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二)暗涌(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大雨瓢泼、雷鸣交加之时,黑风载着桑迪和晴空冲入了十字路口驿站的范围。

    来不及观察整个驿站的模样,雨帘已然将整个世界浸成了灰幕的色彩,将无处遮蔽的人们周身淋够湿透,让晴空眼蒙蒙地几乎看不清周遭及前路。

    黑风早已接到了主人的指示要第一时间到达旅馆,便毫无停留地一口气奔到了那一栋结构三层的木制建筑物前,才伴着一声嘶鸣停下。

    桑迪和晴空立刻跳下马来,奔入屋内之前,桑迪拍了拍黑风的左耳,这个十分有灵性的生物便转向一侧冲进了马厩,跟主人一前一后地进入了各自的屋棚之下、避雨之地。

    推开结实的木门,只见一个身材瘦长的男子正站前厅一侧的柜台前算账,看到落汤鸡似的桑迪和晴空走入,刀削脸上轻抿的嘴唇颤抖着动了动,才战战兢兢地说了一句:“欢迎两位,来到十字路口旅店……”

    “老板,做个登记。”桑迪拍了拍晴空的背脊,提示她必要的下一步,然后继续提出自己的要求,“来两碗热汤、热酒,管它什么能暖胃的汤水,总之得是热的!然后来一份上好的鹿肉和烤鸡,我已经被这该死的暴雨冲得又饿,浑身又凉。”

    “是、是……我这就去准备。”老板应酬着,眼见着晴空将手掌放在柜台的回城石上做了登记,便颤颤地向厨房走去。

    晴空做完了登记,迈步走进破旧的木桌台满布的用餐区,却只见率先走入的桑迪站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中心左顾右盼,便自顾自地找了一个空桌坐了下来,并招呼他:“桑迪,这里,来坐下吧。”

    “有点奇怪。”桑迪闻声走过来,皱着眉头坐下,轻声说出自己的忧虑,“这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实在是古怪……”

    “或许是大雨阻隔了大家赶路,被我们正好赶上了一个无客的空档期也说不一定?……”晴空怀顾四周,心里确有些发慌,但还是如此安慰桑迪,也算自我安慰。

    “无客的空档期?这不可能啊……”桑迪几乎毫不犹豫地接出自己的意见,“十字路口是基恩大陆一个非常重要的驿站枢纽,位于南北大道之上,向北一直走,绕过巫雨山,跨过闪光河,穿过游骑镇,便可一路通畅到达天启城。除此之外,此处东通绿龙山脉,据说是通往彩虹谷底及虹月城的通路之一,只是最近传言斩龙城神秘消失,埋藏其下的山脉密道也随之不见,才让此路线渐渐萧条。不过,从此处向西则是通往红衫宫及圣修院的必经之道,总之,通向基恩大陆最重要的几个城市和宫殿都需要经过此驿站,在我的印象里面,这里一直是人来人往,旅人热闹穿行之处啊……”

    两人话正说着,旅馆老板将热酒、热汤及鹿肉烤鸡一股脑端上,正要退下,桑迪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问:“老板,今天生意怎么这么萧条?除了我们难道没有别的客人吗?”

    旅店老板瘦削的脸明显有些发青,薄如纸片的嘴唇又微微动了动,才轻声说:“客人,你们不要多问了,吃好东西就赶紧上楼休息吧,今晚我怕是会不大太平……”

    “这是什么意思?”桑迪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难道就不能清楚解释一下驿站的人都去哪儿了吗?”

    旅店老板的身体终于开始明显的颤抖起来,那种害怕是如此的真实,一时间让晴空都快忘记了他只是一个游戏中的系统角色而已——

    ”死了……死了好多人……”老板终于战战兢兢地吐出了他内心的恐惧,“就在一个时辰前,大雨来临之前,大约十几个人闯了进来,将这里的旅行者几乎全部杀光之后扬长而去,唯有几个活下来的,现在都躲在楼上的房间不敢出来……看起来,那帮杀人者似乎在寻找什么人或者东西,我感觉他们不久还会回来,因为他们翻查了每一个被杀之人的背包,但却没有拿走所有值钱的东西……两位客人,我奉劝各位赶紧吃完饭就上楼躲起来吧……”

    听完此话,桑迪终于放开了老板的手腕,放他离开,并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这也是玩家之间的PVP对抗吗?”见桑迪半天不吭声,晴空终于忍住出发问。

    “应该是,系统角色突发的屠杀玩家,这根本不合常理,而且NP杀完人应该不至于翻背包吧?”桑迪狠狠地喝了一口热酒,再用力地放下酒碗,“但是,即使是玩家之间的PVP对抗,在我看来也很不合理!”

    “哦?怎么个不合理法?”晴空又问。

    “聚集在这里的玩家各色,人来人往,什么职业没有?就算发生激斗,通常都会有后勤职业例如牧师、圣骑士、德鲁伊、僧侣之类的伸出援手,治疗伤者、复活亡者,就算所有的后勤职业全部死亡,从罗生门返往进行灵魂复活的话,一个时辰也是足够……可是,你看,一个时辰之前发生的激斗,如今却没有一个人回来,这不奇怪吗?”桑迪将左手握拳放在鼻息下,摆出思考的姿势,”此外,这些玩家在安全区域进行这么大规模的屠杀,势必会激起NP们的群起攻之,要知道在安全区域屠杀是严重违规的事,NP会根据一定的顺序进行判定和干预的——首先,仇恨值高的角色基本不可能进入敌对势力的安全区域,一旦进入就会立刻遭遇民兵和巡逻兵的攻击,而且这些系统角色可是源源不断的。再来,如果他们在此领地的状态处于友好状态,则在安全区域主动发起攻击的那个人会被NP判定有错,进行干预,所以一般玩家和玩家之间想要进行较量要么就去专门用于竞斗的竞技场或着申请上战场,要么就相约在野外区域解决恩怨——如此一来,根据旅馆老板的描述,这帮人如此残暴凶险,势必在基恩领地的仇恨值不低,只怕是驿站的民兵和巡逻兵也被他们杀光了一批又一批了吧……”

    “如果他们连NP也杀的话,怎么那个旅馆老板还没有死?”

    “带有特殊职能的NP遇到激斗和危险都会主动躲起来,或者发动防护技能,很不容易死的。”桑迪解释。

    “听你这么说的话,真的很奇怪……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听完桑迪的分析,晴空也不觉皱起了眉头。

    “老板不是说这帮人有可能还会回来吗?外面风大雨大,连路都看不清,更不要说做什么探查了,我们还是暂时呆在这里,稍作休息,静观其变吧。”桑迪说着,开始大口地吃起了他的酒肉。

    话题陷入了沉重,晴空便也开始专心且快速地吃起了晚餐。

    晚饭结束,两人相互招呼了几句,便上楼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略带霉味的房间里,屋外的天空闪电阵阵,道道闪白刚刚熄灯的房间,时间沙漏指向亥时过半,躺在略硬的床铺上面,晴空一边消化着白天与桑迪的对话内容,一边纠结着要不要进入沉睡状态,窗外突地想起了一阵泥水碰撞发出的马蹄及脚步声响。

    晴空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身体贴近窗边,探出半只眼睛,向外张望过去——

    被成帘的大雨遮蔽朦胧的视野里,在旅馆马厩外的空地上,似乎黑压压地站满了一堆人,他们整齐划一地披着深色似黑带有兜帽的斗篷披风,兜帽盖着头,完全看不见脸。

    黑衣人们逐一跳下他们的坐骑,晴空发现他们的坐骑到并不似他们的斗篷那般整齐,形态宽窄高低不一,除了马匹似乎还有别的生物。坐骑们乖乖地鱼贯进入了马厩之内,黑衣人们也纷纷走入了十字路口旅店的大门。

    [看来,真如旅馆老板所说的那样,白日屠杀无辜的那些人全部回来了?]晴空不觉心跳都快了好几拍。她在黑暗里挣扎了一小会儿,最后还是轻手轻脚地走到了门边,伸手打开了房间大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