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二)暗涌(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雷欧利亚……”晴空显然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名字给惊呆了——[这分明就是刚刚楼下那帮曼切斯特人口口声声说要追杀的对象啊!]——似乎读懂了晴空所想,身披狮甲的男子走到她的面前说道:“对,我就是那个被曼切斯特大陆所有人通缉追杀的要犯,雷欧利亚。”

    楼下一阵炸裂的声响震得二楼的地板随之一阵晃动,晴空惊觉危险,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轻声一句“快进来。”,便将其带进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晴空皱着眉头直视他的面容,问出最关键的两个问题:“你为什么会被曼切斯特大陆的所有人通缉?你需要我帮你什么忙?”

    “关于我为什么会被通缉这事就是说来话长,至于我需要你帮什么忙——”雷欧利亚说着,从背包里面掏出了一封牛皮纸交叠的信件,封信之处使用的是红色的印泥,其上显现的封印章纹显现出一道火焰的图形中包围着一个M的字母,印泥之上隐隐地闪现了点点金光。他握起晴空的右手,将信封放入她的手中,请求,“请务必将此信平安带到天启城,亲手交给基恩的国王,泰拉斯。”

    “这是什么信?……难道是因为这封信导致你遭到追杀吗?”晴空忍不住继续发问。

    “确实如此,曼切斯特派来的追兵都是为了夺回这封信件,这里面装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但我并不知道内容。你只要谨记我所说的几点就好——”雷欧利亚说着将双手合握在晴空的右手及所捏的信件之上,“这封信件是非绑定物品,如果你死亡的话,邮件便可以被抢夺,所以——千万不能死亡!”

    “非绑定物品?”这是个新词,晴空理所当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刚刚观察了你和你的同伴很久,看你的打扮就知道是个20级上下的新人,而你的同伴不论是装备还是行为都看起来则很强,在他的保护下,你应该还没有遭遇过PK失败,被人抢夺物品的情况吧?——走出新手村之后,你难免会遭遇打打杀杀,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玩家之间可以相互抢夺物品,不过仅限于非绑定物品。”雷欧利亚正说着,身后门外突然又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响动,随之整个房屋都晃了几晃,他叹了口气,加快了语速,“长话短说吧,这个世界里有一部分物品是认主人的,一旦选择与你绑定,任何人都没法抢夺,这一类物品被称作可绑定物品。其他的都被称作为非绑定物品,如果你在PK中死亡,便可以被活着的任何人拿走此类物品,包括你的装备、材料、食物、药品等,所以大部分的人都习惯把贵重的东西存放在银行……好了,我能讲的暂时就这么多,我得出去看看情况,你一定要呆在这个屋子里不要出去,一定、一定!——要保护好这封信!答应我。”

    看着雷欧利亚那一脸认真的模样,晴空犹豫了半饷,最后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雷欧利亚立刻转身走到门口,将耳朵贴近门板稍稍探听了一下门外的动静,然后一把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你一定要呆在这个屋子里不要出去!]雷欧利亚和桑迪的请求在晴空的脑中盘旋,内心的挣扎变成了焦虑,让她着急地在屋里来回走来走去。

    这时,灰暗的窗外又有金光闪现,却没有相伴响起天上打下的雷声,只是几声至下传来的闷响。

    晴空立刻走到了窗边,隔着玻璃向外张望,只见暴雨之中,旅馆的大门不知几时已被轰开,一个灰袍的男子跳到雨中回手发出一道浅白的光波,与之回应的则是一连串机关枪式的扫射——一个梳着长长麻花辫的金发少女从室内跳到院内,嘴里咿呀念叨着听不懂的咒语,成套的紫色战斗服风格十分统一,背脊、帽子和脚踝处的装饰物品都为一对不停扑扇着的紫色蝙蝠翅膀。她手拿的机关炮比她整个人的个头还要高大,连串的子弹缠满了她的腰部和一侧的大腿,一看就是个高级玩家——“榴弹追击!——”随着她的一声叫喊,手拿的机关炮中疾速地发射出一枚硕大的炮弹,向着灰袍法师的方位而去,并且随着目标的位移而游走,最终精确地击打在了目标的身体之上,伴随着又是一梭子的扫射——灰袍法师一声尖叫还未落下,就被榴弹和机关枪弹打地化成了渣,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哦耶!~”金发麻花辫少女开心地跳起转了个圈,眼神向上一瞥,正好对上了晴空隔窗的注视。她并没有熄灯,四方亮灯的窗口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刺眼,刺眼到金发少女毫不犹豫地端起了激光炮,对准晴空的窗户就是一连串的扫射——

    晴空反射条件地瞬间向后躲闪,只见子弹打在窗户玻璃上弹起一连串地火花,和劈啪的炸裂声,但是玻璃却是不合逻辑的完好无损。

    [怪不得桑迪和雷欧利亚都要求自己躲在房间里,原来系统还是为玩家保留了一个绝对安全的角落——旅店房间。]晴空正想着,楼下又响起了一阵喧哗,晴空不再惧怕,快速移步到窗边,随即桑迪白甲棕发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崩裂斩!!!”他挥舞着剑气向金发机关枪炮手看去,剑气划破了雨帘,也冲破了激光枪扫射过来的弹雨,只可以被少女一个翻身跳跃给躲了过去。

    “赛茜莉雅!你不要欺人太甚!”随着一道偏中性的男声响起,一个梳着一头短俏蓝发的少年加入了战局,他脸上带着一副红边的眼睛框,白色里衬配着成套的蓝色法袍,一手拿着一本白底金纹的书本,一手聚起一个蓝色的泛着水波的光球,“这个暴雨天可是水系法师灵力最强的时刻,要打我杀我今天奉陪到底!”话毕,他喃喃一短句咒语,便发动了必杀——“水之冲击!!!——”——天上的暴雨水滴仿佛被他手中的蓝色光球给吸了过去,凝聚成一股类似水龙的形态,然后向着金发少女直冲而去——

    赛茜莉雅一看此阵势,立刻一个三连跳蹦到了旅店外,一边躲藏,一边咿呀的欢叫,一点都没有惧怕地样子。桑迪和蓝发的法师气恼地追出了旅店的范围,随着一阵金光又是一阵蓝光还有此起彼伏的叫喊声,三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雨帘。

    随着这三人身影的消失,楼下的响动渐小,晴空正在猜测着战斗是否已经接近尾声,并担忧着雷欧利亚的处境——这个众矢之的一出现估计难逃围攻,不知道现在他是否安好……

    这时,楼下院内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地立着一个人影,他骑在一匹闪着淡淡鳞光的不明四脚坐骑的身上,利落地跳下到地面,拍拍坐骑任它走入了马厩,而自己则立在暴雨的院落中直直地看向旅店大门之内。

    感受到此人不一般的气场,晴空不自觉地将脸贴近窗户玻璃,仔细地打量起来者,透过旅馆内灯光的微射,可以清晰地看出此人一声黑色装扮,衣服上泛着与坐骑相似的淡淡鳞光,他带着遮住下半部脸的面具,面具中心雕刻着某种可恐的生物图案,露出的皮肤暗淡,衬得那一双似蛇般的绿色瞳眸在夜色中格外惹眼,武器似乎是插在腰部左右的短柄镰刀,其上挂着一根黑色泛光的锁链。

    这时,屋内似乎已有人注意到了此人的到来,两个剑士的身影一前一后地在室内暖光的照射下。

    “喂,你也是曼切斯特过来的臭****吗?”年轻的剑士叫嚣着,已经杀红了眼的他们在此时已经忘记了任何该有的礼节。

    黑衣人一言不发地从腰间抽出了武器,立场已然鲜明。

    两个战士冷笑一声,毫不犹豫地挥剑向其砍去,可来人躲也不躲,立在原地直到那电光火石的一瞬——

    在楼上观战的晴空反射条件地别过脸去,以躲过这血腥难堪的镜头,待她两秒之后转过脸来,却惊讶地发现黑衣人并没有被剑士们砍成肉泥,而不知何时冲到了剑士们身后的站位。他还是立在原地动也不动,直到身后的两个对手碎成尸块落入泥泞的地面……

    不寒而栗。

    晴空惊讶于此位高手的利落手法,那种强大的压迫感是她进入这个勇者大陆以来感受最剧烈的一次。一道冷冷地视线直刺而来,晴空感觉到雨中的黑衣人正与之对视,不觉感到头皮一阵发凉,不自觉地将身体向着墙后缩了进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