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幻游猎人

(一)月隐村的结界(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说着,灵狐的身体四周突然发散出一股猛烈的白气,银白透光的瞳眸瞬间变为了血红带黑的神色,他挥出手中的古琴,在咒文旋绕之间,琴身化为白色光剑及数条弦刺,向着克雷雅直攻而去——

    克雷雅后退一步,一个聚气,松蓬的绿色卷发立刻在空中飞舞起来,随之脚下无数根藤蔓交织成屏障,挡住琴剑的直刺冲击,同时,藤蔓在地面迅速游走,配合着整个堂厅墙壁至天顶的藤蔓,蠕动穿梭而来,向着白狐直冲过去——

    几根强韧的蔓藤刚刚缠住正在变身中的白狐少年的左脚一秒,立刻从他的背后一下子冒出了一条银毛长尾,一扫切断了束缚。九尾真身尽显,爆发中的白透灵气冲天,一条、两条、三条……九条银毛长尾瞬间从零的身后扩散出一道巨大且华丽的障幕,成为了与纷扰藤蔓之间决战的武器。

    在空中飞舞的古琴不断攻击窜动,寻找着克雷雅本体的破绽,一时间之间让她无从顾及白狐的走位。同时保护着零之本体的九条银尾,时柔时刚地幻化成软硬不一的武器,不断与鞭鞑而来的藤蔓拼杀着。在切碎又一波藤条的攻击之后,白狐突地飞跳起来,向着大堂天顶的球体冲去——

    “休想!!!——”克雷雅瞄见这幕,大叫一声,随着从地面生长出的又一长串紫藤冲天而起,紫藤纷纷托着她的身躯向着天顶的方向追去。

    哪知,飞到半途的九尾狐突地调过头来,转身速念咒文一段,右手两指之间一阵光波泛起,几圈旋转的咒文从指尖托出——“九妖咒念!”他默念出此招之名,指尖的白气突然窜出九道不同妖形的幽灵,一面尖叫着一面冲着克雷雅直扑过去。

    克雷雅措手不及一个躲闪,离她最近的墙面速速飞来数条藤条前往阻挡幽灵的攻击,可也就在这时,下段不觉露出了破绽,伺机而攻的古琴接连发出致命的琴弦,终于一根不及躲闪,刺穿了克雷雅的右肩……

    克雷雅“啊!——”的一声惨叫,被钉在了墙壁上,组合成墙的藤蔓迅速蠕动起来,一把将主人没入了墙面,全然地隐蔽起来。

    九尾停在空中冷笑一下,立刻窜到了天顶的球体之上,九尾攒动,将拉扯的藤条全部斩断,藤条组成的球体开始下落。在下落的过程中,白狐的古琴围绕着藤条球体发射出条条琴弦,藤条的碎片在空中飞舞四散,逐渐露出了包裹其中的那个闪亮的内核……

    [这……难道就是月隐石?]

    被眼前眼花缭乱的高端打斗震在一旁角落里完全动弹不得的虚默和朵瑞睁大了眼睛,静静地看着空中逐渐显现的刺眼宝石,那是一个鸡蛋大小的好似紫水晶一般的东西,只需看着,就能感受到其中包含的无穷力量……

    [原来这才是零的目的啊……]虚默内心有点难过,他本已将零当作了朋友,原来游戏中也有尔虞我诈,这个认识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白狐已是志在必得,伴随着宝石的落下,他缓缓地伸手去接……就在这时,天顶地面、四面八方,无数条紫藤飞速向他攻来,伴随着克雷雅的一声咒念——“藤雨万剑!”——她从天顶飞出,一边旋转着,一边向白狐直刺飞去,以她为原点的超过一半的厅堂空间都冲下了如暴雨般密集的藤蔓,它们化为利剑,直直地向着地面穿刺下去。

    瞬间大半个厅堂都被穿刺的藤蔓织得满满实实,看起来一点气都不透……在虚默和朵瑞的眼里看来,换谁都是必死无疑,可是密织的藤条中竟然开始溢出白色的光芒……只觉不妙但也无能为力,两只小猫只能眼见着一阵白色的爆破轰天盖地,藤蔓被切成了漫天的碎片,这次,连这个大堂之顶都炸出了一个窟窿,露出了近在咫尺的巨大月亮,只是两位决斗的主角却一时间消失了踪迹……

    伴随着这声爆炸,那个蓝色水晶样的月隐石被震到了地面,弹跳了几下,落在了离虚默不远的地方。他出于本能地一下子扑过去牢牢抓住了石头,然后紧紧地护在了怀里。

    一道不善的直视从顶而来,虚默不禁抬头一看,便见白狐少年站在被砸的堂顶缺口边缘,银色的细长头发伴随着九条长尾的妖娆在月光下轻舞,如同他们紫荆树下相谈甚欢时那边绝美,只是背光的眼神却不似熟悉那般善意,泛着冷冷地光。

    “虚默,把月隐石给我。”零淡淡地说,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势和嘴角扯出招牌的微笑。

    “你要这个做什么?……”虚默微皱着眉头,问。

    “不能给他!!!——”不等九尾狐回答,克雷雅跌跌撞撞地从虚默身后的藤蔓墙壁中走了出来,“九尾!你这个背叛者!为了得到力量,你全然背叛了我们的誓言,你终会为此付出代价!”

    白狐冷冷地笑了起来:“我的力量早已经不是你们这帮胆小之辈可以想象,如果你能活过今天,再来与我讨论我的下场吧!”说着,他将两手伸出食指和中指,交叉成十字的形状,默念起咒文来。

    “不好!——快躲在我的身后!”克雷雅冲到虚默和朵瑞的身前,一个聚气,双手摊开、伸直,也开始念起了咒文,一道泛着浅绿色光泽的气波屏障随即笼罩了三人。

    “白鬼夜行!!!——”随着白狐的一声咒念,整个世界仿佛蒙上了一层灰黑的烟幕,空中骤然飞下无数尖叫的冤魂,俯冲而下——

    “元神佑灵!!!——”克雷雅的掌中冲击出一道绿灵之气,与飞来的亡灵对冲过去——

    一时间,两人之间气波对撞、爆炸,白狐和克雷雅持续地发动灵力,进入了你死我活的灵力大比拼。

    在刚刚的战斗中多次被伤及的克雷雅很快出现了疲软的迹象,她咬紧牙关,大滴汗珠留下脸颊,伸直的双手开始不断的颤动……

    不用说,虚默也看出了克雷雅的艰难和局势的艰险。半跪在她斜后方不远,虚默能清晰地看到她拼劲的侧脸——[这要顶不住必然没命啊。]——他焦急地皱紧了眉头。

    牢牢捏在手中的月隐石散发出阵阵冰冷透骨的灵力,刺骨的感觉奇异却使得头脑无比的清醒,在焦虑之间,虚默缓缓地看向手中的圣石,然后不自觉地将其举起,贴近克雷雅的后背中心——一阵蓝光瞬间包围了克雷雅的身躯,她为之一震,一绿一黄的瞳眸蒙上了深蓝的色泽,手臂立刻停止了颤动,随之爆出的气流加重了一圈蓝色的灵光,局势在瞬间有了极大的改善。

    可虚默却突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一股气流透过他的手心仿佛要将他的五脏六腑统统搅烂、捏碎,痛苦万分。他知道自己或许丢下手中的石头就能将痛苦释放,可是他却不能丢下克雷雅不管,是他亲手带进了白狐的古琴,他必须要承担这个责任……痛苦的状态终于无法抑制,虚默痛苦地大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

    随着他的大叫之声,克雷雅的灵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挥,她不自觉地大喊道:“九尾!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这个世界不知何时变为了全然的浅蓝炽光,虚默只听到耳边一阵嗡嗡作响,然后便全然地晕了过去……

    “虚默、虚默!你没事吧?……”

    朵瑞的召唤将灵魂从黑暗中唤醒,虚默无力地睁开眼睛,只见那只红发小猫焦虑的盯着自己,跪坐在不远处地克雷雅捂着右肩的伤口,重重地呼吸着,整个世界已是千疮百孔、残垣断壁。全身的骨头好似全然散了架,动弹不得,可双手还牢牢地握着月隐石。

    看着朵瑞焦虑的表情,虚默动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话语却在一瞬间凝固,思维也变得僵直无力——

    因为,他透过朵瑞的肩膀看到,毫发无损的零正高高地站废墟之上的空气中,保持着惯有的微笑。

    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近在咫尺,这速度在沉睡之森中便有见识。

    “虚默,把月隐石给我。”白狐第二次冷冷地要求道。

    虚默还未准备好回答,零依然失去了耐心,一个伸手来取。

    又是数枝藤蔓从虚默四周的地面飞出,一把拉住白狐的手臂,与此同时,残存的藤条墙壁一方伸出了几支粗壮的藤条,将虚默一把拉入了藤条封闭的世界里。

    视线一下子被紫藤封闭包围住,并形成了一个长条的通路,虚默开始在这条滑梯般的通路中向下滑行。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不断喃喃:[虚默,我们不是九尾的对手,快跑吧!带着月隐石,快逃!]

    “我能逃到哪里去?”他无力的回应,“我现在动弹不得。”

    [不,你一定要逃出去,带着月影石——不管用怎样的代价,不管使用何种方法,一定要保护好月影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