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一)月隐村的结界(1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听了克雷雅传来的警示,虚默内心百感交集。

    在这个游戏中短短几日,境遇如此跌宕,初遇零时紫荆树下的轻歌慢舞还历历在目,共同进退激战巨蛇的经历也才刚刚过去,此时此刻竟要这般的刀剑相向、生死相对了,实在让他有点消化不能。

    在紫藤编织的通道中滑行,植物的气味弥漫于空间,散发着安神疗伤的气味,而手中的月隐石也协同发散着淡蓝的柔光,一股股冰冷的气流穿过身体,带来的却是沉心的感受,进入机能恢复期的虚默渐渐体味到了舒缓的意味。

    滑行了不知道多久,虚默一下子被弹出了通道,一枝藤蔓在空中接力托他一把,让他免于又一次被摔疼屁股的下场。

    从浅紫色的草地上爬起来,四周一片树木丛生的景象,虚默抬头看向身旁那棵壮硕且通天而长的巨大藤蔓,明白自己已然滑出了它的体内,来到了外面茂密的林区。

    [快跑吧!带着月隐石,快逃!]——克雷雅的声音在脑中再次响起,急促的,焦急的声音。

    虚默看了看手中紧握的月隐石,内心混合着自责、担心和责任感引发的焦虑,一阵爆炸之声将他从短暂的混乱思维中拉了回来,他终于迈开了步子,朝着林区的深处奔去。

    跑,拼命跑——

    森林之内点灯照路的灯笼花渐少,越往深处奔跑,森林便越黯淡,而虚默的内心便越惶恐。

    在终于停下来的第一次喘息之时,他忍不住掏出了地图查询,发现自己确实身处月隐村的地图范围,只不过是早前没有解锁的右上角处,在一个圆形全封闭的地域,中心确是通天藤蔓,可森林的周边看起来却是被群山所包围,没有通路……

    焦虑地抖了抖耳朵,一道熟悉的声音这时从他的头顶传来——

    “靠你自己的本事是走不出这片森林的。”

    虚默即刻警觉地回头一看,只见九尾白狐正坐在斜后方一棵大树的树杈上,肩上扛着昏迷的朵瑞。

    来不及惊慌,强大的白衣少年已然跳到了地面,将朵瑞扔在了松软的草地上。

    “跑得这么快,连同伴都不要了吗?”灵狐笑问。

    “你、你想怎么样?”虚默见识过够多他的超能力,自知在劫难逃,可克雷雅的叮嘱却在此时再次缭绕心头——[不,你一定要逃出去,带着月影石——不管用怎样的代价,不管使用何种方法,一定要保护好月影石!]

    “不要做傻事,你知道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似乎读懂了虚默的心思,九尾零立刻出声提醒,“把月影石给我,我会放你和这只红发小猫一条生路,如果不从——我会连着你们的灵魂一起毁灭。”

    “灵魂……毁灭?”这四个字勾起了虚默对于虹月城堡的那些记忆片段。

    “凡是被我从罗生门召回的恶鬼所杀之人,灵魂会跟随肉体一同灰飞烟灭,你难道真的不怕?”

    虹月城堡、露娜之死的疑惑在虚默脑中绽开,他禁不住问,“难道虹月城堡的暴动也是因你而起的?难道虹月城堡之内的冒险者是被你所杀?”

    灵狐一贯笑里藏刀的表情僵了一秒,却没有正面回答虚默的问题,只是他的眼睛再一次变得血红。

    可虚默还是无畏的继续说了下去:“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在紫荆树下唱歌的零,他眼中的哀伤你没有,你的眼中我只看见了杀戮——你杀了我朋友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你不过是个半途闯进这个世界找乐子的异族人而已,这个世界的生存或是毁灭与你何干,月隐石是否归我又与你何干?”

    “你杀了我朋友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保护我身边的朋友和他们认为重要的东西——这就是我的正义!”

    九尾灵狐忍不住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好不容易忍住,他蹬着血色的眼睛冷冷地说:“你们这些异族转生的人懂得什么是正义吗?你们真的会在意这个世界是好还是坏吗?这不过是你们的游乐场而已……”

    “当然懂,也在意,所以我会拼死保护月隐石,并且……我一直当你是朋友。”虚默颤抖着身体强迫坚强的看向一脸杀气的零,“你要杀就杀吧。”

    不知为何,白狐的红眼在一瞬间飘过一丝哀伤,趁着他霎那的松懈,虚默一口气将手中的月隐石捂进口中——吞了下去……

    之后,虚默之记得九尾眼神转为惊讶与稍许愤怒,他一个伸手指向自己的脖颈,虚默反射条件地交叉双手来挡,一道蓝光的屏障自然而然的出现,不仅将九尾的攻击全然地格挡在外,而且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冲击波,将他震飞了十几米。

    这时,树林发出了呜呜的声响,无数的藤蔓从地而起,在攻向九尾之时,他一跃而起,在空中念出喃喃咒文,随后古琴从他身后飞出,绕着虚默飞转了三圈,拉出了一道道白色咒文的光圈,随着白狐指尖发射出的一道光波,咒文光圈迅速收紧——

    在伤痕累累的克雷雅跳到空中飞舞藤蔓抽向白狐之前,灵狐的咒文还是透过蓝光的屏障收紧在虚默的身体之内……这是他昏迷前最后看到的景象……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第一眼所见是紫色藤蔓编织的天顶,然后朵瑞一脸担心的面容出现——

    “太好了!虚默,你终于醒啦?……你已经躺了一天一夜了。”

    [看来还没死啊。]虚默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努力地回忆着,并问:“都结束了?月影石呢?”

    “月影石不正在你的身体里吗?”克雷雅抄着双手,一脸无奈地出现,“九尾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却在离开之间使用了禁咒讲月隐石的力量封印在了你的身体里,这下可好了,失去了月隐石之力的保护,整个月隐村的结界都消失了。”说着,她挥手一下,头顶的藤蔓挪出几根,立刻露出了刺眼的阳光。

    虚默立刻抬起手来,遮住瞬间感到不适的眼睛——“阳光?”

    “是啊,失去了月隐之力的守护,这个村子势必是要卷入历史的洪流与纷争之中了……”克雷雅叹了口气,向房间的一侧墙壁走去,藤条编织的墙壁立刻为她开了一个口,露出万里晴空的世界。

    “月隐石被封在我的身体里是什么意思?月隐石的力量还能解开吗?”被室外风吹清醒了头脑,虚默终于开始询问起关键的问题。

    “这是从未发生过的状况,我只知道随着月隐石的封印,你的法力应该也被全然封印了吧。也就是说,在禁咒解开之前,你将无法使用任何需要使用灵力的招数,这对你来说确是是很不利的。”

    听了此话,虚默看了看双手,虽然他还未学过任何需要使用灵力的招式,但是他也懂得未有使用灵力的招数才能起到强力的作用吧,就好像两位先知激战时候所发挥的那些华丽到不可思议的法术一样。

    “那我该怎么办?”虚默不禁问。

    “解开禁咒。”克雷雅从缺口边缘迎风转过身来,“必须解开禁咒,不论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这个世界的正义。”

    一道刺眼的阳光从克雷雅背光的身影后面穿射过来,这一次,虚默没有躲闪,他直直地看向先知,只是问:“那我该怎么做?”

    “去到基恩王国的大陆,去到位于其东北方向的高耸山脉龙藏山,山脉之中的红杉宫内有一位通晓天地万物的守护者先知艾丝蒂尔,她或许能够告诉你解开禁咒的方法,又或是,她可以亲自帮助你解开这禁咒。”克雷雅说着停顿了一下,一步步走进虚默的身边,然后抬起他的下巴,要求,“虚默,答应我,当一切结束,带着月隐石回来这里,将和平的结界带回月隐村里,这是你亏欠的责任,应该由你来还——这是我对你唯一的嘱托。”

    虚默看着克雷雅那一绿一黄的瞳眸中竟然出现了一丝哀伤的眼神,就好像初见白狐时候,他弹奏慢歌时带有的那种哀伤眼神……

    他又想到仿佛就在刚刚发生的激战,想到九尾血红双眼中的杀意,想到虹月城堡内飞舞的巨龙和民众痛苦的嘶喊,想到晴空、威特和左慈……想到了自己本源存在的那个真实的世界里诺兰的笑容。

    虚默坚定的点了点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