得了那瓶神秘液体的功效。但是让她感到很奇怪的是,同样沾上了赤海星胆汁的自己为何没有成为水怨毒蛇的目标?便将疑惑道出:“刺客被毒蛇攻击……为何同样沾有赤海星胆汁的我没事?”

    “那是由于早前让你含得那一枚麝香片的作用啊,那是水怨毒蛇最讨厌的味道。并且麝香渗透了你的身体之后,那气味强烈到足以盖过赤海星胆汁的气味。”

    整个替身事件终于明了,晴空内心不觉赞叹起瓦妮莎公主的心思细腻,计划周全。

    就在这时,帐外突然亮起了更多的火光,并响起了一阵阵愈加嘈杂的声响。

    晴空心中正默默夸赞的公主殿下突然地撩开营帐的帆布,匆匆走了进来,并对侍女说道:“快!——快给我换衣打扮,有意想不到的人来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